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該死的酒駕

  石曉聰剛買瞭奧迪車,這天他喝瞭點小酒,雖說有點犯迷糊,可看著離開傢不遠,他便覺得打起精神撐到傢沒問題。

  誰知車開到中環路時,路上居然堵車排起瞭長龍。原來,前頭停著幾輛警車,周圍正站著一些警察拿著酒精檢測儀,一輛一輛地把車攔下來臨時檢查。

  石曉聰一下子就緊張起來瞭,他朝自己手心裡哈瞭一口氣,然後湊到鼻子前一聞,刺鼻的酒精味沖得他自己都皺起瞭眉。他再往後一看,發現自己已經被死死堵在車流裡面。現在別說想掉頭逃走,就是想靠個邊都辦不到。這時候,石曉聰真恨不得就這麼棄車逃走瞭。

  突然,他留意到停在自己右手邊的一輛出租車,車裡的司機師傅正悠閑地聽著電臺。石曉聰計上心頭。他隨手拿好自己的錢包,趁著車流停滯的一刻,偷偷打開車門,然後一溜煙地跑到出租車的一旁,一拉車門就鉆進瞭副駕駛座。出租車司機被他嚇瞭一跳,問道:“朋友你要去哪裡?以後離路口這麼近不要鉆上來,警察看到就是幾百塊罰款啊。”

  石曉聰擺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好聲好氣地和司機說道:“師傅啊,前面臨檢你也看到瞭。我……我這喝瞭一點小酒,就一點。這要是被抓到多不合算啊。我知道出租車警察是不大會攔的,師傅您幫個忙,您看我的車就停在您車旁邊。咱倆悄悄換一下,等開過這個路口我們就換回來,行嗎?”

  出租車司機聽完,立刻擺瞭擺手拒絕道:“這怎麼行,這要是出瞭什麼事我負不瞭責。”石曉聰一聽,馬上笑嘻嘻地說道:“我懂,我懂的。”然後他迅速掏出錢包抽出兩張大票就塞在瞭出租車司機手上。出租車司機愣瞭一下,看上去有點猶豫。他又轉過頭看瞭看旁邊石曉聰停著的嶄新奧迪,心裡好像有瞭點底,卻但還是擺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不作聲。

  石曉聰心裡暗暗罵瞭一句,接著咬瞭咬牙,又塞給他一張大票,再三懇求師傅幫幫忙。出租車司機看瞭看手裡的票子想瞭想,忽然笑瞭出來,他拍拍石曉聰的肩膀說道:“哎!都是開車的,總要體諒一下的。那就換一下吧,過瞭前面的路口我們就換回來哦!”看著司機偷偷溜下車鉆進自己的新車裡,石曉聰心裡的石頭總算落瞭下來。他也偷偷移到出租車駕駛座上,拍瞭拍自己的臉龐,吐瞭口氣,打算鎮定地開過這個路口。

  車流開始緩緩地移動,石曉聰看著自己的新車已經超前停靠在前面的路口,司機師傅正在鎮定地接受警察的檢查。隻見他平靜地對著檢測儀吹瞭一口氣,還回頭對著石曉聰的方向笑瞭笑。石曉聰趕緊轉過頭裝作沒看見,生怕引起別人的懷疑。

  就在石曉聰準備開過路口時,忽然從旁邊人行道上飛快地跑過來一個女人。她麻利地跨過隔離欄,向周圍偷偷地張望瞭下,緊接著就拉開瞭石曉聰的車門,一屁股坐到車後座上,喘瞭口氣後,這女人連珠炮似地說道:“哎呀,這車可真難打啊,還好我機靈。司機,去城中廣場,趕緊的,我有急事。”等她一口氣說完,發現石曉聰沒有反應,才轉過頭,看到石曉聰一臉目瞪口呆的樣子,以為他想拒載,便不滿地嚷道:“我說你發什麼呆啊,好歹答應我一聲啊。這路口堵,你可別給我翻計價器,拐瞭彎再說啊。”

