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二虎抬轎

  二虎抬轎
  
  民間有很多絕活,那可真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有一種叫“紮紙草”,也叫“紮彩”,說白瞭,就是制作一些紙人紙馬之類的東西,祭祀時焚燒用,幹這種行當的人俗稱“紮匠”。
  
  上河村的何老頭,就是一個會這種絕活的紮匠。
  
  前不久,何老頭接瞭一個大活:村上的首富金老板他爹死瞭,金老爹生肖屬龍,據稱死後要龍升九天、以利子孫,所以金傢要何老頭紮一頂“活轎”。
  
  什麼是“活轎”呢?紙轎上紮的自然是紙龍,紙龍自然是飛不起來的,於是乎,老年間就有瞭“二虎抬轎”這一說。可上哪兒去找乖乖聽話、給人抬轎的兩隻老虎啊?沒錯,真虎沒法找,就找倆屬虎的人替代。可是找這麼兩人也不是件容易事,早先的人傢再窮,也沒人願意幹這個,據說幹瞭“二虎抬轎”的人,不是突遭橫禍,就是一輩子都磕磕絆絆。要是哪個大戶人傢真有造化,能找到一個會紮這種轎的紮匠,又能請到這麼兩個屬虎的人抬轎,那紙轎在墳頭上焚化時還真能凌空飛起來,這就是“活轎”瞭……
  
  這天一早,何老頭就把那頂“活轎”整好瞭,如不出意外,金傢很快就會有兩個屬“虎”的人來抬轎瞭,他們會是誰呢?
  
  到瞭九點鐘,院門一響,來人瞭。這時,何老頭正坐在堂屋裡的小馬紮上,對著屋門口忙別的活計,來的人一邊往裡走,一邊說道:“俺來拿轎啊!”何老頭聽聲音有點不對勁,抬頭一看,卻是倆小孩,而且,這倆小孩還長得一模一樣,看樣子是雙胞胎。
  
  何老頭又打量瞭他們一下,問道:“來給爺爺拿啊,還是給姥爺拿啊?”一個小孩脫口而出:“不是爺爺,也不是姥爺!”
  
  何老頭聽瞭一怔,問:“你倆叫啥名啊?”一個搶著回答:“他叫大虎,我叫小虎!”
  
  何老頭又問他倆多大啦,小孩報瞭年齡,何老頭暗暗一算,心突地一跳:他倆屬虎,名字又叫“大虎”、“小虎”,金傢果然厲害哪,竟找瞭這麼一對千年不遇的虎!
  
  何老頭隨後又問:“你倆來拿轎,傢裡人知道嗎?”小虎道:“傢長不知道,俺老師知道。”
  
  何老頭越聽越覺得這裡頭有事,抬轎這檔子事,怎麼扯上“老師”瞭?他讓兩個孩子去把老師找來,孩子覺得奇怪,叫老師來幹啥?“不幹啥,我有事得問問他!”何老頭說著沉下瞭臉,這老頭滿臉一塊大黑記,臉一沉還真兇。兩個小傢夥怯怯地看看他,又瞅瞅八仙桌上的電話,小虎說:“那—給俺老師打個電話吧?”何老頭點點頭。
  
  不大一會兒,老師來瞭,是個三十上下的小夥子,姓吳。何老頭把他拉到一邊,悄悄問:“怎麼讓倆孩子來幹這個?”
  
  吳老師搓搓手,一臉無奈的樣子,嘆瞭口氣,說瞭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前些天金老板說要給他們學校捐輛校車,今兒個因為金傢要在村裡辦流水席,就找校長要幾個孩子去幫忙,幫著搬搬凳子啥的,於是學校就讓吳老師帶著七八個男娃來瞭。大虎、小虎是被賬房裡一個老頭叫去的,問瞭他倆幾句話,又給他倆一百塊錢,讓他們幫著跑趟腿,來取頂紙轎子。吳老師想這事也沒啥,就答應讓他們來瞭。
  
  “這老年間的事你們小年輕的還真不知道。”何老頭連連搖頭,接著,他又講瞭一些稀奇古怪的事,“雖說咱們現在是新時代,不講究這些瞭,可誰傢的父母願意自己的孩子去幫這個忙?讓孩子給死人抬轎子,即使啥事沒有,誰心裡不疙疙瘩瘩的?讓小孩子幹這事,又不沾親帶故的,不合適嘛!”
  
  到瞭這個時候,吳老師明白過來瞭,他當然知道這是迷信,可這是習俗,讓大虎、小虎抬轎子,旁人怎麼看?傢長怎麼想?這不是明擺著坑人嗎?“這些人真黑瞭心啦!”吳老師氣得一跺腳,招呼瞭大虎、小虎,要走。
  
  何老頭一伸手,擋住瞭:“慢著,你這樣一走哪行啊?這事你得和你們校長說說,和他商量商量,要不然,金傢那邊怎麼交待?他不是要給你們學校捐車嘛,這樣一來,捐車的事不是要黃?”吳老師一聽,何老頭說的有道理,就掏出手機,走到一邊給校長打電話。
  
  校長這時也正在金傢幫忙,吳老師和他一直講瞭好幾分鐘,急得口說手比,何老頭走過去,拍拍吳老師的肩:“你這樣跟他說,我去給金傢送轎,按老規矩,這事這麼辦也是可以的。”吳老師一聽,忙跟校長說瞭,校長急的就是給金傢送轎,既然有人送,頓時大喜:“行,這事我做主,咱就這麼辦,紮匠師傅這邊的費用由我來出!”
  
