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次抓捕不尋常

PART.1老將出馬

  老胡今年五十九,是個老刑警。在隊裡,每次一來案子,他都自告奮勇,要求帶隊參戰。而且隻要他老胡一出馬,不管多兇狠的罪犯,都得落網。所以,大夥兒都佩服地喊他“老黃忠”。

  這天一大早,隊裡又接到一個案子,有一個流竄的慣偷叫魯小路,在外地屢屢作案,外號“神偷”,都上協查通報瞭。現在有人發現他躲在市郊一個村裡的山上,就趕緊報瞭案。

  這對老胡可是個好機會,要是能把這個案子給破瞭,在退休前沒準還能再記個功、發筆獎金呢。

  刑警隊趕緊開會組織抓捕,誰知會上,這老胡竟然一反常態,一言不發。會都開完瞭,隊長見老胡竟然打起瞭瞌睡,忙敲敲桌子喊他:“老胡!出發瞭!”

  可誰知老胡卻慢慢抬起頭來,迷迷糊糊說:“隊長,我身體不太舒服,想請兩天假,今天執行任務那麼遠,我就不去瞭吧。”

  隊長聽瞭,半開玩笑地說:“老胡,那這次立功可就沒你的份啦。外出補貼和獎金,你也要不成嘍!”說完,就點瞭幾個年輕刑警參加行動。大夥兒都換上瞭便衣,帶上裝備鉆進車裡,準備出發瞭,這時,老胡突然沖出來,激動地說:“隊長!這次抓捕,我還得去!”

  隊長一聽,明白瞭,老胡這是要站好最後一班崗啊。於是他答應瞭老胡的請求,又交代車裡的年輕刑警說:“老胡年齡最大,你們到時候讓他坐鎮指揮就可以瞭,沖鋒陷陣的事情,你們年輕人要在前頭!”

  隊長話還沒說完,老胡已經鉆進車裡去瞭。

PART.2優待小偷

  大夥兒很快到瞭目的地,老胡和刑警們一下車,就看到很多村民守在進山的路口。

  有人告訴他們,那個慣偷魯小路還藏在山上呢。可等觀察好地形,大夥兒犯愁瞭:這山那麼大,光憑他們幾個刑警搜查,吃力得很。這時候,有村民提議,幹脆來個全民動員,讓年輕力壯的村民全都加入搜捕,有獵狗的帶著獵狗一起上,不怕抓不住這個“神偷”。

  這是個好主意!可誰知老胡卻沒應聲,而是蹲在一旁連抽瞭兩根煙,才站起來一擺手,命令村民都撤回去,還是由他自己帶著刑警隊員們進山搜查。

  這個決定可真夠渾的,但沒辦法,隊長下過命令,老胡是領隊,大夥兒隻好服從瞭。

  刑警們就這麼分頭搜查瞭大半天,連魯小路的影子都沒見著。更糟的是,等大夥兒按時下山集合的時候,竟發現老胡也不見瞭。

  刑警們慌瞭神,這下可好,嫌疑犯沒抓到,還丟瞭老刑警!正當大夥兒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老胡出現瞭!隻見他忽地從半山腰裡冒出來,凍得渾身發抖,手裡還拉著一個臉色青白的年輕人。

  隻見老胡邊走邊沖著刑警們大聲喊:“他是自己出來投案自首的!我拿著高音喇叭講我們的政策,他就出來瞭,這孩子還是挺懂事的啊!”

  刑警們都知道老胡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嫌疑犯要是主動自首,量刑的時候多半可以判輕一些。兩名刑警連忙上前給魯小路戴上手銬。大夥兒這才都長籲瞭一口氣,任務完成瞭,回警隊!

  歸隊的路上,大夥兒都得意地哼著歌,而老胡卻鐵青著臉看著窗外,一言不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大夥兒想他大概還是身體不舒服,也都沒去打擾他。

  可路走瞭一半,堵車瞭。老胡一看都中午瞭,就讓司機把車開到一傢小館子門口,一聲令下:“全體下車,吃飯!”

