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講規矩

小旅館的規矩

  王明傑是個生意人,他聽人說現在賣山茸很賺錢,就動起瞭腦筋。山茸是近年來被炒得很火的一種純天然藥材,它的學名不得而知,據說常常服食可以抗癌,而極品山茸的療效甚至超過野山參,有起死回生的神效。一株山茸王在市場上已經賣到瞭20萬元。

  王明傑懷揣著幾萬元本錢就上路瞭,他的目的地是山茸的產地—迦巴雪,那裡是神秘的高海拔山區,山茸就生長在那些雲霧繚繞的高山上。

  到瞭迦巴雪,王明傑走進瞭一個小村莊,此時天色已晚,他決定先找個地方住下來。

  村裡的房子大多很破舊,但有間小院,屋簷和柱子都塗著鮮艷的顏色,顯得鶴立雞群。王明傑走進院子,這是個讓人賞心悅目的農傢小院,院裡種滿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王明傑正要開口詢問,一個滿臉堆笑的中年漢子迎瞭出來。漢子用一口流利的漢語自我介紹,說他叫班達,是這兒的村長。走進瞭村長的傢,王明傑放心瞭不少。

  王明傑問起山茸的事,班達指著院墻上的一個竹匾說:“那裡面就是山茸,你今天要是在這兒住,晚上就能吃到,山茸燉臘肉可是我們這兒的招牌菜!”王明傑這才明白,班達開著一個“農傢樂”。

  班達給王明傑看竹匾裡晾著的山茸幹,王明傑不由有些失望,這些幹癟的菌類就是傳說中能起死回生、賣出天價的山茸?班達解釋說:“這些山茸品相不好,賣不出價錢,所以留著自己吃,真正的好山茸有人高價收購。”

  坐在班達傢寬敞明亮的客廳裡,喝著班達妻子端上來的酥油茶,王明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是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吃飯前,班達說:“我這裡的房錢飯錢都是一定的,如果要吃山茸,就要加10元錢,這東西來得不容易。”王明傑愣瞭一下,心想,現在的山民都這麼有經濟頭腦瞭。很快,山茸燉臘肉上來瞭,聞起來很香,吃到嘴裡,有一股淡淡的中藥味。

  吃完飯,王明傑和班達在火塘邊聊起收購山茸的事。班達說:“現在正是采山茸的時候,明天我就要進山。按我們這裡的規矩,你可以在傢裡等我采回來,按市價收購;也可以跟我一起進山找山茸,我們的規矩是見者有份,比方說,找到值1萬元的山茸,你出5000元就可以拿走。”

  還有這樣的好事?王明傑當即表示要一起進山。兩人說好明天出發,當晚,王明傑就在班達傢住下瞭。

  班達傢有兩間客房,向北那間狹小陰暗,向南那間寬敞明亮,王明傑就把行李往向南的那間放,班達見瞭,說:“我得先說明一下,住這間得多收20元。”見王明傑發愣,班達解釋道:“這兩間客房條件不一樣,你如果嫌貴,可以住另外一間。”王明傑不解地問:“反正現在也沒有別的客人,我住哪一間不一樣嗎?”

  班達認真地搖瞭搖頭:“不一樣,定下的規矩,就得照辦。我如果照那間的價錢給你住,就是不講信用,對別的客人也不公平。”

  天底下還有這樣認真的人?王明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掏出錢交給班達,看著班達笑瞇瞇地走出去,他心中不由一動:什麼規矩,都是借口罷瞭,想多收自己錢才是真的!現在的山民呀,一點都不淳樸瞭,明天進山,自己可得多個心眼。

采山茸的規矩

  第二天一早,王明傑跟著班達進山瞭。進瞭山他才明白,采山茸真是個苦差使,山路非常陡峭,很多地方根本就沒有路。更讓王明傑沮喪的是,走瞭老半天,卻連山茸的影子都沒看到。班達安慰他說,較近的地方山茸都被采光瞭,走遠些一定能找到。

  突然,王明傑發現不遠處的枯樹下有一叢東西,走近一看,這東西和網上看過的相片一模一樣,和昨晚吃過的也差不多,不由得歡呼起來:“山茸,我找到山茸瞭!”班達走近一看,說道:“你眼力不錯呀,這是山茸,長得還不錯呢。”王明傑挽起袖子就要動手,班達卻攔住瞭他:“不能動,這山茸已經有主瞭。”

  啥,明明野生的東西,咋會有主?王明傑不解地看著班達,班達指著枯樹上的一道印痕,說:“你看,這是旺堆傢的標志,這山茸是他先發現的,過些時候他會來采的。”

  還有這樣的事?王明傑看瞭看枯樹,的確有一道刀砍的印痕,可是這能說明什麼呢?

  王明傑看瞭看四周,說:“這裡沒別人,咱們采瞭,他也不會知道。”班達似乎有些生氣:“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山神在聽著呢。別人的東西,咱不能動,這是千百年留下的規矩。”

  王明傑做瞭個鬼臉,不情願地跟著班達繼續上路瞭。

  一路上,他們看到的山茸漸漸多瞭起來,但每次班達都說是別人先發現的,證據就是旁邊有記號,要麼是草打瞭個結,要麼是旁邊呈品字形擺放瞭幾塊石頭。這樣下去,到底還能不能采到山茸?王明傑的心情越來越沮喪。

  就在他快要絕望的時候,班達突然在一處山崖上有瞭發現,崖壁上長著一簇像菌類的東西,班達和王明傑手腳並用爬瞭上去,撥開那些擋住視線的枯葉,王明傑不由得瞪大瞭眼睛,這竟然是一株碩大的山茸王!

