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照張相真難

  按理說,退休拿養老金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就是有人鉆空子,老人死瞭,還冒領養老金。所以便有瞭“活檢”一說。所謂活檢,就是受檢者按要求,證明自己還活著。證明瞭,養老金就按時按數打進卡裡;證明不瞭,養老金就停瞭。

  馮林是個退休工人,他原在千裡之外的城市工作,退休後回到傢鄉養老。他所在的單位便年年要求活檢,為防止有人作弊,活檢的方式更是年年翻新。前年的方式是讓受檢者高舉右手,像領導人檢閱的樣子;去年是讓受檢者拿當年當月當日的老年報;今年更復雜瞭,要當事人用手扶著當地鄉政府的牌子照相。

  這讓馮林有些為難,因為他去年患過腦梗,腿腳很不靈便,行動起來非常困難。但不按要求寄照片去,自己就算已經作古。再怎麼說,忍受痛苦也比被認為作古強,馮林就決定讓兒子用農用車,將他拉到鄉政府的大門口去照。

  但到瞭那裡,兒子小馮照相機還沒打開,門衛就跑來呵斥:“這裡不許拍照!”

  小馮說:“咋不能拍照?又不是軍事禁區。”

  門衛說:“不是軍事禁區,但是政務要地,不準拍照。你看旁邊明文標著的!”

  小馮一看,鄉政府門口果然有個木牌,寫著:政務要地,嚴禁拍照。按說,鄉政府大門不應標這。但是去年有人上訪,被堵在門外不準進院,有人拍瞭照片寄到報社,造成瞭很壞的影響。為杜絕這類事件再次發生,鄉領導就讓辦公室釘瞭這樣的牌子,並要求門衛嚴格監視。

  馮林趕緊對門衛解釋,說拍照是為瞭證明自己活著,沒惡意。

  但門衛不聽,還說自己傢裡窮,這份工作對自己很重要,希望馮林父子配合。

  小馮又賠著笑臉說:“不在政府門前照,借走牌子,在別處照行不行?”

  門衛一聽火瞭,瞪著銅鈴大的眼睛說:“什麼?鄉政府的牌子是能隨便借的?你的頭能借不?要能借,就把牌子借給你!”

  馮林看沒法說通,就讓兒子和原單位聯系,看能不能通融通融,用其它辦法證明自己還活著。

  接電話的是辦公室小劉,她認識馮林,就說:“馮師傅,你就是現在站在我身邊,也證明不瞭你活著,因為我說瞭不算啊。和當地鄉政府的牌子照相,是上邊統一定的,你的照片來瞭以後,要貼在鑒定表上,工會初審,簽註意見,報到人事部,人事部二審,簽註意見,最後呈給總經理,要通過不少環節吶,你還是在當地想想辦法吧。”

  小馮一聽,看來還得另想辦法。他有個表哥是做小生意的,走南闖北見過世面,外號智多星。這天他來走動,聽瞭這情況,就給小馮出主意說:“你到鄉政府門前,站遠點偷偷給牌子拍張照,再拿張你父親的照片,讓照相館把兩張照片合成一下,不就行瞭?”

  小馮一聽有道理,就先偷照瞭牌子的照片,然後拿著父親的照片,跑到縣城讓照相館合成。

  在一傢照相館,小馮拿出照片一說目的,老板堅決不幹,說去年有人拿來兩張照片合成,他沒註意就做瞭。沒想到,其中有一張照片是偷拍的縣委書記。結果那人拿著照片搞詐騙,說縣委書記是他舅。最後追查到照相館身上,還罰瞭他們三千塊呢。

  小馮隻好另找瞭一傢照相館,這次他學乖瞭,一進去就說,父親原是鄉裡面的領導,現在不能動瞭,想合成個照片留念。老板審視半天,說:“到底是老幹部,看穿得多樸素。好,我幫你做。”

  照片拿回來,父子倆一看,還挺像回事的,便高高興興地寄走,等回音瞭。可是等瞭一個月,馮林養老卡裡的養老金卻停瞭。剛開始,他們還以為是養老金改成兩個月一發瞭呢,可是直到第三個月,卡裡依舊沒有進錢。兩人坐不住瞭,就往單位打電話。