  石曉聰對於這個突發情況真是哭笑不得,卻又不能直說,隻好支支吾吾地說道:“這個,大姐啊,我不去的……”那女人一聽就不高興瞭,繼續扯著嗓子嚷道:“哎,你這什麼意思?為什麼不去?我告訴你啊,你趕我下去我可告你拒載啊,你工號是多少?”嚷著嚷著那女的像是忽然聞到瞭什麼,她湊過鼻子對著石曉聰仔細地嗅瞭一嗅,然後大聲叫道,“哎呀,你怎麼喝瞭酒啦?喝瞭酒還能出來載客嗎?你什麼公司的啊?”那女的聲音越來越大,已經引得有些警察朝這邊看瞭過來,嚇得石曉聰趕緊制止她:“大姐你輕點,我就喝瞭一點酒,開車沒問題的,真的沒問題。我這就送你去城中廣場,免費,給你免費啊,你別嚷啊。”

  那女人一聽到免費這兩個字,立馬就安靜瞭。她低下頭,兩眼發著光問道:“真的嗎?小弟,你免費載我去?”石曉聰趕緊點點頭,隻要先讓這女的閉嘴,等安靜地過瞭路口,後面的事情後面再說吧。

  那女的果然喜滋滋地閉上瞭嘴,靠在座位上不聲不響瞭。石曉聰冷靜地發動汽車朝路口駛去,他隔著車窗對警察點瞭點頭,警察也點頭示意,舉手勢指揮他快速通過路口。石曉聰舒瞭一口氣,正打算加速筆直開過路口,隻聽得後面那女的又大聲叫道:“右轉!右轉!免費的你也不能繞道啊,我有急事呢。你別誆我啊,我可是本地人哦。”

  石曉聰嘆瞭一口氣,隻好右拐進入另一條馬路。他故意開得很慢,生怕前面的出租車司機沒看見他轉彎,和他跑岔瞭。這又引起瞭女人的不滿,不停在石曉聰耳旁大聲鼓噪,讓他開快點,石曉聰隻好磨蹭著向下踩油門。

  就在這時,石曉聰終於從反光鏡裡看到自己的奧迪車從後面趕瞭上來,心中一喜,想著這下好瞭,隻要把車還給司機就終於都搞定瞭。隻見石曉聰的奧迪加速從側面趕上瞭他,和他並排開在馬路上。www.diyiread.com這時候,出租車司機探出頭來對著他大聲問道:“你小子幹嗎呢?往哪裡開呢?”石曉聰沖車後座的女人指瞭指,苦笑著對出租車司機解釋:“我這抽空還幫您接瞭一單生意呢,您就不用謝瞭。咱們靠邊停吧。”司機看瞭眼坐在車裡的女人,也沒有再說什麼,踩下油門超過石曉聰,準備停下換車瞭。

  這時,忽然從兩車背後傳過來一聲尖銳刺耳的警笛聲,接著隻聽有人用車載喇叭大聲地警告:“前面那輛黑色奧迪,請靠邊停車。”

  聽到這麼聲警告,石曉聰被嚇得一激靈,本來喝瞭酒多少就有些恍惚,現在他一緊張,突然忘記瞭換車的事,還以為自己在奧迪裡,覺得警察是讓自己停車。他頓時就慌瞭神,下意識地猛踩油門打算逃離。不巧的是,前面的出租車司機已經減速剎車,石曉聰此刻手腳已經不聽使喚,根本來不及有應急反應。

  隻聽馬路上“砰”的一聲巨響,石曉聰那輛開在前頭的新奧迪,尾部被他自己駕駛的出租車撞出一個大坑,橫著向前滑瞭好幾米。而石曉聰自己的胸口也撞在出租車的方向盤上,一陣的疼痛。車後座上的女人頭敲在前頭座位上,疼得她哇哇大哭起來。再看前頭,隻見出租車司機打開車門捂著頭,從車裡鉆瞭出來。

  此時,後面駛過來的那輛警車趕緊停車,從車上匆匆下來兩名高大的警察。他們急忙趕過來查看,其中一位扶著受傷的出租車司機問道:“你不要緊吧?前面在中環路為什麼強行掉頭啊?那裡不能掉頭的不知道嗎?還有你……”他轉向石曉聰,責問道,“為什麼突然加速?嗯?你身上怎麼有酒氣?請你倆出示一下證件。”

  這時,石曉聰和出租車司機對望瞭一眼,沮喪地低下瞭頭。石曉聰心裡那個懊惱,嘆道:這該死的酒後駕車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