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譚] 一文錢的夢

無論天子還是平民、惡霸還是善人,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夢。當夢也可以買賣時,故事就發生瞭……

PART.1賣夢

  很久以前,也不知哪個朝代,在天子腳下的京城裡,突然出現瞭一個賣夢的老者。老者身穿破舊的粗佈衣服,懷裡抱瞭一個瓷枕。他說,這可不是一般的枕頭,這叫“尋夢枕”,枕上它,晚上想做什麼夢就做什麼夢,買夢的價錢也便宜,一文錢一個夢,沒有比這更便宜的東西瞭。

  剛開始大傢都不相信:夢還能賣呀?這老頭八成是個瘋子。老者卻毫不介意,依舊每天在鬧市街頭喊著:“賣夢,賣夢,一文錢一個夢!”

  這天,老者正吆喝得起勁,突然一個人腳下帶風地走瞭過來,氣勢洶洶地對老者說:“老頭,你的枕頭果真什麼夢都能做嗎?”老者不卑不亢地回答:“正是!”那人說:“我想夢見死去的娘,能行嗎?”老者點頭說行。那人接著又問:“要是夢不見我娘,又怎麼說呢?”老者還是不溫不火:“如果夢不見,聽憑客官處置。”那人好像等的就是這句話,說:“好,如果夢見我娘,一文錢少不瞭你的;如果沒夢見,這瓷枕你就別想要瞭。”老者點點頭,沒說什麼,隨後畫瞭一道奇怪的符,貼在瓷枕上,約那個人第二天還在這裡相見。

  那人拿著瓷枕前腳一走,周圍看熱鬧的百姓就對老者說,這個瓷枕他是甭想要回來瞭,剛才那人不好惹,他是京城裡有名的無賴。再說夢裡的事誰知道呀,他明明夢見瞭,嘴裡說沒夢見,你能拿他怎的?老者卻隻是淡淡地一笑,什麼也沒說。

  沒想到,第二天無賴卻風風火火地趕來瞭,他把瓷枕恭恭敬敬地遞給老者,說話時眼裡還含著淚花:“你的枕頭太靈瞭!昨晚我真的夢見娘瞭,娘和活著時一模一樣,她還囑咐我要好好做人,別霸占人傢的東西。”說著眼淚就流瞭出來。原來這無賴雖然霸道,卻是個孝子,看來他真的夢見娘瞭。臨走,無賴沒忘瞭給老者一文錢,老者坦然地把錢裝進瞭衣兜。

  自從這事以後,大傢都相信瞭那個瓷枕不一般,於是很多人來找老者要枕頭。有趕考書生想夢見傢鄉妻子的,有少婦想夢見在外征戰的丈夫的……凡是來要枕頭的,老者都會畫個符貼在枕頭上。這些人拿瞭枕頭去,第二天來送還時都說果然夢見瞭想見的人……

  老者賣夢的事很快傳遍瞭京城。這天,老者又在街頭叫賣,幾匹高頭大馬停在老者跟前,從馬上跳下幾個穿官服的人,為首的對老者說:“你就是那個一文錢賣一個夢的人嗎?”老者點頭稱是,那人就說:“跟我們走一趟吧!”說著拎小雞似的把老者拎到馬上,掉轉馬頭便走。

  老者糊裡糊塗地在馬上走瞭一段路,等停下來才知道,自己竟然進瞭皇宮。皇上親自召見瞭老者,還讓太監賜坐,接著就細問老者的來歷。

  老者戰戰兢兢地說道:“回皇上,草民姓袁,名叫袁夢,因傢鄉鬧饑荒,出來混口飯吃。沒什麼本領,就靠祖上傳下來的這個尋夢枕,好歹沒餓著。”皇上聽罷沉吟半晌,說:“朕想做一個夢,你能否賣給朕?”

