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吃一隻雞有多難

  王大頭是一傢房地產公司的老板,整天山珍海味,吃膩瞭,便不由想起小時候吃雞的場景。那年頭,王大頭傢裡窮,逢年過節才殺隻小雞開開葷,王大頭饞得連雞屁股都舍不得扔,不過,那時的小雞也好,自傢養的,吃蟲子、草籽長大的,吃到嘴裡,那是滿嘴流油,過瞭三天,香味還在嘴角掛著,而現在的雞呢,差不多都是人工飼養的,味道自然差遠瞭。

  一天,王大頭在電話裡聽一位朋友說,城北三十裡外的大雲峰半山腰上,有一傢鄉村飯店,那裡賣的鮮椒爆炒小山雞,地道的原生態,味道獨特,去那裡吃雞肉的人,大多是為瞭懷念以前苦日子時吃雞的感覺,據說去的人很多,門庭若市。

  聽朋友這麼一說,王大頭肚裡的饞蟲立刻作怪起來,他掛上電話,立刻叫上秘書、司機,出瞭城,直奔大雲峰而去。三十裡路,寶馬也就跑瞭十幾分鐘,到瞭那地方—半山腰的一片開闊地,一看,那裡停滿瞭各式小轎車,停車場旁,掛著一塊用松木做成的大木板,上面寫著幾個字—“鮮椒爆炒小山雞店”。

  下車後,三人沿著松木板做成的指示路標,順著一條羊腸小道,往樹林深處走去。

  王大頭本來就胖,又是個大熱天,走瞭二十多分鐘,人還沒到地方,就差點累得虛脫,王大頭心想,吃一隻雞太不容易瞭,光走路就要走這麼多啊!

  走完這段長長的、窄窄的林蔭小路,來到一幢大瓦屋的門口,從門裡走出兩個鄉村服務員,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著“歡迎”之類的話。王大頭立刻挺直腰桿,風度十足地點點頭,走進瞭屋。

  一進屋,王大頭的兩眼不由瞪得像雞蛋,這間不大的屋裡,居然黑壓壓地坐著幾十個人,而且衣著光鮮,都像是有錢人。

  這時,一個嗓門很大的男人笑嘻嘻地迎瞭上來,遞給王大頭一根雞毛,說:“這是排號卡,你得拿著,沒這東西,你可吃不到雞!”

  一句話說得王大頭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他接過來一看,雞毛下面拴著一個小竹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48”,王大頭一見,頓時急瞭,一把拉住那個大嗓門男人問:“‘48’是什麼意思?難道排在我前面的有47個人?”

  大嗓門一聽這話,立刻笑瞭:“沒錯。老板,您是第一次來吧?這是我們這裡的規矩,我們這裡從來沒有預約,隻有先來後到,拿著牌子排號,先到先吃。”

  王大頭心想,自己拿個48號,這得等到什麼時候啊?他把那個男人拽得更近些,貼著男人的耳朵,壓低聲音說:“兄弟,我多出錢,加個塞行不行?”

  大嗓門一聽這話,頓時急瞭,大聲嚷嚷道:“你這話什麼意思?誰告訴你加錢就能加塞啦?我們開店的,講的就是公平,你看看,坐在這裡等的,誰不是腰纏萬貫?要加錢,誰不會加,還坐在這裡幹等?”

  那男人嗓門本來就大,這麼一嚷,滿屋子的食客都用鄙夷的眼光看著王大頭,這麼多年,王大頭做生意順風順水,從沒被人這麼搶白過,可這裡山高皇帝遠,強龍難壓地頭蛇,沒辦法,他隻得忍氣吞聲地找瞭個角落,拉個小板凳坐下瞭。

  司機和秘書哪見過王大頭這樣,可又不知該說什麼、該幹什麼,隻好悶著頭,閉著嘴,悄悄挪到王大頭身後,像木樁一樣站著。

  轉眼半個小時過去瞭,才排到二十多號,王大頭肚子餓得“咕咕”叫,眼見還有二十多人排在自己前面,他再也不耐煩瞭,走到門口,一看外面,頓時傻瞭眼,也就半個小時的工夫,外面又來瞭二三十人,因為屋裡坐不下,全坐在外面的板凳上瞭。王大頭一看,去意頓消,看來自己來得還算早的,可不能走啊,無論如何,也要吃到這裡的鮮椒爆炒山雞!

  就在這時,剛才那個大嗓門從後院走瞭進來,扯著嗓子喊道:“今天的特等小山雞,限量推出十隻,價格呢,比一般小雞貴上一些,有誰願意吃的,舉個手,咱們抽個簽,不吃特等的就再等等,一等的山雞管夠……”

  沒等王大頭反應過來,幾十隻手“刷”地舉瞭起來,王大頭的秘書反應很快,跟著也舉起瞭手,王大頭贊許地點瞭點頭。大嗓門拿來張破紙,讓那些舉瞭手的人亮出各自小竹牌上的號,他統計瞭一下,然後笑嘻嘻地說:“各位,不好意思,就十隻雞,結果登記的有四十多人,咱們老規矩,抽簽!”

  王大頭一聽,那個氣啊,剛想破口大罵,不料大嗓門已經弄來瞭個木箱,把一堆號碼牌扔進木箱中,閉著眼,像模像樣地抽起簽來,抽出第一個簽後,大嗓門就扯著嗓門喊:“48號!”

  王大頭一聽,激動極瞭,秘書和司機比他還激動,三個大男人幾乎同時喊道:“這兒呢,這兒呢!”

  大嗓門一看,奇怪地問:“怎麼會三個人都是48號呢?”

