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連環殺

雙簧表演
  
  克萊爾是一位很有名氣的探長,因為他的辦案效率一向很高。這天,他接到瞭麗娜女士的電話,電話那頭說她姐姐愛德娜突然死亡。
  
  克萊爾探長覺得事不宜遲,就叫上法醫,火速趕到現場。
  
  案發地就在愛德娜傢裡,克萊爾探長到時,看到麗娜正抱著姐姐的屍體,悲痛欲絕地哭著。
  
  法醫檢查瞭愛德娜的屍體,搖搖頭說:“她的身上沒有任何痕跡,似乎就是自然死亡。”
  
  愛德娜也就是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這樣年輕怎麼會突然死亡呢?克萊爾探長想到這裡,問道:“愛德娜有沒有既往病史?”
  
  麗娜抽泣著回答說:“愛德娜的身體總是不好,她有心臟病。”
  
  克萊爾探長又看瞭看法醫,法醫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大傢一時陷入沉默。
  
  突然,一個沙啞的聲音打破瞭這種沉默:“出瞭什麼事?讓開,讓我進去,讓我進去。”來人叫亨利,他是愛德娜的丈夫。亨利跑進房間,吃驚地望著地上的屍體。因為過度的悲痛和驚嚇,他的表情顯得相當復雜。
  
  麗娜在哭泣中抬起頭,隻見亨利一下子癱倒在地,哭喊著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愛德娜她怎麼瞭?”
  
  克萊爾探長說:“亨利先生,非常抱歉,您的妻子已經死瞭。”
  
  亨利發瘋地喊道:“你在說什麼!這怎麼可能啊?”他呆呆地看著愛德娜的屍體,一副精神失常的樣子。
  
  在克萊爾探長對亨利和麗娜一番詢問之後,愛德娜的屍體被推車推瞭出去。亨利垂下頭,一副不忍心看著妻子離去的樣子。克萊爾探長搖搖頭,向他們表達瞭同情就離開瞭。
  
  現在,屋子裡隻剩下亨利和麗娜瞭,亨利傷心地流著淚—他整個人看上去真的是痛不欲生。
  
  沉默瞭一會兒後,亨利終於開瞭口:“我要去打幾個電話。”
  
  麗娜看著亨利,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可亨利並沒有對她微笑。麗娜忍不住瞭,她說:“亨利,現在隻有我們兩個瞭,我們不要相互偽裝瞭!”
  
  亨利冷冷地說:“偽裝什麼?”
  
  看到他一臉迷茫、無辜的樣子,麗娜感到特別意外。她耐著性子,說:“亨利,你和愛德娜結婚,無非是為瞭她名下那筆巨額信托基金,不是嗎?我們仍舊相愛著,不是嗎?你剛剛的眼神不是在告訴我—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瞭嗎?我明白你的暗示……”
  
  亨利卻打斷她的話:“我要到樓上去。”
  
  麗娜攔住他:“慢著。我要你先幫我找到一個東西—一管櫻桃味的潤唇膏。姐姐一向把它放在手包裡的,可是,我翻遍瞭她的包,也沒有找到。你知不知道姐姐會把它放在哪裡?”
  
  亨利似乎有些憤怒:“你現在還有心情找別的東西,你姐姐人都死瞭!真是可笑!”他轉身上瞭樓,不再給麗娜其他的說話機會。
  
  精心設局
  
  麗娜留在樓下,開始在房間裡四處尋找。這時,樓上傳來亨利的聲音,那是他在給別人打電話,說:“愛德娜死瞭。”接著又傳來他的哭聲:“沒有她,我該怎麼辦啊!”
  
  聽到這些,麗娜竊笑瞭幾聲,自言自語道:“亨利的表演還真投入啊!”
  
  麗娜聽見亨利抽泣瞭幾聲,接著放下瞭電話,於是她決定上樓去看看。
  
  她輕輕地轉動瞭把手,門開瞭,眼前的情景令她大吃一驚——亨利正拿著一管櫻桃味潤唇膏,把它慢慢地伸向自己的嘴唇!
  
