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有事生非

小馬二十五六,當民警幾年瞭。

  這天晚上他去市醫院找人,正巧撞見一個戴口罩的男人送來一個傷員,他不禁暗笑,現在的人還真有意思,這個造型也太有個性瞭點吧。可沒多久,小馬就接到通知,說一輛摩托在小東門附近給撞瞭,等交警趕到時,肇事者已對現場做過處理,跑瞭。雖然當時現場沒有人直接看見撞車的過程,但有人看見一個戴口罩的男人把傷者抱上瞭車,往市醫院開去。所以現在交警基本鎖定“口罩男”為肇事嫌疑犯。

  小馬接瞭通知心裡一驚,懊惱得直拍腦袋。照通知的描述,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口罩男很可能就是交警鎖定的嫌疑犯,而自己竟然就這麼和嫌疑犯擦肩而過瞭!現在再去追,肯定已經來不及瞭。不過,小馬心裡一咯噔,回憶起來,這口罩男還真眼熟啊。思來想去,他忽然覺得這口罩男的體態特征像極瞭一個人—自己父親的至交楊伯伯。有一次楊伯伯感冒瞭,戴著口罩和自己打照面,那樣子就和剛才的口罩男一模一樣!

  可要把楊伯伯同肇事者劃上等號,小馬實在有些難以接受。楊伯伯是教育局局長,為官清正,一直是小馬心中的楷模。

  但感情歸感情,一番掙紮過後,小馬還是去瞭教育局。不過他卻沒有徑直去找楊伯伯,而是溜到瞭停車場。他想,楊伯伯要真是肇事者,他的車上就必定會留下些痕跡。所幸,讓他松瞭口氣的是,圍著楊伯伯的車轉瞭好幾圈之後,他連個修補的痕跡也沒發現。

  這時候,交警隊根據現場勘查做的鑒定報告出來瞭:肇事車輛應該是一款新上市的車型,全市也就十多輛。

  小馬一聽樂壞瞭,心想這回你可跑不掉瞭!果然,經過比對排查,交警隊沒多久就鎖定一個叫金三的嫌疑人。而且,據人反映,事發那晚,金三曾駕車經過小東門地段。大傢找到金三的車一檢查,後視鏡果然剛換過。鐵證面前,金三無從抵賴,當場就招瞭。可等大夥兒再問救人的事兒,金三居然直搖頭,說:“我跑都來不及,哪兒還有心思救人啊?”

  案子查到這裡,小馬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撞上的那個口罩男另有其人啊,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好人。一定得找到他!

  如今媒體多發達,這好人好事立刻也在市民中間不脛而走。有人說,口罩男的行為點亮瞭整座城市;也有人說,口罩男的蒙面之舉很聰明,既幫瞭人,也保全瞭自己,值得推廣。

  事情影響一大,市領導也作出批示:對口罩男的義舉務必給予表彰。小馬把車禍的案子破瞭,又是當時醫院的目擊者,所以尋找口罩男的任務自然落在瞭他頭上。不過現在小馬一點也不急,心想:口罩男之所以戴口罩,不就是怕別人賴上自己是肇事者嗎?現在肇事者都給揪出來瞭,風風光光的好名聲,有誰不願要呢?再加上電視臺“尋找好人”的欄目每天滾動播出,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坐等口罩男自己現身瞭。

  可誰知又過瞭好幾天,口罩男還是沒動靜。這下,小馬急得成瞭熱鍋上的螞蟻。

  這天晚上,他琢磨來琢磨去,忽然一拍腦袋—自己當時雖然排除瞭楊伯伯是肇事人的可能,但不能排除他做好事的可能啊!於是,他當晚就去瞭楊伯伯的傢。

  可等小馬說明瞭來意,楊伯伯卻皺著眉頭,搖搖頭說:“唉,小馬,不好意思啊。伯伯年紀大瞭,連那晚上自己去幹啥都想不起來瞭,怎麼可能去救人呢?”小馬正要追問,這時,楊伯伯的老伴打來電話,讓他下樓搬大米。

