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收入證明

  一張收入證明,牽動著兩傢父母的心,映照出不同的教育觀……

PART.1多寫兩千

  物業公司的財務王小玉這天遇到瞭一件怪事,小區保安趙青到她這裡來開收入證明。趙青傢是特困戶,他老婆患有糖尿病,趙青本人左腿還有點殘疾。一傢三口靠著趙青每月一千多塊錢的工資過日子,一買不起房二買不起車,他要收入證明做什麼呢?

  王小玉淡淡地問趙青:“你想開多少?”

  趙青有點尷尬,答道:“開多瞭我不敢,開三千吧,成不?”

  王小玉拿出物業公司的工資表,“啪”的一聲丟到瞭桌上,反問:“三千?你看看你有三千嗎?”

  趙青的臉“騰”一下紅瞭,他囁嚅瞭半天,說:“王會計,我工資是沒有這麼多,可我以前做過裁縫,現在抽空替人傢修修衣服拉鏈,也能掙些錢的。”

  王小玉聽到這話,心有些軟瞭,就問趙青:“你要收入證明到底做什麼用?”

  趙青訕訕地答道:“我兒子在讀高中,成績挺好的,可是前幾天他突然說不想上學瞭。我再三問他,孩子才說他是擔心傢裡條件差,想早點工作掙錢。我想來想去,就想到開個收入證明,證明我能供得起一傢的開銷,也好讓孩子放心,好好上學。”

  王小玉聽瞭心裡一動,她忙問趙青兒子的情況。得知趙青的兒子趙小樹在省示范中學讀高二,成績在理科班名列第一,王小玉很不是滋味兒。她嘆瞭口氣,拿出一張紙來,“刷刷”地寫瞭一張收入證明,上面證明趙青每個月收入五千塊,然後遞給他說:“我特地多寫瞭兩千,拿去給你兒子看吧,你兒子成績這麼好,不上學可惜瞭。”

  趙青連聲道謝走瞭,王小玉望著他的背影,不由長嘆一聲。她的兒子小剛也上高中,心思根本就不在學習上,王小玉說他兩句,兒子就不滿地撇嘴,說反正傢裡錢也夠用瞭,書讀得再好,不就是為瞭掙錢?王小玉差點沒被氣死,可是搞房地產開發的丈夫卻不以為然,不但支持兒子的說法,還讓兒子學瞭駕駛,買瞭輛車給他開上瞭。王小玉心想,一定得好好教育教育兒子,把趙青傢的情況說給他聽聽,讓他好好發奮讀書。

PART.2賠償方案

  想到此,王小玉就撥通瞭兒子小剛的手機。小剛放瞭學,約瞭兩個女同學,正要載她們出去兜風,這時他接到瞭媽媽的電話,沒聽上幾句就惱瞭:“媽,我不是說瞭嗎,書讀得再好有什麼用?還不是上個大學,拿張文憑,滿世界地找工作?找工作的目的又是什麼,不就是掙錢嗎?行瞭,行瞭,你就別再說瞭。”

  掛瞭電話,小剛還有些惱火,他索性約瞭幾個要好的同學,去瞭一傢餐廳吃飯。飯桌上,小剛還喝瞭二兩酒,酒足飯飽,這才把同學們依次送回傢。這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瞭,王小玉又打瞭個電話過來,小剛聽出瞭母親話語裡的怒氣,不敢再違拗瞭,猛地加大瞭油門,奮力往傢開去。

  進小區大門的時候,小剛的車速還沒有完全減下來。這時,有個人從門衛室裡一瘸一拐地出來,小剛想踩剎車,卻已來不及瞭,一下子將那人撞倒在地。小剛慌瞭神,忙打電話報警,接著又打電話給自己的父母。兩口子一聽說兒子在小區門口出瞭車禍,忙不迭地問他有沒有傷著。小剛答道:“我沒有受傷,倒是把一個瘸子撞倒瞭,他從門衛室那邊出來。”

  王小玉聽到這話,呆瞭一呆,問道:“瘸子,是趙青?”

