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當“鄉長”

  阿P在外闖蕩十多年,近來身體不好,就回老傢休養。阿P在大城市待的時間長瞭,見多識廣,變得能說會道,說話的時候又喜歡背著雙手拖著長音,很有一副官相。所以,在阿P的老傢大王村,村民們見瞭阿P,都開玩笑叫他鄉長。於是,這鄉長長鄉長短的就叫開瞭。

  這一天,阿P和幾個鄰居趕集回來,途中遇到一個男人手持木棍追打女人。阿P攔住一問,原來,那男人從地裡幹活回來,又餓又渴,可是女人忙著料理孩子,耽誤瞭做飯時間,男人的牛脾氣大發,一定要狠狠教訓女人,鄰居們一時無法勸解。阿P上去用手指著男人,官腔十足地說:“你這種傢庭暴力的行為是違法的!要吃官司的!”男人不服氣地問:“你是誰呀?管起我們的傢務事來啦。”

  同行的鄰居說:“他是鄉長,這事該鄉長管!”男人還是不買賬,說:“鄉長怎麼啦?鄉長也要吃飯啊。”阿P腔調十足地教訓道:“你沒吃飯,還有力氣打人?我看你就是沒法制觀念!”男人知道講不過幹部,就賭氣說:“你有力氣,那你當鄉長的能把這兩筐肥料挑下田嗎?”

  隻見地上擺瞭兩隻籮筐,裡面放著幾袋肥料。阿P“嘿嘿”一笑,又在筐裡加瞭兩袋肥料,估摸著這下大概有二百斤瞭,便對那男人說:“聽好瞭,我給你挑下田,但今後你不許再打女人!”說完,阿P一使勁挑起擔子,穩穩當當地向田間走去。

  男人頓時傻瞭眼,心想,誰說鄉長隻會發號施令,不會幹活?眼前這個鄉長氣力比自己這個莊稼漢還大。男人當時就表示服瞭,連連說自己今後再也不打女人瞭。

  臨走時,阿P拍瞭拍男人的肩膀,教育道:“今後有勁兒的話就多幹活,多掙錢,這樣日子才越過越紅火嘛。”回傢的路上,同來的鄰居都說,阿P真像個鄉長喲!

  這年冬天,市裡組織大夥兒修水利,阿P和大王村的許多男勞力都上瞭工地。這天晚飯後,大夥兒正要休息,忽見鄰近的工地上一片混亂。不好,肯定出事瞭!阿P趕緊隨著看熱鬧的人流湧瞭過去。此時,就見一個漢子喝醉瞭酒,他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揮舞著菜刀,見人就砍。帶隊幹部和兩個村民上前制止,那醉漢竟將一個村民砍傷瞭。一時間工地上亂成一團,誰也不敢上前瞭。一同前來看熱鬧的大王村村民,就開玩笑地指著阿P嚷:“鄉長來瞭,鄉長來瞭!”

  一聽鄉長來瞭,現場頓時靜瞭下來,人們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阿P身上。阿P被推上風口浪尖,面對醉漢手裡的菜刀,他心裡緊張,但又覺得很有面子,畢竟有幾百號人都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此時不好好表現更待何時?阿P趕緊將披在身上的衣服穿好,五個手指將頭發攏瞭攏,然後又昂起頭,挺起胸,派頭十足地撥開人群,來到醉漢面前,厲聲喝道:“你給我住手!”

  醉漢揚瞭揚手裡的菜刀,結結巴巴問道:“你……你是哪個山頭的鳥……鳥人?”

