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會說真話

  皇朝大酒店是市裡最豪華的酒店,酒店非常重視廚藝,每個季度都要搞一次菜肴評比,評為“季度最佳”廚師的就能晉級為副廚師長,工資漲一大截。尹大為是皇朝大酒店的一名廚師,他的廚藝一流,所做的幾道招牌菜很受食客好評,但奇怪的是,酒店每次評比,尹大為都沒能得獎,這是為什麼呢?說到底,這是酒店裡的潛規則:酒店的廚師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大傢互相拉幫結派,支持自己派系的人,排擠別的派系的人。尹大為是從外省過來的,自然要受到排擠。

  再過幾天,又到瞭季度評比的時間。這天晚上,酒店打烊後,廚師們陸續走瞭,尹大為換好衣服,望著黑乎乎的後廚,心事重重地嘆瞭口氣。他剛要轉身離去,身後突然有人說道:“尹師傅,黑燈瞎火的,您幹嗎嘆氣?”

  冷不丁有人開口說話,尹大為不由嚇瞭一跳,他連忙轉身一看,發現說話的人居然是飯店的洗碗工“小盤子”。

  兩個月前,飯店招瞭個臨時工,專門負責刷盤子洗碗。這個臨時工年齡不大,平日不怎麼說話,但幹活很賣力,大傢都叫他“小盤子”。

  見是小盤子,尹大為和氣地笑笑,說:“沒什麼,幹瞭一天活,累瞭。”說完,他轉身就要走。

  小盤子幾步跨上前,攔住瞭尹大為,說:“尹師傅,我猜您嘆氣是因為明天的季度菜肴評比,對嗎?”

  尹大為一聽,心中不由一驚。沒等他開口,小盤子又補瞭一句:“我知道尹師傅菜做得好,如果您想得到‘季度最佳’廚師的話,也許我能幫得上忙。”

  尹大為一聽,差點笑出聲來,心想:“這個洗盤子的可真是自不量力,在酒店,廚師的地位是最高的,就連大堂經理也不敢招惹廚師,你個洗盤子的卻大誇海口,去和這幫抱成團的廚師鬥?”

  小盤子似乎看出瞭尹大為的心思,說:“尹師傅,您一定以為我是誇海口,您不相信我就算瞭,我還是洗我的盤子去吧。”

  自己心裡想的啥,居然接連被小盤子識破,尹大為開始重視起眼前這個臨時工來瞭,他看瞭看周圍,一把扯住小盤子的胳膊,低聲說:“小兄弟,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到外面找個喝酒的館子,邊喝邊聊。”

  於是,兩人來到瞭不遠處的一個小酒店,要瞭點花生毛豆,弄瞭瓶白酒,邊聊邊喝。

  小盤子毫不客氣,捏瞭粒花生米,開門見山地說:“尹師傅,您的廚藝在咱們酒店,不是數一,也得數二,但咱們酒店風氣不好,互相拉幫結派,糊弄咱們大老板,結果您雖然廚藝高,但上層一直不知道,所以就一直被埋沒瞭,您被咱們酒店的潛規則給壓制瞭啊!”

  一句話說到尹大為的心坎裡去瞭,他喝瞭口酒說:“可我是一個外來戶,沒幫沒派的,沒有辦法啊!”

  小盤子不以為然地說:“尹師傅,這事包在我身上瞭。”

  尹大為不由樂瞭:“你人不大口氣倒不小喲!”

  小盤子說:“不是我口氣大小的問題,而是我們酒店業是有規則的,您要是知道瞭酒店業的最高規則,那您就能成為最優秀的廚師瞭。”

  尹大為一聽,頓時懵瞭,他可從來沒聽說過酒店裡有什麼最高規則,他示意小盤子繼續說下去。這時,小盤子反倒故意賣起瞭關子:“尹師傅,好飯不怕晚,這個最高規則得等到明天才能告訴您。”

  就這樣,尹大為無論怎麼套小盤子的話,小盤子就是不松口,兩人一直聊到半夜才散。回到住處,尹大為居然失眠瞭,躺在床上,他想:瞧小盤子口氣這麼大,難道他真有什麼瞭不得的手段?

  第二天晚上,酒店打烊後,所有的廚師都沒走,來到酒店二樓的大會議室開會,評選“季度最佳”廚師。

  尹大為坐在會場裡,一直魂不守舍,心裡老在琢磨著小盤子昨天那番話,巴不得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洗碗工真的能有點法子,讓奇跡發生一次。可會都開始瞭,也沒見到小盤子的人影,很快投票也結束瞭,還是沒見小盤子的人影,尹大為想到自己居然把命運寄托在一個洗碗工身上,難為情地笑瞭笑。

  不大一會兒,投票結果統計出來瞭。主席臺上,酒店總經理笑瞇瞇地拿著張卡片,打開後剛要讀出來,就在這一刻,會場後邊響起瞭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總經理,您不用讀瞭,我猜結果一定是18號廚師孟長山。”

  這話一說,整個會場的人全都回頭往後看:居然是小盤子!

