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遭遇哄搶

PART.1意外翻車

  二寶是個大學生。這年寒假,聽說舅舅要倒騰一批幹辣椒到北方,二寶閑不住,主動跑去幫舅舅押車。頭一回押車,二寶什麼都覺得新鮮,一路上和舅舅談笑風生,還跟司機聊得火熱。

  第二天下午,車子開到一個叫遇龍坡的地方,舅舅突然緊張起來,不停地叮囑司機打起精神來。可今天真是撞邪瞭,司機明明開得很穩當,不料迎面突然殺出輛面包車,眼看就要撞上瞭,司機急忙猛打方向盤,隻聽“砰”一聲巨響,車子狠狠地撞到瞭路邊的護欄上,接著驚天動地整個翻瞭過來,四腳朝天地躺在公路上。

  舅舅和二寶砸破車窗爬瞭出來,舅舅腦袋上破瞭個口子,二寶居然毫發無損,那個司機卻傷得不輕。再看這車,就像一隻盒子似的倒扣在路面上。

  舅舅輕輕吐瞭口氣,說:“還好!還好!”二寶一聽,以為舅舅腦袋被撞傻瞭,翻瞭車怎麼還說好呀?舅舅說,至少它翻得有點水平,把貨都罩住瞭。說著拿出手機,打起瞭電話,聯系救護車和吊車。

  沒過多久,救護車來瞭,醫護人員把司機送上瞭車。舅舅隻是讓人傢給他包紮瞭一下腦袋,說什麼也不願意去醫院,說要在這兒看貨。

  這時,從公路旁走過來一個小老頭,隻見他留著山羊胡,正饒有興趣地站著看。二寶多嘴的毛病又犯瞭,他沖那老頭走瞭過去,大聲問:“老伯,這是啥地方呀?”

  老頭說是羊角村,接著沖貨車努努嘴:“裝的什麼?”

  “辣椒幹!”二寶不知好歹地響亮答道,“一車都是!”

  老頭臉上帶著笑意,嘆氣道:“怎麼就翻瞭呢?”二寶正想解釋,舅舅在後面氣呼呼地喊:“二寶,回來!”

  二寶急忙跑過去,舅舅壓低聲音罵道:“管不住你的嘴!你跟他亂說什麼?你還怕人傢不知道車裡裝的什麼呀?”

  二寶被他罵蒙瞭:“怎麼瞭?”

  “怎麼瞭?”舅舅恨恨地瞪他一眼,“你等著吧!過一會兒,你就知道怎麼瞭!”

  二寶撓撓頭皮,回頭一看,那老頭正一溜小跑走到不遠處一個土墩上,從懷裡掏啊掏,最後掏出一隻彎彎的牛角。二寶正覺得有趣呢,隻見老頭拿起牛角,仰頭使勁一吹:“嗚—”舅舅狠狠地一跺腳:“壞瞭!”

  二寶一看舅舅,隻見他臉色變得鐵青,臉上的肉莫名地抖個不停,顯得異常緊張,二寶更是摸不著頭腦瞭。

  過瞭十來分鐘,公路上忽然有村民陸續擁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幾乎每個人的背上都背著一個大背簍,手裡還拿著麻袋。他們站在不遠處,興高采烈地看著說著,鬧哄哄的,好像就是沖他們的車來的。

  舅舅拍拍二寶的肩膀,說:“看見瞭吧?”二寶點點頭:“舅舅,這些人想幹什麼?”

  舅舅嘆道:“你還不明白?他們是來撿我們的辣椒的!”

  “撿辣椒?”二寶叫瞭起來,“我們在這裡看著,他們怎麼敢撿?那不成搶瞭嗎?我就不信他們敢搶!”

  舅舅苦笑一聲:“你真是沒跑過車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住在公路邊上的人就盼著路上出點事。東西撒到地上,不撿白不撿。”

  兩人正說著,隻見遠處的田間小路上,正有一條人流源源不斷地湧向這裡。二寶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也跟著緊張起來。

PART.2生死較量

  又過瞭一陣,村民越來越多,四面八方都站滿瞭,黑壓壓的全是人頭。不過,他們隻是伸長脖子看著,並沒有上前。二寶疑惑地說:“舅舅,也許人傢隻是來看熱鬧吧?”

  舅舅苦笑道:“現在還不到時候,他們在等吊車把車吊起來呢。”

  說話間,吊車終於來瞭,人群中頓時一陣歡呼雀躍。舅舅急得都要哭出來瞭,出瞭車禍已經夠慘瞭,要是再賠上這車貨,這一趟可真是虧瞭血本。

  二寶見狀,連忙上去給村民們遞煙,勸他們不要搶,可誰也不接。

  舅舅在後面看得又好氣又好笑,等二寶回來,恨恨地說:“二寶呀,我知道你聰明,點子多,可在這裡派不上用場!等車一吊起,辣椒一露出來,什麼法律道德全都沒用!”說罷,他從駕駛室裡抽出兩根防身的鐵棍來,自己拿瞭一根,把另外
一根扔給二寶說:“拿著!”

  二寶怔怔地拿著鐵棍:“舅舅,幹啥?”

  “這車貨值不少錢呢!”舅舅咬牙切齒地說,“沒瞭,我就沒有翻身之日瞭,老子死也不能看著他們搶走!”

  二寶一聽,猶豫著說:“舅舅,咱犯不著跟他們拼命……咱和他們商量商量……”舅舅怒道:“你書讀傻瞭!這種事還有什麼可商量的?”

