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賺錢離婚

  大海和小麗在一個公司上班,兩人在平時的交往中,互生好感,不久就閃婚瞭。可結婚沒多久,他們的性格差異就慢慢地顯露出來,小兩口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都有點精疲力盡瞭。這晚正吵著,小麗一咬牙,叫道:“看樣子,我們很難再一起生活下去瞭,不如離瞭算瞭!”大海也叫道:“離就離,這日子還真的沒法過瞭!”

  第二天一早,兩人打算一起去民政局,剛走到樓下,就碰到住在一樓的工會主席老張。老張看瞭他們一眼,笑道:“二位昨晚嗓門不小啊,好像還嚷嚷要離婚什麼的,不會真的去辦手續吧?”

  小麗一怔,急忙親昵地挽著大海的手,笑道:“我們好著呢!”說罷快步離開瞭。大海這時也醒悟過來,心說:這離婚的事,還真不能說出來!

  原來,公司有一條奇怪的規定,凡是職工結婚要請同事的,必須先簽協議,保證婚姻是慎重的選擇,一旦十年內離婚,雙倍退還禮金。當時大海和小麗結婚,很多同事都來參加婚禮,禮金自然也不少。如果現在離婚,按照當初的協議,就得翻倍退還所有同事的禮金,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這麼一想,兩人都感覺眼前有很多隻手伸著,就等他們將禮金加倍奉還呢。兩人逃也似的跑回傢裡,過瞭半晌,小麗才說:“要是現在去辦手續,老張立即就會叫我們還禮金。這事兒還是緩緩再說吧。”

  此時,小兩口已經鐵瞭心要離婚,可眼前的一道坎,實在不知道怎麼過。要知道,他們的收入本來就不高,結婚時,還欠瞭一屁股的外債。如果跟父母要錢來離婚,別說拿不到,被罵個狗血淋頭那都是輕的;至於去借錢離婚,人傢知道瞭不得笑死?

  討論半天也沒個結果,小麗便說:“還是想辦法湊錢來還吧。反正每人出一半,自己想辦法去掙,等錢夠瞭就離!”大海自然沒有意見。從此,兩人分房而睡,在外人面前還得假裝恩愛,回到傢裡則是各顧各的。反正已經決定離瞭,也就沒什麼可吵的,傢裡一下子安靜下來。

  為瞭掙錢,小麗晚上就去替人看店,每個月能拿幾百塊,盡管不多,但一時找不到別的門路,而且,這也避免瞭兩人在傢裡面面相覷。

  大海一看小麗已經行動瞭,自然也不能落後。這天,他正一個人在街上亂轉,想找個什麼事情做,突然肩上被人拍瞭一下,回頭一看,身後站著一個留小胡子的男人。見大海一臉的驚詫,那人哈哈笑道:“怎麼,不認識老同學瞭?”說罷,揭起貼在嘴上的小胡子。大海一看樂瞭,叫道:“原來是小朱啊,你這是在做什麼?”

  小朱是大海的高中同學,在另一傢公司上班。隻見他晃瞭一下身後的袋子,說道:“擺地攤啊,怕熟人看到,隻好在臉上做些手腳瞭。”大海吃瞭一驚:“你這是打算辭職瞭?”小朱搖瞭搖頭,嘆息道:“那倒沒有。哎,哥們現在又要供房子,又要養孩子,那點工資怎麼夠啊!隻好晚上出來弄點奶粉錢瞭。”

  兩人一路走,來到一處街頭。小朱將袋子放瞭下來,拿一塊佈擺在地上鋪平,然後將袋子裡的飾物一一擺上,說:“最近天氣好,晚上出來的人特別多,生意還不錯。”說著,他打開一張凳子讓大海坐下,自己則坐在臺階上,說,“擺地攤其實並不難,心理問題才是最難克服的。你要是沒事,陪我在這兒聊一聊吧。”

  大海點點頭,便和小朱閑聊瞭起來。交談中,小朱告訴大海,自己出來擺地攤已經好幾個月瞭,收入還不錯。他們這樣擺夜攤的人,行內俗稱叫“走鬼”。就這樣,小朱一邊說著話,一邊不斷地與顧客砍價成交,不知不覺中夜已深瞭,眼見路上已無行人,兩人才收攤。粗算瞭一下,今晚的成交額也有三百多塊錢。小朱笑道:“托你的福,今晚生意挺好。”

  大海突然心裡一動,忙說:“我最近手頭也挺緊的,要不……明天我也跟你一起擺地攤吧!”小朱笑道:“好啊,這樣我就有伴瞭。”

