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車輪在飛

  山西境內有一個出名的“十裡坡”,坡長十裡,又是交通要道,來往車輛很多,還有不少是超載的拉煤車。每當上坡時,車子一輛接著一輛,大夥加大油門,整條路上狼煙滾滾,不見天日。
  
  這一天,司機老張又開著一輛嚴重超載的拉煤車,來到瞭“十裡坡”。因為是長途,車上還配備瞭另一個司機小李。車子到瞭下坡時,老張忽然一聲大喊,叫醒瞭正在迷糊著的小李:“小李,你快看!”
  
  小李揉著眼晴,順著老張手指的方向往前一看,隻見前方出現瞭一隻車軲轆,正鉚足瞭勁,順著下坡的方向急速滾動著……不用說,這肯定是哪輛車跑丟瞭輪子,而司機還渾然不覺呢!
  
  小李笑瞭,他知道老張開瞭十多年車,是個老司機,但來這傢運輸公司上班還是頭一天,也是第一次走這條路,難免少見多怪瞭,於是就說:“不就是隻輪子嗎?以後你在這條路上跑長瞭就習慣啦,每輛車都拉這麼多,哪有不掉輪子的?隻要不是我們的就行。”說完話,小李繼續睡覺。
  
  小李這一覺睡得好沉,當他再次醒來時,突然發現自己的車子已停在路邊,而老張卻不知去向。小李不知發生瞭什麼,慌忙下車,前前後後地觀望,然後又走到車後,一看,這才發現老張正蹲在那兒抽煙,愁眉不展的。小李問發生什麼事瞭,老張沒回答,隻是用手指瞭指車後輪。小李一打量,這才發現車子最後面的車輪少瞭一個……
  
  “啊,莫非是……”小李想到瞭剛才飛奔著的那個車輪,頓時恍然大悟,嗨,原來兩人剛才下坡時看到的那個車輪,竟然就是自己車上的一個!因為下坡的慣性,輪子滾到瞭車子的前面,而兩人還幸災樂禍地以為是別人車上的呢!剛才下坡時,路面平坦,老張還未察覺,而一到顛簸路段,就立即覺著異樣瞭。剛到新單位上班,就把車軲轆弄丟瞭,那還不被老板罵死?想到這裡,老張愁死瞭,他接連抽瞭兩支煙,說:“小李,你在這裡呆著,我去把車軲轆找回來!”
  
  這“十裡坡”的兩側是有防護欄的,但這一米不足的防護欄擋不住蹦跳著的車軲轆,下坡的大路上沒有,那這軲轆肯定是滾到坡的兩側去瞭。老張一路好找,一邊擔心別人撿去不還,一邊又擔心這軲轆會不會碰壞別人的東西,這樣走走停停,不知不覺,他已經走瞭很遠。
  
  走著走著,前面出現瞭一所小學校,忽然,老張發現前方聚集瞭一堆人,看情況是發生瞭什麼交通事故或者糾紛。老張走到近處,這才看見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哭,小女孩的旁邊躺著一個成年男人,這男人身下淌著一大攤殷紅的血,已經昏死過去……
  
  老張的頭“轟”的一下炸開瞭,他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瞭—因為血泊旁邊,正擱著一個該死的車輪,很顯然是飛奔的車輪將這男人擊倒瞭,而這車輪,恰恰是從自己的車上飛走的……
  
  小女孩絕望地呼喊著,老張閉上眼睛,仰面朝天,給自己留瞭幾秒鐘的考慮時間:他完全可以沒事人一樣地走開,然後裝作任何事都未發生的樣子,把車開走……就在這時,老張的手機響瞭,是小李打來的,他問車軲轆找到沒有,找不到就算瞭,趕快回來,然後在附近找個路邊修理點,買個便宜的車輪子,對付一陣再說。老張一邊分開人群,一邊回著電話:“軲轆是找到瞭,卻撞瞭一個人,我現在要去醫院!”老張說著,隨即掛瞭電話,彎腰抱起瞭地上的傷者……
  
  老張把傷者送到醫院,一會兒,交警來瞭,傳喚老張,小李也隨後趕到瞭,在一旁一個勁地對著老張使眼色。老張很平靜,他說:“車雖是老板的,但我是開車的,所有責任我自負!”
  
  那個交警看看老張,說:“說實話,我倒挺佩服你的,但你也要有個思想準備,這傷者癱瘓的幾率很高;還有,不妨告訴你—這傷者五年前,就在那條路上,騎自行車,也是被一個這樣飛來的車輪撞倒在地,當時被自行車上的利器戳瞎瞭雙眼,後來,他老婆因此也離他而去,隻撇下這麼一個女孩子……那車輪的車主一直沒有找到,所以說,你這次要負的責任可能不輕,你要有個準備。”老張聽瞭,沉吟良久,面色凝重地點瞭點頭,一旁的小李,看著老張那憨憨的、笨笨的、蔫蔫的樣子,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被車輪撞傷的人姓王,經過幾個小時搶救,幸好保住瞭性命,但在監護室裡一直沒有醒來。老張打電話回傢,準備萬不得已的時候,就讓老婆處理掉剛買的新房,那是為兒子結婚用的。
  
  就在老張準備第二次往醫院裡交押款時,突然間,小李氣喘籲籲地跑來瞭,他一進病房,立即一下搶過瞭老張手中的錢,一臉興奮地說:“這錢我們不用交瞭!”在場所有的人都吃瞭一驚,老張更是驚得合不攏嘴,他說:“小李你就別瘋瞭,是我的錯,我就要擔起這責任。”小李笑瞭:“這不是你的錯,你還擔什麼責任?”
  
