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的故事·“婚托”一臺戲

  搭臺唱戲,要是獨角戲,難免一個巴掌拍不響,有時候還得靠個“托兒”幫襯著,這戲才演得過癮,看著出彩……

PART.1急嫁老太

  大二暑假,我到表姐的婚介所實習。表姐開的婚介所不大,表姐、員工老羅加上我,統共才三個人。

  上班第一天,我就遇上瞭一件稀奇事。那天我正坐在前臺整理登記表,忽聽得外頭有人喊:“小袁,小袁。”表姐姓袁,有人找表姐。我出門一看,是一個老太太。我趕緊笑臉相迎:“奶奶,她出去瞭。”

  老太太卻依舊往裡走,邊走邊說:“小姑娘,你是新來的吧?給我辦個登記!”

  現在不少年輕人工作忙,傢長們無奈代為相親的事時有發生。於是,我掏出登記表,笑吟吟地問老太太:“奶奶,您替傢裡什麼人登記呀?”

  “誰也不替!為我自己!”老太太很幹脆地回答。

  我吃瞭一驚:這老太太可夠“潮”的!我忍不住試探著問:“奶奶,請問高壽?”

  老太太顯然看出我的用意,不急也不惱,說:“我今年七十六,小姑娘,老年人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嘛,你說是不是?”老太太的嗓門可大瞭,估計樓上辦公的老羅都能聽見。這老太太可真夠放得開的。

  我一邊點頭,一邊幫老太太填好登記表,然後指著“附加要求”一欄,問老太太還有什麼額外要求,老太太提筆寫下瞭“加急”兩個字。

  “加急?”是不是老太太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急著把自己嫁出去?也不像啊!想著想著,我發瞭好一陣呆,連老太太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這時,老羅從樓上下來,我把登記表交給他,忍不住笑得東倒西歪:“這兒有位急嫁老太,我們趕緊把信息發出去吧。”

  誰知老羅淡淡地說:“這事看著就不靠譜,你別管瞭。”

PART.2婚托女郎

  第二天,我打開瞭電腦,想瀏覽一下網上的信息,可是找瞭幾遍,信息欄裡根本不見老太太的信息!我有點著急,人傢可是加急呢,都第二天瞭,還沒把信息登上去,這怎麼行!我剛想上樓去找老羅,卻見幾個男人吵嚷著沖瞭進來!

  好一陣,我才弄清這群人的來意:原來,有一個叫吳秀芬的離異女人,前一段時間在我們婚介所登記征婚,婚介所前前後後給她安排瞭好幾次相親,結果都沒成功,而不成功的原因,就是吳秀芬要帶著以前的婆婆再婚!

  這幾個男人都是和吳秀芬相親失敗瞭的。現在信息發達瞭,他們一串聯,就一起過來討說法。他們不停嚷著:“吳秀芬就是婚托,編好瞭托詞,和你們合夥騙錢!”“砸瞭這騙人的婚介所!”……

  我沒經歷過這場面,嚇得當時就哭瞭。這時表姐回來瞭。表姐不愧是當老板的,幾句話就鎮住瞭那幫男人:“你們口口聲聲說什麼婚托,我問你們:第一、這個吳秀芬收過你們任何禮物嗎?沒有吧;第二、吳秀芬是不是第一次跟你們見面,就很明白地亮出瞭她的要求,是帶著以前的婆婆再婚?她一開始就沒有藏著掖著,又何來騙人之說?你們談不攏,怎麼能怪我們?”

  幾個男人見沒討到便宜,灰溜溜地走瞭。我好奇地問表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表姐嘆瞭口氣告訴我,吳秀芬以前有一個傢,她孝順婆婆,服侍丈夫。然而,她丈夫竟和別的女人好上瞭,堅決要和吳秀芬離婚。婆婆和吳秀芬怎麼勸都沒用,最後婚是離瞭,男人走瞭,吳秀芬就承擔起撫養年邁婆婆的任務。時間一長,婆婆覺得是自己耽誤瞭媳婦一生的幸福,於是,老人找到我們婚介所,替媳婦辦瞭征婚登記,但每次相親,媳婦都提出帶著前婆婆再婚,因而相親都失敗瞭。老人一急之下,決定為瞭媳婦的幸福,先把自己嫁瞭。

  原來昨天來登記的老太太就是吳秀芬的婆婆啊,我好一陣唏噓,這婆媳兩人真是令人敬佩。想到這,我不禁怪起老羅來,怪他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怎麼不趕緊把信息發佈出去呢?太不像話瞭。

PART.4半路變卦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瞭表姐。表姐看瞭我一眼,又沉吟瞭一會兒,開口道:“小姑娘傢的,以後這事你就甭管瞭!”