  “我是鄉長,我命令你放下手中的刀子!”阿P說著,側著身子漸漸向醉漢靠攏,想伺機奪下醉漢手中的刀。可是醉漢根本不買賬,一個勁發著酒瘋。阿P見硬的不行,忙和身邊的人耳語瞭幾句,很快就有人提來兩個酒瓶。阿P說:“喝那麼一點酒就撒野,算什麼英雄。有本事咱倆比試比試!”醉漢聽說要比試喝酒,更加興奮,“當”一聲將手中的刀摔到一邊,然後從阿P手中抓過酒瓶,“咕嘟咕嘟”地喝起來。就在這個當兒,刀子被人悄悄拿走瞭。醉漢猛地把瓶子摔到地上:“你騙人,這不是酒,是水!”然後,彎下腰去尋刀。阿P大喝一聲:“醉酒砍人,給我綁起來!”聽到鄉長指揮,幾個村民立刻沖上前去,將醉漢摁住,捆瞭個結結實實,然後送到工地衛生室給他解酒去瞭。在場的人議論紛紛,都說還是鄉長有辦法有魄力。

  阿P的名氣越來越響,因此,盡管他隻是個“山寨鄉長”,但村裡人遇到什麼麻煩事,都來請他幫忙解決。這天大清早,阿P蒙中被人叫醒。他剛把門打開,村裡的李大媽就“撲通”跪倒在地。原來,李大媽的兒子李大龍在縣城恒發公司當電工,前不久出瞭工傷事故,醫療費花瞭十多萬元,可是公司一分錢不給,還把他辭退瞭。李大媽求“阿P鄉長”為他們傢伸張正義,討回賠償款。

  阿P聽完大媽的陳述,已是氣得兩眼冒火,再加上李大媽那一聲“鄉長”,聽得他猛地一拍桌子,怒聲喝道:“大媽別急,有本鄉長在,您放一百個心!”

  送走李大媽,阿P撓頭皮瞭,剛才發狠說瞭大話,現在怎麼去幫李大媽要錢呢?

  幾天後,正是恒發公司成立10周年大慶,公司舉行慶祝會,來瞭不少貴賓和新聞媒體。阿P西裝革履,昂首挺胸地來瞭,他在來賓登記簿上寫下自己的大名“王富貴”,職務一欄寫上“鄉長”,然後佩戴上自己準備好的貴賓胸花,直奔會場而去。

  大會即將開始,公司胡總請貴賓上主席臺,阿P悄悄將禮儀小姐叫到一邊,將自己帶來的席卡讓小姐擺上主席臺。禮儀小姐不知內情,還以為是公司的安排,便立即照辦瞭。主席臺上的貴賓剛剛入座,阿P緊隨其後,也坐到瞭主席臺上。

  胡總見來瞭個生面孔,再看看臺前席卡上的名字“王富貴”,不認識啊。胡總起先還以為是公司其他領導安排的,盡管心裡生氣,但又不便說。而其他人又以為是胡總臨時安排的,自然更不敢得罪。就這樣會議開瞭十分鐘,阿P還在主席臺上坐著。

  會議議程快進入介紹貴賓環節瞭,辦公室主任過來問胡總,王富貴的職務?胡總氣呼呼地說:“誰介紹來的問誰去!”辦公室主任一圈兜下來,竟沒有一個人認識阿P。這時,胡總感到事態嚴重瞭,眾目睽睽之下,他不敢將阿P硬拉出場去。他想瞭想,悄悄來到阿P身後,輕聲問道:“兄弟,你是何方神聖?”www.rensheng5.com阿P微笑著將一張紙條遞給瞭胡總:“我是專門前來為李大龍討取賠償款的。請你現在就安排還錢,否則我就對臺下說幾句。”

  到這時,胡總才明白自己遇到高手瞭,他想拒絕,但人已在臺上,吼一嗓子就夠自己受的。同時胡總還是有些感謝阿P的,畢竟他沒讓自己當眾出洋相。於是他立即簽瞭條子,讓阿P憑條到財務那領錢去。

  阿P拿著賠償款回到村裡,還沒進村,就聽大人小孩叫著“鄉長回來瞭!鄉長回來瞭!”阿P立即挺直腰桿,昂起頭,挺起胸,派頭十足地撥開人群,說:“叫李大媽來取錢!”此時李大媽也撥開人群,喜顛顛地說:“真是太謝謝阿P鄉長啦。”阿P將錢遞給李大媽,還趁機說瞭句:“誰叫我是鄉長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