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雨中的朋友

  席爾瓦是個公司白領,他戴著一副眼鏡,顯得很斯文。這天,他辦事回來已經是黃昏時分瞭。天空突然響起一陣滾雷,接著就下起瞭瓢潑大雨。

  席爾瓦見雨越下越大,便趕緊來到一個狹窄的屋簷下,暫時躲一躲。他摘下眼鏡,小心地擦拭著鏡片。這時,又有一個人慌慌張張地跑到這兒躲雨來瞭,席爾瓦的手被對方撞瞭一下,眼鏡不知掉到哪兒去瞭。

  席爾瓦視力不佳,沒瞭眼鏡也就是半個盲人,他顧不得抱怨,趕緊蹲下身來摸索著找眼鏡。

  “對不起,對不起!”聽聲音對方應該是個女子,她一邊也蹲下身去幫著尋找,一邊還不住地說,“你好,我叫瑪麗,弄丟瞭你的東西真是抱歉!”

  這時,天已經完全黑瞭,兩人竟都沒找到眼鏡。席爾瓦根本就看不清對方的模樣,於是隻好站起身子,說道:“你好,我叫席爾瓦。我們等雨停瞭,再找吧。”

  瑪麗也站起身,抱歉地說道:“真不好意思,等一會兒我讓麥迪幫你找吧。他一會兒就給我送雨傘來瞭。”

  席爾瓦聽得出,瑪麗在說到“麥迪”時,語氣特別溫柔。他不由誇道:“你男朋友真不錯啊。”

  不料,瑪麗忙糾正道:“不,我沒有男朋友,麥迪隻是我最親密的朋友!”

  此刻,雨漸漸小瞭。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又有人來到瞭他們躲雨的地方。席爾瓦瞇起眼睛,使勁看,卻隱約隻看到個人影。他心裡猜,一定是麥迪先生送傘來瞭,於是邊讓開身子,邊打趣道:“你總算來瞭,再晚的話,你的女朋友就要被人拐走瞭。”

  不料對方哈哈大笑:“我不要人,隻要錢!把你身上的錢都掏出來!”此時,一道閃電劃過,席爾瓦隱約看到面前站著一個穿著雨衣的男子,手裡好像還拿著把刀!

  席爾瓦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說不出話來,他明白自己遇到劫匪瞭。就在他要伸手掏錢的時候,瑪麗喝道:“混蛋,難道你還想進警察局嗎?”

  顯然這個劫匪認識瑪麗,而且還叫得出她的名字:“瑪麗,你給我閉嘴,我又沒搶你,你不要自討沒趣!”

  瑪麗毫不退縮,她站到瞭席爾瓦身前,直面劫匪,毫無懼色地警告道:“馬上離開這兒,否則麥迪來瞭,有你好受的!”

  看得出,麥迪確實瞭得。那劫匪顯然愣瞭一下,但很快一個猛撲,利索地制伏瞭瑪麗,將她綁得不能動彈,還用衣服堵住瞭她的嘴。做完這些,劫匪比劃著手中的刀,得意地對席爾瓦說:“這下好瞭,先生,可以給錢瞭吧?”

  席爾瓦自知不是劫匪的對手,隻好把兜裡的錢往外掏。

  就在這時,席爾瓦聽到一陣聲響,是一條狗跑瞭過來。隻聽劫匪惡狠狠地咕噥道:“糟糕,麥迪來瞭。”

  席瓦爾猛地醒悟過來,麥迪原來是條狗啊!往事頓時就像電影一樣,飛快地在他腦海裡飄過,席瓦爾好一陣激動。

  那條叫“麥迪”的狗似乎有靈性,直接跑到席爾瓦的身邊,它用身子不停地蹭著席爾瓦的腿。

  席爾瓦連忙蹲下身,用手一摸,原來麥迪的嘴裡已經叼著自己的眼鏡瞭。席爾瓦大喜,喊道:“麥迪,快,狠狠地教訓這個壞傢夥!”

  席爾瓦的話音剛落,麥迪就兇狠地撲向瞭劫匪。劫匪見勢不妙,轉身就逃,但也來不及瞭,很快遠處傳來瞭鬼哭狼嚎的聲音。

  此刻,席爾瓦已戴好眼鏡,他趕緊跑到瑪麗身邊,解開綁在她身上的繩索。

  瑪麗取下嘴裡的佈團,告訴席爾瓦:那個劫匪是他們小區的一個混混,經常出來作案,由於自己是個盲人,所以經常靠麥迪,也就是那條導盲犬去制伏這個小混混。想不到冤傢路窄,今天瑪麗又碰到瞭這個小混混。

  席爾瓦想不到一個盲人竟如此勇敢,忍不住誇道:“瑪麗,你真勇敢……”

  雨終於停瞭,兩個人的話越說越多,越說越投機,都忘瞭回傢。這時,瑪麗終於提出瞭心中的疑問:“剛才,麥迪怎麼會聽你的命令呢?”

  席爾瓦紅著臉說道:“麥迪的名字就是我起的,它原來是我的導盲犬。後來我不需要它瞭,就送給瞭福利院,讓它幫助需要的人。看樣子,福利院又送給瞭你。我們有緣啊!”

  “這麼說,你也是……”瑪麗驚訝不已。

  “是的,但我現在已經能看到你瞭。”席爾瓦誠懇地說道,“明天,我帶你去找一位醫生,就是他,當年讓我重見光明。我想,將來你一定也能看到我!”

  這時,麥迪—這隻忠實的導盲犬已經悄悄地回到瞭席爾瓦和瑪麗的身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