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狗肉浪子

  李福貴今年三十歲,光棍一條,蝸居在父母過世前留下的老房子裡。他平時偷雞摸狗,尤其愛吃狗肉,名聲不好。不過這李福貴狗肉吃多瞭,竟然自己摸索出一套做狗肉的絕活,那就是隻用蒜泥這一味作料,就能把狗肉做得美味無窮,別有一番風味,所以人送綽號“狗肉李”,漸漸地,大傢都忘記他的本名瞭。

  這天,狗肉李在街上閑逛,撿到一隻被汽車撞死的流浪狗。狗肉李樂壞瞭,急忙將狗拎回瞭傢,燒水煺毛。可狗毛煺凈後,狗又瘦又小不說,大概是死的時間長瞭,竟有一股臭味兒。狗肉李吸瞭吸鼻子,覺得用獨門的蒜泥烹制法做,應該還能吃。於是,狗肉李打算去菜市場偷偷順一點蒜。路過來福順酒店,快到酒店門口時,他瞅見從酒店裡跑出一隻胖胖的小狗,嘴裡還叼著一元錢紙幣,朝他這邊跑來。狗肉李一眼就認出瞭,這是酒店老板張子強養的一條寵物狗。

  張子強不到四十歲,習過武,為人很仗義,生意做得不錯。這條寵物狗叫牛牛,張子強訓練過牛牛,它會自己叼著錢到食雜店買吃的。很快,牛牛跑到狗肉李腳邊,他身後不遠處就是食雜店。看著牛牛叼著的一元錢,狗肉李眼睛立馬放光瞭,一元錢,能買一顆大蒜哩,就不用偷蒜瞭。他左右四下看看沒人,一彎腰,一把抓住牛牛,伸出另一隻手去拽牛牛嘴裡的錢。牛牛急瞭,一松口,扭頭照著狗肉李的手就是一口。狗肉李條件反射,大叫一聲,用力甩開牛牛。這一下用力過猛,牛牛的腦袋砸到瞭電線桿上,當場就死瞭。一看牛牛被自己摔死瞭,狗肉李害怕瞭。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這要是讓張子強知道瞭,還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他可是把牛牛當兒子養的。趁眼下沒人看見,還是趕緊溜吧,狗肉李走出幾步,突然思想鬥爭瞭起來,這肥嘟嘟的狗就這麼扔瞭,太可惜,可這牛牛畢竟是寵物狗,吃它是不是太殘忍瞭?可轉念一想,既然是死狗瞭,就不必管太多瞭,爛在那裡也浪費。於是,他向牛牛拜瞭一拜,然後將它往懷裡一揣,一溜小跑地回瞭傢。

  狗肉李烹飪狗肉的技術是一流的,不多時,牛牛就被端上瞭餐桌。喝著劣質老白幹,狗肉李吃得是額頭冒汗,滿嘴流油。正吃著,聽到院子裡有動靜,狗肉李隔著窗戶向外看去,張子強正從院門外走瞭進來。狗肉李心裡一“咯噔”,暗叫不妙。他啥也顧不得瞭,光著腳就下瞭地,將裝著狗毛的臟水桶往床底下一塞。剛做完這一切,張子強就進屋瞭。他一眼瞅見飯桌上那一堆骨頭和幾塊還沒吃完的肉,臉色頓時變得鐵青,怒目圓睜,上前一把揪住狗肉李胸前的衣衫,吼道:“小子,我一猜就是你幹的,我看你是活膩瞭,連我傢牛牛你都敢吃。”狗肉李連連解釋:“大哥大哥,有話好說,你說的話我咋一點都不明白?”

  張子強死死地盯著狗肉李的臉,一字一句地說:“我傢牛牛丟瞭,說,是不是你吃瞭?除瞭你能幹出這事,還有誰?你飯桌上的一看就是狗肉!”狗肉李一聽,暗暗叫苦,這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他眼珠轉瞭轉,說:“大哥,沒錯,我吃的確實是狗肉,但不是你傢牛牛,是我撿的流浪狗,被車撞死的。我可以發誓……”見狗肉李極力否認,張子強松瞭手,但還是咬牙切齒地說:“狗肉李,你最好拿出證據,證明你吃的不是我傢牛牛,否則,我做瞭你!”說完,張子強氣哼哼地轉身走瞭。

  狗肉李是嚇出瞭一頭冷汗,這上哪找證據呀?狗肉李冥思苦想,一拍腦門:“有瞭!”當下,狗肉李也顧不得繼續吃狗肉瞭,關上門窗。然後從床底下把裝著狗毛的臟水桶拽瞭出來。這裡裝著流浪狗和牛牛的狗毛,流浪狗是條長毛狗,牛牛是條短毛狗。如果把這兩條狗的狗毛分出來,把長毛拿給張子強看,豈不是最好的證據嘛!想到這,狗肉李就下手瞭,也顧不得腥臊屎臭,從臟水桶裡一撮撮往外挑長毛。狗肉李忙瞭一個下午,精疲力盡。傍晚的時候,他終於將長狗毛和短狗毛分開瞭。他把牛牛的狗毛統統塞到灶炕裡,點火燒瞭。然後拎著流浪狗的長毛,來找張子強。

