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舊掛歷上的秘密

PART.1三種價格

  孫小軍在教育局工作多年,一直沒挪窩,最近副處長的位子空瞭出來,他終於有瞭升職的機會。為瞭抓住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孫小軍積極地四處活動起來。

  這天,孫小軍參加完一個飯局回到傢,剛坐在沙發上休息,門鈴響瞭。妻子小梅開門一看,一個穿著破舊的老頭瞇著小眼,往屋裡直瞅,說:“你傢有廢紙不?俺是收報紙的。”

  小梅上上下下把老頭打量瞭一番,看著不像壞人,就讓他進瞭屋,自己到書房拎瞭半麻袋報紙出來。老頭稱完報紙,點清瞭錢,正要走,突然他被客廳角落裡的一堆東西吸引住瞭,問小梅:“那是掛歷嗎?我看著像是去年的,你們也當廢紙賣瞭吧,3毛一斤怎麼樣?”

  小梅一聽挺高興,丈夫孫小軍在教育局工作,每年都能收到不少別人送的掛歷,那些舊掛歷自己正不知怎麼處理呢。於是小梅把那堆舊掛歷都給瞭老頭。老頭看到那麼多舊掛歷,高興得合不攏嘴,這挑挑,那撿撿,很快把掛歷分成瞭三撥。老頭說:“這撥4毛一斤,這撥3毛,這撥2毛5。”小梅瞅瞭瞅地上的掛歷,好不奇怪:都是硬紙殼子,怎麼還分三種價?

  小梅仔細看看掛歷,說:“我知道瞭,是不是越老的掛歷越值錢?”老頭搖瞭搖頭。孫小軍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來瞭,他站起身,拿著掛歷研究瞭一番,哈哈大笑道:“我知道瞭!這撥為什麼4毛錢呢?因為掛歷上面都是穿泳衣的明星,這撥2毛5,因為上面是些主持人,主持人咋拼得過明星呢?”

  老頭“嘿嘿”一樂:“你可真會說笑話,我一大把年紀瞭,哪能想那麼細喲。”小梅就問:“那你是靠啥標準分類的?”老頭擺擺手,說:“俺不和你們嘮嗑瞭,俺還得去收廢品呢。”

  老頭出瞭屋,小梅還在想這事,她對孫小軍說:“這老頭有些奇怪,你覺得呢?”孫小軍笑瞭笑,說:“人傢一個收廢品的,有什麼奇怪的?”

  剛說完這句話,孫小軍心裡突然“咯噔”一下,想起一件事來:前不久自己看新聞,有一個當官的在日記上寫情人的事,老婆發現後一氣之下舉報瞭他。現在不少當官的都是因為沒註意細節才壞的事,剛才賣的那一堆掛歷上自己沒寫什麼重要信息吧?現在是爭取升職的關鍵時刻,一點差錯都出不得啊!

  想到此,孫小軍一拍大腿:“還是把掛歷追回來放心。”於是他飛速出門,終於趕上老頭,把掛歷要瞭回來。

  回到傢裡,孫小軍把那些掛歷翻過來掉過去檢查瞭幾遍,發現上面果然有些信息:自己曾在幾本掛歷上圈出瞭一些領導的生日,以便按時送禮,而其中有一位領導,最近已經被雙規瞭!雖然圈出生日算不得什麼“重要信息”,但孫小軍還是想小心一些,於是他順手把舊掛歷都塞進瞭床底下。

PART.2定有蹊蹺

  這天,孫小軍回到傢,剛要進門,就看到一個收廢品的老太太從自己傢走出來,老太太手裡正提著那堆舊掛歷!孫小軍進門就問妻子小梅:“你怎麼又把舊掛歷賣瞭?”小梅答道:“那些舊掛歷放在傢裡,實在太占地方,你不是覺得那老頭古怪,賣給他不放心嗎?這個老太太在咱們小區收瞭好多年廢品瞭,賣給她,總沒問題瞭吧?”

  孫小軍搖搖頭,心想既然賣瞭,也隻好算瞭,於是他信步走到陽臺上給花澆水。正澆著,他突然發現樓下不遠處,收廢品的老太太把舊掛歷交給瞭一個老頭,那老頭不是別人,正是幾天前上門收廢品的那個人!

