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回傢

  眼看春節快到瞭,阿P一傢也準備回傢鄉過年。這天,老婆小蘭對阿P說:“阿P,我們在城市打拼也好多年瞭,這次回傢可不能讓人看低瞭!”這一說,說到阿P的軟肋。阿P是個要面子的主兒,他在城裡開出租,一直想能掙到大錢,好在鄉親們面前風風光光一回。想法挺美好的,可現實不爭氣,到現在,靠牙齒縫裡省啊省,存折上的數字才剛剛接近一萬塊。

  小蘭見阿P不開口,就有些急瞭,說:“阿P,當年我要嫁給你,我爹死活不同意,就是嫌你窮,如今我們還是不死不活的,哪還有臉回去?”說到這裡,她拉開抽屜,拿出存折,往阿P手裡一拍,說:“現在回傢車票不是難買嗎?去!你馬上給我買部車回來,咱們開車回去!”

  阿P嚇瞭一跳,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全部傢當都拋出去,今後萬一有個頭痛腦熱的怎麼辦?再說瞭,這點錢能買什麼車?阿P有想法,但他對小蘭向來是言聽計從,指東不會朝西。於是,阿P揣著錢到瞭二手車市場,找瞭一個下午,總算買瞭一輛車主準備報廢的車子,又找人給車子裡裡外外做瞭美容,整得像新的一樣,這才把車子開回傢。

  不久,阿P要回傢鄉瞭。上路前,阿P對小蘭一再叮囑:“回傢後一定要統一口徑,說這車是五萬塊錢買的,不然面子就丟大瞭!”小蘭也挺給面子,一個勁點頭:“你放心,這次我一定讓你出盡風頭!”

  說到開車,阿P的確有兩刷子,車子出市區後,一直開得順利,上瞭高速,又走瞭省道,接著就走鄉間公路。這條公路要穿過一座鎮子,這時鎮上正好是春節前最後一個集日,趕集的人特別多,村民和攤販占瞭大半邊公路,阿P開進鎮子,不停地摁著喇叭,緩慢前行。誰知隻走瞭一半,車上的喇叭突然不響瞭,阿P左拍右拍,不管怎樣使勁,仍是沒動靜。阿P嘆瞭口氣,對小蘭說:“你把頭伸出窗外,喊一喊,請大傢讓個路。”小蘭卻把頭扭到一邊,說:“這裡離傢不遠瞭,我要是伸出頭扯著嗓子喊,沒準會有熟人看見,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無奈,阿P隻得自己喊:“借光,借光……”才喊瞭兩聲,小蘭罵開瞭:“五萬塊買個喇叭都不響的車,你騙鬼呀!”阿P一想對呀,這不是抽自己嘴巴嘛,所以趕緊閉嘴,但這也不行啊,車子慢得像蝸牛爬,照這個速度開下去,到傢恐怕年也過完瞭。突然,阿P想起後座有把電子玩具槍,那是小蘭買給兒子的玩具。阿P馬上讓小蘭把玩具槍遞過來,拆開包裝,上好電池,一撥開關,玩具槍馬上“嗚拉、嗚拉”地響起來,跟警笛聲一模一樣,車子前面的人以為後面來瞭警車,紛紛讓開道路,阿P踩下油門,加快速度開出瞭鎮子。

  由於在鎮上耽誤瞭很長時間,不一會天就黑瞭,阿P連忙打開夜燈,才走瞭沒半裡路,夜燈就不亮瞭,小蘭起瞭疑心,說:“阿P,這車你到底花多少錢買的?怎麼又啞又瞎,整個一三等殘廢。”

  見老婆懷疑自己謊報價格,阿P有些急瞭:“買車錢我可是一分也沒貪污。你放心,車子瞎瞭,我照樣把它開回傢!”他把車開到一傢路邊小店,下車買瞭兩隻手電筒,遞給小蘭一隻,自己拿一隻,說:“你這個是遠光,給我照遠方的路;我得開車,我的這隻手電筒當近光用。”

  小蘭隻得照辦,按照阿P“高一點、低一點、遠一點、近一點”的指令,不斷晃動著手電筒,阿P右手握著方向盤,左手拿著手電筒,看到對面有人和車過來,就讓小蘭打開玩具槍,發出警笛聲,讓對方避讓。還別說,這樣一來,車子走得很順溜。

  眼看村子就在眼前瞭,偏偏這個時候,車子熄火瞭,阿P不停地轉動鑰匙開啟發動機,直打得頭上冒火,車子還是發動不起來,小蘭實在受不瞭瞭,跳下車就要自己走回傢,阿P大喊一聲,叫住小蘭,說:“別,別!五萬買的新車,趴在村口,你讓村裡人看見瞭怎麼說?”

