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 草根的力量

輸在起跑線上

  德力公司軟件部新來瞭兩個實習生,一個叫陳冰,一個叫劉水,兩人都想留下,所以工作都挺賣力,但兩人性格和處世之道卻大相徑庭。

  陳冰出身公務員傢庭,父母深通官場之道,言傳身教:做事不由東,累死都無功。“東”指的是領導。因此,陳冰力爭給各級領導留下良好印象。

  陳冰每天都掐準經理上班時間,到電梯口等著。專傢不是說:感情來自於關系,關系來自於接觸嗎?和領導混個臉熟很重要。

  果然,陳冰和經理每天在狹小的電梯裡上上下下,經理總不好裝不認識,何況陳冰把工牌戴在胸前,就差舉到經理眼皮子下面瞭。經理微笑點頭,陳冰熱情彎腰:“經理早!”腰彎到二十五度為最佳,既不顯得卑躬屈膝,又能看出敬意。

  陳冰的努力見瞭成效,半個月後,經理已經能叫出他的名字瞭。可別小看這個細節,因為領導更願意使用自己熟悉的人。至於普通同事或地位比自己低的人,陳冰是不屑一顧的,因為對他毫無用處。

  再說劉水,他是農村孩子,每天埋頭幹活,和主管都很少說話,更別說經理瞭。但他和基層員工相處融洽,對大傢的求助也是來者不拒。

  比如,前臺小馬的電腦常出毛病,廠傢過來修最快也要兩個小時。有時著急她就去求軟件部同事幫忙。老員工事多,得求新來的,陳冰從來不管,既耽誤時間,也沒任何好處。劉水則二話不說地跑去修,還差點耽誤自己的報告。陳冰暗自好笑,心說:一個小前臺,你巴結她有什麼用?

  就這樣,陳冰和劉水以自己的方式各自努力著,他們交流很少,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嘛。

  這天,人力資源部開會,決定從陳冰和劉水中正式聘用一位。公司拿出瞭一個煉鋼廠的小型開發項目,讓兩人同時做方案,作為最後評定。

  陳冰首先從主管那裡得到消息,他趕緊向主管表示:“我一定好好努力,不讓您失望。”這話聽來簡單,其實是通過暗示讓對方知道自己是他的人。主管果然微笑著說:“好好幹,我會優先考慮你的。”

  其實,劉水得到消息比陳冰還早。前臺小馬開會時負責茶水,她第一時間就偷偷告訴劉水瞭。

  劉水很緊張,論業務水平,他有信心不比陳冰差。但主管更喜歡陳冰,聽說連經理都認識陳冰,自己恐怕兇多吉少。想到自己寒窗苦讀,好不容易有個好機會,卻沒本事把握,實在愧對江東父老。他中午打飯時看什麼都沒胃口。

  食堂王嬸見瞭,忍不住問:“小劉,不知道吃什麼瞭?今天有你最愛吃的辣子雞塊!”王嬸和劉水的娘差不多大,有個兒子在念大學,給劉水打菜分量向來足尺加三,但無奈劉水實在吃不下去。

  等王嬸出來收拾桌子時,看見飯菜幾乎沒動,忍不住擔心起來:“小劉,你是不是病瞭?”

  劉水就把競聘的事說瞭。王嬸揮揮手說:“天大的事也得吃飯。放心,王嬸幫你。”劉水隻當王嬸在安慰自己,她一個廚房打雜的能幫什麼忙?不過他也不忍拂瞭王嬸的美意,又勉強吃瞭幾口。

戰鬥剛剛打響

  一頓飯還沒吃完,幾乎所有基層員工都知道:陳冰和劉水要pk。大傢的意見高度一致:我們不歡迎像陳冰那樣走路臉朝天的人,我們歡迎劉水這樣淳樸、善良、有能力的小夥子。

  很快,陳冰和劉水都拿到瞭項目資料,開始忙碌起來。

  陳冰首先發力,請主管出瞭封公函,著重介紹陳冰,對劉水隻寥寥數筆。兩人去客戶工廠調研時,客戶自然直接跟陳冰討論,劉水隻能旁聽,插不上嘴。

  這時,王嬸挺身而出,她認識客戶工廠送盒飯的,通過送盒飯的聯系上瞭燒鍋爐的,通過燒鍋爐的認識瞭生產線的……劉水順著這條線,和客戶公司的基層員工也打成瞭一片,聽取他們在實際工作中產生的問題,和解決問題的建議。

  調研結束,兩人回公司設計草案。過程中要和客戶隨時溝通,有時還需要見面。

  這天,陳冰約客戶到公司來談,他領著客戶,一路介紹,並暗示自己在部門裡的核心地位。到門前時,保安忽然跨前一步擋住兩人,客氣地說:“請出示員工證。”

  客戶看瞭陳冰一眼,顯然不明白,為什麼保安會不認識一個有核心地位的人。

  陳冰覺得很丟人,平時進進出出,保安都沒攔過他,怎麼今天忽然公事公辦起來?他忍著氣套近乎:“那個、那個誰啊,”他實在想不起保安的名字,隻好尷尬地停瞭一下說,“我是軟件部的陳冰啊。”

  保安搖頭說:“公司這麼多人,新來的我記不住,按規定,核心辦公區域必須出示員工證,否則不得進入。”

  陳冰非常惱火,又不能在客戶面前發飆,隻好找員工證。但任憑他將衣袋、褲袋翻瞭個底朝天,也找不出員工證。他隻好壓住怒火,對保安說:“師傅,你通融一下吧!”

