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 別給我玩虛的

  小陳大學畢業,考上公務員,分到山高鄉給馬鄉長當秘書。憑著那股子勤快勁和機靈勁,他很快就得到瞭馬鄉長的信任。

  這不,這天馬鄉長回山裡看父親也喊上瞭他。誰想二人卻撲瞭個空。看看時間還早,馬鄉長便讓小陳陪著自己去慰問下住在附近的五保戶牛老根牛大爺。

  也巧,還在半山坡上,兩個人正好碰見牛老根背著一捆柴火,弓著背哼哧哼哧往傢裡挪。馬鄉長連忙走上去幫牛老根把柴放在地上,說:“牛叔啊,這段時間過得還好吧?我正找你呢!”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百塊錢塞進牛老根手裡。這牛老根望著手裡的錢,又感動又驚訝,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瞭。

  這時,小陳眼明手快,趕緊向後退瞭幾步,準備用相機把這感人的場面拍下來。可就那麼不湊巧,這時候,鏡頭裡竟然闖進頭牛來,正好夾在馬鄉長和牛老根中間。眼看兩個人就要被牛沖散瞭,無奈,小陳隻好按動快門,將就把這個場景拍下來。

  回到單位,小陳打開電腦,把照片傳進去,卻怎麼看怎麼別扭。本來他是想寫篇稿子,連著照片送到縣報和市報的,可這頭牛也太煞風景瞭。思來想去,他決定用軟件把這頭牛給抹掉。正要下手,忽然,一個主意冷不丁從他腦子裡冒瞭出來。

  小陳心想,反正這一年來,馬鄉長噓寒問暖也幫瞭牛老根不少。俗話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自己何不給馬鄉長進一言,就說照片上反映的是他改變慰問方式,送牛老根一頭種牛呢?隻要把輿論造出去,事情絕對是對馬鄉長有利的啊!

  主意已定,小陳趕緊找到馬鄉長旁敲側擊地說完,馬鄉長猶豫地看看他說:“虧你想得出!萬一別人知道瞭,好事豈不是變成瞭壞事?”

  小陳聽出馬鄉長有些動心,趕緊趁熱打鐵道:“縣報和市報在深山老林裡誰看得到?再說,即使看到,那些老實巴交的農民也不會放在心上的!”這麼一說,馬鄉長撲哧一笑不再說話,算是默許瞭。

  得到馬鄉長的默許,小陳趕緊寫好瞭稿件,連同照片分別寄送到縣報和市報。說來也順利,沒幾天,縣報便率先把報道登瞭出來。此後幾天,馬鄉長便多次在不同場合得到上級領導的表揚和肯定。小陳心裡暗暗高興,看得出,馬鄉長更高興,時不時拍著小陳的肩膀說:“嘿嘿,你小子!好好幹!”

  可誰知,沒過多久,麻煩來瞭。這天,馬鄉長開會去瞭,小陳正要出政府大門去辦事,竟然撞上個人。誰?牛老根!小陳見瞭他,心就有些虛瞭。他上前問道:“我說牛大爺,你來有啥事兒啊?”牛老根見是他,猶豫瞭片刻,嘴裡蹦出一句話:“我找馬鄉長要我的牛!”小陳聽瞭心裡咯噔一下,卻揣著明白裝糊塗道:“牛大爺啊牛大爺,馬鄉長啥時候還牽瞭你傢牛瞭?再說,您啥時候養牛瞭?”牛老根一聽,臉“騰”的紅瞭,脖子憋得青筋一下子鼓瞭起來,急切地說:“反正他答應給的一頭種牛沒給我!報紙上都登出來瞭,他是鄉長,說話就得算數!你看,我有證據!”他一面辯解一面從口袋裡取出一張皺巴巴的報紙遞到小陳眼前。

  小陳接過來一看,是一張縣報,上面正是他寫的稿件和他拍的照片。頓時,他的心裡沒瞭底氣,沒想到老實巴交的牛老根竟然長出心眼來瞭,明擺著要訛馬鄉長一頭牛瞭。

  小陳把牛老根悄悄拉到一邊,先把報紙上說的編瞭個理由搪塞瞭他,接著又嚇唬他說,再生法兒來鬧,以後一分錢也甭想得到手,最後又可勁兒地誇牛老根顧大局識大體重恩情。一番話下來,說得牛老根一愣一愣,嘴唇哆哆嗦嗦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瞭。

  小陳一看這情形,松瞭一口氣,可還沒等他一口氣喘過來,牛老根竟然一拍大腿,惱道:“俺村裡人沒你會說,我不和你說,鄉長說話得算數,得把俺那頭牛給俺,要不行,俺就親自找鄉長要,再不中俺就到縣裡說到市裡說,反正俺有證據!”

