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傳聞逸事·泥人王

PART.1異地劫難

  從前,有一個姓王的泥人世傢,手藝超群,世代相傳,傳到王小全這一代,已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王小全不僅會單手捏,還擅長“盲捏”。可等王小全到瞭二十多歲,卻再也不願幹這個行當瞭,他不顧父親泥人王的反對,堅持要去幾百裡之外的安宜城做茶葉生意。

  泥人王嘆瞭口氣,拿出一對巴掌大小、金光閃閃的寶物來,對兒子說:“這是咱傢的祖傳寶物,叫龍鳳呈祥,由一隻金龍和一隻金鳳組成,現在你把這隻金龍隨身帶著,一是保佑你一路平安,二是遇到危難時也好救個急!”

  王小全點點頭收下瞭,隨後就和父親告瞭別,然後傾其所有,販瞭一船上好的茶葉來到安宜城,誰知船剛靠岸老天就下起大雨來,這一下就是十多天,根本無人買茶,好不容易等到雨停瞭,茶葉卻早已發瞭黴,一文不值。

  這下,王小全元氣大傷,想要回傢,卻發現已身無分文。他走投無路,隻好拿出父親留給他的那隻金龍直奔當鋪。當鋪老板見瞭金龍嘖嘖稱奇,剛要取銀兩,突然旁邊有人大聲說:“先別忙,這玩意兒我要瞭!”

  王小全轉過頭一看,身邊站著一高一矮兩個大漢,兩人一臉橫肉目露兇光。王小全心裡一驚,忙說:“這金龍是我傢傳寶貝,今日當瞭,日後還要來贖的,即便出座金山也不賣!”

  兩個大漢聽瞭,冷冷笑道:“是嗎?我倒要看看哪個敢要你的金龍!”

  話音剛落,那當鋪老板竟嚇得朝王小全擺擺手躲開瞭。王小全心下奇怪,老板有生意不做,這是怕什麼呢?接下來,王小全走遍瞭全城的當鋪,卻發現所有店傢竟像約好瞭似的,無一傢肯接手這樁生意。王小全這才明白:肯定是那兩大漢搞的鬼,他們究竟是什麼來頭?

  這天,王小全在街上轉悠瞭一天,又饑又渴,他腳步踉蹌地來到城西破廟裡,剛想睡會兒,突然覺得身子被人一把拎瞭起來。

  王小全睜眼一看,眼前正是那兩個大漢。高個子手一伸從他懷裡掏出金龍,矮個子則用一把尖刀抵住瞭他的喉嚨,獰笑著說:“記住,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瞭!”說完就要動手。

  在這性命攸關之時,王小全急中生智叫道:“等一下!你們還想不想要另一隻?”

  此言一出,兩個大漢立即住瞭手,一臉疑惑地問道:“你說什麼?還有另一隻?”

  王小全面如死灰,長嘆一聲說道:“看來今天我是必死無疑瞭,人既死,金龍留著還有何用?二位,這寶物本是一對,叫龍鳳呈祥,單隻不足為奇,若配成對才是價值連城,而另一隻金鳳在我父親手中。二位隻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當設法使二位得到那隻金鳳。”

  兩個大漢一聽,頓時兩眼放光,齊聲說道:“還有這等好事?哼,諒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樣,說說看,什麼條件?”

  王小全一字一句地說:“我這就寫一封傢書告知傢父,我因生意失敗,虧空傢產,因此無顏回傢,在異鄉自刎瞭結。因愧對傢父,我必須向著傢鄉的方向跪拜,我死後你們不得改變我的姿勢,好讓我父親知道我的悔過之意。請你們將傢書帶給我父親,這樣一來,也為你們脫瞭幹系,同時為感謝二位的傳信之恩,我會讓父親把另一隻金鳳贈與你們。二位,這樣的條件可否?”

  兩個大漢聽瞭反復掂量,覺得裡面並無破綻,便同意瞭。王小全當即修書一封,然後朝著傢鄉的方向長跪不起。矮個子隨即用刀往王小全脖子上一抹,王小全當即斃命,卻並沒有倒下。隻是,兩個大漢沒有註意到,王小全跪拜的姿勢有點奇怪:他的雙手交叉插入袖管中,像是天寒取暖一般。

PART.2無處申冤

  很快,泥人王接到瞭兩個大漢送來的書信,頓覺天都塌瞭,但他不忍違背兒子的臨終遺言,當即把另一隻金鳳送給瞭兩個大漢。兩個大漢見瞭喜不自勝,揚長而去。等他們一走,泥人王立刻趕到安宜城西破廟裡,一進廟門果然看見瞭兒子的屍首,頓時癱倒在地,放聲大哭。

  淚眼蒙中,泥人王忽然發現兒子的跪姿有點奇怪:雙手互插在袖管中,這是何意?再聯想起傳信之人並非善相,隻不過是傳個書信,兒子為何要贈送寶物,莫非其中另有隱情?

  這麼一想,泥人王小心地把兒子的屍體翻轉過來,再慢慢拔出兒子的雙手,隻見兒子的兩個手心裡各握著一樣東西,細看之下,竟是兩個手工精細的泥人,且那模樣正是那兩個面目兇狠的大漢!