  酒店總經理也愣住瞭,沉默瞭片刻,他饒有興趣地問道:“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結果的?”

  小盤子大聲說:“我是洗盤子的臨時工……”

  話剛落音,整個會場的人都笑出瞭聲。總經理在笑聲中覺得自己被嘲弄瞭,他手一揮,不滿地說:“保安呢,怎麼組織會場的?這是評‘季度最佳’廚師,洗碗工幹嗎放他進來?”

  誰知小盤子更加來勁瞭,他針鋒相對地說:“總經理,這次‘季度最佳’廚師,我覺得應該評尹大為。”

  小盤子話一落音,會場所有的廚師都盯著尹大為看,接著,全場笑得更厲害瞭。尹大為哪裡能想到小盤子居然會當眾提自己的名字,他感到自己的臉如同被人當場抽瞭幾耳光,心中又急又惱,恨不得在地上找個縫鉆進去。

  總經理早不耐煩瞭。小盤子旁邊的幾個廚師見總經理生瞭氣,趕緊起身,要過來趕小盤子出去。這時,小盤子突然一手舉起幾張紙,高聲喊道:“總經理,您看完這紙,再趕我走也不遲!”說完,他徑自走向主席臺,把紙遞到瞭總經理手中。
總經理遲疑瞭一下,還是伸手把紙接瞭過來。他先是略微看瞭看,看著看著,原先的惱意消失瞭,接下來是眉頭緊鎖,最後又意味深長地看瞭看小盤子,贊許地點瞭點頭。

  總經理這番表情,頓時使會場安靜瞭下來,就連剛才羞得不行的尹大為也緊緊盯住瞭主席臺前方。在總經理的示意下,小盤子站到瞭講臺上,不急不慢地說道:“人在職場,有利益也有競爭,有瞭競爭大傢就不會說真話,在這個酒店裡,‘季度最佳’廚師是個香餑餑,大傢都想爭,爭來爭去就沒人說真話瞭,所以我想說說真話……”

  這時,臺下一個廚師不耐煩地說:“你就是個洗盤子的,能說什麼真話?”

  小盤子笑笑說:“我剛才遞給瞭總經理一張紙,那張紙會講真話。”

  一句話讓臺下所有的廚師都摸不著頭腦。

  小盤子接著說:“這張紙記錄瞭我兩個月來總共洗的盤子數,因為最後一道洗刷都要經過我的手,這兩個月我一共洗瞭二十多萬個盤子和碟子,每天多的時候要洗近萬個盤子,兩個月的盤子一個不拉地都被我統計下來,我發現尹大為師傅做的菜,被點的次數最多,排前十的菜裡,有他做的三個菜……”

  剛說到這裡,一個廚師不服氣地問:“憑什麼從洗盤子上就能斷定尹大為做的菜被點得最多?”

  小盤子立刻駁斥道:“你也知道,咱們飯店是高檔飯店,比較講究,每一種菜品用的盤子形狀都不相同,就連涼拼的菜盤子也形狀各異,所以,隻要查清有多少這樣的盤子,就知道有多少客人點瞭這道菜,廚師們可以拉幫結派,但盤子不會拉幫結派,盤子會開口說實話。”

  小盤子說完這番話,臺下頓時沉默起來,尹大為激動瞭起來,他沒想到這個小盤子的心居然會這麼細!

  這時,總經理微微帶笑,說:“沒想到咱們飯店還有這樣的人才,好啊,要是沒有他,我想我們今天的評比也許會埋沒瞭一個好廚師啊……”

  總經理話還沒說完,又一個廚師站起來,不客氣地說:“即使真的像這個洗碗工說的那樣,但誰又能證明他統計的數字是真實的?或許是他和尹大為串通一氣、渾水摸魚呢?”

  沒等小盤子反駁,總經理主動舉起手中的另外一張紙和一張照片,動情地說:“這些東西能證明他不會渾水摸魚,這張是小盤子—不,是張鳴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他剛剛被北京一所重點大學數學系錄取瞭,這張照片是張鳴的全傢福,他的爺爺可是我們飯店的老員工。最初也是做洗盤子的活,老人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出色的廚師,最終他成瞭我們飯店第一代的廚師長。不久前,老人去世瞭,他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回飯店,看看過去工作的廚房。所以張鳴是帶著爺爺的遺願來的,他也想瞭解爺爺過去的工作,我相信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片刻,臺下響起瞭熱烈的掌聲,尹大為的雙眼頓時模糊瞭。

  那天晚上,尹大為第一次被評為瞭“季度最佳”廚師,順利晉級為副廚師長。散會後,尹大為再次請瞭小盤子,哦,不,請張鳴吃飯。尹大為喝醉瞭,但他還是清晰地記住瞭張鳴說的那句話:“廚師行業的最高規則是—讓盤子開口說真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