  小蘭被阿P的話鎮住瞭,呆呆地問:“那怎麼辦?難道我們把車背回去?”

  老婆的話啟發瞭阿P,他一拍大腿,說:“看我阿P的!”說完,他掏出手機,給父親打瞭個電話,說:“爹,我到村口瞭,你把傢裡的小毛驢牽過來。”

  阿P爹初以為兒子要讓小蘭騎著小毛驢回傢,後來明白是咋回事後,把阿P好一通臭罵,說:“現在去給你拉車,碰到村裡人怎麼辦?你們不要臉,我還要這張老臉呢!你們趕緊熄瞭燈,躲在車裡別動,等狗不叫、雞不鬧的時候,我再趕著驢子去拉你們回來!”

  阿P一聽,很是佩服爹的老到,趕緊和小蘭關瞭手電筒,呆在車裡。車子不發動就沒暖氣,越到半夜,寒氣就越重,兩個人凍得縮成一團。直到過瞭下半夜,阿P爹才牽著傢裡的小毛驢過來,把車子拉回瞭傢。

  一到傢,小蘭已顧不得面子瞭,指著阿P的鼻子大罵:“好你個阿P,這一路,嚇瞭個半死,累瞭個半死,餓瞭個半死,還凍瞭個半死,你說,這車到底多少錢買的?”

  阿P顧不得聽小蘭嘮叨,先把毛驢卸下來,然後趕緊讓娘做飯吃,他和小蘭餓瞭一天一夜,再不吃就要餓暈瞭。

  第二天,鄉親們聽說阿P回來瞭,都過來問候,一看阿P買瞭新車,都誇他有苗頭。阿P正得意著呢,他的小學同桌阿旺來瞭,阿旺是開拖拉機的,一見阿P買瞭新車,就羨慕地問:“阿P,你這車多少錢買的?”沒等阿P回答,小蘭就搶著說:“不貴,才五萬!”阿P立即跟著吹噓說:“這車我開著非常順手,我看十萬也值的。”

  阿P越這麼吹,阿旺越是手癢,他一頭鉆進駕駛室,一摁喇叭,咦,怎麼不響?再按,還是不響,阿旺跳下車,打開車頭,捋瞭捋裡面的電線,再一摁喇叭,喇叭馬上就響瞭。阿旺又扳瞭下夜燈開關,燈不亮,他脫下鞋對著兩隻夜燈各“啪啪啪”拍瞭三下,燈立即就亮瞭,阿旺一邊穿鞋一邊說:“阿P,這車你到底花多少錢買的?我看你怕是被人斬瞭。”

  阿P怕被揭瞭老底,正要申辯,阿P爹從屋裡出來瞭,問阿P:“你把為我買的車開回來瞭,你自己的車呢?”原來,阿P爹在屋裡把阿旺的話聽瞭個一清二楚,見阿P抵擋不住,馬上出來救場。

  好個聰明的阿P,一聽就心領神會,說:“這次我先把你的車送回來,下一次再開我自己那輛回傢。”

  “你這小子就是不會辦事。”阿P爹沖著阿P數落說,“過年就該開新車,過會你趕回去,明天給我把新車開回來!”

  阿P送走阿旺,苦著臉對爹說:“我是沒錢才買這輛破車的,你這一嚷,我到哪弄錢去啊?”阿P爹瞪瞭阿P一眼,從屋裡拿出一本存折,說:“錢大還是面子大?給,這是我的棺材錢,五萬塊,你馬上給我開一輛像樣的回來!”

  第二天,阿P果然開著一輛新車回來瞭,阿P爹坐在前排,指揮阿P開著車子在村子裡兜瞭三圈,他把頭探出窗外,扯著嗓子大喊:“車子來瞭,車子來瞭,勞駕讓開點,別碰著您瞭!”

  阿P握著方向盤,得意地吹著口哨。他想,這車看上去很新,其實是租來的,等過瞭年,我把車一還,再把爹的五萬元通過郵局寄回來,讓爹再在村裡顯擺一回!雖說這回買瞭輛破車損失不小,可掙瞭這麼大的面子,值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