  原來,小李到交警隊接受處理,取回輪胎時忽然發現:把那個瞎子老王撞倒的輪胎,根本就不是自己車上的。後來經過交警一比對,果然是小瞭一個型號的車軲轆,也就是說,在同一時間、同一路段,有另一部車的軲轆飛瞭出來,擊倒瞭老王……
  
  小李眉飛色舞地說瞭一通,接著就有交警進來證實瞭他說的這番話,這交警還說,至今還未找到這肇事輪胎的真正車主。這時,屋內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那個五六歲的小女孩身上,唉,這麼一來,這小女孩豈不是太可憐瞭?
  
  大夥都這樣說,小李則在一旁理直氣壯地表白著:“那我們可顧不瞭這麼多啦,要是我們的輪胎,再大的責任我們也要負,可那不是我們的輪胎,對不起,我們現在要去找自己的輪胎瞭……”說著話,小李就去拽老張,並用眼神示意他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眼下,雖說證實瞭肇事的車軲轆不是自己的那個,可此時老張臉上依然未見任何喜色,他走過去,憐惜地撫瞭撫那小女孩的頭,一旁的交警則說:“既然不是你的責任,你就走吧,剩下的事情,看來隻能通過媒體尋找愛心幫助瞭!”
  
  就在老張和小李要離開的時候,病房的門霍地被推開瞭,然後,接連著進來一撥人:一名交警,兩名派出所的警察,最後進來的是一個穿著西服的矮胖子,這人進來時手裡還拎著一隻大軲轆,樣子怪怪的。難道來探望病人,還帶著隻車軲轆不成?
  
  大夥都驚詫不已,唯獨小李和老張一見這軲轆,臉上立刻變瞭顏色。那交警示意胖子把車軲轆放下,然後一本正經地說:“看看輪子是不是你們的,這下倒好,這輪子把人砸傷瞭!”
  
  老張和小李一聽,驚得立時變瞭臉色:什……什麼,又砸傷人瞭?再抱起那車軲轆仔細一看,天哪,這正是自己丟失的那隻!小李暗自咕噥:真是背運背到傢瞭,躲得瞭初一,躲不瞭十五,橫豎都是禍事!
  
  這個時候的老張,倒顯得格外平靜瞭,他似乎是經過瞭再三權衡後終於橫下瞭心,大步上前,說:“車是我開的,無論砸傷還是撞死,我都跟你們走!”可這時,那矮胖子卻一下上前握住老張的手,感激涕零地說:“謝謝你,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
  
  老張一頭霧水,一旁的小李此時卻再也沉不住氣瞭,他上前一下推開矮胖子,大聲斥責:“你這人怎麼這樣,人傢的車輪都撞到人瞭,你還謝什麼?難道還嫌出的亂子不夠嗎?”
  
  這時,派出所的一位警察上前說清瞭其中的原委:這矮胖子是一傢金店老板,大約兩個小時前,一名歹徒上門,挾持瞭金店老板剛剛放學的兒子,情急之下,金店的一名工作人員拿起一杯開水潑向歹徒的面部。這歹徒惱羞成怒,揚起手中尖刀狠狠刺向懷中的孩子,就在這一瞬間,奇跡發生瞭,一個車軲轆破窗而入,不偏不斜,正中歹徒的手,不知怎麼的,那尖刀竟然刺中瞭歹徒的胸口,傷得很重……老板和店裡的員工乘機一擁而上,救下瞭孩子,又把歹徒送到瞭醫院。警察曾經辨認過老張他們的車輪胎,現在又看瞭飛進金店的輪胎,很快知道是誰的瞭,於是,金店老板一定要警察陪著,好好謝謝老張。
  
  正說著,金店老板便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掏出兩疊厚厚的鈔票,恭恭敬敬地遞給老張。老張連連推脫,卻被一旁的小李一把接瞭過去,說:“既然是人傢的心意,我們就不要客氣瞭,這錢我先替你收著。”
  
  這時,一旁的交警說話瞭:“這錢你們可以收,但超載超限的處罰,你們還是逃不過的,誰可以保證你們下次飛出的輪胎,砸到的就一定是壞人?”
  
  說著話,交警朝病房裡的老王父女瞟瞭一眼,老王還在昏迷,而那五六歲的小女孩則兩手緊緊攥住老王的手,惶恐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雖然她不清楚這其中到底發生瞭什麼,但從她的眼神裡可以看得出,這小女孩已經感覺到瞭害怕,因為她意識到這周圍的所有人頃刻之間都要輕松地離開……這時,病房裡的所有人,包括小李,看到這小女孩惶恐無助的眼神後都慚愧地低下瞭頭。
  
  後來,老張的車子接受處罰後離開瞭,然後,醫院裡通過媒體做瞭一次愛心動員,社會各界紛紛伸出援助之手,其中一名未留姓名的好心人,竟然偷偷捐瞭十萬元,這讓醒來後的老王激動不已,他說:“這世上還真有好心人啊,有朝一日要找到人傢,一定要好好謝謝!”
  
  幾天後,老張和小李開著車,滿載著貨,又來到瞭“十裡坡”,一旁的小李不停地絮叨著:“還真沒看出來,我身邊還活著個大雷鋒!人傢給你兩萬,你不稀罕拿去做慈善也就罷瞭,還把自己賣房的錢搭進去八萬,還不留名,我說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呀?”
  
  老張的目光凝視著前方,前方是一條大路,他久久不語,似乎在想著什麼—
  
  五年前,也是在這條路上,他也是在尋找飛出去的一個車輪。當時,他遠遠看見車輪旁邊一個人躺在血泊之中,四下無人,他當時選擇瞭離去。五年來,他一直忍受著良心的譴責,誰想到,當年的那一幕竟然真真切切地又在眼前發生瞭……老張想:不管當年他飛出的車輪撞到的是不是老王,這十萬塊錢權當作為他對良心的一個交代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