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故事·代號和諧

PART.1莫名被追

  大劉是一傢房產公司的部門經理。這年頭,幹這行危險系數可大瞭,大劉天天奮戰在拆遷與反拆遷、釘子與拔釘子的鬥爭第一線。

  這天,大劉和拆遷部鄭經理上街辦事,突然遭到瞭一撥釘子戶的伏擊。這夥人在後面喊打喊殺,窮追不舍。

  兩人慌不擇路,拐進瞭一片老街巷子。大劉大感不妙,氣喘籲籲地說:“鄭、鄭經理,咱還是逃到大街上,那有警察……”

  鄭經理卻胸有成竹,向他招手說:“跟我走,沒錯!”

  說話間,兩人逃到瞭一條巷子裡,前面已無路可逃,隻好站住瞭。大劉暗叫不好!這巷子無路可逃也就罷瞭,更糟的是,這一片正是公司最新要開發的地方,成片的釘子戶啊!這裡的人已經與他們周旋瞭大半年時間,雙方仍僵持不下。他們逃到這兒來,簡直就是跳傘落到敵人的陣地上,完蛋瞭!

  這時,耳邊又傳來那幫人的叫罵聲,聽起來已經到瞭巷子口。在這緊急關頭,鄭經理卻臨危不亂,說:“別慌,找個人傢先躲一躲。”他推開旁邊一扇虛掩的門,拉著大劉走進一個老院子。

  大劉焦急地想尋找藏身之處,卻聽鄭經理大聲說道:“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劉不由得哭笑不得:老鄭啊老鄭,人傢就要打來瞭,你還有心情吟詩!

  就在這時,屋裡的門突然打開瞭,一位大媽走瞭出來。大劉一看,壞瞭,這大媽正是釘子戶的領袖之一。大媽打量打量他們,開口就是一句打油詩:“舊的不去新不來!”

  鄭經理沉聲應道:“別人騎馬我騎驢。”

  話音剛落,大媽眼睛一亮,快步迎瞭上來,親熱無比地握住鄭經理的雙手,激動地喊:“同志!”鄭經理點點頭說:“大娘,外面有一群壞人追打我們……”

  “別說瞭!”大媽應變神速,一擺手說,“快,跟我來!”

  這一幕,簡直把大劉看傻瞭,愣愣地跟著大媽走進瞭屋裡。大媽掀起床上的被單說:“同志,先委屈你們一下,到裡面躲一躲。”

  大劉驚訝地張大瞭嘴,鄭經理卻一拉他,率先鉆進瞭床底,大劉也隻好爬瞭進去。

  大媽把床單放好,叮囑他們,不管外面發生什麼,千萬別出來!大劉躲在床底下不禁既好氣又好笑,這情景多像抗日戰爭電影中看到過的呀。

  不一會兒,院子裡傳來嘈雜的腳步聲,隻聽一個男人兇巴巴地問:“老太婆,剛才有兩個人,是不是躲到你這裡瞭?”
大媽冷靜地回答說:“沒有啊!我這裡幾個月都沒人來過瞭。”

  那些人七嘴八舌,破口大罵:“那兩個人是房產公司的,當初騙我們搬瞭傢,幾年過去瞭還不讓我們搬回去。我們要打死這兩個王八蛋,你要是敢窩藏,老子連你一塊兒打!”

  大媽冷冷地說:“你們要是不信,隨便搜!”

  那夥人嚷嚷著闖進瞭屋,在屋裡東翻西找瞭一番,這才悻悻地走瞭。

  估計那幫人走遠瞭,大劉和鄭經理才從床底下爬出來。大劉心想,這裡到底是“敵人”的老巢,不便久留,於是對大媽說瞭聲謝謝,就要往外走。

  誰知大媽卻攔住他:“同志,現在還不能走。他們可能還在外面守著。”

  大劉一聽,猶豫起來。鄭經理拍拍他的肩膀說:“老弟,既來之,則安之,再等一會兒吧。”

  大媽熱情地給他們打來洗臉水,還要給他們做飯,口口聲聲說到瞭這兒就像到瞭傢。大劉越聽越渾身不自在。

PART.2身邊臥底

  吃瞭飯,鄭經理在大媽耳邊低聲說瞭兩句,大媽點點頭,出去瞭。過瞭一會兒,她領著幾個男人回來,一見鄭經理就熱烈地握手,口稱同志。大劉一看這些人,不禁兩眼發直,他們可都是釘子戶的領袖層啊。

  鄭經理和他們湊在一起,小聲地說著拆遷的事。大劉聽著聽著,猛地站起來,指著鄭經理失聲叫道:“你、你原來是……”

  鄭經理沖他一笑,點點頭說:“是的,我為拆遷戶提供公司的情報。”

  大劉驚得目瞪口呆,怎麼也不敢相信:公司的拆遷部經理,竟然是釘子戶的臥底!

