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校車最牛

PART.1難為領導

  這天一大早,張鄉長剛回到鄉裡,就被分管教育的副鄉長王永元給堵住瞭,王永元是來求鄉裡出面解決校車問題的。

  校車安全問題已是全國議論的重點,中央領導都非常重視,張鄉長知道這事的分量,他一時真不好表態。

  見張鄉長久久不開口,王永元又說:“以前,鄉裡的路實在不安全,為此鄉裡打算租三輪車送娃娃上學,但是租三輪車,學校不願意,教育局不願意,交警部門不願意,娃娃們隻能步行去學校。可你知道,為瞭能趕上早晨的課,八十多個娃娃半夜就得起床,這事不能再拖啦!”

  張鄉長還是沉默著。王永元急瞭,說道:“您倒是發話啊,我還有半年就退休瞭,您得幫我把這件事解決好啊。”

  張鄉長終於開口瞭:“老王,你又不是不知道咱鄉裡那點傢底,鄉裡真的沒錢啊!你以為我不心疼娃娃嗎?要不,你再往縣教育局打個電話,請示一下解決方案?”

  王永元一臉愁苦地說:“電話打得我手都快斷瞭,教育局說讓咱鄉自己想辦法。給公安局打電話,人傢話說得更狠,要是讓學生坐三輪車,就把三輪車都扣下來,讓鄉領導去領車領人。”

  張鄉長心裡明白,甘肅慘案一出,誰也不敢再輕視學生的安全瞭。他嘆瞭口氣,把分管財務的劉副鄉長叫過來,想和他議論一下此事。

  不料劉副鄉長一聽,就說:“想買校車,咱還得奮鬥十年才行。”這一句話讓王永元從頭涼到腳。

  見王永元一臉沮喪,張鄉長於心不忍,終於下瞭很大的決心,拍板說:“我給你兩萬塊錢。”

  王永元苦笑著說:“兩萬能幹啥呀?”

  張鄉長無奈地說:“就這些,還是挪用修水渠的錢呢。你再想想其它辦法吧。”

  出瞭鄉長辦公室,王永元又去找鄉裡幾個做生意的人,他們比普通村民收入多點。可那些“大款”聽瞭他的來意後,都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哎,這些所謂的大款,在富裕省市也就是看大門的水準,集資買校車,也真難為他們瞭。

  不過,臨走時,王永元還是撂下瞭一句話:支援教育責無旁貸,就是少出點也必須出!

  回到辦公室,王永元想瞭半天,還是想不出好辦法,他顧不得肚子餓得咕咕亂叫,在辦公室一圈圈地打轉,好久才下瞭決心,打電話給學生最多的三個村的村長,讓他們帶著本村的傢長代表來開會。

  下午,三個村的村長和代表們都到瞭,沒等他們喊窮,王永元就直接說出瞭自己的決定:“校車呢,鄉裡出個大頭,剩下的每個村裡為每名學生補貼一百元,傢長再出一百元。”至於鄉裡出多少錢,他沒好意思說。

  幾個傢長代表聽到這兒,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這樣咱就能買得起校車瞭?”

  王永元隻好先給他們打預防針:“你們先不要高興,我知道大夥的願望,不要說你們,就連我也非常希望娃娃們能坐上寬敞舒適的大校車,可是,我們鄉裡的實際情況大傢是知道的,窮得在全國都能排上號。”

  傢長們趕緊附和道:“我們理解,就是買輛二手車我們也很高興。隻要娃娃們安全,不再那麼早起床,我們不挑剔。”

PART.2步步推進

  此刻,王永元連跳樓的心都有瞭!他感覺十分愧對這些傢長和娃娃們。但是該說的話還得說,他艱難地說:“條件會變好的,以後娃娃們肯定會坐上大校車的,不過這需要慢慢來,這次呢,這次……”他又咬瞭咬牙,說,“這次先解決娃娃們路遠的問題,我們先給每個娃娃統一購置一輛自行車……”

  村長和傢長代表們先是發愣,然後憤怒瞭:“王鄉長,娃娃騎車我們不放心,你也知道山路多難騎!”

  王永元趕緊解釋說:“先隻能這樣瞭,我們會到生產廠傢去定做這批自行車,保證既舒適又安全。”

  有個傢長嘲笑道:“王鄉長你不會算賬吧?如果步行,娃娃們可以涉水過河,抄近路,而騎自行車,就要繞到遠處的那座大橋,用的時間跟步行差不多。”

  王永元堅決地說:“涉水,絕對不行!萬一洪峰下來,太危險,娃娃們的安全是第一位的!那我們就修一座小橋!”

  盡管是小橋,那也得花錢,修橋的錢該從哪裡出呢?村長們議論開瞭。王永元一再囑咐幾個傢長代表回去再做做工作,該打工就去打工吧,掙瞭錢才好讓娃娃們讀好書。

  擺平瞭這頭,王永元又急匆匆地去找張鄉長,說瞭自己的想法。

  張鄉長又露出一臉苦相。雖然隻是修一座簡易的橋,但也得幾千塊錢啊,幸好這三個村子緊靠著,要是修三座橋非把他難死不可。

  議來議去,張鄉長說,那就發動機關幹部捐款吧。說完,他帶頭捐瞭四百元。王永元當即也捐瞭四百。

  靠著大夥的愛心,修橋的錢總算落實瞭,王永元心裡就有底瞭。他又騎著自行車,翻瞭三座大山,來到縣城,到教育局去咨詢校車的情況。教育局也拿不出錢,就說,隻要不讓娃娃乘坐違規車,自行車也可做校車,並建議他到交警隊那裡再問問。於是王永元馬不停蹄地到瞭交警隊,交警隊的說法跟教育局差不多,隻是對自行車的設計提瞭些建議。

