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難尋八小時

  劉滿屯高中畢業,渾身是勁,卻不想呆在村裡幹農活,今年一入夏,他就來到城裡建築工地上打工。劉滿屯幹活利落,頭腦伶俐,人見人誇。可誰也沒想到,三個月後,他本來幹得好好的,卻要辭職。

  包工頭拉著他,問他這是為個啥?劉滿屯昂著脖子說:“現在報上都在宣傳‘八小時工作制’!叔,你看我來的這三個月,別說是什麼八小時工作瞭,連個周末都沒有。我來城裡三個月瞭,就連周末想請假出去逛逛,都沒個機會!不行,我不幹瞭!我要找個能休假的工作去!”

  旁邊有個長輩把他拉到一邊,語重心長地說:“滿屯呀,你現實一點行不?咱農民工去哪也要靠力氣吃飯,你想的合法,但不實際啊。”可劉滿屯是吃瞭秤砣—鐵瞭心,轉身而去。有人要向前攔他,包工頭用手一擋說:“讓他去闖吧,闖個頭破血流他還得回來!”

  離開建築工地,劉滿屯做夢也沒想到,這麼大的城市,那麼多工業園區,報紙上還說鬧“工荒”瞭,缺少工源,可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份工作。勞務市場上一個個笑臉相迎的人事,聽到自己要求“八小時”工作制,都像看到“穿越”人一樣。他想起招工的那句話:“工資又不低,你圖啥?非要找‘八小時’的工作,你喝西北風去吧!”

  這樣沒幾天,他就到瞭山窮水盡的地步,兜裡沒有一分錢,手機欠費限呼瞭,連吃飯睡覺都成瞭問題。這時,劉滿屯晃到瞭一個小酒店,實在餓得不行瞭,隻好要求打個短工,管吃管住就行。老板娘正缺人手,又不用開工錢,真是困瞭有人送來枕頭。

  過瞭兩天,老板娘有心想把他留下來,就把他叫到櫃前商量。可劉滿屯還是那句話—八小時工作制。開飯館的,哪有八小時的道理啊?老板娘雖說答應不下來,可還是想勸勸這小夥子,許諾可以讓他邊打工邊學廚,明年送他去考個廚師證。劉滿屯卻是個認死理的,還是不答應,老板娘有些不理解,換別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差事,他劉滿屯為什麼不幹呢?老板娘搖瞭搖頭,嘆道:“現在‘農二代’的孩子,真不知道心裡想些啥。”

  這時,前廳喊劉滿屯幫忙傳個菜,等他把菜端上桌,發現桌邊坐著一個面熟的女孩。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女孩先認出瞭他:“這不是滿屯嗎,你怎麼在這裡呀?”

  女孩叫方艷,是劉滿屯的初中同學,初中畢業後就來城裡打工瞭,出落得婷婷玉立,上學時兩人還有那麼段蒙的感情。失去聯系三年多,兩人見瞭面自然很親切,當得知劉滿屯工作還沒著落,方艷很吃驚:“現在工廠都缺工,你比我文化高,怎麼會找不到工作?”說完,還答應幫忙找找。

  三天後,方艷來找劉滿屯,她打工的服裝廠缺輔助工,和老板說好瞭,可以每天幹八小時,隻是每月發貨期需要加幾天班。聽說工資不高,劉滿屯有些猶豫,方艷責備道:“廠裡有不少老鄉,在一起做工不好嗎?”劉滿屯這才滿口答應下來。

  服裝廠工作也不輕松,實行計件制,經常加班。劉滿屯要求隻幹八小時,就隻能做輔助工作,錢自然掙得就少一些。好在有幾個同鄉和方艷在一起也不寂寞,隻是別人晚上加班時,劉滿屯自己待在宿舍,覺得有些孤單,卻又不想放棄原則。

  因為錢少,劉滿屯每次打飯總是不舍得買菜,方艷把自己的菜往他碗裡夾,勸他換個工種,加班多掙點錢改善生活,他卻總是搖頭。再提起這事仿佛觸動瞭他的底線,方艷也不好再說什麼。

  沒多久,廠裡趕一批貨,大傢都忙不過來,管工找到劉滿屯,說:“你現在也熟悉工作瞭,生產這麼緊,你就不能加班多掙點錢?年輕人不要惜力氣,打工不就是圖掙錢嗎?”劉滿屯沒解釋,隻說當初來工廠就是以八小時為條件的。管工很生氣:“真不可理喻,年紀輕輕不求上進!”兩人這麼你一言我一語的,差點就要扭打起來。方艷見瞭,趕緊上來把二人扯開。

  這天晚上,方艷約劉滿屯到外面轉轉。方艷告訴他,當初引他到廠裡來,說是八小時,實際上是讓他逐步適應,為什麼掙錢少也不加班?劉滿屯不服地說:“我來城裡,也不光是為瞭掙錢,還為瞭能開開眼。一天到晚都埋頭加班,除瞭流水線還是流水線,連抬個頭的機會都沒有,還哪兒有工夫瞅瞅外頭的世界啊?”

  方艷卻嘆瞭口氣,插瞭句嘴問道:“外頭的世界雖好,可你要是這麼一直耗下去,活沒幹著,錢沒賺著,那外頭的世界,看是看到瞭,卻能夠得著嗎?”

  劉滿屯被方艷這話頂得啞口無言,扭頭就走。從此,他越發一個人獨往獨來瞭。

  這天劉滿屯正在做工,管工走過來,訓道:“你已經是熟練工瞭,工廠需要常加班,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瞭,要麼今後你每天必須加班,要麼停你工資,你就另謀高就吧!”

  劉滿屯聽瞭,一腔怒氣上瞭頭,和管工的在流水線上大吵起來。隻聽管工的大吼一聲:“不幹就給我滾蛋!”這麼一喊,圍上來不少人,也有劉滿屯的老鄉,起哄說不讓人幹,也得把工資結瞭。

  見圍觀的人多起來,管工失瞭面子,眼一瞪說:“違反勞動合同,還想要工資?趕快給我走人!”說著一把抓住劉滿屯的衣領,往外拖。誰知劉滿屯到底年輕力壯,用力一推,管工失重倒下去,後腦勺磕在瞭桌角上……

  救護車將管工送到醫院,搶救瞭半天才緩過來,劉滿屯吃瞭官司,因過失傷人被判入獄。

  剛進去,管教就找到劉滿屯談話:“小夥子,你還年輕,走錯瞭路不要緊,好好表現爭取減刑。在監獄裡勞動改造,用的是標準化車間,每天嚴格執行八小時工作制。八小時外,監獄裡有各種文體活動場地和器材,還可以讀書學習。”

  “八小時,原來你在這裡……”劉滿屯聽瞭,頓時哭得稀裡嘩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