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當保鏢

PART.1暗度陳倉

  阿P失業瞭,天天忙著找工作。這天,阿P看見一則廣告:招聘臨時保鏢,要求頭腦靈活,精明能幹,工作時間十天,報酬一萬。阿P覺著報酬不錯,趕緊去應聘。

  面試官有三個人,一對中年男女,還有個年輕男人。中年男人看瞭看阿P,點點頭說:“看著挺精神的。”

  阿P趕緊說:“本人身體健康,腦筋靈光,選擇我,沒錯的。”

  這時那個年輕人給阿P介紹,中年男人是他們的董事長,姓黃,女的是董事長夫人。這次招聘保鏢,任務就是護送董事長的兒子黃笛上大學。黃笛考上瞭廣州的一所大學,快開學瞭,黃笛死活不讓傢裡人送,非要獨自去報到。董事長夫婦沒轍,隻好同意瞭,可還是不放心,就想找保鏢一路暗中護送。黃笛經常來公司,不能讓公司的人去,怕他認出來生氣,所以對外招聘。

  阿P一聽,拍拍胸脯:“這事交給我吧,保證完成任務。”

  年輕人又告訴阿P:“黃笛不是你一個人保護,我們出動四組人,你是其中一組。記住,你後面還有人盯著你,幹好瞭有獎,不好好幹,回來沒工資。”

  阿P連連點頭,年輕人拿出幾張照片,說這就是黃笛的照片,讓阿P好好看看,又給阿P一張火車票,說:“這是你的票,你的座位在黃笛斜後面,正好能盯著他。火車是大後天的,你回去準備準備,準時出發。”

  阿P看看車票,問:“這麼遠,要走好幾天呢,怎麼是硬座?”

  年輕人說:“黃笛說要和普通大學生一樣,非要買硬座不可。”

  阿P頓時覺得黃笛這小子挺有意思。回到傢,他花血本買瞭一身運動服。穿上運動服後一照鏡子,阿P不禁暗自得意:我阿P長得就是年輕啊,這麼一打扮,完全就是個學生,穿成這樣去保鏢,保準引不起懷疑。

  到瞭出發那天,阿P上瞭火車,看見黃笛已經在車上瞭。一路上,黃笛安靜地坐著,一會兒聽聽音樂,一會兒看看書。阿P心想,這小子不淘氣,挺省心。

  火車走瞭小半天,到瞭一個小站,要停二十分鐘。阿P的煙癮犯瞭,他見黃笛還在安靜地看書,就想,這小子挺老實,離開一會兒沒事,於是下瞭車。抽完煙,阿P扭頭往回走,一轉身,和一個賣貨的撞個滿懷,賣貨的脖子上掛的貨箱一下掉到地上,幾瓶飲料打碎瞭。

  賣貨的一把抓住阿P:“你瞎啊!看這東西都碎瞭,賠!”旁邊立刻過來幾個人把阿P圍住瞭,阿P不敢糾纏,說:“我賠,我賠,多少錢?”

  賣貨的說:“一千!”

  阿P嚇瞭一跳:“你這幾瓶破飲料能值一千?”

  “一千就是一千,一分不能少。”

  阿P哪吃過這個虧,瞪著眼睛就喊:“不給!”

  “你不給就別上車瞭。”旁邊幾個人過來抓住瞭阿P。阿P明白瞭,這些人是一夥的,是碰瓷的,自己必須以大局為重,火車馬上就開瞭,於是說道:“好,我給你們一千。”

  阿P趕緊掏錢,可發現錢包裡隻剩一百多元現金瞭。那夥人一看隻有這點錢不幹瞭,拽著阿P不讓他上車。正推推搡搡呢,火車鳴笛瞭,阿P扭頭一看,車門已經關上瞭,火車也慢慢啟動瞭。阿P一下傻瞭,他猛地推開眾人去追火車,那幾個人見狀都趕緊跑瞭。

  火車還是慢慢開走瞭,阿P呆呆站著,心想:這下完瞭,人跟丟瞭……正鬱悶呢,突然阿P眼前一亮——隻見前面的站臺上站著一個小夥子,正是黃笛!黃笛沖著遠去的火車大喊:“各位保鏢,辛苦瞭,回去告訴我爸,別再派人跟著我瞭。”

