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譚] 鬼奴

  從前,有個名叫王大膽的賭徒,他以務農為業,三十幾歲尚未娶妻。每年秋收之後,他都會帶著一半的賣糧錢到城裡的賭館去推牌九,每年都輸得精光,第二年照樣還去。這一年,王大膽的手氣依然不佳,不但輸光瞭錢,連身上棉衣也輸瞭。按照賭館的規矩,他找到賭館老板,要瞭回傢的路費,又要瞭隻麻袋,披在身上禦寒,這才垂頭喪氣地往傢中走去。

  不知不覺,王大膽已走瞭一天,前面隱約出現瞭亮光,他走近瞭,看見一間大房子裡燈火通明、烏煙瘴氣,有十幾個人正在吆喝著推牌九。

  王大膽聽得心癢難耐,他摸瞭摸懷中的路費,推門而入。他一屁股坐上賭桌,碰巧今天莊傢的手氣很背,王大膽竟贏瞭一點。莊傢沒錢瞭,他就擠上前去坐莊。也真邪瞭門瞭,這天王大膽的手氣特別旺,翻著跟鬥似的贏錢。

  金雞報曉,一夜已經過去瞭。賭徒們陸續離開,剩下幾個輸得多的有些急瞭,竟一齊來搶王大膽。

  王大膽身強體壯,掄開巴掌,把那幾個傢夥打得連滾帶爬。其中一個小個兒落在瞭後面,被王大膽一把拎瞭起來,連同桌上的錢一起都塞進瞭麻袋。

  王大膽雙手攥著袋口,背起來就走。走出房門,他見面前盡是墳包兒,回頭看,那間大房子已經變成瞭一座大墳,墳前立有一塊大碑。王大膽也不管,哼著小曲兒,直奔傢中。

  到瞭傢中,父母好一頓埋怨。王大膽重重地把麻袋往地上一扔,說:“兒子這回不但贏瞭錢,還帶回瞭一件好東西呢!”說著,把麻袋裡的東西都倒瞭出來。

  一個膚色慘白、瘦骨嶙峋的小鬼呆呆地站在一堆銀子和銅板中間,王大膽一把掐住它的脖子,用一根魚線套瞭上去,用力勒緊,系瞭個死結。魚線的另一頭系在王大膽的手上,他使勁兒一拉,小鬼就尖叫起來。

  王大膽的父母嚇得大叫:“你到底弄瞭什麼東西回來?這聲音聽得人心慌,但是我們咋什麼也看不到啊!”

  王大膽不由哈哈大樂。他心說:誰讓我抓瞭個真賭鬼!要不把它當成奴隸,替我幹活?第二天,王大膽就把小鬼系在犁上,代替老牛耕田。他一邊用力鞭打小鬼,一邊還罵罵咧咧的。

  再說那小鬼,身上挨瞭鞭子,雖然淒厲哀號,連滾帶爬,但比耕牛還快,而且勞作一天不用休息和飲食。

  來往的鄉鄰也看不到小鬼,隻見王大膽兇神惡煞地吆喝和鞭打,田地便自動耕好瞭,都覺得很神奇。

  就這樣,一年過去,王大膽耕種瞭比往年多十倍的田地,秋天收獲的糧食堆滿瞭十間大糧倉。

  這個小鬼就哀求王大膽,放瞭它。王大膽瞪圓瞭雙眼,說:“按賭場的規矩,本應該要砍你的手腳。但大爺我網開一面,隻是留你幹三年活,你別不識好歹!”

  到瞭冬天,王大膽又拿瞭一半的錢去城裡賭,又輸瞭個精光,好在今年收入很多,有足夠的錢過年。過年期間,王大膽手氣更衰,同鄉親鄰裡賭錢,逢賭必輸。

  小鬼看準瞭王大膽手氣極衰,便提出同他賭牌九。如果王大膽贏瞭,它再給王大膽幹四年活,要是王大膽輸瞭,就得馬上放瞭它。

  王大膽當即答應。賭徒嘛,一天聽不到稀裡嘩啦的牌聲,就睡不著。一聽說要和他賭,比吃瞭仙桃還高興,

  小鬼拿到牌一翻開,就傻眼瞭,沒想到自己手氣更衰。王大膽開牌,果然贏瞭小鬼。小鬼不服氣,說,再賭四年。開牌,它又輸給瞭王大膽。小鬼後悔不該賭,悔得腸子都青瞭,隻能認輸不賭瞭。

