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 “酒瓶”新聞

弄巧成拙

  葉東四十出頭,開瞭傢正興廣告傳媒公司,自己當起瞭老板。這幾年公司辦得紅紅火火,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瞭。可就在公司漸入佳境的時候,卻把一個大項目給辦砸瞭。

  這要怪就怪葉東的副手盧傑。項目本來是為當地的名酒“盛世一品”辦一個大型展銷會。這酒一瓶就售價上萬,在全國名酒裡排名也靠前,所以這次展銷會對公司來說機會難得,葉東就把具體事務交給瞭自己最信任的盧傑負責。

  盧傑當然費盡心思,加班加點,收集瞭所有能搞到的資料,還以公司的名義邀請瞭當地的領導張局長做剪彩嘉賓。

  可誰也沒想到,壓軸的剪彩儀式過後,卻出瞭岔子。問題出在瞭圖文展覽區的一組大幅圖片上。

  據說,當時張局長看到那組圖片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瞭,沒多久,他就跟秘書留下幾句話,匆匆離開。很快,局長秘書讓工作人員撤下瞭那組圖片。

  圖片上究竟是啥內容?原來是某次下鄉座談會上這位張局長的特寫,而他身邊竟赫然放著一瓶“盛世一品”。下鄉座談會的主旨可是訪貧問苦,一瓶價值上萬的名酒在這種場合出現,還和領導做瞭組合,味兒馬上就變瞭。難怪人傢會臉色大變,憤然離場。

  這麼個細節,當然逃不過媒體的眼睛,第二天,關於這事的始末見報瞭。

  大傢不禁納悶,盧傑辦事向來以細心著稱,怎麼這次馬屁會拍在瞭馬腿上?

  葉東也大為光火,立刻把盧傑喊進自己的辦公室,狠狠教訓瞭一頓。可他沒想到的是,盧傑竟然一句解釋沒有,反而硬朗地回答:“葉總,事情是我辦的,所有責任我來扛!”

  葉東被他這話嗆住瞭,喝道:“你一個小小的策劃,扛得起嗎?張局長秘書來電話瞭,說這事情必須得給個說法。不過這事已經上報紙瞭,想躲是躲不過瞭。所以我幹脆給你約瞭個報社記者。你是學傳媒的,公關應該也在行,想個辦法,人傢來采訪的時候,挽回一下局長的形象。”

  盧傑聽瞭這話,勉強謝瞭謝葉東的好意,就直挺挺站在那兒,半晌才憋出句話:“經理,我學的是新聞傳媒,公關這塊還真不怎麼在行。”

  葉東看著這個平日裡的得力幹將,氣不打一處出,喝道:“你小子還委屈?還指望別人來給你擦屁股?你給我聽好瞭,今天中午之前,你必須給我出個方案來!”

  末瞭,盧傑就這麼灰溜溜地出瞭辦公室,可葉東一直等到下午下班,也沒等到盧傑拿出個方案來找他。

  再起波瀾

  不過第二天一大早,盧傑倒是不請自到瞭。他拿著一張報紙來到經理辦公室,一進門就指著一篇大幅報道,質問葉東:“經理,這是怎麼回事?”隻見這報道的標題寫著:傳媒公司負責人澄清名酒事件。接下來是具體內容,說其實那酒是與會一個老革命的私藏,也就是個半空酒瓶。局長也根本沒喝,隻不過當時要拍照,才拿來做瞭個裝飾品。報道通篇以盧傑的名義,‘澄清’瞭這個事實,還承認是失誤,並且鄭重向受影響的人道歉。

  葉東瞟瞭一眼報紙,拍拍盧傑的肩膀說:“小盧,你不是說自己不在行嗎?我就幫你把這事搞定瞭。”

  盧傑急得吼道:“事關名譽,我沒認的事怎麼能亂往我身上扣呢?”

  葉東也吼道:“展銷會辦成這樣,公司虧大瞭,我現在還沒工夫找你算賬,你小子得瑟個啥?”接著,他似乎覺察到瞭什麼,試探道,“等等,你這態度不對勁啊!難不成你小子還是故意的?”