  原來王小全臨死前,利用隨身攜帶的泥土,在袖管中偷偷捏出兩兇手的模樣,這正是他的兩大絕活—單手捏和盲捏。而之所以死後要保持跪姿,是防止袖中的泥人被自個兒的屍體壓壞。

  泥人王當即拿著泥人直奔縣衙大堂告狀,誰知縣令老爺非但不理會,還命人將泥人王毒打瞭一頓。泥人王一瘸一拐地走出大堂,這時有個好心人告訴他:“在安宜這地方想要告倒那兩人是不可能的,他們跟縣老爺是表兄弟,是一根線上的螞蚱,兩兄弟但凡強取豪奪瞭錢財,必定要給縣老爺一份的,你還是死瞭這條心吧!”

  泥人王聽瞭如遭雷劈,他嘆瞭口氣,雇瞭輛車把兒子的屍體拉回瞭傢。

  而另一邊,縣老爺把兩兄弟叫過來問起金龍金鳳的事,不料兩兄弟一口否認。原來這兩兄弟見這對龍鳳呈祥精致非凡、價值連城,便想私吞。縣老爺見兩人死不承認,氣得半死卻也無計可施。

  就這樣過瞭半年,這天安宜城裡忽然來瞭一位華衣錦服、白須飄飄、氣度不凡的老人,那老人在全城最豪華的客棧住下後放出話來:他是在京城做珠寶生意的大掌櫃,近日夜觀天象,見安宜城裡寶氣沖天,似有一龍一鳳嬉戲盤旋,掐指一算,原來城裡真有金龍金鳳現身,所以特來重金收購。一隻金龍,他出五萬兩白銀;一隻金鳳,他出三萬兩白銀;若是兩隻配成對,他出十萬兩,當場付訖。不過隻限五天期限。此言一出,全城嘩然,這大掌櫃真是出手闊綽,兩隻小小的龍鳳竟出如此天價!

PART.3偷龍轉鳳

  一晃到瞭第五天,大掌櫃正在屋裡喝茶,突然一個矮個子大漢闖進門來,說道:“大掌櫃的,我手頭恰好有一對金龍金鳳,特來兌銀子來瞭。”說著雙手奉上兩隻金光閃閃的寶物。

  那大掌櫃伸手接過金龍金鳳,眼皮也不抬,對下人淡淡地說道:“不錯,正是我想要的東西,來人,兌銀子!”頓時,幾個下人應瞭一聲直撲過來,卻不是給銀子,而是把矮個子一下子撲倒在地。矮個子大驚,掙紮著叫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大掌櫃大笑:“到瞭大堂之上,便知分曉。”

  到瞭衙門大堂,大掌櫃把寶物遞給瞭縣老爺,縣老爺一看到這對金光閃閃的寶物,頓時眼睛都紅瞭。這時,大掌櫃指著矮個子對縣老爺說:“老爺,我曾聽說這對金龍金鳳分別被兩人所擁有,如今一起出現在這人手裡,隻怕另一人已遭此人毒手,請大人明查!”

  那矮個子一下子跳瞭起來,大叫道:“表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此時,縣老爺把臉一沉,喝道:“什麼情分?給我掌嘴!”頓時,矮個子被衙役打得血流滿面,他口齒不清地連聲求饒:“不要打、不要打,我全招瞭,因為我分得的是金鳳,聽說金龍價更高,心下便不服,偏偏他又不肯跟我平分,更何況金龍金鳳配成瞭對,便可賣得天價,我便殺瞭他……”

  原本,縣老爺對這兩兄弟瞞著他收瞭寶物,已是極大的不滿,再說這兩兄弟對於他的醜事知道得太多,早已是心頭之患,何不借機除瞭他們?縣老爺當即命人把矮個子收瞭監。

  這時,大掌櫃又說道:“老爺秉公執法明鏡高懸,在下感激不盡,也就不奪人所愛瞭,寶物我就留在老爺這兒吧。隻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我想好好看一下這對寶物,也算不虛此行瞭。”

  縣老爺平白無故得瞭寶物,心中自是高興,他當即把金龍金鳳遞給瞭大掌櫃。大掌櫃雙手接過來,左看右看,又轉過身對著陽光看瞭一會兒,然後雙手奉還,說:“老爺,在下先行告退瞭,從此以後,這安宜縣城,在下絕不踏足半步。”

  大掌櫃走後不久,縣老爺正興奮著,突然下人前來稟告:知府大人來瞭。縣老爺連忙出門迎接,隻見知府大人一臉嚴肅地說道:“先前有人匿名快馬投書到本官的大堂上,說你發瞭大財,不知你能不能把寶物拿出來,讓本官過過眼癮?”

  縣老爺一聽,大吃一驚,剛剛發生的事,知府大人怎麼這麼快就知道瞭?他忙命人取來金龍金鳳,雙手呈上。

  知府大人接過寶物,眼睛都亮瞭,他捏在手裡不停地把玩,口中還嘖嘖贊嘆:“好東西,果然是好東西!”說著,還忍不住用手指彈瞭一下金龍的角,不料一彈之下,那角竟掉瞭下來!再一看,這金龍哪是金的,分明是用泥做的,隻是在外面噴上瞭金粉。

  知府大人頓時大怒,一把將泥龍泥鳳摔在地上,指著縣老爺罵道:“好大的膽,你竟敢戲耍本官!”當即就命人把縣老爺收瞭監。

  此時,城外大江上飄著一葉小船,船頭站著的正是那大掌櫃,隻見他摘瞭胡須和衣物偽裝,竟然就是那泥人王。原來,他事先捏好瞭一龍一鳳,然後在大堂上趁著轉身的機會,來瞭個偷梁換柱。此刻,隻聽他仰面悲痛地叫道:“兒子,我終於給你報仇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