  於是,大海就開始跟著小朱擺地攤,為防熟人看到,他也弄瞭個假胡子戴著。小朱不斷地向他傳授一些小竅門,從物品的選擇,到兜售的技巧等等,幾天後,大海就自己進貨銷售瞭。

  過瞭半個月,這天大海在公司裡遇到瞭工會主席老張,老張一把拉住他,問:“你和小麗是不是鬧矛盾瞭?”大海一驚:“沒有啊,我們很好啊!”老張笑道:“還騙誰啊?你倆每天晚上都出去,夜深瞭才先後回來。有人懷疑,你們是不是各自出去約會瞭?大海啊,這樣可不好啊!”大海聽瞭,連忙搖頭否認。

  下班回到傢裡,小麗也沖大海叫道:“不好瞭,公司裡已經有人懷疑我們瞭!”原來,老張也找她談話瞭。

  看來兩人的行動已經引起大傢的註意瞭,如果讓人知道他們是為瞭離婚出去掙錢,這面子可真丟盡瞭。兩人正商量著對策,小麗突然說:“不如……我和你一塊兒去擺地攤吧。這樣,我倆總在一起,也就沒人疑心瞭。何況幫人看店,掙錢太慢瞭,還不如跟你擺地攤。”大海想瞭想,也隻能這樣瞭。

  晚上,小朱看到大海連老婆都帶出來一起擺攤瞭,豎起大拇指,連連說道:“真是恩愛夫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啊!”小兩口聽瞭,對視瞭一眼,隻是苦笑。

  就這樣,兩人每天下班後一起出門,晚上又一起收攤回來,看起來真像恩愛的一對。隻有他們自己知道,這般辛苦,其實是為瞭早些離婚。

  秋風一過,天氣變涼瞭許多,地攤的生意也跟著差瞭許多。這晚正好降溫,不少攤子早早就收瞭,還沒到八點,街頭就隻剩大海和小麗兩人在蹲著。大海招呼小麗也走吧,小麗卻說:“沒人擺瞭更好,獨傢生意更好做!”見她不想回去,大海也不好先走,隻好陪著。又過瞭一會兒,見行人越來越少,小麗也感到身子凍得有些發抖,這才說:“看來真沒什麼生意瞭,我們回去吧!”

  兩人收拾好東西,一前一後慢慢往回走。突然,大海發現迎面急速駛來一輛貨車,那車前的兩隻燈像是醉漢似的不停擺動。此時,小麗正走在靠著車道的地方,眼看車子馬上就要來到她身前,大海急得大叫一聲:“快閃開!”接著,身子撲瞭出去,把小麗猛地一拉。

  隻聽一聲刺耳的剎車響,車子從大海身前擦過,“嘎”的一下停瞭下來。小麗被這一拉,跌倒在路旁,等她爬起來一看,隻見大海就躺在地上。她驚叫一聲,撲上來扶起大海,喊道:“你怎麼瞭?”大海爬瞭起來,笑道:“沒事,隻是被車擦瞭一下。”

  這時,貨車司機也跳瞭下來,見大海並沒受傷,他才長舒一口氣,說:“真是嚇死我瞭!”大海卻氣得叫道:“你是怎麼開車的?”司機連聲道歉,說:“真對不住!今天開瞭一天的車,困得眼皮直打架,剛才突然一陣迷糊……幸好你及時將她拉開,要不然……我的罪可大瞭!”

  說完,司機提出可以帶大海去醫院檢查。大海動瞭動身子,沒覺得有何異樣,也就算瞭。等司機將車開走瞭,小麗突然一把抱住大海,眼中的淚湧瞭出來。

  有瞭這晚的經歷,以後每次出來擺攤,大海都守著小麗寸步不離。再後來,天氣越來越冷,他們出來擺攤的次數也少瞭許多,似乎都不急著賺這錢瞭。

  這天是星期天,小兩口剛下樓來,突然看到一個小夥子站在樓下,卻是小朱。大海高興地叫道:“小朱,你怎麼會來找我?走!到傢裡去坐坐。”小朱一愣,隨即笑道:“哦,我……我不是找你的……正好來親戚傢有點事。”

  說話間,老張從屋裡走瞭出來,看到幾個人的神態,他笑道:“小朱是我的親侄子啊,沒想到吧!其實……這次是我叫他想辦法引你們去擺攤的。”

  大海和小麗都大吃一驚,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老張早就看出瞭兩人的心事,一直想讓他們重歸於好。正巧侄子小朱在擺攤做第二職業,於是,老張就讓他想辦法引大海也去擺攤,再用話激小麗跟大海同行。其實,就是想讓小兩口互幫互助,增進感情。

  聽到這裡,大海和小麗都樂瞭。其實這些天來,他們早就和好瞭。隻是沒想到,這事背後還有老張的策劃,兩人連聲道謝。

  老張呵呵笑道:“公司出這樣一條規定,也是有意給想離婚的人增加一點難度,讓大傢考慮清楚瞭,避免一時沖動,做出後悔的決定來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