  王永元打電話給三個村長,問村裡那部分錢落實的情況。盡管三個村長訴瞭陣子苦,但還是表示差不多瞭。

  王永元想把這件事情趕緊辦好,過年時能讓傢長們看見新校車,這樣一開春,他們就可以放心地出去打工瞭。於是,他聯系瞭三個傢長,又帶上辦公室的小吳,一起去市裡的自行車廠。

  自行車廠一看來瞭訂單,廠長高興得合不上嘴。可是一聽說是定做,馬上就說:“我們這裡有庫存的,需要的話價格可以優惠。”

  王永元拒絕道:“不行,我們就是要定做,並且要用最好的材料,你們做不瞭,我們就去別的廠傢。”

  廠長勉為其難答應瞭。可是接下來談價格,他的要價比王永元的預算足足高一倍。

  王永元說:“這是校車,我們這些錢還是好不容易湊的,你們就算做點慈善事業吧。”

  廠長一聽說是校車,都快笑噴瞭。

  王永元氣憤地反問:“你笑啥,你以為一提校車就非得坐大汽車嗎,我們窮地方買不起大汽車還不興騎個好自行車啊。”王永元又讓三個傢長講瞭鄉親們的難處,當說到娃娃們半夜就要起床,每人提個小火爐去上學的時候,竟把廠長感動得直抹淚,不過感動歸感動,人傢也不能做蝕本的生意啊。

  廠長為難地說:“我可以再優惠一下,但你這個價格肯定不行。我會保證用最好的鋼材,最好的輪胎的。”

  王永元跟廠長又磨瞭大半天嘴皮子,終於商量好瞭價格。離開廠,傢長們有點難為情地說:“王鄉長,辛苦您瞭!我們一塊吃個飯吧,錢我們掏。”

  王永元擺擺手,就帶著小吳先走瞭。他們倆來到地攤上,要瞭兩碗餛飩。王永元不好意思地對小吳說:“真是難為你瞭,跟著我出來受罪。”

  小吳挺理解地說:“省下一頓飯錢,就能買個自行車輪胎呢。”

PART.3精心設計

  回來後,王永元就去請教一些修車師傅,研究校車的設計方案。這幾天,他吃住幾乎都在辦公室裡,胃疼得實在受不瞭,才到醫院拿些藥片匆匆吃過瞭事。

  沒幾天,校車的設計方案出來瞭:車子的顏色是醒目的黃色。不光前面有個大鼻子,後面還有個長長的屁股。也就是各伸出一根粗粗的鋼筋,這樣如果萬一後面有車撞上瞭,就會把自行車頂到一旁去。更叫絕的是兩端的鋼筋頭上各有一個報警裝置,如果後面的車距自行車不到八米的時候,就會發出刺耳的報警聲,提醒後面的車輛采取措施。車的兩側還各伸出來一根短短的鋼筋,是防止學生摔倒的。車前面還有一個放手電筒的地方,非常穩妥可靠。這樣娃娃們早出晚歸就能看清路瞭。因為山路多,所以車閘設計也很特別,靈敏,耐用,而且是三保險。連鈴聲都設計成超響的那種。

  廠長看著設計方案,苦笑著說:“起初,我以為接瞭個大單,能讓我的廠子狠賺一筆呢,現在看來靠著你,我連稀飯都喝不上。”

  王永元說:“得瞭吧,我這個設計方案的專利權歸你瞭,說不定全國的校車都來你這定做呢。”

  廠長聽瞭,哭笑不得。他們又跟廠裡的技術人員共同研究瞭三天,才最後敲定方案。

  在等校車出廠期間,王永元也沒閑著,先是到工地上查看小橋修建的情況,督促大傢保證質量,加快進度;然後,他研究制定校車使用方案;最後,他召開瞭鄉裡各部門的聯席會,嚴肅地公佈瞭校車所享有的幾項特權,並對各學校提出具體要求。

  開完會,王永元一下子暈倒在辦公室,被同事送到醫院。張鄉長第一時間趕來看望,還大聲朝醫生喊:“救人,花多少錢我們出!”

  醒來的王永元朝他苦澀地笑笑,說:“不要再折騰瞭,我是胃癌晚期。”

  在場的人聽瞭,都很震驚,原來王永元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瞭,他是在做最後的沖刺!

  在過年之前,校車全部運來瞭。這天,小吳來醫院問王永元能否出席剪彩儀式。

  王永元搖瞭搖頭,說道:“天那麼冷,就不要再搞虛的瞭。”並讓傢人拿出來兩大箱子早已經準備好的棉手套,讓小吳捎回去分發給學生們。

  小吳哽咽著說:“王鄉長,這是哪裡來的錢?你連給自己買點營養品都舍不得。”

  王永元擺瞭擺手,不讓他再說,自己則喃喃自語:“要是再給每個娃娃買一件棉衣就好瞭……”

  隔天一大早,小吳興沖沖地拿著報紙來到辦公室,這是記者拍的娃娃們騎著校車去上學的情景,浩浩蕩蕩,娃娃們個個都很高興、很神氣。他打算等一會兒就把報紙拿到醫院給王永元看。可他一進辦公室,就見大傢都一臉哀傷,他明白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瞭。

  小吳手裡的報紙輕輕滑落,眼淚也隨之奪眶而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