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走進微時代

  最近啥新玩意都帶個“微”字,微博、微信、微故事都是“微”字打頭。阿P也想進入微時代,不過他知道自己的能耐,普通字都認識,可是湊到一起還是普通字,出不瞭啥彩。所以他最後選定拍微電影,這玩意兒靠的是創意,而不是功底。
  
  阿P死纏爛打磨著老婆小蘭買瞭一部DV。DV一到瞭手,阿P吃飯的時候拍,走路的時候拍,睡覺的時候還抱著不撒手,把小蘭氣得直揪阿P的耳朵。可阿P卻一邊伸著脖子,一邊唱著:“我們唱著東方紅,邁步進入‘微’時代……”
  
  可沒兩天,小蘭發現,阿P不再碰DV,無精打采像霜打瞭的茄子。小蘭關心道:“咋瞭,是不是病瞭?”
  
  原來,街坊四鄰看著阿P成天抱著個DV,就嚷嚷著要看他拍的片子。愛出風頭的阿P趁機向大傢展示成果。哪知大夥一看都搖頭,有人更是撇著嘴說:“無主角,無情節,無對白,整個一‘三無’產品!”把阿P打擊得直想鉆洞。
  
  小蘭聽完皺起瞭眉頭,忽然她一拍巴掌說:“你去報個班,等你學成歸來,看誰還說風涼話!”
  
  說幹就幹,阿P馬上上網查詢,在一個叫“志詠”的論壇上,找到瞭微電影免費培訓班。這裡藏龍臥虎,出現過不少得獎作品,在社會上也有不小的影響力。阿P邊註冊邊自言自語:“現在我阿P也是有組織的人瞭,看誰還敢取笑我!”
  
  在“志詠”班學瞭幾天,阿P大長學問,一天比一天更渴望“實戰”。終於等到瞭周末,一大早阿P就背著個DV出門瞭,他直奔市中心而去,那裡人流量大,素材自然也多。
  
  果不其然,阿P剛到市中心,就見一大群人圍在前面。他連忙擠瞭進去,隻見人群中還有一圈人,他們都穿著城管制服,正圍著一個小販。
  
  阿P一看,有些失望。關於城管的新聞太多瞭,出不瞭啥新意。阿P正要朝外擠,旁邊的一位老大爺拉住他問:“你是記者吧?這事你可得報道報道!”
  
  阿P一愣,再看自己的打扮,一身正氣,背個DV,可不就像個記者嗎?要是擱在以前,阿P肯定順勢而上自稱記者瞭。但現在,他也是有組織的人瞭,不屑弄虛作假。於是阿P大聲說道:“我不是記者!我是‘志詠’班的!”
  
  “嘿,看不出來,其貌不揚卻是‘志詠’班的,嘖嘖!”“什麼叫其貌不揚啊?這叫低調!”人們的言論紛紛傳到瞭阿P的耳朵裡,他頓時飄瞭起來:這“志詠”班的名氣可真大啊,大傢都知道!
  
  眼看自己是萬眾矚目,阿P不再推脫,采訪起圍觀群眾:“站瞭一個多小時瞭,動手瞭嗎?”
  
  大傢七嘴八舌地說:雙方都沒動手,就這樣對峙著,連話都沒說。
  
  這可是個好素材!阿P腦袋轉得飛快,連忙端起DV,從人群中鉆瞭進去。城管那邊也走出來一個領頭模樣的人,大聲說道:“別看瞭,都散瞭,咱們在執法,嘿,說你呢,別拍瞭!”說完,那人伸手去攔阿P。
  
  人群中有人喊瞭一句:“他是‘志詠’班的!”
  
  領頭的城管一聽,便有點刮目相看的意思。
  
  阿P卻示意大傢住嘴,還故意說:“低調低調!”
  
  人群中有人不給他面子,便嚷嚷起來:“你憑什麼證明自己是‘志詠’班的?證件呢?”
  
  阿P把頭一昂,說:“現在都什麼時代瞭,還證件呢!我們都是數字化管理的,你上網隨便一搜,我阿P的詞條就會跳出來瞭。”
  
  領頭的城管聽到這裡,一個健步上前,牢牢握住阿P的雙手說:“你好,我姓詹,是城管隊長,現在正在執法,請指示!”連城管隊長都要自己指示,阿P更加得意瞭,這個“志詠”班真是不得瞭。
  
  不過阿P還是很低調的,他說:“指示不敢當,我就是來采采風。詹隊長,這是咋回事啊?”
  
  詹隊長連忙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瞭出來:原來這個小販占道經營,詹隊長上前處理。但小販拒不執行,說就剩下一點菜,賣完就走。上面三令五申,要註意執法形象,詹隊長也不敢動粗,靈機一動,他和隊員們一起采用“怒目圍觀”法,希望小販知難而退。但沒想到這小販是個犟脾氣,和城管對峙到現在。
  
  詹隊長愁眉苦臉地訴完苦,又請阿P幫忙想辦法。阿P一看城管隊長都向自己求助,想都沒想,拍著胸脯道:“交給我吧!”隻見他拿著DV走到小販跟前,低聲說道,“您看這也不是辦法,這麼大群城管圍著,也沒人來買你的菜。這樣吧,我讓詹隊長臨時幫你找個地方賣菜,不過下不為例哦!”
  
