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的味道

www.rensheng5.com  當雙眼看不見時,愛會引領你找到心靈的航向……

PART.1邂逅

  陳怡是個導盲犬訓導員,這天,她帶著導盲犬悠悠去一個盲人傢。這是一幢帶院子的小樓,看來主人傢境很不錯。保姆把她帶上樓,小聲告訴她:“主人心情不大好,和他說話要註意語氣。”

  陳怡進瞭客廳,覺得眼前一亮,客廳四壁掛滿瞭巨幅照片,照片上,一個帥氣陽光的小夥子昂首站立在雪峰之巔。細看照片下面的說明,那些山峰都是世界上排得上號的險峰。陳怡手裡有這個盲人的資料,知道他名叫劉磊,失明前是登山運動員。

  客廳裡,一個男人背對陳怡坐著。保姆向他介紹陳怡,他一聲不吭,陳怡向他問好,他也毫無反應。陳怡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她想瞭想,輕輕地放開瞭導盲犬悠悠的繩子,對它做瞭個手勢。悠悠心領神會,立即走向瞭劉磊。它搖著尾巴,嗅瞭嗅劉磊的腳,然後走近蹭蹭他,這是友好的表示。劉磊卻吸瞭吸鼻子,厭惡地說:“這是什麼味道?”說著突然踢瞭一腳,嚇得悠悠叫瞭一聲,夾著尾巴退回瞭陳怡身邊。

  陳怡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針刺瞭一下。上周傢裡給她介紹對象,那男的也說過這句話。她做這行有幾年瞭,和導盲犬朝夕相處,身上有一種味道,鼻子靈的人很容易嗅出來,而不喜歡狗的人可能會非常厭惡。

  也許是心裡有氣,陳怡的話像機關槍一樣脫口而出:“你眼睛受瞭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能把氣撒在狗身上!悠悠不是普通的狗,它是一條導盲犬,它不會給你帶來光明,但如果你好好和它相處,它會改變你的生活。它可以帶你出門,去商場、去上班,它還可以像朋友一樣和你玩耍。你知道培養一條導盲犬有多難嗎?它在訓練中心學習導盲的基本技術,每個動作都要重復幾百次!今天它能來到這裡,背後花瞭多少人的心血你知道嗎?算瞭,不說瞭,導盲犬要成功,必須主人配合,看來你還沒有做好準備,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陳怡帶著悠悠就要離去,身後卻傳來一個怯怯的聲音:“別走,我道歉。”陳怡回頭一看,劉磊已經轉過瞭身,戴著墨鏡的臉抽動著,“眼睛看不見後,我把自己關瞭大半年,幾乎沒和別人說過話。如果你們走瞭,我可能真的要瘋瞭—”

  從劉磊傢回來,陳怡向訓練中心的領導作瞭匯報。領導說:“劉磊的隊伍遭遇瞭雪崩,他的眼睛是為瞭營救隊友受傷的,為他配導盲犬是登山協會申請的。不過,如果他還沒準備好,可以終止。”

  陳怡想瞭想,說:“他已經表現出接受的意願瞭,我有信心!”話雖這麼說,其實陳怡心裡是沒底的,但她忘不瞭雪峰之巔那張帥氣陽光的臉,她想試一試。

PART.2相知

  劉磊開始和悠悠一起配合訓練,在陳怡的鼓勵下,劉磊屏住呼吸去觸摸悠悠,就像一個膽怯的孩子,陳怡看得又好氣又好笑。劉磊這才告訴陳怡,他小時候被狗咬過,所以有些怕狗,討厭狗的氣味。於是,每當劉磊緊張時,陳怡都會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鼓勵他。劉磊每次都把陳怡的手握得緊緊的,仿佛抓住瞭一根救命稻草。漸漸地,劉磊和悠悠的配合默契起來。一個月後,訓練基本結束,劉磊把悠悠領回瞭傢。

  一個周末,陳怡很想念悠悠,也想看看劉磊有什麼變化,雖然不是約定的回訪日,她還是去瞭劉磊傢。保姆告訴陳怡,劉磊和悠悠上午就出去瞭,現在還沒回來,也聯系不到他。陳怡不由有些擔心,會不會發生瞭什麼意外?

  她回到單位,打開瞭導盲犬跟蹤系統,原來,每隻導盲犬的項圈裡都植入瞭一個芯片,以便隨時找到它的下落。陳怡驚訝地發現,悠悠的信號竟然在鳳臺山!鳳臺山在城郊,劉磊眼睛不方便,怎麼會去那麼遠的地方?陳怡立刻叫瞭輛車趕去鳳臺山。

  鳳臺山一面是絕壁,另一面有一條陡峭的石階直通山頂。陳怡爬到山頂時,已是氣喘籲籲瞭。她一看山頂上的情景,不由屏住瞭呼吸——山頂上風呼呼地吹著,劉磊和悠悠一人一狗矗立在懸崖邊,搖搖欲墜。