  “不要啊!”麗娜慌忙地沖進房間,但還是晚瞭一步,就在她奪下那管潤唇膏的瞬間,亨利已經用它抹瞭他的嘴唇。更加可怕的是,她還撞倒瞭亨利,而那管潤唇膏竟然掉進瞭他的嘴裡。
  
  亨利爬起來,莫名其妙地問:“這是怎麼瞭?麗娜!”麗娜一把抓住亨利的胳膊,心急如焚道:“快,快,馬上清洗你的口腔。這管潤唇膏上有毒藥,我就是這樣解決瞭她!”
  
  亨利卻一動不動,隻見他一臉恐懼和不解的樣子:“你解決瞭什麼?你把誰解決瞭?”麗娜看著亨利,更加焦急瞭:“來不及瞭,亨利,求求你快點兒。你怎麼還不明白啊,當然是解決瞭愛德娜!正如我們一直計劃的那樣—我殺瞭她!”
  
  亨利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喊道:“我們計劃的那樣?我們計劃什麼瞭?你瘋瞭嗎!”麗娜急得聲音都變瞭:“我知道,你愛的是我。我殺瞭她是為瞭我們的幸福,我不想讓你為這件事情操心。現在愛德娜死瞭,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瞭,但是你必須活下去。”
  
  就在這時,門突然開瞭,克萊爾探長出現在臥室裡。他微笑著說:“你們剛才說的話已經被錄瞭下來。”他抓住麗娜,拿出手銬,銬住瞭她的雙手。
  
  亨利幾近哀求地喊道:“不,警官,請不要傷害麗娜,她的精神不怎麼好。”
  
  聽到這裡,麗娜大叫:“亨利,你還愛著我,不是嗎?”然而,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帶走瞭。
  
  正當亨利長出瞭一口氣的時候,克萊爾探長又進來瞭。亨利平靜地問:“麗娜認罪瞭嗎?”克萊爾微微地點瞭一下頭:“是的,我剛錄完口供。她都承認瞭。”
  
  接著,克萊爾向亨利講述瞭麗娜的供詞—
  
  四年前,愛德娜已經和別人訂瞭婚,她居然拋棄瞭未婚夫,把亨利從麗娜的身邊奪走,這讓麗娜一直懷恨在心。於是,麗娜就下定決心要毒死姐姐。機會終於來到,她使用瞭一種致命的毒藥—它可以讓死者的癥狀與突發性心臟病的癥狀非常相似,這樣很難引起人們的懷疑,隻是它的毒性發作需要幾個小時。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姐姐的嘴唇總是幹裂,所以總是隨身攜帶一種櫻桃味的潤唇膏。
  
  麗娜正好是一傢制藥公司的員工,她從公司裡偷瞭些毒藥,並放到瞭姐姐的潤唇膏上,這樣,潤唇膏的櫻桃味掩蓋瞭毒藥的異味。當愛德娜在嘴唇上塗抹潤唇膏的同時,她會舔潤嘴唇,自然會不知不覺地將毒藥吞咽下去。看著姐姐痛苦地、慢慢地沒有瞭呼吸,麗娜才給克萊爾探長撥打瞭一個電話。
  
  聽完克萊爾探長的講述,亨利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容易察覺的歡喜,問道:“你為什麼會懷疑麗娜?”
  
  克萊爾探長點瞭一支雪茄,慢慢地說道:“因為有人向我提供瞭線索,麗娜的一位同事親眼看見的,她從實驗室裡偷出瞭毒藥。可是,等我們趕到你的傢裡,愛德娜已經中毒身亡,而她的手裡還攥著那管小小的潤唇膏。可笑的是,心慌意亂的麗娜竟然沒有發現它!於是我就對這管潤唇膏產生瞭懷疑,經過化驗,潤唇膏上面果然有毒藥。”
  
  亨利問:“既然已經查出來有毒瞭,為什麼還要讓我幫你演戲?”
  