  秘書趕緊回答:“我們三人都是一起的。”

  大嗓門接著又陸續抽出九個號,被抽中的都是歡天喜地,然後由大嗓門領著,來到後院。

  路上,大嗓門問這些抽中的人:“特等小山雞,一斤118塊,老價格,你們都知道吧?”

  眾人連忙點頭,王大頭雖然平時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但一聽這個價格,還是出乎瞭自己的意料,雞肉都賣出瞭海鮮價。

  王大頭坐下後,很快,小山雞就上來瞭,一斤八兩,配著幾個青花椒,幾個紅辣椒,也就一碗,一個人都不夠吃,別說三個人瞭。三個大男人一碗小雞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秘書和司機很知趣,把碗往王大頭面前一推:“王總,您先吃吧。”

  王大頭早餓得頭昏眼花,也沒客氣,拿起筷子,吃瞭起來,還別說,這雞肉確實好吃,肉又香又筋道,一番狼吞虎咽,碗裡很快隻剩下瞭花椒粒和辣椒段,王大頭吃得滿頭是汗,看得司機和秘書口水直咽。

  一個鴿子大的小雞,又去瞭內臟,能有幾塊肉,王大頭哪能吃夠?正好,大嗓門走瞭過來,王大頭一把拉住,小聲說:“兄弟,你們這雞也太小瞭,哪夠吃,能不能……”

  大嗓門一聽,會心地笑瞭,這次他沒扯開嗓門喊,低下頭,湊近王大頭,附耳說道:“看你是頭回客,這麼著吧,我再找老板商量商量,給你弄兩隻特級雞,錢嘛,還是這個價。”

  王大頭一聽,忙不迭地說瞭聲“謝謝”。

  大嗓門走後,很快,服務員真的又端來瞭三碗雞,三人風卷殘雲,一頓狂吃,轉眼工夫,三碗雞肉見瞭底。飽餐瞭一頓,王大頭獨自走出屋外,從院門後走出去,面對著青山綠水,心情舒暢極瞭,他掏出一支煙,點著瞭,愜意地抽起來。

  這時,飯店的一個小夥計也從後門溜瞭出來,從沾滿油污的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皺巴巴的煙盒,看瞭看,沒想到煙盒裡一支煙也沒有瞭,可能是煙癮犯瞭,小夥計鼓足勇氣,來到王大頭跟前:“老板,能給支煙抽嗎?”

  王大頭因為吃得心情愉快,就沒拒絕,掏出煙盒,抽出一支大中華,甩給瞭小夥計,小夥計連聲道謝,點著煙後,他討好地問王大頭:“老板,您是來吃小山雞的吧?”

  王大頭點瞭點頭。

  小夥計又問:“您吃到特等小山雞瞭吧?”

  王大頭笑著說:“吃到瞭,抽簽的時候,我是第一個被抽中的,運氣不錯吧?”

  不料小夥計一聽,“撲哧”笑開瞭,笑得王大頭摸不著頭腦,小夥計回頭看看四下無人,這才小聲說:“看來您也受騙瞭,其實這都是我們老板用的招數。”

  王大頭一聽,心頭一沉,問:“什麼招數?”

  小夥計支支吾吾瞭半晌,最後還是說瞭:“您給我這麼好的煙抽,沒拿我當外人,我就實話告訴您吧,啥特等山雞,其實我們這裡有的是,半年前,賣18塊錢一斤都沒人要,可現在,一百多塊一斤也搶不到。”

  王大頭越聽越有興趣,連忙問:“小兄弟,為什麼啊?”

  小夥計說:“還不是因為黑心的房地產老板!”

  王大頭一聽,頓時有種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的感覺:“小兄弟,你們老板賣雞,跟房地產老板有啥關系?”

  小夥計不客氣地說:“怎麼沒關系?半年前,我們老板進城去給他兒子買房子,他兒子選中的那個小區,房價高得都超過瞭一萬一平米,可就是這樣,買房的還是人山人海,我們老板整整排瞭兩天兩夜,拿瞭個號,100套房,3000多人抽號,老板緊張死瞭,本以為買不到,可我們老板手氣好,抽簽時一下子就抽中瞭。老板高興得差點暈倒在地,連忙簽約買瞭套房,可後來,一個懂內幕的親戚告訴他,其實這一切都是房地產老板的騙局,還說瞭一堆洋詞,什麼捂盤、雇人排隊、搖號、惜售等等的,我們老板都聽暈瞭。老板回來後,就想通瞭好多事,變瞭法的賣山雞,結果生意越做越好,現在,我們老板最狠的一招,你猜是什麼?”

  王大頭茫然地搖瞭搖頭。

  小夥計得意地說:“告訴你吧,是捂雞!”王大頭從來沒聽說過這個詞,疑惑地問:“什麼是捂雞?”

  小夥計把聲音壓得更低瞭:“就是把雞捂著不賣,有也不賣,故意吊著你胃口,讓你掏錢更利索,還把他七大姑八大姨都弄來排號,弄成一副吃不著雞的假象,結果這生意越做越紅火,來的人為瞭吃隻雞,眼珠子都急紅瞭,還怕他不掏錢嗎?”

  王大頭一聽,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不由說瞭句:“這也太黑瞭吧?”

  小夥計頓時急瞭:“這還黑?咱還拿那個房地產商做例子,我們老板替兒子買的那套房,在城東,那叫滄海小區,明明八十幾平米,可人傢開發商愣能量出九十平米,你說這開發商有多黑啊?我們老板多少算個實在人,賣的雞從不短斤缺兩,他說短斤缺兩那是幹生孩子沒屁眼的事兒,這位老板,您比我有見識,那您來說說,到底是我們老板黑,還是那個賣房子的黑?”

  王大頭一聽,嗓子裡頓時像卡瞭根雞骨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那個滄海小區,正是他開發的樓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