  阿P明白瞭,黃笛這小子挺賊,他發現車裡有保鏢,便在火車要關門時突然跳下來,保鏢來不及下車都被甩瞭。這下阿P“悲極生樂”,別提多美瞭:現在隻剩自己一個保鏢瞭,護送的功勞也是自己一個人的瞭,那幾個蠢貨都挨罵去吧。

PART.2移花接木

  阿P跟著黃笛出瞭車站,黃笛進瞭站前商場,阿P也跟瞭進去,隻見黃笛買瞭一輛自行車,出商場騎上自行車走瞭。阿P呆瞭,趕緊在後面跑著追,追瞭一會兒就跟不上瞭。這時阿P看見旁邊有個騎自行車的,這輛自行車破破爛爛,阿P一把將那人拉瞭下來,把錢包裡的一百多元錢都塞給他:“我有急事,這車賣給我瞭。”

  那人覺得劃算,把自行車給瞭阿P,阿P連忙騎上車追黃笛。

  黃笛騎著車就奔城外,到瞭城外直接上瞭公路。阿P看懂瞭,原來黃笛要騎車去廣州啊!阿P在後面跟著黃笛,黃笛買的是賽車,騎著很省力,阿P可就不行瞭,這破車腳蹬子上的蹬板都掉瞭,車座也壞瞭,把阿P的屁股顛得火辣辣的疼。騎瞭不一會兒,阿P就累得滿頭大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阿P急中生智,想出瞭一招。他使出吃奶的勁攆上瞭黃笛,跟黃笛搭訕,問黃笛去哪。黃笛說去廣州,阿P假裝驚喜地說:“我也去廣州,我今年考上大學,傢裡窮,我騎車去學校,這樣能省好幾百元錢。”

  黃笛以為遇到瞭知音,很高興,兩人聊瞭起來。這時,黃笛看瞭看阿P的自行車,說:“你這車也太破瞭,騎到廣州還不得累死。”

  阿P假裝不好意思地說:“傢裡窮,沒舍得買新的,沒事,我有的是力氣。”黃笛看不下去瞭,說:“等一會兒到瞭鄭州,我給你買輛新車,我們結伴走,一起去廣州,你騎這車跟不上我。”阿P心中竊喜,自己等的就是結伴這話,這小子上當瞭。

  兩人騎著車說著話,很快到瞭一個小鎮。阿P借著上廁所,給董事長發瞭短信,說自己跟著黃笛呢,讓董事長放心。董事長很快回瞭短信,表揚瞭阿P,說幹好瞭給加薪。阿P很得意,看來這一萬元是到手瞭。

  兩人接著趕路,晚上,阿P和黃笛到瞭鄭州,住進瞭賓館。阿P找瞭個借口就溜出去給董事長打電話,把今天的事簡要說瞭。董事長一聽黃笛騎車上大學,急瞭,問清兩人的詳細住址,告訴阿P,他明天一早讓鄭州的朋友去接黃笛,強行送往廣州,讓阿P晚上看好黃笛,阿P連聲答應瞭。

  第二天,阿P醒得挺早,一起床就發現黃笛不見瞭,他連忙穿好衣服,發現自己的手機也不見瞭。過瞭沒多久有人敲門,阿P一開門,就見門外站著幾個兇神惡煞的大漢……

PART.3調虎離山

  再說董事長這邊,他和阿P打完電話,不由心急如焚,騎車去廣州,這多危險啊!於是他立刻聯系鄭州的朋友,告訴他們黃笛住的賓館房號,請他們幫忙把黃笛送到廣州。第二天一早,朋友打來電話,說已找到黃笛,正帶著他開往廣州呢,開的是房車,很舒服,請董事長放心。董事長夫婦都長長出瞭一口氣,他們立刻飛到廣州,準備迎接兒子。

  等瞭兩天,從鄭州來的房車到瞭。董事長夫婦看見車趕緊跑瞭過去,打開車門一看,車裡有個人正在呼呼大睡,這人根本不是黃笛,卻是阿P!

  黃夫人驚訝地問阿P:“怎麼是你?我兒子呢?”