  班達也很興奮:“山神保佑,這是山茸王啊,咱們今天的運氣真不錯!”王明傑動手就要采挖,班達阻止瞭他,說:“不行,今天不能采。”王明傑不解地問:“為啥?”

  班達說:“你看這東西顏色發白,還不到采挖的時候,現在采下來,藥效不夠。”王明傑說:“這東西體型夠大瞭,能賣出好價錢。藥效夠不夠,一般人看不出,咱也別管那麼多瞭。”

  班達卻說:“不行,這是用來治病的藥,咱不能做昧良心的事。先前路上那些做好標記卻沒采的,都是這樣。外面老板來收購時,山茸王能賣到十幾萬呢,你別擔心,這東西是我們共同發現的,你出五萬就可以帶走它。今天咱們先回去,過幾天就可以來采瞭。”

  於是他們沿原路回到瞭班達傢,一路上,王明傑心事重重。

  吃過飯,王明傑又困又累,倒在床上就睡著瞭,醒來時卻發現班達不在,問他妻子,說是出去采山茸瞭。采山茸?他為什麼不叫上自己?王明傑心裡湧起瞭一絲不祥的感覺。

  天快黑的時候,班達回來瞭,還帶回瞭一袋子山茸,王明傑問他為什麼不叫上自己,班達說:“這些山茸是我前些天發現的,在另一座山上,你去瞭也不能分一半,看你累瞭,就沒叫你。”

  真的嗎?王明傑心裡充滿瞭疑問,他隱隱覺得自己被騙瞭,這些山茸,很可能就是上午發現的那些,班達瞞著自己,一個人去采瞭回來!

  當天晚上,王明傑怎麼也睡不著,他翻來覆去地想瞭一夜,做出瞭一個決定。第二天,他起瞭個大早,背上行囊悄悄離開瞭班達傢……

最大的規矩

  走出班達傢的院子,天才蒙蒙亮,王明傑深吸瞭一口氣,向山裡進發,他決定,獨自去采那株山茸王!一路上,他發現昨天做過記號的地方有多處山茸已被采走瞭,他覺得這更證實瞭自己的猜測,班達來過瞭!於是,他不客氣地將所有剩下的山茸都裝進瞭自己的袋子。

  到瞭山崖下,王明傑發現那株山茸王還在,懸著的心才放瞭下來。他攀上山崖,小心翼翼地把山茸王采瞭下來,放進瞭袋子。

  也許是因為心虛,也許是因為緊張,下山時,王明傑不小心一腳踏空,從崖上摔瞭下來!崖腳下是一條小溪,王明傑撲通一聲掉進瞭冰冷的水裡,兩眼一黑,就失去瞭知覺。

  王明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班達傢的床上,他搞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回到這裡的呢?不過他現在管不瞭那麼多瞭,隻想快點離開。

  下床後,王明傑發現外間沒有人,自己的衣服就晾在火塘邊,已經幹瞭。他穿上衣服,又在門後找到瞭自己裝山茸的袋子,趕緊拿起袋子就往外走。剛走到門口,就聽一個低沉的聲音說:“你就這麼走瞭?”一抬頭,班達不知什麼時候堵在瞭門口,後面還跟著幾個漢子。

  王明傑幹笑瞭一下,說:“班達大叔,上午是你救瞭我吧?我正要謝謝你呢。”

  “上午?你是說昨天吧?你已經昏睡瞭整整一天瞭。”班達說,“你就這麼走瞭?咱們的賬還沒算清呢。”

  王明傑說:“你是說房錢吧,我已經放在桌子上瞭。”班達不理他,拿過他手裡的袋子,“嘩啦”一聲,山茸倒瞭一地。班達對那幾個漢子說:“你們都來認認,看哪些是自己的。”

  一個人湊上前看瞭看,咕噥瞭一句什麼,好像是說都混在一起瞭,怎麼還認得出來?

  班達想瞭想,對王明傑說:“那隻好這樣瞭,這些山茸就算你收購瞭。這些大概值5000元,這筆錢給他們平分,你看怎麼樣?”王明傑心想:自己有錯在先,就算被宰也隻能伸著脖子受瞭,更何況,自己還賺瞭那株山茸王呢—想到山茸王,王明傑定睛一看,卻不由傻瞭眼:那堆山茸裡,根本就沒有山茸王,而自己昨天明明把它放在袋子裡的,一定是班達趁自己昏睡的時候,把山茸王拿走瞭!

  王明傑不由得氣往上沖,直視著班達說:“班達大叔,我偷采瞭別人的山茸,是我不對,可是你呢?你說講信用,卻偷偷拿走瞭山茸王,你不是說這東西我也有一半嗎?”

  班達愣瞭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問那株山茸王?它在你肚子裡啊!昨天我找到你的時候,你差不多快沒命瞭,要不是喂你吃瞭山茸王,你還能活到現在?”

  王明傑一時還不相信,這時,班達的妻子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藥湯,王明傑一看,湯裡正是剩下的小半株山茸王!班達的妻子說:“小夥子,村裡的大夫說你還沒全好,快,趁熱吃瞭吧。”

  王明傑怔住瞭,好一會兒才說:“大叔,謝謝你!那株山茸王咱們說好一人一半,既然我吃瞭,我把屬於你的那一半錢給你吧。”說著他拿出錢遞給班達,班達從中數出5000元錢,卻把剩下的還給瞭王明傑,說:“小夥子,我們還有個最大的規矩,那就是—碰到人命關天的事,無論多大代價都得救。生命是不能用錢來計算的,小夥子,你走吧。”

  王明傑再一次怔住瞭,半晌才說道:“大叔,我明白瞭!明年,我還來這裡收山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