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攀越巔峰

攀越巔峰的意義,不僅僅在於體味“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更為瞭滌蕩心靈、戰勝自我的壯志……

  1.山狼挑戰

  河陽市地處二三級階梯交界,山巒起伏、風景秀麗,地貌得天獨厚,是個攀巖的好地方。三年前,一個叫李文的年輕人,成立瞭一個叫“步雲登山”的俱樂部。這是河陽市第一傢室內攀巖俱樂部。李文是個攀巖好手,做事又兢兢業業,沒多久,就成功地舉辦瞭幾次室內攀巖大賽。在他的努力下,河陽市的室內攀巖運動出現瞭蒸蒸日上的勢頭。可就在這時,河陽市第二傢攀巖俱樂部—“山狼”俱樂部成立瞭。

  市場就好比一塊蛋糕,李文把這塊蛋糕做大瞭,也把狼引來瞭!而且是一頭胃口不小的餓狼。

  河陽市登山協會下屬的一個攀巖基金會,每年有一百萬的攀巖基金。往年,按照競爭機制,這筆錢板上釘釘是步雲登山的。可今年,這個山狼俱樂部的老總—劉瞇眼居然來找李文,高傲地說:“今年這一百萬肯定歸我們山狼!”

  劉瞇眼的蠻橫惹惱瞭李文,兩個人沒說幾句就吵瞭起來,越吵越兇。最後,劉瞇眼說:“敢不敢和我比一場,誰輸瞭,自動退出申請基金!你有膽嗎?”

  聽說要比賽,李文笑瞭。原來在山狼剛成立的時候,就邀請步雲登山搞過一場友誼賽。當時,在難度賽上步雲登山贏瞭,速度賽山狼扳回一局,成瞭一比一。於是大傢最後進行瞭一場抱石賽。所謂抱石,就是攀上一塊高度三米左右的大石頭。這項運動,號稱巖壁上的芭蕾,觀賞性極高,當然瞭,難度也相當大。

  抱石是李文的強項,他親自出馬,三下五除二,便以壓倒性優勢戰勝瞭劉瞇眼,步雲登山捧得瞭總冠軍的獎杯。所以,這次面對劉瞇眼的挑戰,李文淡淡地說:“就你們那點資質,和我比賽?”

  劉瞇眼斬釘截鐵地說:“比!如果我贏瞭,你自動退出申請程序,攀巖基金歸我!我輸瞭,我再贊助你一百萬!敢不敢?”說這話時,他一對小眼睛裡放著寒光。

  李文心裡說:和一個手下敗將比賽有什麼不敢的?於是他便一口氣答應下來瞭。可這次,李文錯瞭!上次是一種在友好氣氛下的邀請賽,而這次卻是事關一兩百萬資金的生死戰,可想而知該有多兇險啊。

  接著,兩人商量起瞭比賽具體方案。劉瞇眼先是否定瞭再舉行一次室內攀巖比賽的提議,接著又否定瞭野外攀巖賽的幾條備選線路。最後他直接提議去燕子山西峰,拿著開山鎬,各自開發一條線路。

  燕子山是河陽市最高最險的一座山,尤其它的西峰一側,直接就是一個內凹式的懸崖。從沒聽說有哪個攀巖者征服過燕子山西峰,隻聽說這一側出過人命。更可怕的是,由於西峰山勢的屏蔽效應,這一帶沒有手機信號。換句話說,在這裡如果遇險,根本無法呼救,隻能聽天由命瞭。

  “怎麼樣?”劉瞇眼挑釁地看著沉思的李文說,“是不是男人?敢不敢跟著爺開線去?”

  李文被他這麼一激,拍案而起,說道:“開線就開線!不就是燕子山西峰嗎?還怕瞭你不成?”

  就這樣,兩人約好瞭這場瘋狂的比賽:各自在燕子山西峰開一條線,誰開的線綜合難度大,誰獲勝。

  李文回傢後仔細想想,感到自己太沖動瞭,居然答應去開線!還是去燕子山西峰!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嗎?可羞刀難入鞘,自己號稱河陽第一攀巖高手,若是反悔,以後步雲登山還有臉在河陽混嗎?

  李文覺得自己不光不能反悔,而且必須贏!於是,他開始做起瞭比賽的準備工作。

  第一步,李文按慣例先聯系瞭幾傢保險公司,沒想到保險公司一聽這樣的比賽,沒一傢願意接這宗生意。最後一傢保險公司發來的信中還說:李先生,您組織的這次比賽等級為極端危險,我們不能提供任何意外傷害保險服務。信的最後,保險公司還委婉指出,任何妄圖以自殺的方式騙取保金的行為是愚蠢和無效的,建議李文去看看心理醫生。李文見最後一傢又黃瞭,心情沉重地長嘆瞭一聲:“唉—保險的事沒戲瞭!”