  阿P揉瞭揉眼睛,說:“你兒子跑瞭,他玩瞭個金蟬脫殼,把我甩瞭。那天早晨我剛醒來,房間的座機就響瞭,黃笛打來電話,他說我的身份暴露瞭,他一個人走瞭。為瞭懲罰我,他把我的手機拿走瞭,讓我來廣州取回手機。我急瞭,得趕緊找黃笛啊,剛要出門,這時這幾個草包來瞭。”阿P指著車上的幾個彪形大漢說,“這幾個蠢貨把我當成你兒子瞭,不由分說把我帶上車,我跟他們解釋他們不信,我說要給你們打電話,他們不借給我手機。”

  董事長聽瞭,瞪著阿P:“你可真夠笨的,這點事都辦不好,讓一個孩子給耍瞭。”說著他忙給黃笛打電話,對方卻關機瞭。黃夫人滿臉焦慮:“我兒子去哪瞭?真急死人瞭。”

  這時阿P說:“我能找到黃笛。”他把計策一說,大傢都說行。

  阿P借瞭個手機給黃笛打電話,問他到哪瞭,黃笛告訴阿P,他快到株洲瞭,他準備在株洲逛兩天。阿P趕緊說:“我也到株洲瞭,我的錢被偷瞭,現在飯都吃不上瞭。求你給我送點錢來吧,否則我得沿街乞討瞭。”黃笛答應瞭。

  掛上電話,董事長一行人和阿P趕緊往株洲趕。到瞭株洲後,阿P給黃笛打電話,問他在哪,黃笛說瞭自己住的酒店,一行人立刻趕瞭過去。

  到瞭酒店,服務臺的一個員工確認他們的身份後拿出一張字條,說是黃笛留給他們的。董事長接過一看,字條上隻有四個字:雕蟲小技!

  董事長搖搖頭,把字條給瞭阿P,阿P看後直皺眉,不過他馬上又有瞭主意。阿P領著大傢來到酒店監控室,調出錄像,在錄像上他找到瞭黃笛,然後讓董事長夫婦看。董事長指著錄像問:“這就是你找到的黃笛?”

  阿P說:“是啊,你看你兒子多精神!”

  董事長哭笑不得,黃夫人卻翻來覆去看瞭好幾遍,點點頭說:“是挺精神,這樣我也放心多瞭。”

  董事長說:“黃笛這小子把我們騙到株洲來,自己卻不知跑哪去瞭。”

  阿P說:“據我估計,黃笛玩的是調虎離山,他現在一定到廣州瞭。你再給他打電話,他準接。”

  黃夫人剛要打電話,手機鈴響瞭,收到一條彩信,彩信是一張照片,照片上黃笛正笑嘻嘻地用手做出“V”字,背景是他的大學,照片下有文字:我到大學瞭!黃夫人忙把彩信給董事長看,董事長www.rensheng5.com呵呵笑瞭,說:“這小子,還真到大學瞭!走吧,我們也去廣州。”

  到瞭廣州,黃笛來接大傢。黃夫人一下車就把兒子抱住瞭:“可把媽媽惦記壞瞭,你這混球!”

  黃笛嘿嘿笑著說:“我說我一個人來廣州沒事,這回你們相信瞭吧。”

  董事長點點頭說:“我兒子長大瞭,也該放手瞭。”

  這時黃笛看見瞭一旁的阿P,忙把手機還給他,笑著說:“謝謝你。”

  董事長有點發懵,就問兒子幹嗎謝阿P,阿P這才紅著臉說出實情。原來在鄭州,董事長在電話裡說要強行帶走黃笛,阿P就思想鬥爭上瞭,最後他做出瞭一個艱難的決定——成全黃笛,讓他完成獨自上大學的夢。於是他把自己的身份告訴瞭黃笛,讓黃笛先走,並拿走自己的手機,這樣自己就不能給董事長打電話瞭。鄭州那夥人果然中計,把阿P拉到瞭廣州,黃笛卻跑瞭。

  董事長聽罷,看瞭看阿P,說:“原來是這麼回事。這次你沒完成任務,讓黃笛跑瞭,工資就免瞭吧!”

  阿P聽瞭挺沮喪,可嘴上還硬撐著:“嗨,錢算什麼,黃笛把我當朋友,我可不能出賣他。”

  董事長笑瞭笑,又接著說:“你還算有腦子,也講義氣。如果你不嫌棄,我的公司正式聘用你。這次你讓我兒子得到瞭鍛煉,獎勵你一萬元!”

  天啊,這真是天上掉下大餡餅,而且是兩塊!阿P一下跳瞭起來,董事長慧眼識珠,這不正說明自己是匹千裡馬嗎?阿P撇瞭撇嘴,他又牛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