  那老頭又把自傢的舊掛歷要回去瞭,這裡面一定有蹊蹺!這下孫小軍呆不住瞭,等那老頭走遠瞭,孫小軍下樓走到老太太身邊,問:“老人傢,剛才你從我傢收的舊掛歷,怎麼給瞭那個老頭?”老太太一樂:“那個人說想收掛歷,每斤讓我賺1毛,他愛要就給他唄。”

  孫小軍聽罷更不解瞭,他身在機關單位,早已練就察言觀色的絕技,這會兒他想起老頭的種種奇怪舉動,從把掛歷分三撥,再到“斥巨資”回收老太太手中的貨,孫小軍已經可以斷定,這人不一般。舊掛歷落到他手裡,孫小軍實在不放心,他決定跟隨老頭,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於是孫小軍開著私傢車出瞭小區,還沒到路口,就看見老頭正在前面蹬著三輪車呢,他忙開車跟瞭過去。不一會兒,來到一處廢品收購站,老頭把報紙什麼的都賣瞭出去,唯獨把舊掛歷留在瞭車上。孫小軍眉頭一皺:看來老頭收舊掛歷不是為瞭賺錢,那究竟是為瞭什麼呢?

  這時老頭又上瞭三輪車,東拐西拐,在一個修鞋攤前停瞭下來。老頭把舊掛歷抱下車,挑揀後分成三撥,然後他和修鞋師傅磨瞭一陣嘴皮子,就拿瞭一個小馬紮坐瞭下來。修鞋師傅拿過一幅舊掛歷,用一個不知什麼工具,在舊掛歷的邊上又修又磨,半天才能翻過一頁。一幅掛歷十幾頁,修鞋師傅忙得滿頭大汗。過瞭一陣,修鞋師傅又從另一撥舊掛歷中拿過一幅,另找瞭一個工具輕輕一挑,把掛歷上面的薄膜給揭瞭下來……

  孫小軍在一邊看得一頭霧水,老頭這是要翻新舊掛歷嗎?他費這勁幹什麼?修鞋師傅忙瞭好半天,老頭把幾張零錢交到修鞋師傅手裡。修鞋師傅扯著嗓門說:“要不是和你認識多年瞭,我才不幫你這忙呢,就知道耽誤我幹活賺錢。”老頭笑瞭笑沒說啥,抱著舊掛歷上瞭三輪。

PART.3無言真相

  孫小軍趕忙發動車子,繼續跟在三輪車後面。老頭七拐八拐,終於停在瞭一條小路上。孫小軍趕緊把車停瞭,剛一下車,他就聽到一陣讀書聲,附近好像有學校。往前走瞭一段路,孫小軍終於看清瞭,前面真有一個學校,校門破舊狹小,老頭正背著舊掛歷往裡走呢。孫小軍越發好奇,也顧不得被發現瞭,在後面跟著老頭進瞭校門。兩人一先一後來到一間教室門口,往教室裡一看,孫小軍傻瞭,屋裡的學生全是盲人,原來這是一所盲人學校。

  教室裡,一個老師模樣的姑娘看到老頭,顯得很高興,對老頭說:“老楊,太謝謝你瞭!又給孩子們送掛歷來瞭吧。”

  孫小軍在門外愣住瞭:這個收廢品的老頭把掛歷當成寶貝,就是想交給盲人孩子?隻見老師接過老頭的舊掛歷,一本本翻看著,老頭說:“不用看瞭,全都處理過瞭,孩子直接能刻能畫瞭!”

  那老師點瞭點頭,說:“麻煩你瞭老楊,要不是你,孩子們的課程就耽誤瞭。”老頭咧著嘴,嘿嘿直樂:“應該的,應該的,孩子們太可憐瞭。”

  這時,老師把收來的舊掛歷分給學生,盲人孩子們手拿一根小細針,把掛歷鋪在桌子上,一針一針地刻著。孫小軍看到這裡,恍然大悟—

  小細針是盲人孩子的筆,而收來的舊掛歷就是他們的“練習本”。盲人孩子眼睛看不見,要想學知識就得靠觸覺,用手觸摸文字。而盲人用紙非常貴,市場又窄,隻有大城市才賣盲人教輔資料。舊掛歷的厚度、硬度與盲人用紙差不多,盲人孩子可以拿來練字。帶薄膜的掛歷,用細針刺起來費勁,邊角太鋒利的掛歷也容易刺破孩子的手,所以,老頭把這些掛歷先送到修鞋師傅那裡處理一下。當然,因為有“手續費”,帶薄膜的、邊角鋒利的舊掛歷,他收的時候出價就便宜一些。

  看著看著,孫小軍真想抽自己嘴巴,他在教育局工作,盲校教育正在他的分管范圍內。這些日子,他迎合上級,排擠同級,提防下級,就是為瞭跑個官,盲校申請教育資金的文件卻一直被他扔在抽屜裡睡大覺。想到這,他轉身離開瞭教室,他想,自己已經知道瞭回去該怎麼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