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量體裁衣的傳奇

“人”字僅兩筆,做人需一生。做人難,最難控制是情緒,最難堅持是本色,最難留住是光陰,最難把握是機遇,最難戰勝是自己,而最難看透的,則是人心……

1。樹大招風

  相傳裁縫的祖師爺是黃帝,後人將他傳授的制衣秘訣記述下來,留下瞭一部奇書,叫《衣經》,那書裡記載瞭裁制衣裳的種種奇異門道,這些門道中,最神奇的當屬“眼尺”。什麼是眼尺?就是用眼睛丈量身高、肩寬、腰圍的尺寸,一雙眼睛,就像尺子一樣。據說,有眼尺能力的人,除瞭做衣服,還有更多的功能,今兒個就講一個關於眼尺的故事。

  清朝雍正年間,揚州府東關街口新開瞭一爿小小的裁縫鋪,名叫“修身”。“修身”裁縫鋪所裁制的衣裳,款式新潮多樣,而且價格低廉,深得當地百姓的喜愛,因此,店面雖小,卻客流如織。

  俗話說,樹大招風風撼樹,人為名高名喪人。這一天早上,“修身”裁縫鋪的夥計剛剛打開店門做生意,忽然聽到街上“轟隆隆”的一陣響,轉眼間七八個壯漢就來到瞭門外,嚇得夥計扔下門板就溜,跑進後堂找老板去瞭。

  沒過一會兒,裁縫鋪的老板黃耀祖匆匆趕瞭出來,一看這夥人中領頭的,心裡頓時“咯噔”瞭一下。

  領頭的是揚州府有名的“小武松”雷豹,說起這雷豹,揚州府是婦孺皆知。雷豹這人,其實算得上是個好人,碰到災荒之年,他經常施粥放糧,接濟窮人,隻是這雷豹有一點不好,平時爭強好勝,最喜歡和別人比試,有時還會弄些餿主意、惡作劇戲弄旁人。

  黃耀祖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雷豹傢境殷實,開瞭好幾傢鋪子,其中就有一傢是裁縫鋪,這次說不定又要來比試什麼瞭。果然,雷豹見瞭黃耀祖,笑嘻嘻地一拱手,說:“聽說黃掌櫃技藝精湛,什麼人的衣服都能做,所以今日我就帶瞭個人來,您幫忙給做身衣裳……”說罷,他一拍手,幾個傢丁立刻從外面用繩子牽進一個女人來,這女人的手被繩子系著,她剛一站定,立刻從她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的異味,傢丁們立刻捂著鼻子,躲得遠遠的。

  黃耀祖一看,不由眉頭一皺:這個女人裹得像個粽子一般,連頭都用佈條給纏起來瞭,隻露出瞭鼻子和一雙眼睛;更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這個女人露在外面的皮膚全都長滿瞭紅紅的小疙瘩,十個手指也殘缺不全,而且怪異地扭曲著。忽然,黃耀祖像明白瞭什麼似的,慌忙用手捂著口鼻,連連後退,指著那女人,一臉驚懼地說:“她、她……”

  “不錯,她是個麻風病人!”雷豹笑嘻嘻地說著,“您看她一身破衣爛衫的,多寒磣哪!我有心給她做套新衣裳,可我鋪子裡的裁縫沒什麼本事,都不敢給她量體裁衣。聽說黃掌櫃藝高人膽大,我們就趕緊來這兒麻煩您瞭!”

  “修身”店鋪的門口,原本就已站瞭很多看熱鬧的街坊,此刻聽說眼前這個女人竟然是“麻風病人”,頓時騷動起來,“嘩”的一聲全都跑得遠遠的,但並沒有走開,而是在遠處觀望。他們都知道,今天的戲熱鬧瞭,因為裁縫做衣裳,首先要丈量尺寸,不近身怎麼行呢?可眼前這女人生的是麻風病,一近身就會傳染啊,大傢不由為黃耀祖捏瞭一把汗……

2。眼尺量體

  黃耀祖看著洋洋得意的雷豹,皺著眉頭說:“雷老板,這、這玩笑可開不得呀!”

  “黃掌櫃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確實是有心來求助啊,要是您做成瞭,我拜您為師;要是您做不成,就拜我為師,怎麼樣?”雷豹依舊笑嘻嘻的,不緊不慢地說著。

  一聽這話,黃耀祖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白,他看瞭看那麻風病人,又看瞭看圍在門口看熱鬧的街坊,一咬牙就打算認輸瞭,可拜雷豹為師,這“修身”店鋪的招牌算是砸瞭!就在這時,從裁縫鋪裡走出一個面貌清秀的小夥子,他一把扶住就要下跪的黃耀祖,不卑不亢地說:“這活兒我們接!”

  “你怎麼盡搗亂啊,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黃耀祖急得直跺腳,說完,他又朝著雷豹連連賠笑,“雷老板,這是小店新來的裁縫師傅姚天賜,他年紀小,不懂事,您別跟他一般計較。”

  姚天賜卻一把攔住黃耀祖,說:“承蒙黃掌櫃收留,我才不至流落街頭,現在店裡有難,我怎能袖手旁觀?您放心,我應付得瞭!”

  雷豹聽瞭,“哈哈”大笑,說:“好,姚師傅就開始量體裁衣吧!”

  “不用瞭,我看一眼就行。”姚天賜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傻瞭,什麼,看一眼就能知道這女人的肩寬、袖長、腰圍?就能給她裁衣瞭?眾人正在發呆,隻見姚天賜不顧旁人驚訝的眼神,自顧自地繞著那麻風病人走瞭一圈,一邊走一邊微微點頭,似乎在默默記著什麼。半盞茶的工夫,姚天賜便對著雷豹和黃耀祖一拱手,說:“兩位稍待片刻。”說完,他轉身去瞭裡間。

  雷豹驚得瞪大瞭眼睛,再看黃耀祖,也是一臉茫然,看樣子黃耀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一炷香的工夫,姚天賜便拿著一件藍色長衣走瞭出來,遞給那麻風病人,說:“你穿上試試。”那麻風病人接過衣服,往身上一穿,不大不小,不長不短,正好合適。這時,圍觀的街坊緩過神來瞭,紛紛吆喝,叫起好來。

  雷豹沒想到這小小的裁縫鋪裡居然有這等高人,隻得不情願地掏出錢來扔在櫃臺上,算是做衣服的費用,然後朝著黃耀祖等人一拱手,說:“佩服佩服,我認輸瞭!”說罷,他帶著隨從灰溜溜地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