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談·這份愛金不換

  司馬偉是個普通工人,談瞭個女朋友,還沒有結婚。這天,他坐在馬桶上,習慣性地翻看著一本書,突然,馬桶裡發出“哐啷”一聲脆響,司馬偉手一抖,嚇瞭一跳,再一想,難道是把結石屙出來瞭?

  司馬偉患有膽結石,前段時間吃瞭幾服草藥,那是民間偏方,說是可以把結石排出來,好長時間瞭,司馬偉還以為偏方不管用呢。

  司馬偉想看看結石是什麼樣子的,他捏著鼻子,用撈金魚的小網罩撈出瞭一塊硬東西,用水沖洗瞭一會兒,一看,司馬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塊東西,蠶豆般大小,黃澄澄的,怎麼像是黃金?

  天哪,體內的結石變黃金瞭?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司馬偉自己也是說什麼都不相信,可眼前的事實又不容他不生疑惑,他想瞭想,決定去化驗一下,這又不損失什麼呀。於是他帶著這顆黃疙瘩,去瞭西街的珠寶店,謊稱是奶奶留給他的,讓老板幫忙鑒定一下。

  老板拿到手裡掂瞭掂分量,又用儀器作瞭鑒定,說:“黃金,百分百!”稱瞭稱,整整十克重!

  司馬偉興奮得簡直要瘋掉瞭,他取回那顆金豆兒,故作鎮定地向外走,剛一出店門,撒丫子就向傢裡狂奔而去,那顆狂跳的心簡直要蹦出胸膛瞭:我能屙黃金啦,這是什麼概念,這和傢裡擁有一臺印鈔機有什麼差別?他一邊跑一邊飛快地計算著:按時價,這顆金豆兒要兩千多塊錢,一天屙一顆,一個月就是六萬,小諾,咱有錢啦!

  小諾是司馬偉的女朋友,司馬偉很愛她。

  回傢後,司馬偉什麼也不做,胡吃海喝瞭一頓,就等著屙金豆兒瞭。果然,到瞭傍晚,肚子有瞭感覺,司馬偉奔進衛生間,緊張地期待著,可令他失望的是,根本沒見金豆兒的影子!司馬偉不甘心,臨睡前又逼自己吃瞭兩包方便面,可是,第二天早上,照樣什麼也沒屙出來。

  司馬偉不死心,他上網查瞭一下有關黃金形成的原理,希望能找到答案,可惜,有史以來,從未有過關於人體屙出黃金的記載。

  司馬偉盯著那顆金豆兒,絞盡腦汁地想著,難道與那天吃的東西有關?司馬偉開始竭力回憶當天的情形:那天早上,他心情很好,出門後,去老張的飲食店裡吃瞭兩根油條,喝瞭一碗老張自己磨的豆漿。從店裡出來,司馬偉回瞭傢,臨近中午的時候,就屙出瞭那顆金豆兒。

  司馬偉決定再按那天的程序來一遍。

  一大早,司馬偉去瞭老張那兒,吃瞭油條和豆漿,可是,令他泄氣的是,什麼也沒屙出。司馬偉突然想起瞭一個細節,那天,因為心情不錯,他還對女服務員西西笑瞭笑,西西很高興,從裡屋搬出一個糖罐子,往他的豆漿裡加瞭一勺,難道與這個有關?

  西西大概是喜歡司馬偉,見到他總是一副羞澀的樣子,可西西長得不漂亮,司馬偉對她沒感覺。

  第二天,司馬偉又去瞭老張的早餐店,一進門,就給瞭西西一個暢快的微笑,西西也對他笑瞭笑,然後搬出糖罐,往他的豆漿裡加瞭一勺糖。

  奇跡發生瞭,中午時,司馬偉如願又屙出瞭一顆金豆兒!

  司馬偉又試驗瞭幾次,終於摸出瞭規律:隻要他一早去老張那裡吃油條,喝豆漿,再沖西西笑一笑,博得西西的一勺白糖,中午必然會屙出一顆金豆兒。這其中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少,而且那糖必須要西西親自加才有效!

  就這樣,沒過多久,司馬偉手裡已經有六顆金豆兒瞭,他用這六顆金豆兒為小諾換瞭一根鉑金項鏈。司馬偉突然有瞭這麼多錢,小諾很驚奇,她不停地追問錢是哪來的,司馬偉謊稱最近跟朋友合夥做生意賺的。

  有關自己能屙金豆兒的事,司馬偉決定不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小諾,他怕被媒體大肆宣揚,還怕被科學傢們拉去做研究。

  聽說司馬偉一個月能有六萬塊錢的收入,小諾的情緒空前高漲起來,她拉著司馬偉四處看房,他們在“皇庭美域”看好瞭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司馬偉向小諾保證,半年內,先賺夠房子首付,然後,再賺錢為小諾買輛車。

  聽瞭這席話,小諾萬分高興,破天荒地為司馬偉洗瞭兩雙臭襪子,又做瞭一頓充滿瞭焦糊味的晚餐,然後,她深情款款地問道:“我想為你洗一輩子臭襪子,做一輩子飯,你願意嗎?”