  鄭經理過來攬著他的肩,說:“劉經理,我雖然為他們提供情報,但絕對不是為自己謀利益。我可以拍著胸口說,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大劉心中冷笑:做間諜還有理由瞭!不為私利那你為什麼?他憤怒地甩開鄭經理的手,大聲說:“你做什麼我管不著,但請不要拉我下水,我要回公司瞭!”說罷就往外走,可幾個男人卻攔在門口。

  鄭經理揮揮手說:“讓他走吧。我相信劉兄弟不是這種小人,他不會告發我的。”

  大劉徑直回到公司,一摸心口,還在怦怦亂跳。過瞭一陣,老總忽然把他喊去。說完瞭公事,大劉喉嚨一癢,差點就要說起今天的事來瞭,可最後他還是忍住瞭。剛走出老總辦公室,正好看見鄭經理迎面走來。兩人一碰面,大劉竟像做瞭虧心事一樣慌張,鄭經理卻沖他意味深長地一笑。

  這之後幾天,大劉一直把這個秘密藏在心底。這天下班後,他剛走出公司,鄭經理在後面追上他,說要請他吃飯,然後硬拉著他上瞭車。

  鄭經理在餐廳訂瞭一個包間。大劉感覺渾身不自在,坐下就說:“有什麼事你明說吧。”

  鄭經理低頭一笑,給大劉倒酒挾菜,殷勤地招待大劉。酒過三巡,他才放下酒杯,發出一聲感慨:“劉老弟,真的感謝你能為我守口如瓶啊!”

  大劉鼻子哼瞭聲,沒搭腔。鄭經理一臉誠懇地說:“你也許不相信,我為他們提供情報,真的不為自己。我從沒收過他們一分錢,他們當中也沒有我的親戚!”

  聽到這兒,大劉終於忍不住問道:“鄭經理,你說不為錢,那你這樣做,到底為瞭什麼?”

  “和諧!”鄭經理微笑著侃侃而談:他不單為釘子戶提供公司的情報,也為公司提供釘子戶的情報,讓雙方瞭解各自的底牌,並暗中調節,盡可能避免矛盾激化,目的是最終能找到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

  大劉聽完,心中豁然開朗,這傢夥說的還真在理。這年頭,因為拆遷搞出來的流血事件真不少,如果能夠避免這樣的悲劇,自然是功德無量瞭。想到這兒,他心下也沒有顧忌瞭,大聲說:“鄭經理,我理解瞭。你放心,那天的事我就當忘瞭,不會對任何人說起!”

  鄭經理高興地起身一把抱住他:“劉老弟,謝謝!也許,我們以後還能成為同志!”

  大劉一聽,感覺有點別扭,可也沒說什麼,一笑瞭之。

  過瞭一個星期,公司與釘子戶的僵持仍沒有松動的跡象。老總氣急敗壞之下,忽然冒出一個毒招,要拆遷隊放蛇嚇嚇對方。

  哪知道,蛇還沒放,釘子戶的標語就橫七豎八地掛瞭出來:開發商的毒蛇陰謀是不會得逞的!嚇不走,打不走,講理就搬走;毒蛇纏身,我自巋然不動……

PART.3義不容辭

  這下,全公司都震動瞭。當天,老總召開部門經理層緊急會議。老總面無表情,緩緩說道:“幾天前,我和鄭經理商量,要拆遷隊放幾條蛇嚇嚇那些釘子戶。沒想到,他們立刻就得到瞭情報,反戈一擊。我們是打不到蛇,反被蛇咬一口哪!”說著,咚咚咚地敲著桌面。

  “不過,我很高興,”老總話鋒一轉,“為什麼呢?因為這是我故意放出來的假情報,哈哈!我早懷疑公司有內鬼瞭,這一次,他終於露出瞭狐貍尾巴!”

  聽到這兒,大劉暗吃一驚,下意識地看瞭鄭經理一眼。鄭經理卻不露聲色,沒有絲毫驚慌的表情。大劉暗暗佩服:不愧是潛伏的高手!