  陳怡不知道劉磊想幹什麼,不敢驚動他。她正想用什麼辦法悄悄接近他,卻聽劉磊說道:“出來吧,別躲躲藏藏瞭,我已經嗅到你身上那股味兒瞭。”

  陳怡又好氣又好笑,問:“你跑到這兒來想幹什麼?”劉磊指著前面的絕壁,平靜地說:“今天如果不是悠悠,我已經從這兒跳下去瞭。這是我征服的第一座山峰,我一路詢問,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才來到這裡。我想在這兒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悠悠擋在我腿前,不讓我邁出那一步,除非我抱著它一起跳……”

  陳怡心裡一緊,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劉磊搖瞭搖頭:“你不理解生活在黑暗中的痛苦……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再有這樣的想法瞭。在這個世界上,我至少還有悠悠—”

  “還有我。”陳怡忍不住脫口而出,停瞭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補充,“我們已經是很好的朋友瞭,不是嗎?”

  劉磊愣瞭一下,摸索著握住瞭陳怡的手,說瞭聲:“謝謝。”陳怡覺得有兩滴滾燙的淚水掉到瞭自己的手背上。

  此後,陳怡定期去劉磊傢回訪。劉磊常常跟她說以前登山的故事,雪峰、絕壁、神鷹,聽得陳怡悠然神往。有一次,劉磊問陳怡為什麼會選擇這麼辛苦的工作,陳怡的眼裡湧出瞭淚花:“我是外婆帶大的,外婆老瞭,眼睛就看不見瞭,出門總要扶著我,她說,我就是她的眼睛。可是有一天我貪玩,獨自跑出去,外婆摸索著出來找我,結果掉進瞭一個坑裡,再也沒有起來……從那時起我就想,長大後一定要幫助那些眼睛看不見的人……”

  漸漸地,陳怡的回訪超出瞭工作性質,變成瞭一種心照不宣的約會。有好幾次,陳怡都覺得劉磊想對她說什麼,但終於沒有說出來。陳怡知道,劉磊傢境很好,親屬大多在國外,他現在對自己很依戀,但他能一輩子不介意自己身上的那種味道嗎?

PART.3重逢

  一天,陳怡像往常一樣去劉磊傢,卻覺得氣氛有些異樣,院子裡靜悄悄的。保姆告訴她:“主人的親戚回來,把他接到國外去瞭。臨走的時候,他讓我把狗還給你,說可以給其他需要的人。”說著交給陳怡一封信。

  劉磊在信裡說,自己將在國外生活一段時間,何時回國還不知道。陳怡覺得自己的心一下掉到瞭冰窟窿裡。悠悠被牽瞭出來,看見陳怡,它搖瞭搖尾巴。陳怡不禁想,難道人的感情,還不如一條狗?

  一晃一年過去瞭,陳怡一直在努力忘記劉磊,卻發現很難做到。一天,陳怡訓練一條新的導盲犬,教它下樓梯的時候,陳怡心不在焉,不小心一腳踏空,從高高的石階上摔瞭下去,把腿摔骨折瞭。陳怡住進瞭醫院,這一住就是兩個多月,好在同事常常帶悠悠來看她,才讓寂寞的病房多瞭一絲歡樂。

  這天,陳怡正在做康復練習,突然悠悠跑瞭過來,陳怡四處看瞭看,卻沒看見同事。怎麼能讓狗亂跑呢?這時悠悠蹭著她的腿,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陳怡低頭一看,才發現它嘴裡竟然叼著一枝鮮艷的玫瑰!

  陳怡的心狂跳起來,她又向四周看瞭看,還是沒看見人,但空氣中有一種淡淡的熟悉的味道。陳怡住院以來很少和狗接觸,所以她可以確定,這不是自己身上的味道。陳怡想瞭想,對著墻角說:“出來吧,我已經嗅到你身上的味兒瞭。”話音剛落,一個人從拐角處走瞭出來,正是劉磊!

  劉磊摘下墨鏡,陳怡驚訝地發現,他的眼睛有瞭神采。劉磊註視著她說:“我去訓練中心找你,是悠悠把我帶到這兒來的。親戚在國外給我安排瞭一種新手術,我的眼睛恢復瞭部分視力。雖然我不能像以前一樣看得那麼清楚,但我終於看見你瞭—”

  陳怡冷冷地說:“你回來就是為瞭看看我?”劉磊說:“我在國外一年多,除瞭醫院,去得最多的就是他們的導盲犬訓練基地。我曾經是盲人,和導盲犬生活過,這種獨特的經歷讓我學到瞭很多東西。這次回來,我想加入你們。我知道這工作不容易,這是我下半生要征服的一座高峰。”停瞭停,他又說:“在國外一年多,我幾百次想給你打電話,但都忍住瞭。因為我知道你的顧慮,我不能在時機還不成熟的時候向你表白。現在,我身上也有和你一樣的味道瞭,你不會拒絕我瞭吧?”

  這時,悠悠撒著歡跑到瞭兩個人中間,陳怡伸手去撫摸它,劉磊也剛好伸出手來,兩人的手緊緊地握在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