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來埋單

PART.1老同學請客

  最近,梅素芬遇上件難事:她女兒茵茵考上瞭藝術學校,還沒開學,就說要買一把進口小提琴。這些年,梅素芬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一把進口小提琴少則七八千,多則一兩萬,她一下子還真拿不出這麼多錢來。

  其實,茵茵已經有一把小提琴,是她姨媽送的。茵茵的姨媽在一傢制作小提琴的公司上班,他們生產的小提琴沒有商標,屬於三無產品,茵茵一直覺得這把小提琴沒檔次,現在她上瞭藝術學校,擔心同學們看不起,就給媽媽提瞭這個要求。

  梅素芬正在左右為難時,接到瞭高中同學大虎打來的電話,說老同學“金不換”從美國回來瞭,想請大傢聚一聚。這金不換原名金非桓,是梅素芬高中時的同桌,這人很念舊,也很仗義,同學們就給他起瞭個外號叫“金不換”,意思是說同學間的情誼黃金也不換。大虎還說:“金不換在美國擁有兩傢公司,資產過億,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咱們不吃他吃誰?”

  梅素芬心裡擱著事,不想參加這次活動,就說:“這合適嗎?”

  大虎哈哈大笑,說:“怎麼不合適?都是老同學,別見外。再說,金不換這小子在國外混瞭幾年,錢多得屋子都堆不下,出點錢對他不算啥。他有這份心意,我們也不能太冷淡。”

  這一來,梅素芬不好推脫瞭。

  金不換請客的地方是當地最高檔的國際大酒店,梅素芬趕到時,同學們差不多都到齊瞭,金不換把他的寶貝女兒也帶來瞭,一臉自豪地對大傢說:“我閨女拉小提琴,在美國也是一流的,拿瞭一屋子獎……”

  梅素芬說:“這兒要是有琴,請你女兒拉一曲多好,太可惜瞭!”

  金不換一聽就站起,說:“可惜個啥?小提琴就在車上,我下去拿。”

  不一會,金不換就拿著女兒的小提琴上來瞭,金不換的女兒情面難卻,勉強拉瞭一曲,贏得一片叫好聲。

  梅素芬跟著同學們喝彩,眼睛卻直盯著金不換女兒那把小提琴,金不換見瞭,就問:“素芬,你有事兒?”

  梅素芬尷尬地笑笑,反問:“你女兒用的這把小提琴,是什麼牌子?”

  金不換說:“伯拉仙奴,國際名牌。”

  梅素芬又問:“多少錢一把?”

  金不換說:“不貴,才4000美元。你問這個幹啥?”

  4000美元,將近3萬塊人民幣!梅素芬結結巴巴地說:“沒、沒什麼。隨便問問。”

  金不換搖搖頭,說:“你別瞞我瞭,我知道你女兒考上瞭藝術學校,是不是也想給孩子買一把?”

  梅素芬沒想到金不換居然知道茵茵考上藝術學校的事,心裡一陣感動,隨口說:“是想買一把,可這琴太貴,我們買不起。”

  金不換說:“考上藝術學校多不容易啊!孩子有出息,就該下大力氣培養。這把小提琴,我送給她!太好的你一定不好意思收,就送和我閨女一樣的,伯拉仙奴!”

  同學們一齊叫好:“金不換呀金不換,你對得起我們給你起的外號!”

  梅素芬不敢收這麼貴重的禮物,連忙站起來,雙手直搖:“不行,絕對不行!這麼貴重的禮物,我要是收下瞭,還禮也還不起。”

PART.2打折的名牌

  梅素芬這句話把大傢都惹笑瞭,大虎知道梅素芬的性格,絕對不肯輕易接受別人的好處,便問金不換:“你在美國有沒有做小提琴生意的朋友?讓他給梅素芬打個折。”

  金不換拍拍腦袋,說:“我還真有一個做小提琴生意的朋友,隻要我向他開口,他最多要個成本價,2000美金鐵定拿下。素芬,我打折價買的送給侄女,你不會見怪吧?”