  這時,一個年輕刑警指著魯小路,笑著說:“老胡,你忘瞭規矩啦?嫌疑犯跑瞭誰負責啊?我還是留在車上看著他吧。”

  誰知老胡聽瞭,忽然大怒,嚷道:“我不是說瞭嗎?他是聽到宣傳主動自首的,難道還會再逃?我保證!我負責!”

  於是,刑警們帶著魯小路,全體下瞭車。老胡一看,街上人挺多,魯小路戴著手銬太顯眼,就趕緊脫下件衣服包住他的手,痛心地說:“你瞧瞧,這多難看呀!以後還是改瞭吧。”

  進瞭小館子,老胡破瞭平時一人一碗面的規矩,點瞭幾個好菜,說要請客。大夥兒覺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老胡今兒
這是怎麼瞭?可更怪的是,等菜上桌瞭,老胡竟然還不停地給魯小路夾菜!

  再看那魯小路倒也不客氣,吧嗒吧嗒吃得可香瞭,邊吃還邊說:“你們是得好好犒勞我,沒我你們咋立功受獎喲?我這一歸案,你們又得拿不少獎金吧?”

  看著魯小路那副理直氣壯的德性,一個刑警火瞭,顧不得這次是便衣執行任務,猛地一拍桌子,吼瞭聲:“魯小路,你閉嘴!今兒我告訴你,我們警察抓逃犯,從來都不是為瞭多拿獎金!”

PART.3還有疑犯

  這一吼,小飯館裡的人全都安靜下來,扭過頭來盯著他們這桌人看。老胡見瞭,趕緊扯扯那刑警的衣角,說:“小點聲!坐下吃飯。”接著,他又朝四周賠笑道,“沒事沒事,大夥兒吃飯,吃飯。”

  可就在這環顧四周的當口,老胡忽然看見一個人!

  那人穿著件臟兮兮的夾克,頭上的鴨舌帽壓得很低。隻見他低著頭,從角落的一張桌邊迅速地站起身來,走到吧臺扔瞭一張百元大鈔,也沒等找錢,就頭也不回、急匆匆地走出瞭飯館。

  老胡憑著三十多年的經驗,心裡立刻就犯瞭嘀咕:這人真奇怪,在這麼個小館子吃飯還擺什麼譜裝大方?他忍不住起身走到門口,見那人正拐進一條小街裡,老胡又到吧臺拿過賬單一看,那人的飯錢才22元!

  這時,隻聽老胡大喊一聲:“集合!”同事們都明白瞭:有情況!

  大傢立馬押著魯小路沖上車去。老胡開著車拐進小街,發現那人已經不見瞭。他趕緊一路開車一路打聽,好容易有人想起來是看見過那個人,似乎爬進輛大貨車裡瞭,車子是鎮邊上“宏發板材廠”的。

  老胡一聽,加足馬力,把車開到瞭宏發板材廠門口。這時,他才長舒一口氣,跟大夥兒說明瞭情況:“剛才小館子裡那傢夥,就是全國通緝的要犯‘喬七’。剛瞅見那臉的時候我就覺得臉熟,等看瞭賬單,我又回憶瞭下,確定無疑就是他!”

  此刻,車裡一片安靜,就連魯小路也不吭聲瞭。大夥兒都知道這個喬七,身上已經背瞭幾條命案,是個亡命徒。老胡沉思片刻,三下五除二,安排好瞭人員,準備抓捕。

  可誰知他們下瞭車,廠門都還沒進,就被保安攔住瞭。原來這宏發板材廠,是市裡重點引進的外資企業,所以,沒有搜查證,保安說什麼也不放人進去。

  機會難得,老胡隻好打電話讓隊長批搜查令。可誰知電話那頭,刑警隊長語重心長跟他說:“老胡,這事兒光憑個印象就大動幹戈,太不靠譜瞭。那宏發板材廠可是咱們市招商引資的重點對象,萬一弄錯瞭,你想過後果嗎?沒有逃犯進廠的確切證據,我沒法給你開搜查令啊。老胡,你是個好警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別忘瞭去年的事情!”

