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勇出頭

  阿P早晨去買早點,路過菜市場,看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頭發染成紅色,左臂戴著一個袖章,上書“執法志願者”。這倒新鮮,這傢夥不穿制服,一副流氓腔調,不像是執法者啊。

  阿P正想著,就見紅毛走到一個老太太的攤位前,抓起一根黃瓜就啃,老太太也不敢向他要錢。阿P見狀,火就躥上來瞭,這哪裡是什麼執法者,簡直就是強盜嘛。此時,紅毛突然從老太太的攤位前,拿起一個馬甲袋,把老太太的黃瓜全部裝瞭進去,邊拿還邊說:“味道不錯,待會兒給兄弟們嘗嘗。”

  光天化日之下,冒充執法人員,當街欺負可憐的老人,真是沒有王法瞭!阿P怒火中燒,再也控制不住瞭,大喝一聲:“小子,你給我站住!把黃瓜還給老太太!”紅毛愣瞭一下,隨即怪笑一聲:“你是誰?”阿P答道:“我是阿P!《故事會》讀過嗎?”紅毛突然狂笑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那個愛吹口哨的阿P啊!”

  阿P覺得受到瞭侮辱,決定教訓一下紅毛。這段時間,阿P一直在健身房健身,已經略有成果。他過去要奪紅毛手中的馬夾袋,紅毛反手揮拳過來,阿P一貓腰,抓住紅毛的右拳,再一伸右腳,“啪”紅毛被甩出兩米遠,摔瞭個“狗吃屎”。

  紅毛躺在地上,吃驚地問:“你……你……這是什麼功夫?《故事會》沒說你會功夫啊!”阿P嘴巴本來就貧,現在又很得意,就學著電視裡的話說:“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借力打力,這就是太極!剛練的,還沒來得及跟《故事會》的編輯說。”

  阿P撿起散落一地的黃瓜,送到老太太面前,可老太太不敢接,隻是驚恐地看著地上的紅毛。阿P覺得這些人真是被欺負太久瞭,有必要徹底修理紅毛。正在這時候,又奔過來兩個人,他們跟紅毛一樣,都戴袖章。紅毛一見,立刻來瞭底氣,“噌”的一聲,從地上跳瞭起來,一揮手,三個人圍住瞭阿P。

  紅毛問另外兩個人:“黃毛呢?”其中一人回答說:“別提瞭,那小子忒不講義氣瞭,他說你遇到武林高手瞭,嚇破瞭膽,跑瞭。”紅毛罵瞭一句,又給他們打氣:“別怕,我們三個人還打不過他一個?”

  這回輪到阿P慌瞭,本身段數就比較低,對付一個還好……阿P這還沒想好對策,三個人眼看就要一起撲上來瞭。老太太和其他圍觀者嚇得面如土色,阿P的太極此時成瞭“太急”。

  突然,阿P把手往天上一撐,大叫一聲:“孫子們!這些年你P爺一直低調,沒人知道我底細,現在對你們這些混球,不得不亮底牌瞭。知道你P爺後臺是誰嗎?縣委黃書記是我親弟弟,真打起來,我進警察局喝杯茶,半小時就出來,而你們要拘留十五天!”

  說著,阿P拿出一張照片,紅毛接過照片,隻見照片上,阿P和黃書記站在一起,兩個人相同的個頭,相同的發型。

  紅毛的幫手對紅毛耳語道:“這個阿P大號黃富貴,和縣委書記的確一個姓,你看這照片,連發型都一樣。再說,你看他這氣勢,應該錯不瞭,就算不是親兄弟,關系也非同一般。”

  紅毛有些吃不準,但他不能就此罷休,就試探一下阿P:“憑一張照片就說你是黃書記的哥,你小子少扯虎皮作大旗!”阿P也不爭辯,冷笑一聲,掏出手機,撥瞭個號碼,通瞭以後,對著手機大聲說:“黃榮華,你小子怎麼當縣委書記的!流氓橫行菜場,欺負老人,你居然都不知道!他們現在還敢跟你哥叫板!”說罷,要把手機遞給紅毛,讓紅毛直接對話黃書記。

  老太太和圍觀群眾都驚呆瞭,有黃書記撐腰,這次一定不能放過紅毛他們。

  紅毛和兩個幫手面面相覷,很顯然是怕瞭,他們哪裡敢接這個電話啊。阿P覺察到三人的情緒變化,於是更加自信,立刻叫道:“來呀來呀!P爺今天就替大傢收拾一下你們這群混蛋!”

  紅毛和那兩幫手膽怯瞭,對阿P說:“我們兄弟裡出瞭個膽小鬼,我們去收拾完他,再找你算賬。”準備撒腿走人,那邊跑過來一個人,此人頭發染成黃色,戴著一個袖章,不用說,他就是剛才逃跑的黃毛。

  黃毛氣喘籲籲地跑到紅毛旁邊,一邊解釋,一邊得意地說:“大哥,這個人是練傢子,咱不能硬拼,我剛才跑到電話亭報警瞭,這小子當街打人,他要蹲班房瞭。”紅毛雙眼冒火,恨不得把黃毛吃瞭,低聲罵道:“你真蠢,這個時候跑過來,我們怎麼收場?”

  老太太和圍觀群眾們都歡呼雀躍,氣勢高漲到極點,把紅毛一夥團團圍住,等待著警察的到來。阿P這時該吹勝利的口哨瞭吧?其實,阿P心裡可緊張瞭,他根本不是黃書記的哥,隻是去年縣裡開千人表彰大會時,www.xiaole8.com阿P作為勞模,黃書記和他握手手時留下的這張照片。事後,阿P為瞭體現和黃書記是本傢,就理瞭個和黃書記一樣的發型。從此,阿P走到哪裡,這張照片就帶到哪裡,也炫耀到哪裡。至於剛才那個電話,阿P是打給小蘭的,小蘭聽出異常,一定會采取行動。如今,勞模打架,而且還冒充縣委書記的哥,要是被人揭穿,可是吃不瞭兜著走啊。

  沒過多久,警察就來瞭。阿P和紅毛一幹人被帶到警察局。很快,警察就查明,紅毛他們長期冒充執法者,欺負菜場的商販,決定先拘留十五天,繼續調查他們的其他罪行。阿P在處於弱勢的情況下,冒充縣委書記的哥,雖然損害瞭國傢公務員的形象,但念在出於正義,並且有群眾作證求情,故給予口頭警告,當天上午就放瞭。

  阿P臨走時,看見紅毛他們,還不忘挑釁一把,說:“P爺說過,我進來,喝杯茶就走,你們先蹲滿十五天吧。”走出警察局,阿P的頭抬得高高的,我雖然進瞭警察局,但我這是見義勇為的行為,從大的講,年底還會評個獎,發一筆獎金;從小的講,明天買菜,老太太或許還會免費送點蔥給自己,畢竟我是英雄啊。想到這裡,阿P又開心地吹起瞭口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