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剿匪的三槍

  剿匪的三槍
  
  民國時期,時局動蕩,東北匪禍猖獗,來此任職的官員要麼與土匪同流合污,要麼不明不白地死於任上。李崢是第十個被派來任職的官員,他奉命剿匪,還帶來一些先進的武器。
  
  李崢上任第一天,當地名流商賈在酒樓大擺宴席,為他洗塵接風,一直鬧到半夜才散場。李崢一個人往傢趕,剛進門,隻覺眼前黑影一閃,一個圓滾滾的東西從門上落瞭下來。他定睛一看,竟是個冒著熱氣的人頭,還帶著血呢。
  
  李崢第一次見到如此陣仗,他趕緊叫來值勤士兵,問是誰放的人頭。士兵也又驚又怕,說一切都很正常,沒聽到任何風吹草動。李崢隻好往屋裡走,剛進門,門上又掉下一個人頭。李崢再也無法平靜,氣得大叫,將所有士兵都叫瞭過來。
  
  士兵集合完畢,李崢指著兩顆人頭,問是怎麼回事。誰也答不上來。
  
  這時,隊長張虎壯著膽子說:“大人,你初到此地,不明白這裡的風俗。”
  
  李崢一皺眉反問道:“難道給新上任的縣長送人頭,是這裡的風俗?”
  
  張虎嘆口氣說:“以前的幾任縣長也收到過,這都是土匪送的。說白瞭,這就是下馬威。”
  
  李崢早聽說此地匪患嚴重,現在可算是領教瞭,他又追問:“哪傢土匪最為猖獗?”
  
  張虎說:“踞虎山大當傢的,無姓無名,都叫他智殺。”
  
  李崢仔細一瞭解才得知,這智殺為人古怪,很少動槍動炮,專用計謀殺人,因而得名。李崢一時也沒有頭緒,隻好吩咐士兵恪盡職守,然後就回屋睡覺瞭。
  
  第二天剛吃過早飯,李崢一人坐在那裡發呆,他雖為縣長,可兵力有限,想剿匪談何容易啊。
  
  正在這時,隊長張虎來報,說外面來瞭一個人,說是縣長的舊友。李崢一愣,他初來乍到,哪來的舊友呢?但他也沒有多想,便請來人入內。
  
  片刻之後,一個年輕後生跟著張虎進來。李崢一看,自己從未見過此人,便問說:“我怎麼從未見過你這位舊友呢?”
  
  那後生卻帶著哭腔說:“不這樣說,我怎麼能順利見到縣長大人呢?”
  
  李崢不知後生為何面帶哭腔,便請他坐下,並命人端茶拿來水果,又問他叫什麼名字,找自己有何要事。
  
  後生喝瞭茶,吃瞭水果,這才回話道:“我叫陳端,在縣城做佈匹生意,昨晚傢裡來瞭智殺的手下,父母被抓去做瞭人質,說不給五萬大洋就撕票。縣長大人,您可要為小民一傢主持公道啊。”
  
  李崢說:“我倒是想主持公道,可我手頭兵力有限,如何剿得瞭匪?”
  
  陳端說:“古人雲,擒賊先擒王,隻要把匪首智殺捉拿歸案,就算除瞭匪患瞭。隻要縣長聽我一言,定能手到擒來。”
  
  李崢心裡正為昨晚的“下馬威”憋氣呢,聽他如是說,便急忙凝神靜聽。
  
  陳端問道:“縣長可知匪首最喜歡什麼?”
  
  李崢回答:“錢,女人,你說還有啥?”
  
  陳端卻說:“錢和女人他們也喜歡,不過最喜歡的還是武器。隻要您以送武器為名,一定能引智殺出山,然後把他們一舉拿下。你不是帶來一批剿匪的新式武器嗎?豈不正好派上用場?”
  
