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活得給力

PART.1有錢沒處使

  2010年最熱門詞匯是什麼?答案是:給力。其實,“給力”雖在網上大紅大紫,卻是中國北方的方言,類似於北京人說的“帶勁兒”,上海人說的“紮勁”,可是,真要活得給力,卻不是說說那麼簡單的—

  張高和劉是一對戀人,可這半年多,他們卻一直在鬧分手。事情是這樣的:張高和劉都是從小地方來的,在省城念完大學後,雙雙在一傢公司做業務。說他們有錢吧,他們工作幾年,一起存瞭三十萬塊錢,可存錢的速度趕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買不起房,紮不下根;說他們沒錢吧,手裡的錢對他們來說也的確不是一筆小數目,想炒股票,沒膽子,想投資,沒方向,想拆夥,這筆來之不易的存款早就不分彼此,怎麼個拆法?這不,想結婚沒房子,想分手又分不瞭,讓劉很憋屈。

  過完年剛上班,張高他們公司的王總就宣佈瞭幾件更讓人堵心的事:像取消規定的福利啦,降低基本工資啦,減少人手啦,等等。張高心裡直打鼓,原來的日子就已經很難熬瞭,以後該怎麼過,更是不敢想啊……臨下班時,王總又宣佈:為瞭削減開支,從今天起,六點一過全體下班,要加班也回去加!

  出瞭公司,劉隻顧低頭趕路,張高也不知說什麼,隻能緊緊跟著,忽然,劉轉過身,對張高說:“張高,分瞭吧。”

  雖然事先不是沒有思想準備,可張高心裡還是一陣抽搐,他嘴唇囁嚅著,不知該說什麼。見他這樣,劉也心軟瞭,說:“張高,那筆存款你一直都不讓我動,現在我一分錢也不要,全留給你,希望你找個好女孩,別找我這樣的……”說完,她轉身走瞭。

  這天,劉一夜未歸。

PART.2找到一個好去處

  張高很傷心,可再傷心,班還得接著上,再說,隻有回到公司,才能見到劉。

  要感謝老板、感謝工作,分瞭張高的心,這天張高忙得腳不沾地,直到王總的一聲“下班”,他才有點回過神來。這時,劉來到他面前,低聲說道:“我想回去收拾點東西。”

  兩人走出公司,來到大街上,慢慢地走著。張高突然問道:“劉,你今天要加班嗎?”劉點點頭。張高說:“今天,我們一起加班好嗎?”劉想瞭想,又點點頭。

  這時,張高看見馬路對面開瞭傢新店鋪,店招牌很有意思,叫做“給力馬拉松”,這是什麼地方?劉也註意到瞭,兩人穿過馬路,來到店門口,隔著玻璃窗朝裡望去—看著像傢咖啡館,又像傢網吧,可又都不一樣。店堂裡擺著一長溜兒的木桌,分成一小格一小格,每一小格都有一盞臺燈,發出柔和的燈光,桌上還接著一根網線,有不少人坐在裡面,一杯咖啡,一臺筆記本,聚精會神地忙碌著。兩人不由得喜出望外:這不就是專為那些加班族而準備的嗎?這座城市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兩人覺得有趣,走進店堂,找好位子,接好網線,打開自己的筆記本。店主是個小夥子,見是新客,親自過來接待,他們一看飲品單,咖啡40元一杯,劉一愣:“這麼貴?”店主笑嘻嘻地說:“貴是貴點,但可以無限暢飲,這加班的人,哪能離得開咖啡呢?再說—”店主一指店堂盡頭,“要是真累瞭,可以去那邊長沙發上睡一覺,總之一切自便。”張高聽瞭,心中不禁一樂:這店主真是既精明、又體貼呀!套用一句流行語:他開的不是店,是創意,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沒多久,店裡的人漸漸多瞭起來,空氣中彌漫著咖啡的香味,耳邊響著鍵盤的敲擊聲,氣氛緊張而愜意。要是咖啡喝完瞭,不用自己動手,服務員會主動給你續上,要是坐久瞭覺得腰酸背疼,還會有靠墊主動送上。張高從沒想到,加班居然還能讓人這麼快樂。

PART.3把錢留給她

  加完班,夜已深瞭,兩人結賬出店。街道安靜,空氣凜冽,讓人覺得心曠神怡,雖然劉還是一聲不吭的,可張高的心情也沒那麼壞瞭,他甚至想起瞭當初他們相戀時深夜漫步的情景。這時劉開口瞭:“張高,我有話對你說。”

  “想說什麼,就盡管說。”張高還沉浸在幸福的回憶中。

  “我辭職瞭,下個月就走。”劉說。

  張高一下子站住瞭,他緊緊盯著劉,一時張口結舌:“你……”

  這天晚上,張高毫無睡意,他看著劉一件一件地把她的衣服從衣櫥裡拿出、疊好、裝箱,最後一切都整理停當,張高忽然問劉:“你沒忘帶什麼東西嗎?”