  梅素芬說:“如果是2000美金,我們還出得起,不用你破費的。”

  這下金不換不高興瞭,大著嗓門說:“你怎麼能這樣?看不起我是不是?我當大伯的送孩子一把小提琴咋啦?再說,2000美金對我不是什麼大數目。我看你就別說瞭,這把小提琴我送定瞭!”

  梅素芬也是倔性子,當即站起來,說:“你要是白送,我肯定不要!”

  金不換苦笑著搖搖頭,說:“你呀,還是高中讀書時那脾氣,一點也沒變。要不這樣吧,你多少給我個面子,讓我也表示一下,2000美金咱倆一人一半,各出1000美金,如何?”

  大傢聽著他們唇槍舌劍互不相讓,都為金不換的同學情意所感動,紛紛勸說梅素芬:“素芬,金不換這小子拔根汗毛比我們的腰都粗,甭跟他客氣,我們替你拿主意瞭,就按他說的辦吧!”

  這樣一來,梅素芬也不好再堅持,就說:“那好,改天我備好錢,給你送過去。”

  過瞭兩天,梅素芬想方設法湊足瞭15000塊錢,給金不換送瞭過來,金不換一看錢數,立馬就發瞭火,說:“咱不是說好一人一半嗎?1000美金,換成人民幣是6500,你拿這麼多幹啥?”說著,抽出6500塊,把剩下的還給瞭梅素芬,並說一回美國就把小提琴給梅素芬寄過來,梅素芬讓他直接寄到女兒學校去。

PART.2說不出的苦澀

  過瞭一個多月,這天,梅素芬接到茵茵從學校打來的電話,說美國寄來的小提琴收到瞭,是伯拉仙奴的,國際名牌,還說這把進口小提琴實在太好瞭,她喜歡得不得瞭,一定要好好練琴,將來當一名小提琴演奏傢……

  梅素芬見女兒這麼高興,心裡對老同學金不換充滿瞭感激。

  周末,茵茵帶著那把伯拉仙奴小提琴興高采烈地回傢瞭,一到傢就把琴拿出來,指指點點不停地說著這把琴的好處,這時,茵茵的姨媽正好過來,她接過琴,將這把琴仔細打量一番,悄悄把梅素芬拉到一邊,問:“姐,我不是送瞭茵茵一把小提琴嗎?你怎麼又買瞭一把?”

  梅素芬說:“你們公司生產的是沒有商標的‘三無產品’,這把可是在美國買的國際名牌。”妹妹連連搖頭,說:“你啥眼神啊?把那上面的商標遮住你再看,是不是跟我送的那把一模一樣?別看我們公司生產的小提琴沒有商標,那是因為我們的產品不是直接在市場銷售,而是全部出口,外商從我們公司以300塊一把的價格買走,再打上商標就能以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價格賣出。”

  梅素芬大吃一驚,問:“你們公司的產品有出口美國的嗎?”

  茵茵的姨媽說:“有,數量還不小。那個美國老板是個華裔,姓金。對瞭,我這裡還有他的照片呢。”妹妹說著,拿出公司的一本宣傳冊子,翻出一頁,指著上面的一個人,說,“就是他。”

  梅素芬一看,照片上的那個金老板,正是自己的老同學金不換。

  此後好長一段時間,梅素芬都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因為金不換是同學們給他起的外號,他應該對得起這個外號,不會做這種事……

  這天,同學大虎又給梅素芬打來電話,說:“金不換又要回國瞭,他說要和同學們再聚聚。對瞭,還有一件特逗的事兒,金不換上次走的時候對我說,上次我們聚會的費用,已經有人替他埋單瞭,我問他是誰,那小子卻死活也不說。”

  聽瞭大虎的話,梅素芬滿眼是淚,隻覺得一把刀子在她心尖上狠狠地捅瞭一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