  “願意,願意……”司馬偉一邊痛苦地咽著飯,一邊拼命點頭。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正當司馬偉以一天一顆金豆兒的數量向他的夢想勻速靠近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

  那天早上,司馬偉正在老張店裡喝豆漿,一邊喝,一邊心裡還在美滋滋地算著賬,突然,沖進幾個人,大聲吆喝:“老張呢,快出來,我們今天是來收店的!”

  原來,老張的兒子最近迷上瞭賭博,可惜手氣太差,不僅沒有贏到錢,反而欠瞭一屁股高利貸,把老張的店也押出去瞭。

  老張哀求他們寬限幾天,討債的那夥人堅決不同意,讓老張要麼拿錢,要麼交店。

  司馬偉偷偷問老張,欠瞭多少錢,老張說瞭一個數,司馬偉氣得差點吐血,老張的兒子真是敗傢子啊!店鋪堅決不能交出去,吃不到老張店裡的油條和豆漿,屙不出金豆兒,怎麼兌現自己對小諾的承諾?司馬偉突然想到瞭一句至理名言—“幫別人也就是幫自己”,他在心裡飛快地盤算著:如果一顆金豆兒可以讓討債的寬限三天,那麼三天能屙三顆金豆兒,自己還賺兩顆。於是,他跟討債的人進行瞭談判,先給他們兩顆金豆兒,寬限老張一周的時間,一周後還錢或是交店。

  考慮到最近金價飛漲,司馬偉的金豆兒又挺別致,討債的那夥人暫時同意瞭司馬偉的要求。

  討債的人走後,老張對司馬偉千恩萬謝,然後火速趕回老傢籌錢,希望能還上高利貸,保住自己的小店。

  可是沒想到,第三天一早,討債的人又來瞭,他們說老板經過實地考察,發現這裡是一塊風水寶地,想把老張的店改成一個火鍋店,裝修效果圖都出來瞭。司馬偉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他氣憤地說:“你們怎麼能言而無信?”

  討債的人擺出瞭一副潑皮的樣子:“我們一直是這樣子的啊!”

  店裡的顧客都被嚇跑瞭,討債的一夥人趕著讓司馬偉快滾,司馬偉氣極瞭,他抓著桌子堅決不走,一個滿臉橫肉的傢夥飛起一腳,司馬偉被踹進瞭雜物間,趴在地上“哎喲哎喲”地叫瞭半天。這時,他抬起頭來,看見墻角有一桶汽油,心一橫,舉著汽油桶沖瞭出來,當著討債人的面,跳上桌子,把汽油全澆在身上,然後拿出打火機,打著瞭火,高高舉起,大聲喊道:“老張回傢籌錢瞭,有什麼事,等他回來再說!你們快走,否則我就自焚!”

  司馬偉原本隻想嚇嚇那幫人,他還有小諾,還有夢想,怎麼舍得去死呢?可他忽略瞭一個細節:頭頂有吊扇在轉,風一吹,打火機的火苗一偏,燒到瞭他的身上,他從桌子上跌落下來,瞬間成瞭一個火人……還好,關鍵時刻,一個姑娘沖瞭上來,將一桶豆漿澆到他身上,火才沒有蔓延開來,她,就是西西。

  警察及時趕到,討債的那夥人被帶到瞭派出所,司馬偉被火速送往醫院。

  小諾聽說司馬偉受傷瞭,來醫院看他,見他渾身纏滿紗佈,裹得像個粽子一樣,不知道傷得如何,她悄悄溜出瞭病房,再也沒有露面。

  司馬偉正在傷心欲絕時,西西來瞭,她看瞭看司馬偉,心疼地說:“你知道嗎?前幾天有個好工作在等著我,可是被我拒絕瞭。我舍不得離開這傢店的原因,是你每天的那個微笑,那微笑讓我一整天都很開心。我喜歡你,如果你願意,我會照顧你一輩子。”

  這算情話嗎?透過淚水,朦朦朧朧之間,司馬偉突然發現,西西原來是那麼漂亮,就像天使一樣。

  司馬偉的傷慢慢好瞭,後來,他跟西西結瞭婚,過起瞭平常人的日子。老張的早餐店保住瞭,司馬偉有時還會過去坐坐,遺憾的是,他再也屙不出金子來瞭,不過,這也無所謂瞭,他現在擁有瞭比金子更寶貴的東西:世間真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