  於是,何老頭換瞭身新衣服,和吳老師他們一起出瞭門。這時,吳老師才註意到何老頭手上的這頂紙轎,這轎子半人多高,四周盤著一條威風凜凜的龍,龍頭在上,龍尾在下,很有氣勢;轎桿兩頭,又各有紙人,卻是虎頭人身。幾個人走瞭一陣,那何老頭忽然手一松,紙轎竟“呼”的一聲飛到瞭空中,再細看,何老頭手裡還牽著一根線呢,吳老師驚奇不已:原來這轎子還是個風箏啊,這情形,要遠遠一看,還真像倆紙人抬著一頂轎子在半空裡走呢!
  
  吳老師悄悄問道:“這轎子要在墳上燒時,真能自己飛起來嗎?”何老頭微微一笑:“不瞞你說,秘密全在手上,你瞧,現在都能飛起來,那時候自然也能飛起來,知道孔明燈的道理吧?”吳老師一聽,恍然大悟,也笑瞭。
  
  不多時,已到村口,大虎、小虎一路飛跑,嚷著“飛轎來啦”,去找校長報信瞭。
  
  這時,何老頭站定,收瞭牽轎的細線,又從衣兜裡拿出瞭一串白色的紙錢,掛在瞭一邊的耳朵上。吳老師驚問:“這是幹什麼?”何老頭嘆瞭口氣:“你要看過以前的老戲,就會明白瞭,那戲臺上耳朵掛瞭紙錢的,演的就是一個鬼魂,給人送轎,就得這麼個送法。”吳老師聽罷一怔,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何老頭為啥攔著大虎小虎不讓他倆取轎,原來,那金傢是要把自己的學生當做“鬼”來使喚!
  
  到瞭金傢,校長先迎瞭上來。校長姓劉,六十上下的年紀,他也註意到瞭何老頭耳朵上的紙錢,顯然明白瞭這裡頭的含義,一時倒愣住瞭,隨即又慌亂地去掏衣兜,掏來掏去湊瞭五百塊錢,又跟吳老師要瞭兩百,拿著就往何老頭手裡塞。何老頭連連推辭:“這錢我哪能要啊,我跟吳老師說好的,不要錢!”
  
  兩人正推讓著,一身孝服的金老板走瞭過來,金老板顯然已經從校長那裡知道瞭送轎的事,他要的是“二虎抬轎”,現在“二虎”不抬瞭,來瞭個老頭,他能不惱火嗎?金老板聲色俱厲:“你還想要這錢啊?能給你嗎?誰讓你多管閑事的?”
  
  劉校長聽瞭,皺瞭皺眉頭,用眼神示意吳老師帶著大虎小虎趕緊走,還沒等兩個孩子挪動腳步,就被金老板攔下瞭:“慢著啊,等會兒讓這倆小孩幫著把轎送到那車跟前,就一會子的事。”
  
  金老板一說話,吳老師停住瞭腳步,啥也不說,憤怒地盯著劉校長。劉校長揮瞭揮手,示意吳老師帶著孩子走,金老板鼻子裡“哼”瞭一聲,說:“老師可以走,這倆孩子不能走,這轎要到不瞭那車跟前,那捐車的事咱就算黃瞭!甭想瞭!”這金老板,今天要的就是“二虎抬轎”,圖的就是這麼個彩頭!
  
  劉校長一屁股坐在身邊的一張凳子上,垂著腦袋,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眼前的情景,一旁的大虎和小虎全看在眼裡,他們晃瞭晃吳老師的手臂,小聲說:“老師,要不俺倆把轎子給他送過去吧,沒事……”吳老師眼窩一熱,咬緊瞭牙關,一左一右緊緊攥住瞭倆孩子的手。
  
  這時,何老頭來到劉校長跟前,說道:“校長,你看這樣行不?我一個人無牽無掛的,也喜歡孩子,手底下還有幾個錢,嗯……這千百年來,頭一等好事無非念書嘛,今天我也行個好,我把積的錢捐給你們學校……”何老頭這話說得懇切,卻有點可笑,他也不想想,人傢金老板捐的是校車,不是板車,他那錢連個車軲轆都買不上呢!
  
  劉校長緩緩站起瞭身,雙手扶何老頭在自己的凳子上坐下,說:“老人傢,就沖你剛才說的這話,我一定給你個交代!”
  
  說完,劉校長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吳老師的手腕,把他拉到一邊的屋裡,反手關上瞭門。金老板、何老頭趕緊湊到窗前往裡看,隻見屋裡,劉校長和吳老師正在說話,就在這說話間,劉校長忽然彎下腰,深深地給吳老師鞠瞭一躬,這……這是咋回事?校長給老師鞠躬?窗外的人正在疑惑,卻見兩人一前一後,面色凝重地從屋裡走瞭出來。
  
  劉校長走到何老頭面前,摘下瞭他耳朵上的紙錢,掛在瞭自己的耳朵上。眾人正一臉驚詫,劉校長對金老板說:“吳老師比我小二十四歲,我屬虎,他也屬虎,金老板,讓我們兩隻虎給你抬轎,不會壞瞭你的好事吧?”
  
  金老板瞬間張口結舌瞭:“舅舅……你這是……”
  
  劉校長一擺手:“別,你別叫瞭,你這聲舅舅,我擔當不起。你給學校捐個車,我一直以為你給我長臉呢,卻原來是打我的老臉啊!”說著,他和吳老師一前一後,一起彎下瞭腰,一個輕飄飄的紙轎子,兩人像付出瞭千斤重的力。他倆抬起瞭轎,慢慢直起瞭腰,劉校長拉大瞭嗓門,仰起瞭頭,大聲吆喝道:“金老板,我祝你世世代代多子多孫、榮華富貴……”
  
  金老板囁嚅著還想說什麼,這時,葬禮的時辰已經到瞭,主持的司儀一聲喊,“咣”的一下,砸碎瞭一個瓦盆子,頓時,一片哭聲,驚天動地……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