  隻聽盧傑冷笑一聲,爭辯道:“葉經理,做這行這麼久瞭,我們平時把產品吹得天花亂墜都無所謂,可這次我隻是把事實擺出來,怎麼就要道歉瞭呢?我大學的專業是傳媒沒錯,但可是新聞傳媒!是叫人講真話的!”

  盧傑這一通話,把葉東急得從座位上跳起來罵道:“我看你小子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想混瞭!給我出去!”盧傑也不含糊,甩門就走。

  第二天,盧傑果然沒來上班,葉東的桌上多瞭份辭職報告。盧傑離職的消息,馬上就在公司裡傳開瞭,眾人惋惜的同時,也都安下心來。畢竟,盧傑的離開,也算是為公司解除瞭一枚定時炸彈。

  可就在眾人以為事情就此結束時,事態卻有瞭讓人始料未及的發展。原來,有網友把那組撤下的照片掛在瞭網上發瞭帖,帖子還說到瞭傳媒公司迫於各種壓力,將展覽會策劃人盧傑辭退的事。

  這回,帖子一石激起千層浪。因為扯上瞭策劃人被辭退一事,頓時讓眾多網友覺得其中另有隱情。於是帖子被瘋狂轉載,一時間整個事件成瞭網絡上被爭相討論的話題。結果,連電視臺也湊熱鬧,在訪談節目裡,對類似事件展開瞭轟轟烈烈的討論。

  由於各類媒體的集體參與,事情越鬧越大,逐漸引起瞭上級領導的重視。張局長涉嫌公權私用,一個月後就被停職調查。這一調查,結果讓人瞠目結舌,還查出瞭大量來路不明的財產,貪污索賄等新罪名也出爐瞭。這樣的結果簡直是大快人心。

  這樣,“酒瓶”事件到此總算是有個交代,一直處於輿論風暴中心的正興廣告傳媒公司也聲名鵲起。當然,作為宣傳對象的名酒“盛世一品”也借此狠狠地火瞭一把,算是歪打正著。

  柳暗花明

  這天晚上,葉東給盧傑打瞭個電話,約他到茶館一敘。盧傑有些好奇,都這時候瞭,自己對這個老上司還有什麼利用價值?於是他答應赴約。等他到的時候,隻見葉東身邊還坐著個中年人,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待他坐定,那中年人遞過來一份合同,盧傑一瞧,竟然是市裡報業龍頭老大—《正興日報》的聘書。

  盧傑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直愣愣地看著葉東。葉東笑呵呵地介紹:www.diyiread.com“這位是《正興日報》社會新聞版的王主編,我的老同學。你小子不是想當記者嗎?”接著,他給盧傑倒瞭杯茶,淡淡地說,“當時那篇報道沒經過你同意,對不住啊。不過也是想看看你小子是不是敢做敢當;把你辭退嘛,也是來個置之死地而後生。”

  “置之死地而後生?”盧傑聽得滿臉疑惑。

  “你被炒掉後,網上那個關於展覽會的帖子傳播得這麼廣,你沒發現嗎?”葉東笑呵呵地問。

  盧傑也確實納悶,這事開始不過就是幾張報紙報道瞭一下,倒是自己被辭退以後,才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他狐疑地問道:“難道,是您在背後做的推手?”

  葉東不置可否地回答:“你啊,別瞧不上公關這門學問。新聞報道的本質是要用事實說話,這一點,你作為一個未來的記者,算是合格瞭。但如何傳播,也不失為一門藝術。我建議你好好琢磨一下。如何找切入點,層層深入報道,這次,就當我這個老上司在你離職前給你上的最後一課吧。”

  盧傑聽得完全愣住瞭,葉東又繼續說道:“當然,公司的名氣一下子就被打響瞭,宣傳目的也算是達到瞭。這都要歸功於你,不惜賭上自己的前途,也要發揮公民的監督職責,才能有之後的發展!所以我才舍得割愛,把你舉薦給老王。”說完,葉東才呵呵一笑,咂瞭口茶。

  聽到這裡,盧傑收起聘書,站起身來說道:“謝謝二位,讓我受益匪淺!至於我能不能學以致用,二位就等著看我今後的工作成果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