  袁夢道:“草民鬥膽問一句,皇上想做個什麼夢呀?”皇上想瞭想,說:“朕想在夢裡見一個人。”

  袁夢又問:“皇上要夢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

  皇上嘆道:“不怕你笑話,朕也不知那人叫什麼名字,現在哪裡。”接著,皇上就對袁夢說瞭一件事:

  最近,皇上心愛的淑妃死瞭,他心裡很難過。正趕上七月七廟會,皇上就想去廟會散散心。廟會裡擁擠不堪,皇上坐的轎子行進緩慢,他不耐煩地掀開轎簾往外看,隻見轎外人山人海,但女人大都其貌不揚。皇上想起瞭過世的淑妃,禁不住嘆息。正在這時,一個女子在他眼前一閃,隻見她身姿曼妙,回頭向轎子輕輕一笑,就擠進人群不見瞭。這一笑就把皇上的魂兒給勾瞭去。從廟會回來,皇上腦子裡老是閃著那女子回頭一笑的倩影,竟茶飯不思起來。這時,一文錢賣夢的事傳進宮來,傳得很神,皇上心中一動,就讓人把袁夢找來瞭……

  袁夢聽瞭皇上的敘述,想瞭想說:“我盡力吧,一定讓皇上今晚夢見那個女子。”說著他畫瞭一道很奇怪的符,貼在瞭瓷枕上。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袁夢還沒起床,就被人從被窩裡拖瞭出來,五花大綁押到瞭金鑾殿上。皇上高坐在龍椅上,滿面怒氣地說:“好你個袁夢,竟敢戲弄朕,你可知罪?”袁夢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他實在不知道自己犯瞭什麼罪。

PART.2尋夢

  原來,昨晚皇上枕著尋夢枕入睡,半夜果然做夢瞭,夢裡真的出現瞭一個女子,不料那女子長得十分怪異:單看半邊臉,那是嬌美無雙,可再看另一半臉,簡直就慘不忍睹。皇上一見到那副樣子,連話也沒說就嚇跑瞭……

  袁夢聽瞭經過,說:“恕草民直言,這瓷枕從來沒有夢錯過人。皇上怎麼就肯定,夢中那人不是在廟會上見到的女子呢?”

  皇上一想也是,廟會上的女子側身一笑,自己並沒見到她的正臉呀,想到此,氣也消瞭些,不由失望地說:“看來淑妃這一去,朕再也找不到合意的佳人瞭!”

  袁夢大著膽子說:“既然皇上與那女子有緣,我可再送皇上一個夢。今晚再夢見那女子,皇上何不問個清楚呢?”皇上想瞭想,說:“好,朕就再做一個夢。”

  一夜很快過去,袁夢等著皇上召見自己,卻一直沒有音訊。又過瞭幾日,終於有太監召袁夢去面聖。皇上一見到袁夢就說:“袁先生,多虧瞭你的枕頭,讓朕找到瞭意中人!”

  接著皇上便說瞭他這次做的夢:他這次入夢見到那個女子,並沒害怕,坐下來跟她談瞭很久,覺得她雖然面貌古怪,卻心地善良,談吐之間與自己心意相通,便有心納她為妃,於是在夢中問清瞭她傢住哪裡。第二天醒來,皇上派人按夢中的住址去找尋,竟真的找到瞭那個女子,於是立刻把她接進宮來,封為惠妃。

  皇上說完,對袁夢笑道:“先生是朕與惠妃的大媒,來人,請惠妃過來謝過先生。”

  惠妃很快來到殿上,袁夢一見惠妃,不由暗暗一驚,隨即對皇上奏道:“恕草民直言,我行走江湖多年,從未見過一半臉美一半臉醜的人。今日一見娘娘,我敢斷定,娘娘醜的那半邊臉是假的,是把一種叫人皮草的草根煮熟瞭糊在臉上才成瞭這樣。”

  皇上一聽愣瞭,直直地看著惠妃,問:“他說的是真的嗎?”

  惠妃沒答話,慢慢地低下頭,再抬起頭來,手上就多瞭件酷似人皮的東西。再一看,惠妃哪裡是醜女,簡直貌若天仙。皇上看著惠妃的真面目驚呆瞭,半晌才說:“你、你是淑妃!”原來,取下假面後的惠妃跟死去的淑妃長得太像瞭,簡直就是一個人。

PART.3圓夢

  此時,惠妃緩緩跪倒在皇上面前,說:“啟稟皇上,淑妃正是臣妾的姐姐。”皇上奇怪瞭:“你為什麼要把自己扮得如此醜陋?”

