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奇才

  小可的爸爸愛寫詩。受他的影響,小可剛上小學,就能背誦不少古詩。

  周末,一個詩人來小可傢玩。他和小可爸爸談天說地,無意中說到一首有名的唐詩《鋤禾》。

  正在邊上玩的小可,突然評論道:“這首不好。”

  詩人來興趣瞭,便問小可:“這可是很有名的詩哦,你倒是說說,哪點不好?”

  小可說:“題目就不好。要麼鋤地,要麼鋤草,鋤禾肯定不對,要被農民伯伯打屁股的。”

  詩人覺得有趣,就又問:“你知道《春曉》嗎?這首如何?”

  小可一搖頭說:“這首也不好。”他指著擺在一旁的《少兒學古詩》,說,“好不好你自己看。我都批有字。”

  這倒新鮮,小孩子竟敢給名詩批字。詩人好奇地拿起詩集,翻到《春曉》。

  果然,在每句詩的後面,都寫有兩個不太工整的鉛筆字:春眠不覺曉—糟糕。詩人看完樂瞭,指著這句問:“這怎麼講?”

  小可瞥瞭一眼書,說:“早上醒不來,上學遲到,要罰站的,這不糟糕啦?”

  詩人更樂瞭,再看:處處聞啼鳥—矛盾。他又叫小可解釋。

  小可便回答說:“都講‘不覺曉’瞭,睡過頭瞭,怎麼還能‘聞啼鳥’呢?”

  詩人覺得有點道理,繼續:夜來風雨聲—跑題。他很驚訝,又問小可。

  小可不耐煩地說:“你不會自己動腦筋呀?題目既然是春曉,春天的早晨,就不該寫夜晚!”

  詩人想想對呀,接著往下:花落知多少—費解。他又問小可:“這怎麼說?”

  小可說:“花落多少朵,數不清吧?不可能知道吧?他卻說‘知’,真令人費解。”

  詩人大驚失色,又點瞭一首:《登鸛雀樓》,小可還是說不好。翻開詩集,小可依然在每句詩後面批瞭兩個字:白日依山盡—錯瞭;黃河入海流—反瞭;欲窮千裡目—晚瞭;更上一層樓—傻瞭。

  詩人暗嘆小男孩厲害,邊笑邊逐句叫他解釋。

  小可一一解釋說:“‘盡’應該是‘進’,太陽是落進山,不是完蛋。‘入海流’應該是‘流入海’,它都入海瞭,還流什麼流?太陽都落山瞭,還想著看得遠遠的,不是‘晚瞭’嗎?那會兒別說上一樓,上十樓都看不清啦。真上去的話,不是‘傻瞭’?”

  詩人開懷大笑,沖小可的爸爸喊:“老兄,你兒子太有才瞭!將來你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