  “沒有啊,忘帶瞭什麼?”

  張高頓瞭頓,說:“沒什麼。”

  趁劉去洗手間的時候,張高找出那張兩人一起存下的存折,悄悄塞進劉的箱子裡。剛塞好,劉就從洗手間裡出來瞭,她說:“張高,我走瞭,你自己保重。”張高說:“你也是。”劉拉起箱子,剛走到門口,突然扔下箱子,一頭撲到張高懷裡,哭喊著:“張高,我不想離開你,我不分手瞭……”

  哭歸哭,不舍得歸不舍得,劉最後還是走瞭。張高沒有再說一句挽留的話,作為一個男人,沒本事讓自己的女人過上好日子,他憑什麼去挽留人傢呢?

PART.4遭遇職場危機

  有道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天會上,王總宣佈,為瞭提高大傢的工作積極性、擴大業務規模,鼓勵大傢投錢入股,成為公司股東,凡是入股的,年終獎中會額外增加一筆紅利,入股多的,還可以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這話很清楚:想加工資、想升職,那就先給錢!張高想:這和古代的“捐官”有啥區別?

  會議一結束,王總挨個兒找人談話,輪到張高瞭,王總說:“你是外地來的,有難處,你和劉的事我也有所耳聞,這樣吧,反正劉也走瞭,隻要這個數,”王總伸出一隻手掌,“我就讓你接管她的客戶,反正你對她這塊業務也熟。”

  按說5萬塊錢,張高不是拿不出,何況王總開出的條件也很給力,但問題是,張高早把兩人的存款全留給劉瞭,他自己的工資卡裡隻有2萬。沒辦法,張高隻好照實說瞭。

  “這樣啊……”王總眼神變犀利瞭,“張高啊,你工作也好多年瞭,真的隻有這點錢?我是看好你的,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不會,不會。”張高慌裡慌張地從王總辦公室退瞭出來。

  一整天,張高都過得戰戰兢兢的,六點敲過,他就一頭紮進“給力馬拉松”繼續加班。店主端來咖啡,順便問瞭句:“這幾天怎麼一個人來,女朋友呢?”一句話勾起瞭張高的傷心事,他僵著身子,手裡端著一杯咖啡,眼淚就“吧嗒吧嗒”掉瞭下來。

  店主吃瞭一驚:“喲,怎麼哭上瞭,是不是我說錯瞭什麼?”

  張高搖搖頭,拼命擦著眼淚。

  店主沒說什麼,他走進櫃臺,不知在鼓搗些什麼,一會兒工夫,一杯五顏六色的雞尾酒端到瞭張高面前。店主笑著對張高說:“喝瞭它,心情就會好起來的。”

  別說,這雞尾酒一入口,張高頓覺滿嘴清爽甘洌,對店主更增添瞭幾分親近感,於是就把這些天的經歷告訴瞭他。

  店主聽瞭,說:“如果你信得過我,沒別的,就兩條:第一,感情的事不能勉強,她要走你攔不住,可要是她真的懂你,就是走到天邊也會回來;第二,入股的事是你們老板設的一個局,什麼分紅?分明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他得瞭錢,還防瞭你們跳槽,陰著呢!”

PART.5不給力,不成活

  張高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聽瞭店主的話,他又是佩服,又是慚愧:佩服的是店主年紀輕輕,見識卻如此之高;慚愧的是自己缺少膽識,隻會存錢,結果自己吃苦不說,還讓自己的女人也跟著吃苦,太傻瞭!張高感慨道:“早知道還不如投資你的店,你是個能成大事的人,說不定我也能跟著你發財呢!”可一想到自己全部傢當隻有2萬塊,張高隻能苦笑—唉,時運不濟啊,繼續“給力”加班吧……

  夜深瞭,張高終於幹完瞭活,起身去上廁所,隻見迎面走來個人,張高定睛一看,這不是劉嗎?

  劉看到張高,有些尷尬,轉身就想走。這時,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兩人一看都愣瞭,那個人,正是王總!

  王總顯然也很驚訝:“你們怎麼在這兒?”

  隻聽有人插瞭句嘴:“爸爸,他們是我的客人。”三人回頭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店主!

