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法律故事] 該賠償的是證人

  劉金寶是個殘疾人。這天一早,他開著殘疾車路過村頭牛塘河,見牛塘河裡波紋翻滾,不住地濺起水花。劉金寶仔細觀看,不得瞭,成群結隊的魚在水面遊動。這麼多魚哪來的?劉金寶又往前張望,見村裡的三好婆拉瞭一大車魚,把魚一箱箱往河裡放。劉金寶明白瞭,這是三好婆從市場上把魚買回來放生瞭。劉金寶看得眼紅心跳,這時候下河抓魚,要抓多少有多少,可惜自己是殘疾人,腿腳不方便,他隻得怏怏離去。不過他嘴可沒閑著,離開牛塘河,便見人就說:“牛塘河裡全是魚呀,河面上遊滿瞭,要抓多少有多少!”

  消息傳開,一會兒,村裡如同燒開瞭鍋,拿網兜的,拎竹籃的,提魚叉的,大傢拿瞭各式各樣的工具,在牛塘河邊抓魚。

  正熱鬧著呢。倏地,有人叫起來瞭:“救命啊,小黑子掉河裡瞭!”

  隨著喊聲,大傢隻看見小黑子的腦袋在河裡一沉一浮,兩隻手在水裡亂抓,撈魚的網兜,也被河水沖走瞭。這小黑子才十二歲,還是孩子,這下要出人命瞭啊,牛塘河邊喊救命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

  好半天,有幾個會遊泳的,跳下河去,把小黑子救瞭起來。小黑子的母親聞訊趕來,見兒子喝瞭一肚子的水,肚子脹得像皮球,眼看不行瞭,急得拍胸拍腿,破口大罵三好婆:“放生、放生,放你個頭!”罵完瞭嚎啕大哭起來。

  大傢七手八腳把小黑子送進瞭醫院。還好,經醫生全力搶救,小黑子終於搶救過來瞭;可是小黑子的母親一口氣咽不下去,兒子吃瞭這麼大的苦,差點命也丟掉瞭,非把三好婆告上法庭不可,她要三好婆賠償兒子醫藥費營養費二萬元。怕三好婆賴賬,小黑子的母親又叫劉金寶出庭做證人。

  法院開庭那天,村上的人都去瞭。村裡還是有不少人同情三好婆的,她是積德做善事,買魚放生。你們自己去撈魚,出瞭事怎能怪她?

  法庭上,法官詢問瞭三好婆放生的地點,放生的魚種,放生的時間等,三好婆一一作瞭回答。法官又問放生的目的,三好婆說:“放生的魚都是大肚子,一條魚就要孵化千百條小魚,讓人宰殺瞭,要害多少條魚的命呀。”

  最後法官認定,三好婆無過錯行為,也沒有觸犯法律,無須承擔賠償責任,所以當庭判決駁回原告訴訟。

  小黑子的母親一聽判決結果,馬上叫起來瞭:“她不放生,我兒子就不會去抓魚,就不會掉在河裡的!”法官說:“你兒子十二歲,還沒成人,你是他的監護人,他去河裡抓魚,你也應該承擔責任的。”小黑子的母親說:“兒子去抓魚,我不知道。”法官問:“那他怎麼會去的?”大傢都說是劉金寶從村東到村西,一路上叫著牛塘河裡魚多得不得瞭,要抓多少有多少……劉金寶對此倒沒有否認。

  這時,法官提醒小黑子的母親,說:“劉金寶在這起事件中反而負有一定的賠償責任,你們可以重新起訴,要求他承擔一定的賠償。”

  劉金寶一時傻眼瞭,剛才他還在當證人,現在卻要變被告瞭。

律師點評:

  《該賠償的是證人》故事主要涉及的法律問題:即“過錯民事賠償責任”。法律規定:公民、法人由於過錯侵害集體的財產、人身安全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故事中的三好婆放生,法律並未禁止,所以她無過錯。而證人劉金寶當時見人就說河面上遊滿瞭魚,一路叫喊大傢趕緊去抓魚。那麼,從主觀上看,他叫喊的對象是不特定的,他不僅應該意識到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是不具備完全行為能力的未成年人,而且還應意識到下河抓魚可能帶來的後果。也就是因為劉金寶沒意識到自己“喊叫”帶來的後果,所以在這起事故中,他要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