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與小偷握手

  乙一,日本當代小說傢,擅長短篇作品,其對角色的細膩刻畫、奇幻驚悚的情節、需要思考的推理部分、意想不到的結局等,使讀者有耳目一新的感受。

  福岡有個著名的溫泉旅館,最近有個當紅女藝人在這裡拍電影,吸引瞭不少遊客來追星。

  這天晚上,劇組在入口處的噴泉邊有夜場戲,幾乎所有的粉絲都跑去圍觀瞭。可這時候,卻有個黑影在客房樓邊遊蕩。此人叫渡邊,剛三十出頭,今天他來是為瞭偷走自己姑媽的手提包。

  原來,這位渡邊近來運氣不好,跟朋友在福岡合開的設計公司剛開張,他設計的手表還沒來得及投產,公司就沒多少錢瞭。

  正在這時,多年未見的姑媽打電話來,說要帶著乖女兒,也就是渡邊的表妹到溫泉旅館來追星,順便約渡邊到旅館一見。

  當渡邊趕到旅館時,表妹已出門散步去瞭。寒暄兩句後,姑媽就開始數落他開公司不切實際。

  渡邊本來還想跟姑媽借錢,可現在隻好賭氣說自己的公司還不錯,說完,他還伸出手,指指腕上自己設計的那款手表樣本,說:“瞧,這是我剛設計的手表,世上僅此一隻,馬上就要投入生產瞭!”

  誰知姑媽看看手表,不但沒誇獎,反而冷笑一聲說:“就這個?你呀,要是像我傢女兒那麼聽話就好瞭。”兩人就這麼不歡而散。

  離開的時候,渡邊心意已決,今天這份氣不能白受,晚上,他要來這裡偷走姑媽的手提包!因為剛才姑媽把包放進櫥櫃的時候,他瞥見裡頭有一沓鈔票和一根寶石項鏈。而且方案他已經設計好瞭:姑媽的房間在一樓,櫥櫃就靠著臨路的墻。有墻邊灌木的掩護,渡邊隻要趁著夜幕,躲在灌木裡從室外把墻連同那壁櫥都打個洞,就可以把包拿走。至於怎麼在樓外一下就鎖定姑媽的房間嘛,很簡單,剛才他已經在窗口觀察過瞭,整個一樓,就隻有姑媽房間的窗口有一個盆景。到時候找到瞭這盆景就等於找到瞭姑媽的房間。

  這不,到瞭晚上,渡邊帶著電鉆來瞭。借著月光,他找到瞭那盆景,拿著電鉆,不多久就鑿開瞭一個直徑三四十公分的洞。

  渡邊趕緊把左手伸進壁櫥裡摸索起來。果然,沒多久,他便觸到瞭手提包。他拿住包正要收手,腕上的那塊樣本手表卻被什麼東西鉤住瞭!渡邊趕緊用力地甩甩手,想繞開那東西,可沒想到手表竟然掉在墻裡邊瞭!

  那塊表可是他給姑媽展示過的呀,要是掉在瞭屋裡,姑媽一眼就能猜出小偷就是自己瞭!

  渡邊心裡慌瞭,放下包,使勁往裡伸手想要把表找回來。可這次他抓到瞭一隻軟軟的,很暖和的手,屋裡還傳出瞭“哎呀”一聲,一聽就知道是個年輕姑娘。糟糕!這肯定是表妹,看來她沒和姑媽去片場啊,這可怎麼辦?現在放手的話,表妹肯定會喊人。好在表妹沒見過自己,也不熟悉自己的聲音,於是渡邊佯裝兇狠地說道:“聽著!不許動!不許喊!不然,我就切掉你的手指!快把手提包給我!”

  隻聽那邊表妹說:“我的手提包裡除瞭換洗衣服什麼也沒有啊!”這時候,渡邊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真是鬼迷心竅瞭,姑媽的手提包裡有那麼多值錢玩意兒,出門當然是隨身帶走嘍。剛才自己摸到的是表妹的手提包。現在可好瞭,東西沒偷成,自己給困在這裡瞭。

  怎樣才能既不放開表妹的手,又能取回自己的手表呢?幾分鐘後,渡邊絞盡腦汁,想到一個辦法:再鑿一個洞,用右手找表!他對屋裡的表妹說:“你別亂動,碰到鉆頭的話會弄傷手的。”話剛出口,渡邊就後悔瞭,世上哪會有自己這樣善良的賊呢?