  但保安一口咬定不認識他,必須拿員工證才讓進。

  這麼一來二去,客戶早已面露不悅之色。此時,劉水剛好從外面回來,他見狀忙問保安:“小張,怎麼瞭?”

  保安指瞭指滿臉通紅的陳冰,說:“他沒帶證件,說是你們部門的,要帶人進去。”

  劉水笑瞭笑,說:“陳冰的確是我們部的,而且旁邊這位是我們的重要客戶。”

  保安這才後退一步,恭敬地說:“不好意思,請進。”

  客戶在劉水的引領下,走瞭進去。他和劉水邊走邊聊,看劉水的眼神也似乎產生瞭變化。

  陳冰落在瞭後頭,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他覺得:保安是故意讓自己難堪。但說起來,人傢也是按章辦事,自己向他領導投訴也無濟於事。

  當晚,陳冰心情極差,喝瞭幾杯。第二天醒來一看,班車時間要到瞭。陳冰跳起來,飛快地穿上衣服跑出去,等趕到班車站,班車正徐徐啟動。陳冰邊跑邊喊:“等等我!”

  平時班車司機都會等,可今天司機不知咋回事,沖陳冰晃晃手表,喊瞭聲:“發車時間到瞭,我得遵守章程!”說完,一腳油門踩到底開走瞭。

  陳冰在原地愣瞭半天,坐公交車是來不及瞭。他折騰很久才打到一輛車,到公司還是遲到瞭半個小時。

誰能笑到最後

  當天下午部門開會,主管強調:“最近公司著重考察員工的工作態度,考勤制度將直接報到經理處,大傢註意!”說完,他特意看瞭陳冰一眼。

  陳冰隻覺得百口莫辯。班車司機照章辦事,不肯通融的情況和之前的保安一模一樣。第二天,陳冰索性起瞭個大早,他第一個上瞭班車,還故意選瞭離司機最近的位置坐下。陳冰蹺著二郎腿,看著手表,眼看發車時間到瞭,但劉水還沒來,他不由喜出望外,心說:我今天定能扳回一城!於是,他高興地命令司機:“時間到,開車!”

  司機看他一眼,沒動靜。

  陳冰喊起來:“怎麼還不走?”

  有個同事說:“剛才劉水打電話,正往這裡跑,稍等一分鐘,也沒啥的。”其他同事也紛紛應聲說好。

  這次,陳冰可是有理在先,於是理直氣壯地沖司機喊:“昨天我追車,你說什麼照章辦事,一分鐘都不等。今天你也必須照章辦事,否則我投訴你!”

  司機打著火,一踩油門,車子一頓,熄火瞭。司機皺皺眉,咕噥著:“好像車子有問題,我下車看看,安全第一啊。”說完,他下瞭車,慢條斯理地打開車蓋,仔細查看。

  這時,劉水也氣喘籲籲地趕到瞭。司機一見,“啪”的一聲,蓋上車蓋就開車,一路上也沒出啥問題,準時到瞭公司。

  陳冰氣得臉色發青,卻無可奈何。他思前想後,到底咽不下這口氣,跑到保安部和後勤部把保安和司機都投訴瞭。他心說,已經吃的虧沒辦法,但得敲山震虎,警告一下那些還沒找麻煩的小人物!投訴完瞭,他心裡痛快不少,回辦公室繼續研究方案。因為缺一份客戶的關鍵數據,他折騰半天沒有進展。不過他不急,資料沒到,劉水也一樣沒進展。

  第二天,主管檢查兩人的階段報告,看完後說:“劉水這份詳細多瞭,陳冰,這兩天你都幹什麼瞭?聽說你四處投訴,怎麼不把精力用在報告上?”

  陳冰不服氣地拿過劉水的報告,看完大吃一驚:“這數據是哪來的?”

  劉水說:“昨天客戶發的傳真啊。”

  陳冰腦袋一轉,明白過來!他怒氣沖沖地跑到前臺質問小馬:“你為什麼隻給劉水送瞭傳真?”

  小馬撇撇嘴說:“公司有規定前臺要送傳真嗎?你自己不看著賴誰?我通知劉水時,你正四處告狀呢,關我什麼事?”陳冰氣得牙癢癢,又無可奈何。

  方案評審會這天早晨,兩人早早來到公司。在電梯前,遇到瞭經理。陳冰一個箭步跨到經理旁邊問候:“經理,早!”

  經理也回道:“陳冰,你很早嘛!”他好奇地看著漲紅著臉,不知該說啥好的劉水問,“你就是劉水?”

  兩人都是一怔,沒想到經理叫得出劉水的名字。經理呵呵一笑:“你不知道,我每天要聽多少人提起你的名字!食堂王嬸、保安小張、前臺小馬—”

  劉水臉漲得更紅瞭,不知道如何應對。陳冰酸酸地說:“經理,您日理萬機,還會記得他們的名字啊?”

  經理正色道:“你的名字我也知道。團結才有力量。我當年初出茅廬,也是靠大傢的幫助協作,才有今天啊!”

  公司經過對陳冰和劉水的方案評判,認為兩人業務水平不相上下,但從方案的可行性上,劉水高出一籌。而在平時表現上,除瞭主管說瞭陳冰幾句好話外,考勤方面劉水全勤,陳冰有遲到記錄;陳冰投訴過保安及班車司機,也被這些人投訴過。劉水則沒有任何不良記錄。最終結果是,劉水勝出,陳冰走人。

  最後一天,陳冰抱著箱子,走出德力公司的大門口。他還是有點不服氣:自己走的上層路線,怎麼會敗給劉水的草根路線瞭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