  老總站起來,用冷峻的目光把眾人掃瞭一遍,說:“全公司預先知道這個計劃的,隻有在座幾位,內鬼就在你們中間!”此話一出,大夥兒面面相覷,有人迫不及待地表白起來。

  老總擺擺手,說:“不管是誰,請自首吧。我保證不會報警!”說完,他徑直走瞭。接著秘書進來,宣佈道:“各位請回崗位吧,在沒有找到真正的內鬼前,沒有人可以走出公司!”

  大夥兒都心事重重地離開瞭會議室。過瞭兩個小時,天已經黑瞭。大劉正在上網打發時間,忽然外面有人敲瞭敲門,接著鄭經理走瞭進來。

  大劉見是他,不禁有些意外。鄭經理笑呵呵地說:“劉老弟,你還有茶嗎?借點喝喝。唉,看來今晚要在這兒睡瞭。”
大劉忙給他拿瞭點茶葉,正要說什麼,鄭經理沖他眨眨眼,用手指瞭指自己的耳朵。大劉一怔,接著明白瞭:剛才開會的時候,肯定有人在他們的房間裝瞭竊聽器。

  鄭經理拿起茶杯正要走,忽然又放下瞭,捧著肚子說:“哎喲,今天不知吃瞭什麼,肚子不舒服。我先上一下洗手間,一會兒再來拿。”說著跑出去瞭。

  大劉摸著下巴,有點納悶:他借茶葉隻是個借口,他來找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是擔心我不守諾言,去揭發他嗎?琢磨瞭一陣,他突然眼睛一亮,也來到洗手間,往抽水馬桶上一坐,忽然腳底下冒出一張白紙,是從旁邊那間遞過來的。

  大劉撿起來一瞧,上面寫著:劉經理,請你去向老總舉報我。今晚找不出內鬼,咱們幾個肯定都被炒,事到如今,我隻能離開公司瞭。

  大劉怔瞭怔,掏出筆在下面回道:不行!我不能做這種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社會有益的!炒就炒吧,我無所謂。

  不一會兒,鄭經理的回信來瞭:兄弟,謝謝!我沒看錯人,你就是我要找的接班人!其實老總早就懷疑我瞭,暴露是遲早的事。我必須在公司策反一位同志,在我走後繼續潛伏下來。你親自揭發我,肯定會得到老總的贊賞,這樣對你以後的工作會有幫助。

  大劉看完,忽然明白瞭:其實鄭經理早就相中他,所以才故意在他面前暴露身份,看他的反應。那天被人追打的事,也全是他安排的。他猶豫瞭半晌,才在下面回話:為什麼選我?我恐怕不能勝任!

  鄭經理回話說:同事幾年,我註意到你是個有正義感的人。你對釘子戶有同情傾向,並且對公司的某些做法不滿。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為瞭我們這個城市的美好,你必須做出犧牲。你的代號就叫“和諧”,以後的行動,會有代號“平衡”的人指示你。

  一時間,大劉心亂如麻,不知該如何抉擇。鄭經理又叮囑他馬上舉報自己,然後把紙條放進馬桶沖瞭。過瞭一會兒,大劉出瞭洗手間,猶豫著走進瞭老總的辦公室。

  幾分鐘後,老總怒氣沖沖地摔門而出,直奔鄭經理的房間。大劉悄悄走到門外,探頭一瞧,鄭經理坐在椅子上,嘴角流著血,正一臉輕蔑地望著老總。

  老總指著他的鼻子說:“給你一個機會,向他們傳假情報,隻要騙他們搬瞭,我升你做副總。”鄭經理不屑地一笑,搖搖頭說:“沒有什麼能夠改變我的信仰!”

  老總一怔,暴跳如雷:“你的信仰是什麼?吃裡扒外?”

  鄭經理昂首道:“平衡各個群體間的關系!維護我們這個城市的和諧!”

  大劉在門外聽到這兒,心底一顫,眼眶濕潤,手不知不覺地握緊瞭。

  鄭經理離開公司後的第二天,大劉正在街上走著,忽然收到一條短信,一看上面寫著:和諧同志,拆遷戶有一人已被公司收買,可能會對拆遷戶一方造成利益損害。你的第一個任務是想辦法找出這個人。閱後馬上刪除!平衡字。

  大劉立即把短信刪掉,然後深深地吸瞭口氣。他知道,自己的潛伏生涯從這一刻開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