  可王大膽勾起瞭興致,不容它不賭,一共玩瞭幾十把,贏瞭小鬼幾十把,看來它是一百年也走不瞭瞭。

  這天,王大膽命小鬼駕車在田裡收割糧食,本地的李財主夫婦也來看熱鬧。王大膽揮手同他們打招呼,向前驅車,卻見小鬼縮在地上,頭幾乎插進土裡瞭。

  王大膽用力鞭打瞭幾次,小鬼才緩緩說道:“我以前嗜賭成性,拖累瞭父母,曾發誓若要再賭,就變得不人不鬼。但惡習難改,最終二十歲就暴病而亡。死後誓言應驗,變成瞭這個模樣,停留在陰陽之間,既不能超升為人,也不得入地府為鬼。那兩位老人傢正是我的生身父母,還請大發慈悲,不要讓我和他們相見,白白難過。”

  王大膽也聽說過,李財主的二兒子十年前就死瞭。他覺得眼下這種情況非常有趣,便不容分說地拖著小鬼來到李財主夫婦面前。

  李財主問:“大膽,聽說你在城裡贏瞭一件寶貝回來,能不能讓我看看啊?”

  王大膽把躲在自己身後的小鬼拎瞭出來,舉到夫婦面前,說:“老爺子,這就是那寶貝!”

  李財主夫婦瞇著老眼看瞭半天,也沒見到什麼,就問:“這是什麼寶貝啊?”

  “這不就是你傢二小子嘛!”王大膽得意洋洋地說,“那天夜裡,我從城裡回來,看見有人在賭錢,就過去玩瞭幾把,把他們都贏光瞭。最後,還把你傢二小子抓瞭回來。聽說你傢二小子活著時是個廢物,現在卻能抵得上十頭好畜生呢!”

  李財主夫婦如何肯信?隻當聽瞭一番瘋話,轉身離去瞭。此刻,王大膽沒有註意到小鬼眼中射出瞭兇狠的光芒。

  當天晚上,小鬼又提出要和王大膽賭博。王大膽哈哈大笑,問:“你還賭什麼?你還有什麼可以輸給我的?”

  小鬼說:“我用我媳婦和你賭!”

  王大膽一聽,“噌”的一下坐瞭起來,他問:“你還有媳婦?”

  小鬼回答道:“我死的時候還未娶妻,父母就花錢買瞭個剛剛死去的姑娘,給我合瞭陰婚。你贏瞭,就有媳婦瞭。你輸瞭,減掉我十年工齡就行。”

  王大膽大喜過望,當即應允。二人分牌,一看,小鬼又是一手爛牌,又輸給瞭王大膽。

  當晚,王大膽隨著小鬼回到瞭他們相識的那座大墳前。

  小鬼對著墳堆,呼喚道:“婉娘……婉娘……”

  話音剛落,從墳後面走出來一個妙齡少女。隻見那少女婀娜多姿,貌美如花。王大膽不由心神一蕩。

  小鬼指著王大膽對少女說:“婉娘,今後他就是你的丈夫瞭。”

  婉娘瞄瞭王大膽一眼,羞怯地點點頭。王大膽一問,方知她是城中盧秀才的女兒,死時年方十六歲。普通人肯定是不敢要這樣的新娘的,但王大膽是誰?他渾身是膽。最後,他高高興興地帶著婉娘回瞭傢。

  按理說,美人在側,王大膽的日子應該是越過越滋潤瞭,然而不到月餘,王大膽已經形容枯槁、憔悴不堪瞭。王大膽請來許多大夫,試瞭無數藥方均無濟於事。

  這天,王大膽強打精神,到田裡監督小鬼。突然,他覺得一陣涼氣從腳底心升起,身體慢慢軟瞭下去。等他重新有意識,隻覺自己無比輕盈,再低頭去看,另一個自己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呢。原來,王大膽是魂魄出竅瞭。

  小鬼見狀,不由大笑起來。

  王大膽的魂魄忙問:“這是怎麼回事?”

  小鬼回答:“你是人,婉娘是鬼,人鬼交歡,其人必死啊!”

  王大膽的魂魄聽瞭,語無倫次道:“可是、可是我明明賭贏瞭啊……”

  小鬼冷冷地說:“你這是贏瞭賭局,輸瞭性命啊!往後,咱們可就一樣啦!”

  王大膽的魂魄還要發問,冷不防一條鎖鏈已經套在瞭他的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他清清楚楚地看見兩個青面獠牙的高大鬼卒,手持鎖鏈來到瞭自己面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