  這回,是單位工會金主席接的電話。小馮就說瞭父親養老金的事。

  金主席說,你父親不是已經去世瞭嗎?小馮說沒有,活得好好的,一頓能喝兩大碗粥呢。

  金主席便說:“不對吧,上次寄來的活檢照片,一下就被看出是合成的,判瞭個—按去世處理。上級領導還說瞭,等子女來算喪葬撫慰金的時候,要好好批評一下。”

  小馮急得都快哭瞭,他說:“金主席,我爹真的還活著,一天都沒死……”說完就把電話給瞭馮林。

  金主席和馮林聊瞭幾句,又考慮瞭一會兒,便說:“那好,我相信你們。還是抓緊時間弄個符合標準的照片過來,我給領導再打個招呼。”

  小馮趕忙又把表哥喊來商量辦法。智多星見自己出的主意辦砸瞭,就說:“這些傢夥眼真夠賊的。這樣吧,這次咱不合成,到縣城,找傢廣告公司,依照片上的原樣,制作一個一模一樣的牌子,扛回傢來照個像樣的。”

  小馮就又拿著鄉政府牌子的照片趕到縣城,對廣告公司的老板說:原樣做這個,要做得不走樣。

  老板以為他是鄉政府的工作人員,便說:“你三天後來取吧,絕對做得和老牌子一模一樣。”三天後,小馮開著他的舊農用專車,將牌子弄回瞭傢。

  見有瞭牌子,馮林也很高興。但新的難題又來瞭,在哪裡照呢?總得找個像機關樣子的地方吧。

  小馮很快想到瞭村口的學校。於是,他帶著牌子,扶著馮林來到學校門口。

  學生們見小馮搬著塊鄉政府的牌子,往學校門口豎,都很奇怪,將馮林父子團團圍住,問說:“怎麼?學校要改成鄉政府瞭,那我們去哪裡上學呢?”這麼一鬧,嚇得馮林趕緊讓兒子回傢。

  回到傢,小馮在自傢院門旁一面整潔些的墻上把牌子釘好,讓父親站在旁邊,露出笑容。但馮林總是笑不好,笑得像哭一樣。

  小馮便說:“您得笑得自然些,不然照片寄過去,領導會擔心的!”

  最後,照片總算照好瞭。小馮將父親的照片寄走,提心吊膽地等,生怕有人看出破綻。這一日,他忽然發現父親卡裡進錢瞭,心裡的一塊石頭才落瞭地。令他不解的是,這次比過去多打進瞭300元。後來才知道,是原單位的領導見照片上牌子後的墻很破舊,就想,鄉政府還那麼破舊,馮傢就更不用說瞭。領導起瞭惻隱之心,就讓人從單位福利費裡拿出300元,隨同養老金一起打進來瞭。

  不久,有趣的事又發生瞭,那一天早晨,鄉政府門前的牌子不見瞭。

  這可是個大事,鄉派出所全體出動找牌子。根據各種線索,馮傢成為重點懷疑對象。派出所來檢查,不僅搜出瞭牌子,還找到瞭好幾張馮林和牌子的合影,真可謂是“人贓俱獲”。父子二人被帶到瞭鄉裡。

  但經辨認,搜來的牌子卻不是鄉政府丟失的牌子。盡管如此,鄉裡的領導還是不放馮傢父子,認為他們私做牌子,問題嚴重,必須徹查!此事作為奇聞傳到縣裡,縣長感到奇怪,就親自來調查。

  馮林流著眼淚說瞭整件事情的原因和經過。

  縣長聽瞭,面對馮林,鞠瞭一躬,說:“老人傢,我向您道歉,您受委屈瞭。”然後,他轉身,大聲說,“人民政府的牌子下,人民不能拍照,誰能拍?哪個人釘的不許拍照的牌子?立即給我摘下!”

  聽到這裡,馮林又流下瞭眼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