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搭便車

  阿P這人,本質不壞,但有時就愛貪小便宜,這不,剛當上瞭辦公室主任,老毛病又犯瞭。

  這天,辦公室的空調壞瞭,阿P一個電話叫當修理工的小舅子上門修理,之後,又“搭便車”順便也把傢裡那臺壞瞭的洗衣機修好瞭。這事到此還沒結束,因為老同學李遠打來電話,感謝他給自己介紹對象,他們要在溢園餐廳答謝阿P,並特意言明讓阿P多帶幾個朋友過去樂呵樂呵。這樣一來,阿P又“搭便車”順便把老婆、女兒,還有那個修理工小舅子帶上,這不出一分錢,各方都擺平瞭。

  晚上,阿P一傢子開車赴約,半路上,老婆小蘭的手機響瞭,原來是她娘打來的,小蘭接瞭電話,臉色突變,忙捂著話筒,悄悄對阿P說:“老公壞瞭,今天是我媽生日,她讓我們回傢吃飯呢,我一忙都忘瞭,這怎麼辦?你快想個辦法!”

  見老婆向自己求援,阿P心中一陣得意,他擺出一副處驚不亂的神態,接過手機,甜甜地說:“媽,您就別忙瞭,我們早在溢園餐廳訂瞭位子,蛋糕也訂好瞭,想給你個驚喜呢。”見丈母娘還有點猶豫,阿P趕緊說:“我最近升職瞭,兩個朋友正好要給我慶祝,人多熱鬧,大傢一塊聚聚,花費不瞭幾個錢的。”丈母娘聽瞭,這才樂呵呵地答應瞭。

  掛瞭電話,小蘭正要誇獎阿P幾句,阿P的電話響瞭,是市一小學教導處的周主任打來的,這次女兒進重點小學,全靠她幫忙,周主任在電話裡說:“你女兒入學的事已經辦妥,你什麼時候來辦手續?”阿P說瞭一大堆感謝的話,又捂住話筒,問小蘭:“要不要搭個便車叫周主任一起來吃飯啊?”小蘭瞪瞭阿P一眼:“一頓飯你想省多少錢,女兒將來上學,還得靠周主任呢,下次單獨請她!”

  阿P聽瞭,趕緊對周主任撒瞭個謊:“周主任,真不好意思,本來今天就應當請你吃個飯,可是我現在要去新疆出差啊!等回來再請你吧!”周主任立馬說:“吃飯免瞭,就給我帶點新疆的葡萄幹吧,我挺愛吃的。”阿P愣瞭一下,馬上滿口答應,心想待會上超市買蛋糕,順便買點新疆葡萄幹,這又都擺平瞭。

  一陣忙亂後,阿P他們終於到瞭溢園餐廳,李遠和他女朋友已在包廂等候,阿P客氣地說:“今天是我丈母娘生日,但為瞭朋友,我阿P也豁出去瞭!”李遠一聽,忙說:“那你打電話,請他們來,不就是多兩雙筷子的事嗎?”阿P要的就是這句話,趕緊順著梯子爬:“好,好,恭敬不如從命。”

  半個小時後,阿P的丈母娘和老丈人來瞭,阿P剛想起身介紹,一看後面還跟著十多個人,立刻傻眼瞭。丈母娘笑著說:“我把你大哥和二哥以及小妹一傢都叫來瞭,他們一聽你升職,要給我過生日,都搶著過來呢。”這搭便車也太過瞭吧,阿P心裡怒火翻騰,但看小蘭喜滋滋的樣子,不敢當場發作,好在李遠他們很大方,說:“沒事的,大傢圖個熱鬧嘛。”阿P的臉漲得通紅,也隻能訕訕地請他們入座。不過包廂裡的位子明顯不夠坐,他們隻好換瞭一個二十人的大廳。

  馬上要開席瞭,又來瞭位不速之客,竟然是市一小學的周主任,她一見阿P,就愣住瞭:“你、你不是去新疆瞭嗎?”此刻,阿P恨不得鉆到地底下去,情急之下,隻得胡亂撒起謊來:“嗨,別提瞭,公司臨時出瞭點急事,一定要我處理。你不知道,我現在當瞭辦公室主任,什麼事都得管,走不開呀,新疆嘛,我就讓手下去瞭。”周主任似乎有同感,笑著說:“是呀,當領導嘛,就是事情多,理解理解。”

  阿P見周主任沒有起疑心,於是岔開話題,問:“沒想到這麼巧,我們在這裡碰上瞭,原來都是一傢人啊!”李遠的女朋友趕緊接話,說:“她是我的姑姑,從小最疼我瞭。”

  幾個人寒暄瞭幾句,宴席開始瞭,酒菜非常豐富,幾個親戚紛紛來給阿P敬酒,恭喜他升職,阿P一時成瞭整個宴席的主角,他笑得合不攏嘴,覺得自己特有面子,他心裡還有點感動,這頓飯可不便宜,李遠花瞭大價錢,等他結婚的時候,一定要包個大紅包給他。

  就在這時,外面又進來一個人,這人西裝筆挺,很有派頭。阿P一看,嚇瞭一跳,這人阿P太熟瞭,居然是他的頂頭上司王局長。沒等阿P上前招呼,李遠的女朋友就迎瞭上去,撒嬌地拉著王局長的手,說:“舅舅,你怎麼現在才來?人傢一直等你呢!都等得著急瞭。”說著,她把王局長拉到瞭席前最重要的位子,大傢趕緊依次挪位子。

  宴會的主人變成瞭王局長,阿P這下不敢口出狂言瞭,大傢圍著王局長又敬煙又敬酒,這頓飯吃得別提多別扭瞭。

  好不容易將王局長侍候得酒足飯飽,服務員遞過單子,李遠正要掏錢買單,阿P突然看到王局長朝自己掃瞭一眼,這眼神,好像是漫不經心,但阿P心如明鏡似的,搶著對李遠說:“這單我來埋!”隨即他拿出一張信用卡,交給服務員。

  這頓飯花瞭阿P五千多塊錢,疼得阿P心裡直流血,再看親戚們,個個悶聲不語,而小蘭,臉色更如同豬肝,阿P明白瞭,回傢後,他還有一場傢庭大戰……

  果然,宴會結束,阿P一進傢門,耳朵就被小蘭扭住瞭,阿P嚇得魂飛魄散,趕緊作揖求饒:“老婆,事出意外,我本意是想搭便車省錢呀!“小蘭指著阿P的鼻子大罵:“搭便車,搭你個頭!你看人傢,多聰明,隻要一個舅舅,就省瞭一頓飯錢。我前面偷聽到李遠的女朋友說,她的親戚都是當官的,都能派上用場,出來吃飯從來不用付錢!”

  一聽到“當官的”,阿P樂瞭,連說:“妙啊,妙啊!”小蘭還以為阿P大腦受瞭刺激,問:“你高興什麼?”

  阿P得意地說:“這次請客,意義大著呢。”小蘭狐疑地看著他:“什麼意義啊?”

  阿P說:“這次請客雖然花瞭不少錢,可是你想想,局長外甥女的婚事是我介紹的,又請瞭他們吃飯,我們之間的關系不又近瞭嗎?以後升職的機會應該會更多瞭,這個便車搭得值!”

  阿P躲過瞭老婆這一關,又得意地吹起口哨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