  小陳頓時目瞪口呆。看來,事情是要鬧大瞭!這不光會害瞭馬鄉長,接下來要倒黴的就是他自己瞭啊!想到這裡,他的頭“嗡”一聲便大瞭,冷汗也一下子冒瞭出來。

  他強裝鎮定地對牛老根一笑說:“大爺,你先別急,興許馬鄉長是忘記瞭呢。你先回去,我給他講清楚再說,你看行嗎?對瞭,不要到處亂說啊!”看他態度軟下來,牛老根“哼”瞭一聲說:“那中,反正不要糊我,要不我就找縣裡討個說法去!反正我有證據,不怕賴我!”說完,扭頭走瞭。

  牛老根走瞭,小陳呆在那兒愣瞭好半天。沒想到,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事兒,還真幹不得。好主意搖身一變,餿瞭。這可怎麼對馬鄉長說啊?

  下午,馬鄉長回來瞭,小陳隻好像上刑場一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匯報瞭一遍,說完,他頭也不敢抬,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果然不出他所料,馬鄉長把手裡的文件往桌上一摔,咬牙切齒地罵道:“看看你辦的好事!你的餿主意你自己看著辦吧!你想辦法給人傢弄頭牛去!”

  小陳就這麼訕訕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一個勁地朝著那張報紙發愣。他正不知如何是好,隻見馬鄉長慢慢踱過來,嘆瞭口氣,小聲對他說:“這事兒我也有責任。一頭種牛小萬元,鄉裡窮得都揭不開鍋啊。攤上這種事也沒辦法瞭。你去,把項目立瞭,就給他一頭牛吧。”

  馬鄉長這句話一出,小陳雖說心裡五味雜陳,卻像孫猴子解瞭緊箍咒一般,恨不得立馬就把這事給辦妥瞭。

  可是,還沒等他把事情弄完,第二天上午,牛老根竟然又到鄉政府來瞭。小陳一發現他,立刻是又怕又恨,擔心他鬧出什麼風雨來,就趕緊把他請到沒人的地方,好把事情的結果告訴他。誰知道,他還沒說兩句話,牛老根就擺擺手說:“俺現在啥都不聽,俺就求你趕緊領俺去見見馬鄉長!”他越說越激動,聲音一聲高過一聲,沒辦法,小陳隻好把他領到馬鄉長的辦公室。

  一見到馬鄉長,牛老根躥過去一把抓住馬鄉長的手,“撲通”一聲跪下,哭道:“馬鄉長,俺對不住您瞭!都怪俺心眼歪瞭,太心急來給您鬧瞭啊!俺就知道你們說話是算話的,昨天擦黑您叫人送過去的一頭大種牛俺收到瞭,可俺的心也不安瞭一夜,想來想去,俺決定還是把它還給您!鄉裡也不容易,您平時也沒少照顧我!可這次這禮太重瞭,俺受不起。這不,牛俺牽來瞭,就拴在鄉政府門口的胡同裡!”

  牛老根說完,小陳和馬鄉長你看我我看你,卻半天也沒搞明白。

  馬鄉長隻好尷尬地扶起牛老根,說:“牛叔啊,是您的就是您的,將來一定養好牛,生活也算有個著落吧!”就這樣,牛老根推辭,馬鄉長相勸,總算讓牛老根把牛牽走瞭。

  牛老根走瞭,留下小陳和馬鄉長在那裡,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誰送的牛?牛老根咋就態度忽忽悠悠來回變呢?

  正當他倆想破腦殼的時候,有人走瞭進來,馬鄉長見瞭,立馬站起來叫瞭聲:“爹,你咋來瞭?”見是馬鄉長的父親,小陳正準備借故走開,卻被馬老爹叫住瞭:“你就是縣報上寫報道的那個小陳吧?”小陳連忙慚愧地點點頭。隻聽老人傢說,“那你也留下,我說幾句話,你也聽聽!”說罷,他轉身去關瞭門,等大傢都落座後,才開口說,“剛才牛老根是不是來過?你們是不是在猜究竟是誰送他的牛?別猜瞭,告訴你們吧,是我!”

  小陳和馬鄉長一聽,頓時又驚又疑。馬老爹看看他倆,嘆道:“我就是看瞭縣報的報道,才去找的牛老根,結果,我這才知道根本沒那回事!所以,我就給他出主意,想著法子讓他來找你們倆要牛!可是聽上去你們終歸是壓根就沒打算給,所以,我就把牛買回來送過去瞭!”

  馬鄉長紅著臉對父親說:“爹,你這究竟是要折騰個啥啊?”

  馬老爹不搭茬,過瞭好一會才說:“你啊,爹為啥?我就是想讓你們知道,咱老百姓實在啊,我們就喜歡實在的人實在的事!就算像你從前偶爾跟他噓個寒問個暖的,都遠比假裝送頭牛這些虛頭巴腦的大事強啊!做官的別給老百姓玩虛的!”

  馬老爹說完,起身走瞭。小陳和馬鄉長卻一起陷入瞭沉思,而竟然忘記瞭送送老人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