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明的醫術

遭遇綁架

  濟仁藥鋪是個老字號藥鋪,名聲不錯,買賣也算興隆。但最近濟仁藥鋪卻遇上瞭麻煩。

  這天中午,藥鋪老板施仁貴正在給人看病,忽然一個夥計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大呼不好,並給他一封信。施仁貴展信一看,隻覺天旋地轉。

  原來這是一封勒索信,信是當地土匪頭子陸二送來的,陸二在信上說綁架瞭施仁貴的長子施方,如果不拿出一萬兩白銀,就撕票。施仁貴經不起這種打擊,當即昏瞭過去。

  這時,施仁貴的小兒子施圓進來,趕緊施救。半晌,施仁貴才醒來,讓施圓想辦法。施圓說:“爹,如果按照陸二的要求,我們必定傾傢蕩產。”

  施仁貴說:“就算是傾傢蕩產也得救你大哥啊。”

  施圓想瞭想說:“爹,我有一個更好的辦法,不用傾傢蕩產,還救得瞭大哥。”

  施仁貴著急地說:“那還不快點說!”

  施圓說:“你在傢裝死,然後再由我去把大哥換回來。”

  施仁貴聽後連連搖頭,裝死容易,可用一個兒子去換另一個,有何不同?況且論醫術,施圓還略勝施方一籌,如此一換,是否不妥。施圓卻篤定地說:“爹,您就放心吧,我自有妙計。”

  拗不過施圓,施仁貴隻好勉強答應,並一再叮囑他小心。

  得到父親同意,施圓略做準備,便來到陸二山寨門前。

  陸二聽說施圓來瞭,萬分高興,以為是來送錢的,他趕緊迎瞭出來。可等他來到門口,見施圓兩手空空,便惱怒道:“我要的一萬兩白銀呢?莫非你帶的是銀票?”

  施圓笑著回應:“一無白銀,二無銀票,隻有賤命一條。我是來換我哥施方的,你把他放瞭,我來當人質。”

  陸二萬分不解,問這是為何。施圓說:“一萬兩白銀不可能輕易籌到,先緩幾日,我哥自幼吃不瞭苦,所以我來替他。”

  陸二眼珠一轉,當即答應,叫人把施方放回,將施圓留下。施圓被帶進山寨,陸二非常客氣,命人好好款待。陸二得意地說:“施大夫,既然你來瞭,就別走瞭。我知道,那一萬兩白銀非把你傢弄得傾傢蕩產不可,你不如就留在我這裡吧,我正好缺一個你這樣的名醫,保證不會虧待你的。”

  施圓冷冷一笑,說:“你怎麼知道我傢會傾傢蕩產?我一分錢不給,你照樣會把我放瞭。”

  陸二冷下臉說:“這裡是我的地盤,放不放,我說瞭算。”

  施圓說:“可是給不給貴公子治病,卻是我說瞭算。我爹聽說大哥被你綁架,傷心而死,現在能治你兒子病的人就隻有我一個瞭。”

紛爭不斷

  陸二暗吃一驚,原來他之所以對施圓如此客氣,是因為他的獨子得瞭一種怪病,每月初一都會瘋癲發作,如果不吃施傢的藥便不能控制,陸二本想把施圓永久留下,沒想到施圓竟然以此要挾自己。

  施圓說完,便大搖大擺地朝門外走去,陸二想攔,可真怕得罪瞭這個救星,他大吼一聲把施圓叫住:“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何要綁架你大哥嗎?”

  施圓搖瞭搖頭。陸二說:“是你大哥求我這樣做的,他答應事成之後給我重謝,否則我也不會冒險得罪你施傢。”

  施圓回到傢,並未聲張,哪知當天夜裡便發生意外。原來施方得知施圓歸來,便雇兇手,打算趁他熟睡時把他殺死。可兇手剛到施圓臥室,就被事先埋伏在那裡的人抓個正著。其實施圓一回傢,便將陸二所說告訴瞭父親施仁貴。

  施仁貴不信大兒子會做出如此禽獸不如之事,便帶著傢丁在此等候,沒想到施方果然帶人來瞭。

  施方見事情敗露,氣急敗壞,竟動起手來,要把施仁貴和施圓全都殺死,幸虧傢丁多,才把他制伏。

  施仁貴不解,問施方為何要這樣做。

  施方已是破罐子破摔,冷冷說:“我自幼受寵,養尊處優慣瞭,根本沒學到什麼醫術,等長大才發現,我在傢裡失去瞭地位,尤其是輸給瞭醫術高明的弟弟。如果照此下去,傢產必定全是弟弟的。所以,我隻好出此下策,串通土匪,監守自盜。”

