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公傢的車

  我在機關工作,是個看領導眼色的小職員。平時我常愛在親戚面前吹自己,久而久之,我成瞭他們羨慕的對象,因為在他們眼裡,我是當官的,是有能耐的人。

  一天親戚們在一起商量清明掃墓怎樣去時,二叔說:“如平是當官的,又有駕駛執照,在單位借輛車還不容易?”大傢一起附和。我實在不好意思說自己沒這個本事,隻好答應。其實現在單位對公車私用控制得很嚴,我無權無勢,向單位借車談何容易。

  考慮再三,為瞭在親戚面前維持“能人”的光輝形象,我隻好打腫臉充胖子,到出租汽車公司去租輛商務面包車。談好瞭價錢,按小時算租金,每小時50元,汽油錢另計,車損壞照價賠償。

  掃墓那天我把車開來,果然贏得親戚眾口一詞的誇獎,都說我是傢族中最有本事的。

  掃完墓後,我又送親戚一個個回傢,最後輪到二叔。他對我說:“我有個書櫃在城南同事傢,一直不方便拿,能不能用這車幫我運過來,反正你這是公傢的車嘛!”我一算,二叔住城北,從城南到城北起碼要兩個小時的車程,一百多塊就丟進去瞭!盡管心裡不願意,但我嘴上還是說:“小事情,我這就幫您運。”“你們當官的辦事就是方便,要是我租輛車運起碼要一百多元。”二叔一臉的羨慕,我卻暗暗叫苦。

  拉著書櫃到瞭二叔傢,侄子看到車,興奮地鉆進駕駛室,東摸摸西動動,沒過多久,車上的音響就不響瞭。我急瞭,心想照價賠償,那可慘瞭。我擺弄半天,它就是不響。二叔在一旁訓斥侄子:“你這孩子,叫你不要亂動,你偏亂動,弄壞瞭吧!幸虧是公傢的車,要不然把你賣瞭也賠不起。”說著就把我從駕駛室拉下來說:“別修瞭,到時候到汽修廠去修,反正你們可以報銷修理費。到我傢吃飯去!”我有苦難言,想著趕緊離開這裡,就推說沒時間吃飯。二叔沒法,隻好和我告別。
我正準備發動汽車,忽然二叔從傢裡拿瞭個塑料瓶追瞭過來,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你能不能給我一點汽油。反正你這是公傢的車,汽油又不用你出錢,我的摩托車正鬧油荒。”說著就直奔汽車的油箱而去,我忍無可忍,叫道:“這‘公傢的車’難道就可以隨便偷油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