  李崢暗想,聽說踞虎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所以智殺才能立於不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能借機誘出智殺,然後一舉拿下,陳端的主意倒也不失為良策。想到此,李崢決定冒一次險,他叫來張虎做瞭安排,讓他與土匪聯絡,以用武器換人質的條件,誘智殺下山。
  
  張虎戰戰兢兢,根本不敢去。陳端見狀,便拿出一粒藥丸塞進他的嘴裡說:“這叫壯膽丸,吃下去膽子就大瞭。”
  
  李崢一愣,問是什麼藥。
  
  陳端見張虎吞下藥丸,便笑著說:“毒藥,不過你放心,事成之後我會幫你解毒的,死不瞭。”
  
  張虎聽罷,也隻好硬著頭皮,答應前往。
  
  不到半天時間,張虎回來,高興地說,智殺答應下山取武器,交人質。不過智殺警告李崢不要耍滑頭,否則讓人質和他都人頭落地。
  
  李崢暗自高興,問陳端接下來怎麼做。
  
  陳端說:“把武器送去,隻有如此,才能讓智殺上鉤,待到險峻地帶再把土匪一舉殲滅。”
  
  李崢見陳端足智多謀,便聽從安排。他讓張虎親自押運武器趕往踞虎山。
  
  張虎本不願冒險,可被陳端喂瞭毒藥,隻好遵從。哪知他帶隊進入山口不到半裡路,就聽四周響起喊殺聲。張虎嚇得大叫一聲:“扔下武器,我們快跑!”
  
  山上的土匪見狀,個個歡呼雀躍,紛紛沖下山來撿拾武器。張虎帶著士兵們逃回瞭官府,向李崢稟明情況。
  
  陳端在一旁聽說後,吃驚地問道:“土匪如此暴力?”
  
  張虎氣乎乎地說:“你想想,土匪能對我們友好嗎?他們不但不放人,還直接搶瞭那些新式武器。”
  
  但是李崢卻微笑著說:“不怕,明天我就去剿瞭他們。”
  
  陳端聽聞,不解地問道:“大人,沒送武器時你不剿,送瞭武器你卻去剿,這不是拿雞蛋碰石頭嗎?”
  
  隻聽李崢搖著頭說:“非也非也,本縣之所以把武器送給他們,是因為那武器全是改裝過的,隻要他們連打三槍,槍管便會炸開,反把持槍者炸死。這是我專門從上面要來的特制品。”
  
  陳端聽罷,臉上露出敬佩的神色,連連說道:“縣長果然高明,看來晚生是班門弄斧瞭,原來大人早有打算,佩服佩服。”說完,陳端就要告辭離開。
  
  李崢不緊不慢地說道:“你不是說擒賊先擒王嗎?我要是放你回去,那不就是放虎歸山嗎?”
  
  陳端一怔,冷笑道:“你看出來瞭?”
  
  李崢笑著說:“大名鼎鼎的智殺,我怎會認不出來?”
  
  陳端問道:“以前的幾任縣長,可是沒一個看出破綻,而且都按我的計策行事……是他們太笨瞭。”
  
  李崢說:“你也聰明不到哪兒去,你說話故作文雅,舉止卻頗為粗俗,一杯茶被你一口喝光,水果差點被你整個吞掉,這些品性可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掉的。另外,我帶來新式武器一事並未公開,你一介平民如何得知?這都值得懷疑。”
  
  陳端索性往高位一坐,得意地說:“就算你看出來又能如何?張虎和這裡的士兵已完全聽我指揮,他們早就是我的人瞭。”
  
  李崢問:“這裡的士兵能有多少?你手下的土匪少說有一百,現在他們隻要連打兩槍之後,簡直就是為我所用瞭嘛。”
  
  話音剛落,隻聽外面槍聲大作,張虎中瞭一槍,帶傷對陳端說:“陳大當傢的,弟兄們包圍瞭縣衙,和士兵打起來瞭!”
  
  原來陳端和手下早就有約定,拿到槍支便包圍縣衙,如果李崢歸順自己,就讓他繼續當縣長,否則就殺掉。
  
  陳端聽到零零星星的槍聲,趕緊跑出來大聲叫道:“不要開槍,槍會自爆!”
  
  土匪們突然停手,端著新式武器不敢輕舉妄動,有的幹脆扔在地上。
  
  李崢從地上隨便撿起一支槍,大聲說:“士兵們,土匪的槍隻能打三下,否則就會自爆。你們剿匪立功的時機到瞭,不要與土匪為伍,和我一起剿匪!”
  
  士兵們有瞭主心骨,都不再懼怕陳端,將槍口對準瞭土匪。土匪們為求活命,隻好把槍放下。
  
  看著土匪們被一一生擒,李崢用手中的槍對著天空打瞭好幾下,然後瞄準陳端說:“這麼好的槍,你竟不敢用,你這個土匪也太好騙瞭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