  王總鐵青著臉,望瞭望店主—現在該叫他小王瞭,說:“考慮得怎麼樣瞭?是把店盤掉跟我回公司幹,還是繼續做這種沒前途的生意?”

  小王說:“爸,還是那個態度,說什麼我都不會回去的。”

  王總冷笑一聲:“你現在本事大瞭,連我的員工都成瞭你的客人。你要這麼混下去我不管,有本事,把借我的三十萬還來!”

  小王說聲“好”,轉身從裡屋拿出一張存折,交到王總手上。王總看瞭,吃瞭一驚:“你哪來那麼多錢?”

  小王說:“別人投資的。”

  “誰投資的?”王總很奇怪。

  小王一指張高:“他!”

  王總一驚,死死盯著張高不放,一張臉霎時變得醬紫醬紫,把張高唬得大氣也不敢出,過瞭老半天,王總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你……好得很!”說完,一摔門走瞭。

  父親走瞭,小王也松瞭口氣,他對失魂落魄的張高說:“朋友,你別急,坐下來慢慢說嘛,剛才那錢,是你的,也不是你的。”這話一時間讓張高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時劉插口道:“張高,那三十萬的確是你的,就是我走的那天,你偷偷塞在我行李中的。”

  其實,那天張高偷偷把存折塞進劉行李中的時候,就被她發現瞭,對於這麼好的一個男人,劉覺得自己真是無以為報。她想來想去,想起自己在“給力馬拉松”加班的時候,就斷定這傢店一定大有前途。過去劉要投點資,張高總是大加阻攔,這回,她決定把錢送到店裡,替張高投資,為瞭躲開張高,她還故意拖到深夜才來,沒想到兩人還是遇見瞭。

  劉對張高說:“入股的事我聽說瞭,你要是拿錢入公司的股,是杯水車薪,人傢根本不當一回事,年終分紅能有多少?拿錢投資這傢店,那是雪中送炭,現在你就是這傢店的大股東瞭,笨蛋!”

  小王說:“剛才你們也看到瞭,雖說我勉強算是個富二代吧,但我覺得人就該有自己的活法。前幾年我吵著要開這傢店,我爸沒辦法,隻好借瞭我三十萬。他能借我這錢,是看準瞭我這店肯定開不下去,到時候還得乖乖跟他回去。他沒想到,我一口氣撐瞭五年,而且還掙到瞭錢。其實剛才我還在琢磨,是應該先把錢還給我爸,還是拿錢再去開傢分店?如果還瞭錢,我就錯過擴展生意最好的機會瞭,如果不還錢,那我爸永遠會有逼我回傢的理由,所以,你們真的是雪中送炭啊!”
劉做瞭個“打住”的手勢:“別說‘我們’,現在這錢,和我無關瞭。”說完,劉就走瞭出去。

  張高還在發愣,小王捅瞭他一下:“還沒看明白?她其實早就回心轉意瞭,可這話她又說不出口,你小子還不快追……”話音未落,張高早追瞭出去,隻見雪地裡劉的背影正在遠去,張高沖過去一把抱住她……

  這天正是元宵節,時近午夜,沿街掛著的彩燈仍然亮著,遠處時不時響起爆竹聲。張高和劉相擁在一起,過瞭好久,劉說:“張高,我錯瞭,我後悔瞭,打從我看見你偷偷把存折塞進我箱子裡的時候,我就後悔瞭,你這個笨蛋,當時為什麼不攔著我啊?”

  張高說:“現在我更後悔來追你。”劉一推他:“為什麼?”張高說:“咱們老板的兒子真是太不給力瞭,為瞭氣他老爺子,非要扯上我,這下好瞭,工作丟啦,以後我靠什麼養你?”

  劉“撲哧”笑瞭:“你沒看出來啊?那小子是故意挖墻腳的,他想讓我們和他一起幹。其實這兩天我早想通瞭,苦點累點我不怕,就怕想結婚找不到一個貼心的男人,幹事業找不到一個靠譜的老板,現在兩樣都齊瞭,還怕什麼?”

  “這……這能行嗎?”張高又猶豫起來。

  “行,一定行!你呀,就是怕折騰,可這人有時候就得折騰,不折騰不成活嘛,就像咱老祖宗說的,要‘給力’!”
張高哈哈大笑:“什麼老祖宗說的?這明明是網絡上的詞兒嘛。”

  劉掏出手機,上網一查,讓張高看,張高見網頁上寫著:“‘給力’,中國北方方言……”

  沒錯,老祖宗很早就說過,人活著要給力。不給力,還活個什麼勁兒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