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談] 別人人生“烏龍”瞭

  何信是個大學生,在讀大四。有一天,他和幾個同學到郊外遊玩,晚上住宿在一個農民的傢庭旅館裡。可就在這天晚上,出瞭一件神神道道的怪事。
  
  那天半夜,旅館裡突然紅光沖天,客人發現之後急忙跑出來,大傢都以為是發生火災瞭,亂瞭一陣之後才知道不是火災,而是一道奇異的紅光,那紅光不知從何而來,穿透瞭房頂和墻壁,竟然投射到瞭何信的身上。這紅光隻是亮,不發熱也不冒煙,何信身上也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旅館老板是個七十多歲的老頭,他的舉止也很古怪,他一面招呼住店的旅客回房睡覺,一面偷偷地把何信請到外面,神色詭異地密談起來。
  
  老頭問瞭何信的一些情況,又說他叫高占吉,然後帶著何信來到後面一間屋子。屋子正中放著一個大箱子,何信一進門,箱子裡就透出一道紅光,照到他的身上。
  
  高占吉告訴何信:箱子裡是一桿古時流傳下來的大旗,這是可以預卜吉兇禍福的神旗。當年他經過一座道觀,叫神旗觀,觀裡供奉的就是這桿神旗。當時,高占吉走進道觀,放在供桌上的神旗就投射出一道紅光,照到瞭他的身上,於是,觀裡的老道就說他和神旗有緣,把旗傳給瞭他。
  
  何信聽到這裡,有點不解,問道:“那麼,這神旗觀,又是從哪裡得到這神旗的呢?”
  
  高占吉說,當時老道士也講瞭這旗的來歷:早年間,一幫窮漢扯旗造反,但算不準到底能不能成功,於是決定祭拜大旗,如果把旗拜起來瞭,起事一定成功;拜不起來就準是失敗。結果,那夥窮漢連連磕頭,頭都磕出血來瞭,這旗一直沒有立起來。就在他們準備偃旗息鼓的時候,他們再次祭拜瞭神旗,出人意料的是,那神旗竟然立瞭起來,於是,造反的首領認為這是神旗在預卜他們起事成功,便立即帶領隊伍殺進縣城,把縣官殺瞭,開倉放糧。就在他們歡天喜地慶賀勝利的時候,朝廷調來大軍鎮壓,一幫窮漢死的死,逃的逃,為首的幾個全被抓起來押到京城,在菜市口砍瞭頭……
  
  高占吉說瞭這些,何信聽得雲裡霧裡,似信非信。接著,高占吉打開瞭箱子,何信探頭一看,裡面是用錦緞包著的一桿紅旗,旗桿一節節拆開瞭,祥光就是透過錦緞發出來的。接著,高占吉說瞭祭拜神旗的方法:在僻靜的曠野之處,將旗桿一節節地接起來,將旗幟平放在地上,焚香禱告。要是祈求之事能夠成功,這旗就能豎立起來;如果不成,旗幟還會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高占吉還告訴何信,自己患瞭不治之癥,將不久於人世,今天把神旗傳給何信,以後遇上什麼大事,可以求問神旗。
  
  到瞭這個時候,何信不能不相信神旗的神奇瞭。他謝瞭高占吉,瞞著幾個老同學,悄悄把神旗帶回瞭傢。從此以後,何信嚴守秘密,對誰都沒說。一直到讀完大學,他都覺得沒有什麼值得預測吉兇的大事,所以,一直將神旗束之高閣。
  
  本科畢業後,何信很想考一所名校的研究生,這所學校自主招生,考題一向很難,他對能否考上沒有把握,看來這算得上是一件值得祭拜神旗、預測吉兇的大事瞭。
  
  那天夜裡,何信帶上神旗,偷偷來到野外,把神旗取出來,接好旗桿,放在平地上,點起三炷香,磕頭禱告:“要是我能考取那所名校的研究生,請神旗起身—”
  
  禱告完瞭,可神旗一動不動,何信拜瞭幾十遍,也沒把神旗拜起來。他知道,他和那所名校無緣瞭。何信把神旗收起來藏好,報考瞭另外一所學校的研究生。他考取瞭,但那是一所普通學校,等他把這所學校的研究生讀出來,也隻是找瞭一份馬馬虎虎的工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