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搭車那點事兒

  老黃是個生意人,經常要開車出去辦事。這天,他從外地辦完事開車回傢,剛開到半路,天就快黑瞭。

  突然,老黃發現前面馬路旁站著一個女孩,正伸長脖子拼命朝公路這頭張望,腳下放著一個大皮箱。看樣子,這女孩是在等車。

  老黃本來已經從女孩身邊開瞭過去,突然一想,不如搭上她吧,一路上也好有個伴,何況她還是女孩子哩。於是,他就把車倒瞭回去,打開車窗,探頭招呼女孩:“小姑娘,要不要搭車?”

  女孩一見這車子倒回來,馬上就警惕起來。再聽老黃這麼一吆喝,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不假思索地連連搖頭。老黃笑瞭笑,心想,這女孩戒備心真強。他又說道:“你是到白城的吧?上來吧,我是順路車。現在已經沒有客車瞭,你這麼等沒用。”

  女孩猶豫瞭一下,被他說心動瞭,這才開口問道:“你要多少錢?”

  老黃哈哈一笑,說:“不要錢,真的不要!”女孩立刻又猶豫不決起來,臉上的表情閃爍不定。

  老黃有些不耐煩瞭,說:“你到底想不想搭車?不想搭我走瞭啊,你自己在這兒慢慢等吧。”

  “我、我搭……”女孩一咬嘴唇,趕緊提起行李箱。老黃把副駕駛座旁的車門打開,不料女孩徑直拉開後排的車門,抱著皮箱坐瞭上去。

  老黃有些不樂意瞭,本打算和女孩坐一塊兒聊聊天,誰知人傢一點都不領情。他有點鬱悶地發動瞭車,隨口問女孩到白城幹什麼。

  女孩說是去找舅舅,然後拿出手機打瞭起來:“舅舅,我現在搭上車瞭,不是客車,是一輛私傢車,說是順路的,不要錢。你記好,是一輛白色的奧迪,車牌號是……”

  女孩盡管捂著嘴小聲說話,可老黃在前面還是聽得清清楚楚,他不禁一愣,苦笑著搖搖頭:這女孩夠聰明的,倘若自己是個壞人,絕對跑不掉。

  女孩打完電話,就扭頭盯著車外,不停地舔著嘴唇。看得出來,她緊張著呢。老黃拿過一瓶水遞給她,女孩神經質地喊道:“不,我不要!”

  老黃碰瞭個釘子,一點心情都沒有瞭,幹脆就閉上嘴巴。

  車子經過一個小鎮時,外面燈火通明。女孩忽然把臉全貼到瞭車窗上,兩眼飛快地搜尋著什麼。接著,她又打起瞭電話:“舅舅,我現在過瞭一個叫龍口的地方,路線對嗎?哦,好的,下面是光明村……”

  老黃一聽,心裡十分不悅,這是幹什麼嘛,我好心好意搭你,你卻把我當成一個犯罪分子防備!也太謹慎瞭吧?他不由得重重哼瞭一聲。

  這之後,女孩一路保持著高度緊張的狀態。每經過一個小地方,女孩都會努力辨認外面街道上的牌子,知道自己的位置後,就打電話向舅舅報告。不用說,老黃鬱悶透頂,肚子裡越來越有氣。

  突然,老黃冒出瞭一個惡作劇的念頭,想嚇一嚇這個女孩。於是他把車靠邊一停,回頭笑道:“小姐……”

  女孩立刻嚇得叫起來:“你想幹什麼?”

  老黃嘻嘻笑道:“沒想幹啥,開車累瞭,活動活動。”說著,就在座位上伸腰踢腿做起瞭運動,同時從後視鏡裡偷偷觀察女孩。隻見她全身發抖,滿臉驚恐。老黃暗暗好笑,嘴裡故意哼起瞭小調。

  正得意呢,忽然看見女孩顫抖著撥電話,把整個腦袋都藏到瞭皮箱後面說話:“他現在把車停下瞭,在唱歌呢……他是個男的,四十多歲,小平頭,有點胖,穿黑色西裝……”

  聽到這兒,老黃實在是忍無可忍瞭,突然大喝一聲:“下車!”

  女孩又嚇得尖叫一聲,驚慌失措地瞪著他。老黃啪地打開車鎖,怒氣沖沖地說:“好心當成驢肝肺!你把我當什麼人瞭?下車下車,再不下,我就要當壞人瞭!”

  女孩的臉頓時沒瞭血色,她張瞭張嘴巴,沒說出話,就飛快地打開車門下去瞭。

  老黃還不解恨,探頭沖她冷冷地說瞭句:“小姐,祝你遇上一個真正的壞蛋!”說罷揚長而去。

  那女孩孤單地站在公路上,又驚又怕,茫然不知所措。就這麼站瞭幾分鐘,突然有輛車在她面前停瞭下來。司機胖乎乎的,他探頭問道:“小姑娘,你是不是想搭車?”

  女孩下意識地搖搖頭。司機又打量打量她,說道:“上來吧,我不是壞人。”

  女孩咬咬嘴唇,最後同意瞭,她像上次那樣,抱著皮箱坐在後面。車開動後,她正要給舅舅打電話,司機的電話卻先響瞭:“哦,局長,就快到瞭,向您報告一個好消息,這個案子可以破瞭……”

  聽司機打完電話,女孩驚喜地喊瞭起來:“你是警察?”

  司機說是呀,剛在外面辦瞭一件案子,接著問她:“你怎麼一個人在這種地方等車呀?多危險!”

  女孩聽瞭,哇地一下放聲大哭。警察安慰瞭她幾句,遞給她一瓶水和一包餅幹,女孩接過來,就是一陣狼吞虎咽。坐上瞭警察的車,她緊張瞭半天的心情終於放松下來,吃著東西,居然睡著瞭。

  一個小時後,車子到達瞭白城。女孩也醒瞭,忽然遠遠地看見舅舅正站在一輛車旁,和一個男人激動地說著什麼。再仔細一看,那男人竟然就是前面趕她下車的那個司機。女孩明白瞭,舅舅在這兒接她,看見這輛車就攔住瞭,誰知車上卻不見她,肯定和司機吵起來瞭。

  警察把車開過去,女孩飛快地跳下車,向舅舅跑過去,喊道:“舅舅,我在這兒!”

  舅舅喜出望外地問:“你不是說坐這輛車嗎?他說你換坐另一輛車瞭,我還以為他說謊呢!”

  警察也下瞭車,哈哈一笑說:“你這個外甥女呀,戒備心理太強瞭,手段也有些讓人受不瞭,我要不是假扮警察,肯定也得氣得把她趕下車。”

  女孩愣瞭:“你不是警察?”

  這時,老黃呵呵笑著走過來,拍拍“警察”的肩膀,說:“這位是我的生意夥伴,我在前面開,他就在後面。你以為我真敢把你扔在荒郊野外呀?把你趕下車後,我就打電話通知他在後面捎上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