  這小販早就想撤瞭,但被眾人團團圍住,進退兩難。眼下他見阿P前來勸解,立刻就坡打滾,三兩下收起瞭攤子,一溜煙不見瞭蹤影。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掌聲,詹隊長也豎起大拇指說:“‘志詠’班的水平就是不一樣。”這讓阿P感覺要飛上天瞭。
  
  人群很快散去,阿P也忙著要去找素材,跟詹隊長告別。哪知詹隊長怎麼也不讓阿P走,非要阿P一起去轉轉,采采風。阿P見盛情難卻,而且保不準跟著他們還能碰著啥稀奇事,便答應下來。
  
  一路上詹隊長殷勤招待阿P,兩人很快就稱兄道弟瞭。不過,阿P有一點想不通:詹隊長一路上什麼都聊,就是不提“志詠”班的事。好幾次阿P主動提起,都被詹隊長岔開瞭。
  
  到瞭吃午飯的點,詹隊長又要請阿P去吃飯。阿P哪兒還好意思,詹隊長佯裝生氣地說:“P哥,您雖是‘志詠’班,可跟咱是兄弟,您要是不去,那可是看不起兄弟瞭!放心,咱懂規矩,剛才一路上咱壓根沒提‘志詠’班吧,咱可不會‘劇透’!”
  
  阿P聽詹隊長把話說到這份上瞭,隻有應邀前去。詹隊長說到做到,吃飯的時候隻說些傢長裡短,殷勤勸酒。很快飯局結束,臨走時,詹隊長拍著阿P的DV道:“您這拍的,咱們領導能看見吧?”
  
  阿P信誓旦旦地說:“肯定能,咱們‘志詠’班拍的東西,好多領導都看呢!”
  
  詹隊長聽瞭,滿臉堆笑,還說:“咱領導要是問起來,還請您美言幾句!”阿P打著酒嗝,滿口應承。
  
  阿P回傢在小蘭面前好一通炫耀,把“志詠”班吹得神乎其神……
  
  第二天是星期天,小蘭一大早就出去買菜瞭,阿P在傢翻看昨天拍的素材。忽然,外面有人敲門。阿P打開一看,卻是詹隊長和一名警察。
  
  一看見阿P,詹隊長就指著他說:“就是他,騙吃騙喝!”
  
  警察對阿P說:“走吧,跟我到所裡去一趟!”阿P大吃一驚,忙問詹隊長這是怎麼回事。
  
  “你到現在還不悔改?”詹隊長將一張紙伸到瞭阿P眼前,他氣哼哼地說,“你自己看看!”
  
  阿P接過紙一看,這上面打印瞭一個微博頁面,主題是:“巡邏城管怒目圍觀,過往官員妙語解圍”,下面還有圖片和文字,說的正是昨天阿P調解的事。隻是把阿P說成瞭“治庸辦”的領導,把詹隊長的“怒目圍觀”說成瞭不作為。
  
  阿P恍然大悟,急忙解釋:“我是微電影的‘志詠’班,不是治庸問責辦公室的‘治庸辦’,我可沒騙你,昨天我幾次想跟你聊‘志詠’班的事,你都岔開瞭,還勸我說什麼小心‘劇透’,我還以為你知道呢!我可真不是要騙你……”說著還要請警察同志驗看自己的論壇註冊信息等。
  
  此時,詹隊長隻覺顏面掃地,原來他自作聰明,一直把阿P當治庸辦的領導,他為瞭避嫌,所以阿P一提“志詠”班,就把話題岔開。詹隊長的領導非常關註微博,今天一大早他看見這條微博,把詹隊長一通臭罵,完瞭還讓他停職反省。詹隊長越想越氣,突然想起阿P昨天拍瞭不少執行任務的素材,也許能幫著美言幾句,於是就到治庸辦去打聽,哪知打聽來打聽去,壓根沒有阿P這個人。詹隊長一氣之下就去報瞭案……
  
  阿P看詹隊長不做聲,忙從口袋裡掏出300元錢給他:“昨天的飯錢我給你,麻煩你跟警察同志說說……”
  
  詹隊長接過錢,扭頭便走。警察一看,說瞭聲“胡鬧”,也跟著走瞭。等小蘭回來,阿P把經過一講,小蘭笑得合不攏嘴,可是很快小蘭就埋怨阿P:“兩個人吃瞭300元,憑什麼要你一個人付?”
  
  阿P一聽頓時後悔瞭,可是等阿P眼光落到那張紙上,馬上又樂瞭:我阿P都上微博瞭,已經是微時代的人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