  2.何人保護

  李文第二步要做的事是:找一個技術高明而又經驗豐富的保護人。因為攀巖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戰鬥。野外攀巖至少要兩個人,前頭開路的叫先鋒,後面跟進的叫保護人。先鋒腰間拴著繩索,繩的另一端拴在保護人身上。攀巖時,先鋒用開山鎬在巖壁上沿路打好安全掛鎖,把繩索掛在安全鎖上,保護人在後面根據先鋒攀爬的高度慢慢釋放繩索。如果先鋒發生墜落,保護人收緊繩索,通過巖壁上的安全掛鎖和繩索的合力,對先鋒形成瞭保護。這種保護方法就叫“下方保護”。

  先鋒攀爬到頂端固定好繩索之後,保護人開始攀爬。保護人一路攀爬,一路解開先鋒掛在安全鎖上的繩索,而先鋒就在頂上慢慢回收繩索,這樣,如果保護人發生墜落,先鋒就對保護人形成瞭保護,這種保護方式叫“上方保護”。

  所以,很明顯,一個技術高明而又經驗豐富的保護人對野外攀巖活動的成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李文左思右想,他的徒弟畢竟從事攀巖活動時間尚短,達不到他的要求。

  正在李文苦惱萬分的時候,他的啟蒙教練—市登山協會王主席聽到消息,給他來瞭電話,告訴他一些關於劉瞇眼的事,這讓李文更苦惱瞭。

  這個劉瞇眼,三十來歲,當過工程兵,轉業後當過特警,還做過消防官兵的特訓老師,教授的科目就是野外攀登。王主席說,他曾勸阻這種危險的比賽,但劉瞇眼堅持要比。所以,王主席特地打電話來,囑咐李文千萬小心。

  最後,王主席說:“要不我幫你推薦一個教練?此人姓楊,外市的,曾經是絕頂的野外攀巖高手,經驗非常豐富!而且,聽說他曾經攀登過燕子山西峰。”

  李文聽說攀過燕子山西峰,趕忙說:“教練倒不必瞭,能不能請他做我的保護人?”

  “這個……”王主席猶豫瞭一下,說,“這個可有些難,據說他已經金盆洗手瞭,現在隻教不練。你可以去找他試試……我想,他的門生故舊很多,即使他不答應做你的保護人,也一定會推薦一個合適的人選。”說完,王主席給瞭李文楊教練的地址。

  李文拿瞭地址,激動得當即打點好行囊,買瞭車票,就趕到瞭楊教練的住處。

  楊教練是個黑瘦的中年人,獨自一人住在小山村裡。當他聽說李文的來意後,連連搖頭說:“王主席是我的老朋友瞭,他難道沒告訴你我已經多年沒攀巖瞭?讓我給你做些指導還可以,讓我做保護人是不行的。”

李文趕緊說:“王主席倒是說過,不過我想你既是攀巖界的高手,即使多年沒攀過,但技術經驗都在,上手應該很快。”

  楊教練苦笑著說:“抱歉,真的不行,我患瞭恐高癥。”

  一聽他患瞭恐高癥!李文驚訝地說:“你不是曾經攀過燕子山西峰嗎?怎麼……”

  楊教練臉色黯淡下來,說:“我是攀過燕子山西峰,不過沒成功,從那以後,我就患瞭恐高癥……”

  李文看著滿臉憂傷的楊教練,一時不知該說什麼,過瞭好一會才說道:“既然這樣,那麼楊教練,你能不能給我推薦一個技術高、經驗豐富的保護人?”

  楊教練說:“這倒可以,不過我要先看看你的能力,再確定給你搭配什麼類型的保護人。”說完,楊教練把他帶到院子裡一塊三米高的石頭面前,鋪好抱石墊,要李文表演抱石。

  李文二話不說,猱身而上,騰挪移跳,一口氣做瞭瞭九十多個動作,將這項號稱“巖上芭蕾”的抱石運動技巧展示得淋漓盡致。

  李文得意地看看楊教練,沒想到教練皺著眉頭說:“技巧和體力都還說得過去,不過我發現你選擇瞭最復雜的一條抱石路線,這塊石頭,換瞭別人,隻用十七個簡單動作就可以完成,可你剛才竟然做瞭九十多個高難度的動作。”

  李文解釋說這次攀越燕子山西峰是一次比賽,而比賽的規則,就是要選擇一條最具難度的路線。

  楊教練聽瞭哈哈大笑,道:“攀巖比的不光是體力和技巧,更重要比的是腦子,觀察山勢,判斷出最簡潔的路線,並用最簡潔的動作完成,這才是高手。可你倒好,要走最復雜的路線,舍棄腦子不用,那不是傻子比賽嘛!請問,你的對手到底是誰?”

  李文尷尬地說:“他叫劉瞇眼,是河陽市山狼俱樂部的。”

  楊教練笑得更開心瞭:“你確定你的對手是劉瞇眼?”

  李文點點頭,楊教練又說:“我實話告訴你,你們這種傻子比賽,可以說就是自尋死路,沒有人願意來做保護人,除非,那人也是個傻子。”就在李文被說得正無語時,楊教練笑道:“不過,我手裡還真有這麼一個傻子!”

  楊教練話音剛落,就聽門外有人高喊:“教練,我來瞭!幫我找到保護人瞭沒有?”李文一聽,驚愕地回頭一看,隻見劉瞇眼背著一個大包袱,瞇著眼睛站在門口。當見到李文時,他那對小眼睛突然瞪得有銅鈴那麼大,驚愕地說:“是你?”

  李文和劉瞇眼面面相覷,經過一番解釋,李文才明白瞭事情的經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