  小馬忙跟著下去幫忙,下樓時他無意中發現,楊伯伯跑下樓梯的姿勢果然跟口罩男出奇地像。他猛一拍腦門,半開玩笑試探道:“楊伯伯啊,我看那救人的口罩男怕就是您吧?”誰知楊伯伯聽瞭這話,把米袋子往地上一放,嚴肅地說:“你小子怎麼還是冒冒失失的?沒有證據,別亂說話啊。”

  楊伯伯的反應挺反常,小馬決定先繞開他,從結果入手,把證據找實瞭,到時候楊伯伯不認也得認!於是他連夜趕去瞭市醫院,把每個科室問瞭個遍,想看看那裡有沒有楊伯伯留下的就診或者探病記錄。如果能查到相關記錄,那麼就有希望把口罩男和楊伯伯掛上鉤。可惜的是,小馬依然一無所獲。可他這麼一暗訪,醫生護士對他的動機都猜瞭個八九不離十。很快,有小道消息傳出,好人就是教育局楊局長。

  這天,小馬剛進辦公室,一個同事就上前跟他調侃:“你小子不地道。”看小馬一頭霧水,同事又說,“別裝瞭,我跟你對個答案,那口罩男是教育局的楊局長對不?”小馬一驚:“你從哪打聽到的?”

  “還用得著打聽?”說著,同事拿出托人從楊局長車座椅上提取的一絲沾血跡的纖維,讓小馬連同傷者的血樣一塊送到鑒定科,結果當天就出來瞭,兩份血樣吻合,楊伯伯救人之舉成瞭定局。

  看見瞭鑒定報告,楊伯伯長嘆瞭一口氣,終於承認自己就是口罩男。可小馬心裡還有一個疑惑,他不禁追問道:“楊伯伯,我鬧不明白啊,壞人沒抓住的時候,您怕被賴上不站出來,我能理解;壞人抓住瞭,您覺得做個好事不留名,不主動站出來,我也算是能理解;可我都找到您傢裡去瞭,您還躲著不肯站出來,這到底是為個啥?”

  隻見楊伯伯呷瞭口茶,拍拍小馬的肩,說道:“你不知道,最近局裡快要考評瞭。”

  小馬愣瞭會,沒想通,問:“楊伯伯,選舉和做好事兒還能有沖突?”

  楊伯伯自嘲般地笑瞭笑,說:“我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怕好端端多出個事來添亂啊。”

  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小馬更蒙瞭:“楊伯伯,您做的是不折不扣的好事兒啊!怎麼會添亂呢?”

  隻聽楊伯伯嘆瞭口氣,道:“小馬,現在好多事兒啊,確實是先包裝、再炒作,一炒就火。大夥兒被忽悠多瞭,也就愛長心眼瞭。現在是沒事則已,一有個什麼事兒吧,總會從四面八方湧過來各種各樣的評論。你做個啥,都會有人冒出來說你是作秀。我做件好事救個人,那是做人的本分。可我也怕人言可畏呀。我這個年紀,不求嘉獎表揚,隻想在自己的崗位上安安穩穩做點事情,不要惹來無事生非的麻煩。”

  楊伯伯這話說得特別沉重,小馬聽瞭心裡更沉。從楊伯伯傢出瞭門,小馬聽見自己前頭,有一胖一瘦倆老頭聊閑天,說的就是他們的老鄰居楊伯伯。

  隻聽胖的那個低聲說:“不正常唄!他早不救人、晚不救人,偏趕在考評這個節骨眼救人,目的肯定不單純啊!”

  “就是,”瘦老頭接過話茬,“他這是有意炒作,為自己業績加分唄!以前還覺著他正派,現在才知道全是裝出來的,人心不古啊!”

  這時,小馬看看手裡的調查報告,覺得確實別提多沉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