  原來,去年也就是這個時候,老胡去執行任務,抓捕毒販,結果誤抓瞭一個外商,搞得人傢撤資不算,他自己還背瞭個處分呢。

  正當大夥兒都發愁的時候,隻聽那魯小路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看你們啊,也就隻會抓我們這些小魚小蝦,現在撞上大魚瞭,怕瞭吧?”接著他又嘲笑老胡道,“哼哼,我看你警察也當瞭幾十年,怕是隻會勸勸我這樣的小偷小摸,這回真撞上狠角色瞭,瞧瞧你那副慫樣子。怎麼,怕背處分瞭吧?”

  一個刑警實在看不下去瞭,吼道:“不許笑!你小子懂個屁!老胡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連槍子兒都吃過,什麼時候怕過?可他明年就要退休瞭,又有個老姐常年生病臥床。要是他再吃個處分扣個獎金,拿啥去接濟他老姐啊?這麼多年,他全都指著獎金給他老姐看病呢!”聽瞭這話,魯小路一下子愣住瞭,低下頭再也沒出聲。

  大夥兒也都圍上去安慰老胡,商量辦法,突然,隻聽一聲:“不好!魯小路跑瞭!”

PART.4逃犯歸案

  老胡聽瞭這聲喊,這才回過神來。一查才明白,魯小路瞄準瞭一個剛入行的刑警,把他的鑰匙偷走,打開手銬,跑瞭,還順手撩走瞭那刑警的手機。

  老胡正要發作,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瞭。他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竟是那個刑警的號碼。顯然,這是魯小路打來的!

  老胡趕緊接通電話,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隻聽魯小路喘著粗氣喊道:“舅……舅舅!”這一聲喊,嗓門可大瞭,震得手機都哆嗦瞭下,在場的人聽瞭,全都愣住瞭。

  隻聽那魯小路繼續激動地催促:“舅舅!我從北邊側面翻墻進到廠區裡來瞭,這裡有監控錄像,能看到我翻墻進廠的錄像,這錄像不就是逃犯進廠的證據嗎?你們快開搜捕令進來抓人呀!舅舅,你聽好瞭,搜捕我,就是搜捕喬七!”

  隻見老胡臉上瞬間沒瞭怒色,眼淚在眼眶裡打著轉。掛瞭電話,他三言兩語作瞭解釋。原來,這魯小路就是老胡那個生病的老姐的兒子,一直在外頭流竄行竊,所以照顧老姐的擔子才會落到老胡身上。因為要面子,這麼多年瞭,自己的親外甥是個外逃的慣偷,老胡一直覺得沒臉說出來。這不,這次行動他糾結瞭半天,還是決定瞞著大夥兒參加行動,也是為瞭最先找到外甥,勸他主動自首。

  老胡解釋完,立馬安排抓捕。他一面打電話給隊裡解釋情況,申請到瞭搜查令;一面調出錄像,通知廠方,疏散人員,守住各個出口。二十分鐘後,特警、防暴隊包圍瞭板材廠,開始對廠區進行地毯式的搜捕。

  沒多久,特警隊的人收到瞭報告,這才去跟板材廠的外方老板表示感謝,說:“我們抓到魯小路瞭,在搜查過程中,我們還‘意外’抓獲在逃的搶劫殺人犯喬七。”

  聽到這兒,老胡和同事們才松瞭口氣。十分鐘後,魯小路被特警隊員押出廠區,他走到老胡面前,笑著說:“舅舅,你工資不高,這些年還要補貼我媽看病,我都從來沒機會說聲謝謝……所以,這次我說什麼也要幫你這個忙!”

  這次,老胡再也不避嫌瞭,他拍拍魯小路的肩膀說:“小路,你還是個好孩子,這次行動,我們都得謝謝你!你放心,你媽有我照顧,沒問題。你自個兒也好好接受改造,爭取早點回傢啊。”

  看著魯小路被押上警車,一旁的刑警們都圍瞭上來,安慰道:“老胡,我們都看在眼裡瞭,你外甥這次故意跑掉,其實是戴罪立功啊。等調查的時候,我們都會如實反映情況的。你就放心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