  那邊表妹聽瞭也稍稍安心,說:“你果然不像壞人。”於是,渡邊拿起電鉆鑿洞,鉆鉆停停,表妹居然開始自顧自地跟渡邊聊起瞭天,不一會兒竟說到瞭自己的媽媽:“我很愛我媽媽,所以什麼事情總順著她的意思做,可她要求實在太多,我覺得很累……所以今天,我本來說好要去的,但是就是故意要反抗一下。”

  渡邊接口說:“本來要去片場的吧?”表妹一驚,說:“你怎麼知道?”渡邊也嚇瞭一跳,自己差點露餡,便趕緊解釋:“不是很多遊客都是為這個來的嗎?我隨便猜猜的。”這才瞞混過關,他心想,表妹肯定是為瞭違抗姑媽的命令才留在房裡瞭,也挺可憐,於是安慰瞭她兩句,“唉,我的父母早就死瞭,想有個人跟我嚷嚷也不可能瞭。”

  這時,渡邊鑿好瞭洞,把右手也伸瞭進去,摸索瞭一會兒,終於抓起瞭手表。可就在這時,渡邊的右手被抓住瞭!隻聽表妹得意洋洋地說:“嘿嘿,現在我們扯平瞭!”說完她便大呼抓賊。

  情急之下,渡邊隻好拽回右手,在表妹的手腕上狠狠咬瞭一口。表妹大聲喊痛,松瞭手,渡邊趁機趕緊放開左手,倉皇而逃。

  回到傢中,渡邊定瞭定神,才想到把手表戴上。可這一戴,完瞭!那手表不是自己的!多半是表妹的手表也在那時滑落瞭,自己拿錯表瞭。偷雞不成蝕把米,渡邊絕望瞭,決定呆在傢裡,等著警察上門來抓。

  可到瞭第二天傍晚,他等到的卻是姑媽的電話,讓他當向導在市區逛逛。聽姑媽那口氣,仿佛完全沒覺察到昨晚的事情。渡邊滿心疑惑,又來到姑媽的房間。

  門開瞭,渡邊驚呆瞭:壁櫥和墻壁上沒有絲毫被打瞭洞的跡象!他再看看姑媽身後的女孩,應該就是表妹瞭。可她的手腕居然也沒有任何被咬過的傷痕。渡邊又順眼往窗外一瞧:咦?窗口的那個盆景也不見瞭。他不禁問道:“昨天這裡不是有個盆景嗎?”姑媽回頭一看,說:“盆景?啊,那個啊!我嫌開窗戶太礙事瞭,昨天下午就讓服務生挪走瞭。”

  渡邊一下子明白過來:因為那盆景被挪瞭位置,所以昨天自己鑿開的根本不是姑媽的房間,那麼自己抓住的也不是表妹的手。他這才緩瞭一口氣,心想那麼自己的樣本手表落在別的房裡,也不用太擔心瞭。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就這樣,渡邊帶著姑媽母女二人在城裡玩瞭兩天,才把她們送走。

  更叫人不可思議的是,過此一劫,渡邊竟然運氣來瞭!不久後,渡邊設計的那款手表上市以後,居然大賣。朋友高興壞瞭,正好聽說上次來溫泉旅館拍電影的女藝人又要來開個握手會,就拉著渡邊跑去參加。

  他們來到現場,隻聽舞臺附近傳來一陣歡呼聲!女藝人登臺瞭!她走到麥克風前,和大傢打起招呼。隻一瞬間,渡邊便聽出瞭那聲音:甜美又迷人。啊!那天晚上被自己握住手腕,跟自己說心事的女孩居然是她!

  這時,身邊的朋友突然說:“知道為啥你設計的那款手表大賣嗎?就是因為在她主演的那部電影裡最後那個鏡頭,她手上戴瞭一隻幾乎一模一樣的手表!影迷們當然也就搶著去買嘍。不過真奇怪,那時候你那塊表不是隻有樣品,還沒投產嗎?”

  此刻,渡邊在隊伍裡已經是呆若木雞瞭。還沒等緩過神來,他已經隨著隊伍走到瞭女藝人的面前。當渡邊伸出右手和她握手時,女藝人微笑的面容凝固瞭。她瞪大瞭眼睛,緊盯著渡邊。

  忽然,女藝人又伸出瞭左手,放在瞭渡邊手腕上,一下子握緊瞭。渡邊嚇得大氣不敢出。兩人就這麼面對面站著,僵持瞭半分鐘,女藝人仿佛陷入瞭沉思,一動也不動。這時,在場所有的人都朝兩人望去,因為一個藝人和陌生的粉絲能握那麼長時間的手,實在太反常瞭。此時的渡邊,早已是一身冷汗發過,死瞭心,決定聽天由命瞭。

  又過瞭半分鐘,女藝人竟然放開瞭渡邊的手。渡邊愣瞭一下,趕緊朝臺下大步走去。臨下臺階,他不由自主回頭望瞭一眼,隻見女藝人也看著他,頑皮地笑瞭一下。

  這個笑容,讓渡邊永遠也忘不瞭,因為在那得意勁之外,渡邊還體味到瞭寬容和諒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