  話音剛落,吊車開始起吊瞭,隨著隆隆的機器聲,貨車被緩緩地吊起瞭一個角,立即掉下來好幾袋辣椒。

  村民們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突然,幾個毛頭小夥子直撲貨車。

  舅舅一看,怒喝一聲:“站住!”雙手持著鐵棍,像個烈火金剛一般,不顧一切地攔在貨車前,擺出瞭拼命的架勢。

  那幾個小夥子見狀一驚,不約而同地收住腳步,有點驚訝地望著他。舅舅滿臉怒火地吼道:“來吧!想搶我的辣椒,除非把我打倒!”

  幾個小夥子大概沒有料到車主會這麼拼命,一時間愣住瞭。

  二寶又驚又喜:“舅舅,他們不敢搶瞭!”

  舅舅稍稍松瞭口氣,抬頭瞧瞭瞧天色,說道:“沒用,就算咱有槍指著,他們也會照樣沖上來的,等天黑瞭,他們就更大膽瞭。”

  二寶怔怔地問:“那咋辦?”

  “咋辦?”舅舅呼哧呼哧地喘著氣,“老子咽不下這口氣,眼睛沒閉上,誰也別想動我的辣椒!”一激動,他猛地感覺腦袋一痛,“哎呀”一聲叫著坐到瞭地上。一摸,手上全是血。剛包紮過的傷口又裂開瞭。

  二寶一看,急瞭:“舅舅,你還是快去醫院吧,這裡還有我!”

  舅舅苦笑著搖搖頭,他一去醫院,就等於把這車貨敞開讓人搶瞭,想到這裡隻覺得腦袋越來越痛,一動,血又嘩嘩地往下淌。

  二寶勸他馬上去醫院,先保住命要緊。舅舅長嘆一聲,知道這個結果無法改變瞭,也隻好認命瞭,同意去醫院。上車前,他又看瞭看外面的人群,隻見一雙雙餓狼似的眼睛在黑幕中閃著光,他一把抓住二寶的手,叮囑道:“等會車吊起來,你千萬要離得遠遠的,別讓人傢把你給踩扁,辣椒搶瞭就搶瞭,看來也是無法避免的瞭,記住瞭嗎?”

  二寶連連點頭:“舅舅,你放心吧,我不會那麼傻,我一定想辦法保住咱們的辣椒!”

  舅舅苦笑一聲:“你能保住自己的命就好啦!”

PART.3奇思妙想

  二寶目送著救護車離開,拿出手機按瞭幾下,突然掉頭就向人群跑去。他找到瞭那個山羊胡老頭,笑著湊上去說:“老伯,借一步說話。”

  老頭奇怪地瞅瞅他,沒吭聲。二寶親熱地攬著他肩膀,說:“來來來,咱們到旁邊抽根煙。”

  老頭半推半就跟他走到瞭人群外。二寶討好地給他敬上一支煙,又親自點上火。老頭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問他:“老板,啥事?”

  二寶笑嘻嘻地說:“沒啥,咱們隨便聊聊。老伯,我這車全是辣椒,你們要來做什麼呢?”

  “這你就不知道瞭!”老頭呵呵一笑,“我們這兒的人愛吃辣椒,尤其是逢年過節,每傢少不瞭要幾十斤。實話說瞭吧,今年咱村傢傢都缺這玩意兒,你們是送上門來瞭。”

  二寶一下張大瞭嘴巴,愣瞭半晌,突然腦中閃過一道亮光,脫口喊瞭起來:“太好瞭,就這樣!”

  老頭一愣,不解地瞪著他。

  二寶抬頭打量打量人群,問老頭:“這裡都是你們村的人嗎?一共多少戶啊?”

  老頭點點頭說:“都是我們村的,三十來戶人。”二寶又問:“你在村裡說話管用嗎?”

  老頭有點得意地點點頭,說自己是全村的頭。二寶大喜道:“老伯,你叫鄉親們別費那個勁搶瞭,弄不好傷著自己人。這樣吧,我每傢按半價賣五十斤,等於買一斤送一斤。你看劃得來不?”

  一百斤幹辣椒,照現在的市場價,少說也得在兩千以上,當然劃得來瞭。老頭沒想到他這麼說,有點吃不準他的意思,沉吟不決。二寶把嘴湊過去說:“當然,您是領導,我給您雙份。”

  老頭低頭琢磨一陣,一拍大腿:“人心都是肉長的!既然你這麼痛快,行!就這麼辦!但我隻要一份,不能搞特殊。”
不一會兒,貨車前推來瞭一臺秤,吊車把貨車吊起後,二寶就開始在現場賣起瞭辣椒。沒過多久,滿滿一車辣椒竟然都賣光瞭。好多村民覺得劃算,還買瞭幾次,二寶明明知道,卻一句也不問,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原來,就在舅舅上救護車離開的時候,二寶拿出手機,上瞭網,在網絡上尋找關於辣椒價格的信息。幾分鐘後,他發現瞭一條意外的信息:舅舅這趟貨發去的那個城市,本來兩天前價格還很高,可這兩天被有關部門打壓,一下暴跌瞭十多塊。二寶細細一算,這批貨就算順順利利運到目的地,也絕對會虧本。

  於是,二寶靈機一動,打算將辣椒全賣給村民。事後,二寶一結賬,雖說沒賺到錢,但至少沒虧本,比運到目的地明智多瞭。

  很快,舅舅從醫院裡回來瞭,一看這情形,不由得驚喜交集,一巴掌拍在二寶肩膀上:“行啊,你小子大學沒白念!”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