  聽施方說完,施仁貴老淚縱橫,想不到真應瞭那句話,慣子如殺子。可事已至此,他後悔也沒用瞭。

  這時,施圓在一旁說:“大哥,你這是幹什麼?如果你想要傢產,我一文不要,全都給你便是瞭。”

  施方臉上轉驚為喜,說隻要施圓立下字據,並馬上離開濟仁藥鋪,就會結束這場鬧劇。

  施圓為顧全大局,當即答應,寫完字據,轉身便離開瞭施傢。

  施仁貴雖然傷心至極,可也沒更好的辦法,兄弟兩人這樣鬥下去,遲早會出人命,有一方退出,未嘗不是件好事。

  很快,施方成瞭濟仁藥鋪的老板。施仁貴則因為對施方心灰意冷,雲遊四海去瞭。

  這天是當月初一,陸二因為兒子舊病復發,又找到瞭濟仁藥鋪。施方聽他說完病情,便說:“放心,有我施傢祖傳秘方,陸少爺可以高枕無憂。”說著,他便把秘方拿出來,照著方子開藥。

  陸二見狀,一把將藥方奪下來,哈哈大笑說:“施老板,你可真夠蠢的,方子在手裡這也叫秘方?既然到我手上,就不麻煩你瞭。”說完,命人對施傢好一頓搶掠。

  這一切竟似在施方意料之中,他笑著對陸二說:“你覺得搶瞭方子,就能高枕無憂嗎?”

  陸二隻當他是虛張聲勢,帶人揚長而去。施方搖瞭搖頭,對身邊人說:“過不瞭幾日,他還會回來的。”

  果然不出施方所料,沒到一個月,陸二又來找施方,見面就給他跪下,說秘方作用有限,兒子瘋病發作把藥方吞吃瞭,求施方重開藥方,救兒子一命。

  施方搖瞭搖頭,不加理會。陸二無奈,隻好答應返還施傢被劫財產,讓施方伸出援手。

  施方卻說:“陸寨主,治瘋病的秘方隻有施圓知道,我知道的僅是皮毛。不過,我可以每天去一次山寨,幫少爺穩定病情,要想根治,還得找到施圓才行。”

  陸二無奈,隻得一邊讓施方每天到山寨給兒子治病,一邊派人四處尋找施圓。

  一天,施方正在給陸公子看病,突然有人來報,說找到瞭施圓。陸二趕緊讓人把施圓帶進來。施圓一見施方,臉色大變,怒道:“我已把傢產全部給你,為何還要為難我?”

  施方知道弟弟脾氣倔強,便提出把施圓帶回傢裡,商量好瞭,再來給陸公子診治。陸二想想也無他法,就答應瞭。

誰更高明

  施方把施圓帶到傢,施圓又對大哥一頓訓斥,罵他不守祖業。施方待弟弟罵夠瞭,才問道:“你為何不根治陸公子的病,而是讓他每月復發一次?”

  施圓冷冷地說:“這就是我守祖業的良策,我們無力除掉土匪,但為自保,必須得想制衡之策。以前施傢之所以能太平無事,正是因為我每次給他開的藥都少一味。”

  施方突然哈哈大笑,說:“你想過嗎?土匪如果找到一個高人治好瞭陸公子的病,你怎麼辦?”見施圓不響瞭,施方又說,“我也在守祖業,不過與你相反,不是制衡,而是制伏,我要把整個山寨鏟除!”

  施圓不相信大哥的話,更不相信大哥有這個本事。施方說:“我本想讓你置身事外,但我也想賭一把,所以把你找瞭回來,我要讓你親眼看看,大哥是如何不費一兵一卒,就制伏悍匪的。”

  施圓將信將疑,哪知不到三天,施傢夥計來報,說陸二前來拜訪。

  話音剛落,陸二已進瞭門,“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向施傢兩位兄弟求救。這幾日陸二的山寨發生怪病,匪徒們個個腹痛難忍,陸二也未能幸免。

  原來,陸二的山寨易守難攻,官傢也無法剿滅,於是這夥匪徒便為所欲為。陸二雖是土匪,但卻奸詐無比,不輕易相信外人,更不允許外人進入山寨。施方雖然醫術一般,可卻對土匪經常騷擾百姓恨之入骨,一直想把匪患根除。為達目的,他先和陸二上演一出假綁架,換取陸二信任。哪知半路兄弟來救他,打亂瞭他的計劃,於是又制造兄弟、父子不和的狀況,把施圓和施仁貴都趕走,這樣無人能治陸公子的病,陸二就隻能讓施方每天進出山寨瞭。前些日子,施方趁給陸公子治病之機,暗中往山寨的水井裡放入藥物,造成匪徒們集體中毒。如今他們毒發,隻能束手就擒,被施方他們送進官府。

  施圓瞭解真相後,對施方贊嘆道:“大哥,我是醫病,而您是醫本,您真是醫術高明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