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過橋

  秀才、和尚和一位村婦,同時來到一座小橋邊,因橋太小,隻能一人一過,但三個人都爭著要第一個過,誰也不肯相讓。那秀才自以為滿腹經綸,就提議說:“我們就以眼前的橋和河,作一首詩,誰的詩最厲害,誰就先過,你們說好不好?”和尚聽瞭,點頭說好。秀才問那村婦:“你呢?”村婦微笑道:“試試看。”

  秀才隨手朝河裡一指,搖頭晃腦地念道:“有水也是清,無水也是青。青字右邊加個爭,要識靜。我清清靜靜把書念,常掛一隻讀書袋,有朝一日狀元做,三班衙役兩邊站,你看我厲害不厲害?”說完就想過橋。

  和尚一把拉住他,說:“慢,我比你還厲害!”說著,用手也朝河裡一指,嘴裡念念有道,“有水也是湖,無水也是胡,胡字左邊加個米,要讀糊。我糊裡糊塗把經念,常掛一隻念經袋,有朝一日羅漢做,八大金剛兩邊站,你看我厲害不厲害?”說完,也想過橋。

  那村婦用手一攔,說:“慢,還有我哩!”秀才、和尚想,你一個村婦,隻會紡紗織佈,難道也會作詩?

  隻見那村婦不卑不亢,用手朝小木橋一指,說道:“有木也是橋,無木也是喬,喬字右邊加個女,要識嬌。嬌嬌滴滴人人愛,我常掛一隻子孫袋,有朝一日母親做,大的兒子做狀元,小的兒子做羅漢,你看我厲害不厲害?”

  那秀才、和尚聽瞭,臉色漲得通紅,隻得讓那村婦第一個過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