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欠債還錢

  人生是盤棋,下子須謹慎,小心一步錯,萬步難挽回……
  
  1。獵物兇猛
  
  最近,阿飛心頭不太暢快,沒啥別的原因,就是手頭缺錢花。
  
  於是,他一聽說有人在平安街開瞭傢地下賭場,就興沖沖地跑去玩瞭。可他運氣不太好,幾把牌過去,輸瞭個精光。
  
  阿飛後悔不迭,帶著一肚子怨氣離開賭場。路過一傢商店時,他看到門口停瞭一輛嶄新的本田,很是氣派。阿飛一下子怒上心頭,想想自己,連一輛電瓶車都買不起,可偏偏有人開得起十幾萬的汽車,上哪兒說理去啊?於是阿飛越發看這車刺眼。此時天色將晚,周圍沒幾個人,阿飛掏出隨身帶的一把折疊刀,發狠似的向車上劃去。
  
  車上的警報器驀地響瞭起來,一個人叫喊著從商店裡沖出來。阿飛一手捂臉,不讓那人看清自己,一手舉著刀子,示威似的揮舞一下,然後撒腿就跑。
  
  一會兒工夫,阿飛就把那人給甩沒影瞭。想起那人臉上又痛又恨的表情,阿飛心裡痛快極瞭,可是肚子卻“咕咕”地叫瞭起來,他餓瞭。他搜遍身上的口袋,隻找到瞭三塊錢,他想,得想辦法弄點錢瞭。
  
  阿飛突然想起,剛才在賭場裡看到過一個大胖子,戴著塊名牌手表,賭起錢來非常狠,像個有錢人。而且,以前阿飛見過這人,知道他住在哪裡。胖子回傢要經過一條小巷,那地方晚上人少,是個搶劫的好去處。
  
  阿飛再次來到賭場,那胖子還在。一直到天全黑瞭,阿飛離開賭場,來到那條小巷,埋伏瞭起來。
  
  也不知過瞭多久,本來昏暗的燈光突然閃瞭幾閃,然後徹底滅掉,四周一下子陷入瞭絕對黑暗之中。阿飛愣瞭一愣,這種鬼環境雖然適合打劫,但怎麼分辨來人是不是胖子啊?幾乎同一時間,外面響起瞭一陣腳步聲,一個影子轉過街角,走瞭過來。
  
  想想口袋裡僅剩的三塊錢,阿飛果斷地撲瞭出去,一手摟住來人脖子,一手將刀子橫在瞭對方臉上。
  
  被阿飛制住的人卻不是胖子。
  
  這個倒黴鬼名叫張濤,剛和朋友們喝完酒,酒足飯飽地往傢走,哪想到突然被一把刀子逼住瞭?他不由得嚇瞭一跳,隻聽得對方說:“別他媽亂動,我隻想弄倆錢花,別逼我殺人。”
  
  張濤又驚又怒,放松瞭身體,示意自己沒有反抗的意思。
  
  阿飛又喝道:“把錢包掏出來。”
  
  張濤慢慢地掏出錢包,心裡暗暗後悔。今天下午快下班時,好哥們兒王大慶給他打電話,說要借兩千塊錢,讓他幫幫忙。張濤因為晚上有個酒局,就對王大慶說喝完酒再給他,所以現在自己錢包裡有兩千多塊。這錢可不少,要是被搶可心疼死瞭。
  
  剛才從飯店出來時,張濤已經打瞭電話通知王大慶來,要是他恰巧現在過來,撞上這個劫匪,或許自己能保住這些錢。正當他瞎琢磨時,阿飛已經一把奪過錢包,問:“還有什麼值錢東西?項鏈?戒指?都拿出來。”
  
  張濤恨聲說:“沒有!”
  
  阿飛在他脖子和手上摸瞭一遍,確定他說的是真話後,才挪開刀子,慢慢松開他的脖子,說:“數一百個數再動,否則別怪我……”
  
  張濤早憋瞭一肚子悶氣,哪肯聽話?阿飛剛松開他的脖子,他就猛地轉身撲瞭過去。阿飛身手倒也敏捷,猝不及防下竟然躲瞭過去,隨後撒腿狂奔。而張濤的酒勁還沒過去,身子不聽使喚,再加上腳底下踩到瞭塊磚頭,差點摔倒在地。
  