  惠妃說:“我若不這樣,恐怕連皇上的面也見不到呀!”說著看向皇上身邊的太監。太監知道瞞不住瞭,這才跪下來招認說,上次皇上去廟會,皇後下令,稍有姿色的女子那天都不準出門。惠妃若不戴上醜陋的假面,是不會被準許進入廟會的。

  皇上聽罷有些惱怒,正要開口,惠妃突然跪下道:“皇上,臣妾千方百計去瞭廟會,卻沒有機會和皇上說話。此後接連兩天,臣妾都在夢裡見到瞭皇上,不料皇上竟真的派人來接臣妾入宮瞭。其實臣妾一心進宮,並不是為瞭榮華富貴,而是為瞭我那屈死的淑妃姐姐—求皇上為我姐姐伸冤!”

  皇上有些意外,皺瞭皺眉頭說:“難道你姐姐有什麼冤情嗎?”

  惠妃從容道:“我姐姐並非病死,乃是中毒而亡,她是被害死的呀!”

  皇上驚得從龍椅上跳瞭起來,惠妃接著說:“不僅淑妃,還有以前的鄭妃、蕭妃……她們都是得寵不久便離奇死去瞭。”

  皇上回憶瞭一下,果真如此。他不禁回頭怒視著身邊的幾個太監,www.rensheng5.com那幾個太監早已嚇得腿肚子轉筋,他們跪倒在地,連聲喊道:“皇上饒命,不關我們的事呀……”

  經那幾個太監招認,事情終於水落石出:原來皇後生性嫉妒,凡是美貌受寵的嬪妃,她就吩咐皇上身邊的太監,讓其喝下慢性毒酒。淑妃等人都是被毒酒毒死的,唯獨惠妃,皇後見她如此醜陋,暫時就沒讓她喝毒酒,總算逃過瞭一劫……

  真相大白後,皇後服毒自殺。皇上再次召見袁夢,說:“你的尋夢枕,為朕破瞭一宗大案,還為朕找來一個好妃子,現在朕該好好謝你瞭。說吧,你要什麼賞賜。”

  袁夢想瞭想,說:“皇上,草民早已說過,一個夢隻要一文錢,皇上隻要賜我一文錢便是。”

  皇上聽罷不由拍手叫好:“袁先生真乃奇人!”於是吩咐賞袁夢一文錢。不料太監下去後,賞錢卻遲遲沒有拿來。原來皇宮裡奢華無比,就是買個小物件,也要上百兩銀子,偌大皇宮,竟找不出一文錢的銅板!

  皇上隻得對袁夢說:“這樣吧,朕賜你黃金千兩,你不用找瞭。”

  哪想到這袁夢卻是個倔種,他說:“皇上,草民行走江湖多年,每個夢隻要一文錢,從不多貪,可不能破瞭規矩呀!”

  這下皇上為難瞭,到哪裡給他找一文錢去呀?袁夢就說:“皇上既然拿不出一文錢,不如寫一張借據吧。”

  皇上無奈,竟真的寫瞭一張借據,寫明欠袁夢一文錢。袁夢拿瞭借據便離開瞭皇宮。

  等袁夢一離開皇宮,皇上才拍著腦袋說上當瞭。你想呀,皇上富有四海,他欠過誰的錢?現在他卻欠著袁夢的錢,並且是一文錢,這事要是傳揚出去,讓皇上顏面何存呀?於是,皇上緊跟著就下瞭一道聖旨,告喻天下州縣的官員,隻要袁夢到瞭他們管轄的地方,就要好生接待,千萬別讓他缺錢花,免得他拿出那張欠條來。

  袁夢離開皇宮後,還是行走江湖,到處賣夢,一個夢還是一文錢。不過,他的身價卻提高瞭許多,那些地方官員見瞭他就如見瞭親爹似的,變著法子巴結他。袁夢卻並不貪心,他還是穿著那身破衣服,衣兜裡老是隻有一文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