  克萊爾笑笑說道:“單憑一管潤唇膏,顯然還不能證明麗娜就是兇手,所以,我才設計讓你演瞭那出戲。證據確鑿,麗娜隻能接受懲罰。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當然,我讓你演戲用的那管潤唇膏是無毒的,而有毒的那管已經被當做證物留交瞭。”
  
  說到這裡,克萊爾站起來向亨利告別:“非常感謝你的配合。”
  
  看著克萊爾探長離去的身影,亨利靠在椅子上,長長地松瞭一口氣,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次他的計謀真正成功瞭!
  
  局外有局
  
  原來,愛德娜和麗娜的父親去世前,留給愛德娜一筆巨額的信托基金,條件是如果愛德娜死亡,這筆財產再由麗娜繼承,而亨利作為愛德娜的丈夫卻並不享有繼承權。現在好瞭,麗娜親手殺死瞭愛德娜,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這筆財富的主人瞭。他覺得自己高明極瞭,他所做的,隻不過是適時地給麗娜一些深愛她的暗示,私下裡向她透露一下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讓愛德娜從這裡消失,否則我們就沒有機會在一起。沒想到,麗娜真的會這麼快、這麼心甘情願地鉆進自己設計的圈套。
  
  其實亨利才是第一個發現愛德娜屍體的人。案發的那天早上,他在愛德娜的手袋裡找到瞭那管致命的櫻桃味潤唇膏。為瞭把麗娜送進監獄,他把這管不起眼的、致命的潤唇膏放到愛德娜的手心裡。接著,在上班的途中,亨利在街邊的電話亭,偽裝成麗娜的同事,給警察局打瞭匿名提供線索的電話。
  
  亨利心滿意足,靠在椅子上深深地吸瞭一口雪茄,雪茄的味道好極瞭,但是,他突然感到胸口開始劇烈地疼痛。
  
  這時候,房門被打開瞭,克萊爾探長再次走瞭進來。
  
  “你故意將潤唇膏放到愛德娜的手上。”克萊爾取下亨利嘴裡的雪茄,說道,“亨利,這樣做,你反而暴露瞭自己。你打匿名電話向警方提供線索,打電話的時間與死者的死亡時間實在是太短瞭。更別說從你的住處到你的辦公室,這段路上隻有三個付費電話亭,可想而知匿名電話一定是出自這三個電話亭的其中一個。可惜這些證據不能證明什麼。”
  
  亨利驚訝地癱倒在椅子上,他突然感覺自己已經透不過氣來。
  
  克萊爾探長抽瞭亨利的雪茄一口,狠狠地吹出瞭一口煙,冷笑著說:“亨利先生,如果現在我不告訴你,你恐怕永遠也不會知道你為什麼會死去。為瞭讓你表演,引出麗娜—我故意給你一管潤唇膏,讓你塗抹自己的嘴唇,實際上,這就是毒死愛德娜的同一管唇膏!除瞭我,再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一點。而麗娜已經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現在那管致命的潤唇膏已經安全地放回到警局的證物室瞭。一兩天後,假如有人發現你的屍體並且報瞭警,我會主動負責這件案子。不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的調查結果:亨利先生無法承受失去愛妻的打擊,心臟病突發而死。”
  
  亨利用盡最後的力氣,掙紮著說:“法醫會發現我體內的有毒物質……”
  
  克萊爾探長笑瞭,淡淡地說:“如果法醫在你的體內檢出有毒物質,我可以把結論改為:麗娜不小心用同一管潤唇膏毒死瞭亨利先生。”
  
  接著他彎下腰,對著亨利的眼睛悄悄地說:“亨利,殺人償命,無論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償還。愛德娜本來是我的未婚妻,你搶走瞭她,又間接殺死瞭她,你要為你的卑劣行為付出同樣的代價。”
  
  慢慢地,亨利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僵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