  2。善惡相間
  
  就這一眨眼工夫,阿飛已經跑遠瞭,張濤心裡大恨,順手撿起那塊磚頭,沖著前面狠狠砸瞭出去,隻聽得“撲通”一聲,好像有人摔倒在地。但是,阿飛奔跑的聲音竟然越來越遠。
  
  就在這時,街燈忽閃瞭兩下後大放光明。張濤趕上前去,見一個人倒在地上,已經昏瞭過去。再仔細一看,張濤險些叫出聲來,竟然是跟他同一棟樓的住戶—大胖。
  
  大胖就是阿飛在賭場盯上的胖子,賭完瞭錢,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沒想到摸著黑剛轉過街角,便被一塊磚頭打中額頭。這一磚頭是張濤含恨而發,勢大力沉,大胖隻覺得腦袋一痛,哼也不哼一聲,便昏倒在地。
  
  大胖身體很虛,上兩層樓都會喘,這身體也幹不瞭打劫的勾當,張濤立刻明白自己誤傷瞭他人。
  
  看著大胖腦袋上的大口子血流不止,張濤頭皮發麻。這大胖平時囂張跋扈,以前因為一點小摩擦,兩人還曾經鬧個半紅臉,如今自己打傷瞭他,他能善罷甘休嗎?
  
  想到這裡,張濤決心一走瞭之,可轉身之際,突然看到大胖的上衣邊緣,露出一角錢包。也不知怎地,張濤鬼使神差地抓起錢包,打開一看,好傢夥,厚厚一沓子百元大鈔,至少得有五六千塊的樣子。
  
  四下無人,張濤的貪念一起便不可收拾,揣瞭錢轉身就跑。
  
  剛跑瞭幾步,張濤又停瞭下來,萬一大胖流血過多死瞭,自己的罪孽就大瞭,再說鄰裡鄰居的,不能見死不救啊,還是通知一下他的傢人吧。
  
  張濤拿出手機,隨即醒悟到自己的愚蠢。他趕緊跑到大胖面前,掏出他的手機,調出個“老婆”的號碼撥瞭過去,刻意壓低聲音說:“我路過平安街拐角,看見手機主人倒在地上,腦袋流血,好像被人打暈瞭,快來救他吧。”
  
  說完,張濤掛斷電話,用衣服擦掉指紋,扔回大胖身上,然後警惕地左顧右盼往傢走。
  
  這時他的手機響瞭,張濤心裡一驚,卻是王大慶打來的,王大慶說臨時有事,來不瞭瞭,明天再過來取錢。張濤剛經歷瞭驚心動魄和善惡抉擇,心情正震蕩起伏,巴不得他不來,便痛快地說:“好,那就明天再說吧。”
  
  回到傢,張濤慢慢平靜下來,打算請兩天假,關掉手機,出去避避風頭,以防萬一。
  
  張濤很慶幸,自己錢包裡什麼卡呀、證呀都沒有,劫匪無法通過錢包得知自己的身份。否則,當大胖傢人報警後,他丟錢的事情就會傳出,劫匪就會判斷出,是自己拿走瞭大胖的錢,那樣說不定會有麻煩。
  
  但張濤忘記瞭,他錢包裡有一張話費繳費單,隻不過不是他的,而是王大慶的。半年前,王大慶開著車去省城,路上手機被提示說即將欠費停機,於是打電話給張濤,讓他幫忙繳一百塊錢話費,張濤幫瞭忙後,將繳費單塞進錢包,心想等王大慶還他錢時,再把繳費單給王大慶。可誰想到王大慶轉頭把這件事給忘瞭,一直也沒給他錢。這張繳費單被擠到錢包最底下,不見天日,張濤還以為這張單子早丟瞭呢!
  
  3。天道循環
  
  要說這人運氣不好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兒。阿飛逃跑的時候,差點撞上從街角拐出的黑影,隨即聽到耳畔呼嘯的風聲,和磚頭砸在那人腦門上的聲響。他飛也似的逃出巷外,沒想到一輛車正好迎面開來,見瞭他,那車邊剎車邊打方向盤,但還是沒躲過去,把阿飛撞出去之後,車頭頂到瞭路邊的一棵大樹上,熄瞭火。
  
  阿飛隻覺得渾身上下無處不疼,尤其是腰,擰著勁地疼。這時車上跳下個男人,與此同時,所有街燈湊趣似的,驀地大放光明。阿飛一眼認出瞭撞他的,正是下午被他把車一通亂劃的倒黴蛋。他劃瞭人傢的車,人傢卻撞瞭他的人,真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開車撞人的正是來找張濤取錢的王大慶。他為什麼要找張濤借錢呢?因為今天下午,他的車被阿飛劃花瞭,需要用錢修車。可他這個月還完瞭房貸還車貸,工資所剩無幾,隻好向朋友求援。
  
  但因為阿飛劃車時,用手擋住瞭臉,所以他沒認出被撞倒的這人,就是害他要借錢修車的壞蛋,更不知道這傢夥剛搶瞭張濤準備借給他的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