  果然,被小剛撞倒的人正是小區保安趙青。這天晚上本來不是趙青當班,他從財務室開瞭收入證明後,為瞭送給兒子趙小樹看,特地和人調瞭班,把自己的白班調到瞭晚上。趙青受瞭重傷,肋骨斷瞭兩根,所幸撿下瞭一條命。

  趙青在醫院裡住瞭幾個月,王小玉前前後後給瞭十萬元醫藥費。這時,交通事故的鑒定下來瞭,小剛負全責,而且因為是酒駕,保險公司不予理賠。

  很快,事故進入瞭理賠環節。因為小剛撞的隻是個保安,所以王小玉一傢人都沒當一回事兒。保安工資低,再怎麼賠,也不會超過十萬元。

  果然,趙青聽到這個賠償價,想也沒想就表示同意瞭。出於憐憫,王小玉準備再給他五千塊錢營養費。不料這個時候,趙青的兒子趙小樹主動找到瞭王小玉,明確表示,他不能接受這個賠償方案。

PART.3上門道歉

  王小玉看著眼前這個一臉倔強的少年,奇怪地問道:“你是趙青的兒子趙小樹?你爸爸都答應瞭,你還有什麼話說?”

  王小玉傢財大氣粗,物業公司一幫人向來都看王小玉的眼色行事,現在見王小玉面色不善,就一個個站出來幫腔道:
“小孩,你傢條件差,也不能因為這事來訛詐呀!你爸又沒死,賠你傢十萬塊算多的瞭。你王阿姨心腸好,還準備給五千塊錢營養費,再說下去,隻怕那五千塊沒有瞭。”

  趙小樹氣得滿臉通紅,大聲道:“不要再說瞭,反正隻賠十萬塊我不同意,我爸爸一個月收入五千塊呢。”

  聽趙小樹這麼一說,屋裡的人哄堂大笑起來。“五千塊?就算你爸爸是物業公司經理,也不一定掙得到五千塊呢。你這孩子是在說夢話吧?”

  王小玉也想笑,可是她忽然想起自己給趙青開過的收入證明,不由呆瞭,好半天才問趙小樹:“那你想要多少?”

  趙小樹斬釘截鐵地說道:“我有個老師是律師,他說瞭,按我爸爸的收入和他的傷勢,起碼應該賠償二十萬。你不願意給,大不瞭上法庭。”

  王小玉原以為趙小樹會來個獅子大開口,聽到他隻要二十萬,沉默瞭一會兒答道:“好,二十萬就二十萬吧。你在讀書,我傢小剛也在讀書,以你們的學業為重,就不要上法庭瞭。”

  由於王小玉的讓步,事故處理得很順利,很快,二十萬元賠償就打到瞭趙青的工資卡上。賠瞭錢,王小玉忍不住數落兒子小剛:“你這個臭小子,一次事故,醫藥費加賠償,三十多萬元就這麼沒瞭。再這樣下去,有多少錢也被你敗光瞭。”

  小剛鼻子裡“哼”瞭一聲,道:“趙青是窮人,他們沒見過世面。媽你也真是的,幹嗎給人傢那麼多錢呢?”

  王小玉氣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正在這時,門鈴響瞭。打開門一看,趙青在兒子趙小樹的攙扶下走瞭進來,趙小樹的手裡還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

  趙青清瞭清嗓子說:“王會計,這事怪我,我沒有和小樹說清楚,那張收入證明是假的,我一個月掙不到五千塊錢。小樹,還是你來說吧,向阿姨道歉。”趙青說著,把目光轉向瞭兒子。

  趙小樹向王小玉鞠瞭一躬,說:“對不起王阿姨,我沒想到爸爸為瞭我,到你那裡開個瞭虛假的收入證明,所以才會向你多要瞭十萬塊。現在,我把錢帶來瞭,對不起。”說著,趙小樹打開瞭塑料袋,裡面是一沓沓百元鈔票。

  王小玉愣瞭半天,才默默地接過瞭袋子。趙青父子倆又再三向她道歉,然後慢慢走瞭出去。

  他們一走,小剛就笑瞭:“我說他們窮,沒見過世面吧,到手的錢又給送回來瞭。”

  王小玉再也忍不住瞭,伸手給瞭小剛一巴掌,道:“我寧願傢裡窮一些,養個像小樹那樣上進的孩子。我真是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害瞭你呀?”說著,王小玉的眼淚“嘩”的一下流瞭出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