  可是,那老太太隔三岔五地就來婚介所打探消息,每次語氣都很急,聲音也很大,一個勁抱怨我們的辦事效率太低。我心裡發虛,又不便明說,隻好每次都賠著笑臉,連聲說著:“我們正在幫您物色呢。”

  我很理解老太太的心情。那個吳秀芬我已見過,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長得眉清目秀,因為還沒生過孩子,身材也挺好的,要不是被老人拖累著,她完全可以很快找到一個不錯的對象。

  盡管表姐和老羅都叫我別管這事,但我還是想成人之美。我想:要是能幫老太太找到一個合適的老頭,吳秀芬就可以順利地解決個人問題,豈不是兩全其美的好事!於是我到處托人,終於找到一個老年大學的教授,讓他出面,在他的那幫學生中給老太太物色一個合適的,準能讓老太太滿意。

  事情辦得比想象中更順利。這天,老太太剛一跨進婚介所,我立馬笑嘻嘻地迎上去,不等老太太開口,我就大聲地向她報喜:“奶奶,這回不用您催瞭,我都幫您聯系好瞭,對方是老年大學的一名學生,退休前還是一名領導幹部呢,他老伴前年得病去世瞭……”

  誰知這回,老太太用奇怪的神情看著我,反倒覺得很突然。

  這時表姐和老羅從樓上下來瞭。表姐似乎一臉不高興,責怪道:“小姑娘傢的,要你甭管這事,你還真的做起媒人來瞭。”

  我這就糊塗瞭,婚介所不就是幫人介紹對象的嗎?再說瞭,幫吳秀芬再組傢庭,也是一件好事啊。我實在無法理解表姐他們的做法。

  就在這時,老太太哈哈大笑起來,邊笑還邊摸摸我的頭,說道:“謝謝你,小姑娘,難得你有這份心意。我今天是來撤單的!”

  我更是摸不到頭腦瞭:“撤單?您老不征婚瞭?”

  老太太連連點頭:“是啊,不需要瞭。我媳婦已經相親成功瞭,所以我也不想再把自己嫁出去瞭!”

  這可是件好事啊,想起吳秀芬以前相親的遭遇,我試探著問:“那個男人願意接受您媳婦帶著前婆婆再婚?您瞧,這話說起來也拗口。”

  老太太更高興瞭,用不以為然的口氣說:“有什麼不願意的?跟自己的媽媽一起生活,天經地義!”

PART.5破鏡重圓

  老太太的話真把我繞糊塗瞭,這是什麼意思,跟自己媽一起生活?

  表姐送老太太出瞭門,見我還傻傻地發呆,她就把我叫到樓上,待我坐下後,說出瞭實情。其實,所謂的吳秀芬相親和老太太急嫁,都不過是婆媳倆合演的一出戲,這戲隻演給一個人看,這個人就是我們中介所的老羅!原來,這老羅就是吳秀芬的前夫,老太太就是老羅的媽。其實老羅離婚後,並沒有得到那個女人。於是婆媳倆演瞭這麼一出戲,一是讓老羅深切地感受到吳秀芬對老羅和他母親那份始終不渝的真情;二是給老羅施壓,尤其是老太太的“急嫁”,簡直壓得老羅抬不起頭來。現在,這出戲演成瞭,老羅和吳秀芬終於破鏡重圓!

  我明白瞭事情的前因後果,氣憤地說:“老羅也太忘情負義瞭,這樣的男人不值得愛!”

  表姐笑笑說:“小姑娘傢的,夫妻間的許多事是講不明白的。唉,人傢不是改瞭嘛,誰還不犯個錯啊?”

  想想是這麼個理,我不再說什麼瞭,看著表姐一臉的笑容,我恍然大悟:“表姐,這麼說,這件事從始至終,你一直是個知情者?”

  表姐得意地說:“不僅是知情者,我還是推手呢—帶著前夫的媽再婚前夫,繞不繞口?這麼個絕妙的點子,也隻有我這個婚介所的老板才想得出!”

  “嗯—”我嘀咕著,想起自己的努力,有些不甘心地說,“其實,我為老太太物色的人,真的很不錯呀,他以前是個領導,素質好……”

  表姐愣瞭愣,接著笑瞭:“哪天,我跟老太太說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