  狗肉李把狗毛送到張子強面前,說自己吃的就是這隻長毛狗,並信誓旦旦,說若是吃瞭牛牛,將不得好死!張子強正忙著招呼客人,沒時間搭訕狗肉李,隻是冷冷地說:“將狗毛留下,你可以走瞭,別忘瞭,舉頭三尺有神靈,你好自為之……”

  狗肉李忐忑不安地回到傢,越想越害怕。本來以為張子強看一眼狗毛就讓自己帶走瞭,他現在留下狗毛是什麼意思?自己挑狗毛時若是沒看清,帶進去幾根牛牛的短毛,可就糟瞭,豈不是不打自招嘛。狗肉李胡思亂想著,覺得右手臂開始發疼,越來越厲害,漸漸地腫瞭起來。

  狗肉李這才想起來,自己被牛牛咬傷後,沒在意,也沒去打狂犬疫苗。天啊!會不會是狂犬病呀?摸摸頭,自己已經開始發燒瞭。狗肉李一點點絕望起來,他知道,一旦染上狂犬病,那可是要命的事。他開始後悔瞭,後悔自己不該好吃懶做,後悔自己不該嘴饞……

  半夜裡,狗肉李胳膊腫得比腿都粗瞭,發燒也越來越厲害。求生的欲望使他掙紮著出瞭門。想去醫院,可兜裡沒錢,硬著頭皮,來到瞭張子強酒店門口,一咬牙,隻能要命不要臉瞭,敲吧!“咚咚……”他用盡所有力氣,幾乎是在砸門瞭。片刻,還真把張子強敲醒瞭,他披著衣服開瞭門,一看是狗肉李,眉頭頓時擰成瞭一個疙瘩,怒道:“你大半夜不睡覺發哪門子神經?”狗肉李艱難地抬起自己那粗腫的胳膊,伸到張子強面前,喘息著說:“你傢牛牛咬傷瞭我,你得賠。”張子強一聽,眼立刻瞪大瞭:“什麼?我傢牛牛咬瞭你,那牛牛在哪兒?”

  狗肉李的胳膊越來越痛,渾身難受得要命,站都有點站不穩瞭。他吃力地將身子倚靠在門上,低聲說:“牛牛讓我吃瞭。”

  一聽這話,張子強臉都紫瞭,拳頭攥得咯咯直響,那架勢,真想一拳砸倒狗肉李。但他還是努力克制住瞭自己,用鄙夷的口氣說:“你說牛牛咬瞭你,證據呢?你今晚剛剛送來的可是沒有吃我傢牛牛的證據呀!”

  狗肉李一屁股癱坐在瞭地上,絕望地叫道:“牛牛的毛都讓我燒瞭,我上哪找證據去……”

  “沒有證據,你給我滾出去!那麼可愛的小狗,你也下得瞭手……”

  張子強怒斥著,反手關上瞭店門。

  此時的狗肉李,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瞭。他好容易爬起來,踉蹌著走瞭幾步,隻覺得眼前一黑,一頭栽在瞭地上……

  狗肉李醒來時,已躺在醫院,經檢查,不是狂犬病,是傷口感染瞭。過後細想,一定是在臟水桶裡挑狗毛時,弄臟瞭被牛牛咬破的傷口,被病菌感染瞭。當狗肉李知道送他來醫院並出醫藥費的是張子強時,真是羞愧難當。那天晚上,張子強趕走狗肉李關上店門後並沒有馬上離開,他隻想給狗肉李一點教訓。當他從門縫裡看到狗肉李栽倒,意識到狗肉李性命堪憂時,覺得他再壞再可惡,但罪不至死,畢竟是條人命,於是連忙將他送進瞭醫院。

  病好出院後,狗肉李紅著臉來找張子強,向他賠罪說:“我真不是故意弄死牛牛的,我也是人,怎麼忍心刻意殺死寵物狗吃呢?但牛牛死瞭,我又控制不住饞蟲,是我沒出息!”狗肉李接著又發誓,表示從今以後,再也不偷雞摸狗瞭,準備出去打工瞭。他從衣兜裡掏出一個小本本,遞給張子強,不好意思地說他這多年狗肉吃得多瞭,摸索出一套吃狗的方法,知道狗肉怎麼做最好吃。他把蒜泥狗肉的做法都寫瞭下來,想送給張子強。他的意思是張子強可以根據他的配方,在酒店裡賣狗肉。

  張子強一聽,樂瞭,一拍狗肉李的肩頭說:“浪子回頭金不換,我看你對烹飪挺有天賦,你也別走瞭,就在我酒店裡做個廚師,我一定給你最高工資。”

  狗肉李連連點頭,含著淚笑瞭,第一次感覺到多年來從未有過的開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