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四兒子

  有個老頭姓趙,單名一個范字。這趙老頭早些年做過假和尚,因為那時候鬧饑荒,為瞭討口飯吃,他就想到瞭這個方法。

  那一年,趙范來到一個小村莊,這莊子裡有百十戶人傢,他就挑瞭個大宅院,走瞭進去。這傢宅子的主人姓王,莊子裡的人都叫他王老憨。王老憨傢裡有三個兒子,分別是王小一、王小二、王小三。可認識王老憨的人都知道他有個四兒子。其實啊,這四兒子就是他們傢養的一條大黃狗,因為平時能幫王老憨看傢護院,所以深得王老憨喜歡,叫它四兒子。趙范一進王老憨傢,就趕上王老憨和他四兒子大黃狗說話呢:“四兒子,今天咱們傢改善生活,吃蒸饅頭,待會兒啊,我也給你吃一個。”

  吃蒸饅頭其實不算什麼,但鬧饑荒那會兒,別說饅頭,連窩窩頭都吃不上。說是蒸饅頭,其實呀,就蒸那麼幾個,傢裡的人,每人能分上一個,就算不錯的瞭。趙范聽見這話,趕緊把話接過來:“阿彌陀佛,施主真是仁德,想這天地間的萬物都是一般的平等,施主竟能認這狗兒做兒子,想來施主是極有善緣的啊。”就這麼幾句奉承話,就管用瞭。怎麼管用瞭啊?那時候的人本來就善良,看到要飯的,逃荒的啊,都會幫上一把。王老憨一看來瞭個和尚,馬上拿出三個饅頭給瞭趙范。

  這一下,趙范倒是心滿意足瞭,可是氣壞瞭仨兒子。怎麼呢?您想啊,本來饅頭就不多,趙范一下就要去瞭三個,這小哥仨兒吃什麼呀?王傢這小哥仨兒也都很淘氣,等趙范一走,王小一就跟小二、小三說:“看見沒,這活兒好啊,剃瞭光頭,披個床單子就行,待會兒咱們就這麼辦……”

  等到瞭這天下午,因為莊子裡有個老人去世瞭,王老憨就帶著媳婦去那傢幫著做點事情,打打下手。小哥仨兒見機會來瞭,馬上找出剪刀,準備剃光頭,做和尚。小孩子哪會剃頭啊,頭發是剃瞭,但是沒剃光,哥仨兒的小腦袋上全都剩下瞭幾綹頭發,左一塊右一塊的,跟被驢啃過的草地似的。

  接下來,哥仨兒開始找“袈裟”瞭。傢裡沒有多餘的床單瞭,但王小一有辦法。他打算用面袋子改,面袋子是用白佈做的。小哥仨兒就把白面口袋剪開,脫光瞭衣服,披在身上。最後,王小一跟小二和小三說,有這樣的好事,咱們得帶著四兒大黃狗啊。於是他們也給四兒做瞭件衣服,然後一起幫著四兒剃狗頭。忙瞭大半天才剃完,瞧那四兒腦袋上一根毛都沒剩,連胡子都給拔瞭。等到都忙完,天也黑瞭,小哥仨兒美滋滋的帶著四兒出去顯擺去瞭。

  小哥仨兒帶著四兒到瞭老人去世的地方,沒從正門走進去。從哪兒進去的?跳墻。小哥仨兒倒是能爬到墻頭上,四兒爬不上去啊,四兒晃悠著大禿頭在墻底下急得直轉悠。小哥仨兒也沒管四兒,直接就跳下去瞭,跳是跳下去瞭,可是等小哥仨兒站穩瞭腳跟,定眼一瞧,全都傻眼瞭。怎麼瞭?他們發現趙范和尚也在院子裡,而且就在他們眼前。

  原來,趙范和尚從王老憨傢出來就到這傢瞭,這傢的主人要留趙范在老人傢的靈位前念念經,超度超度。趙范一口答應瞭。他想得好啊,等到夜深瞭,大夥都散瞭,他就偷偷地把祭品吃瞭,吃完就跑。

  這會兒,趙范正假裝念著經文呢。他念的聲音小,別人都聽不見,是這麼念的:“老人傢啊,您走好啊,您可別跟我一般見識啊,我這是糊弄人呢,絕對沒有糊弄鬼的意思,千萬別跟我計較啊。佛祖爺爺呀,您趕緊派幾個神仙把老人傢接走吧,大夥兒也趕快散瞭吧,散完瞭,我好開飯啊。”

  趙范正念著呢,隻聽“撲通”一聲,小哥仨兒從墻頭上跳下來瞭,趙范也是做賊心虛,再加上那時候沒有電燈,四周黑糊糊的,又是在超度老人的時候,突然從天上來瞭三個穿白袈裟的小和尚,還冒著白煙。www.rensheng5.com這哥仨兒穿的是白面口袋,那玩意兒,一抖,能不冒白煙嗎?趙范哪見過這個,嚇得趕緊跪下就喊:“恭迎神仙爺爺!恭迎神仙爺爺!”小二和小三年齡小,一見這陣勢,嚇傻瞭。王小一有主意啊,他一看眼前的情形,再一看祭品,趕緊裝模作樣地說:“老頭,別行禮瞭,趕緊把那個燒雞拿來,我嘗嘗,在天上總想吃,就是吃不著。”趙范也是嚇糊塗瞭,沒多想,就把燒雞遞給瞭小哥仨兒。

  小哥仨兒吃得這個香啊。王小一一邊吃,一邊小聲說:“吃完瞭咱們三個就跑啊。”正說著,四兒大黃狗進來瞭。它怎麼進來的?四兒在門外望瞭半天瞭,瞧見裡邊人多,沒敢進。這會兒看見小哥仨兒吃得正香,禁不住誘惑,就跑進來瞭。

  它這一跑進來不要緊,當時就嚇暈過去三個老太太。四兒那造型,披著個白面口袋,光著個狗頭,大白天的也嚇人啊。大傢夥兒一害怕,一起哄,把四兒也嚇著瞭,它也顧不著吃燒雞瞭,趕緊跑到主人王老憨的身邊。

  王老憨一看這個怪物沖自己來瞭,嚇得趕緊跪下磕頭。正好被王小三看見瞭,王小三是個本分的孩子,他急得趕緊喊:爸爸呀,爸爸呀!你怎麼給它磕頭啊!它是您四兒子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