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6歲故事·一塊抹佈就能解決的事

  趙一凡和妻子李億都是一傢銀行的中層幹部,雖然小權在握,可他們很講原則,基本隻依靠工資生活。上個月他們的兒子趙小宇要讀初中瞭,為瞭讓他接受最良好的教育,他們聽從瞭一個關系戶的建議,決定送兒子去“培帝”學校念書。

  這“培帝”學校,是一所著名的寄宿制私立中學,號稱“貴族學校中的貴族”,學生非富即貴,任教老師也都是各學科的頂級人才,校園管理也是一流的,因此即使一年學費高達二十多萬,而且至少得三年一交,趙一凡夫婦也咬咬牙決定瞭下來。畢竟兒子成材是大事嘛,而且兒子在“培帝”讀書,說出去多有面子!

  開學瞭,趙一凡夫婦又花瞭萬把塊錢,為兒子置辦瞭豪華的被褥和高級學習用品,高高興興地送他上瞭學。

  誰知才過瞭一個星期,趙小宇回傢後就鬧著不肯返校瞭,趙一凡連忙問他原因,趙小宇哭著說:“誰叫你們開著破車接送我的?我的同學坐的車不是寶馬就是奔馳,有幾個傢裡還有法拉利呢!他們看我的眼神就像你們平時看路邊的乞丐似的,我實在受不瞭,要不是學校大門看得牢,我第一天就跑回傢瞭!”

  趙一凡紅著臉為難地直撓頭,也難怪兒子鬧瞭,他在“培帝”門口接送兒子時也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

  你想啊,學校門口的停車場猶如在辦名車展,他這部十萬出頭的車停在那裡,怎麼看怎麼像雞立鶴群,把他以往心底的那點子小小的優越感掃蕩到西班牙去啦!他也想換一部好車,可為瞭交學費,他們已經把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都賣瞭,現在拿什麼去買寶馬呢?

  李億見丈夫為難的樣子,不滿地說:“有什麼好為難的?現在別人都知道咱小宇進培帝瞭,他要退學我們臉往哪裡擱?何況我們已經交瞭三年的學費,可不能打水漂瞭。依我看,咱們把這破車賣掉,再分期付款買部好車得瞭!”

  趙一凡以為李億發高燒瞭,用手摸摸她的額頭,卻不覺得燙,不由地發起火來罵她有病,說買車不是買蘿卜白菜,他們一個月的工資加起來才幾萬塊錢,現在小宇每月的生活費就要一萬塊錢,還要還近萬塊的貸款,再加上其他的開支,還過不過日子瞭?

  李億毫不客氣地回罵道:“虧你大小還是個幹部,沒聽過‘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道理啊?”

  趙一凡頓時沒詞瞭,李億知道,他是默認瞭,於是趕緊找關系戶幫忙,他們很快以最優惠的價錢買瞭一部1系寶馬。
李億樂得是見牙不見眼,可趙一凡摸著嶄新的方向盤卻高興不起來。

  不過不管怎麼說,買瞭輛好車的效果立竿見影—兒子趙小宇不用爸媽哄著上學瞭,星期天下午,他早早地鉆進新車催趙一凡送他上學去嘍!到瞭學校門口,兒子下瞭車,神氣地向豪華的校門飛奔而去,看著他的背影,趙一凡心裡很是欣慰,覺得這寶馬買得還真值!

  沒想到趙小宇的滿足感還沒維持一個星期,第二個周末,趙一凡夫婦去接兒子時發現又出狀況瞭:兒子耷拉著腦袋,好像又受瞭莫大的委屈。

  夫婦倆都急瞭,問兒子是誰欺負他瞭,趙小宇委屈地說是同學笑他傢窮,傢裡的寶馬準是租來的,不然怎麼連個“古馳”的限量版拉桿書包都買不起?讓他別來“培帝”丟人現眼啦!

  李億一聽火瞭,她氣呼呼地罵道:“這群小毛孩真沒傢教,也不知道得意什麼,他們誰傢有我經手的錢多啊?兒子別難過,媽媽這就帶你去買!”

  趙一凡一聽,不肯開車啦,他急瞭:這“古馳”的包是出瞭名的貴,一個限量版的拉桿書包至少得兩三萬!

  見丈夫一副猴急上火的樣子,李億不高興瞭,她說,“人要臉,樹要皮”,小孩子的自尊心強,不能讓兒子受委屈!以後省她的,她不去做美容也不買新衣服啦!

  話說到這份上,趙一凡還能怎麼樣呢?他猶豫瞭半天,還是找瞭一個幫得上忙的關系戶,打瞭折扣,買瞭一隻最好的古馳拉桿書包,整整花瞭兩萬五!

  關系戶本想分文不收,可趙一凡堅決地拒絕瞭,作為一個銀行幹部,他深知必須得守住底線!

  回到傢裡,想想自己身上背的債,趙一凡覺得心都在滴血。

  星期天下午,趙一凡目送兒子拖著新書包,歡天喜地地走進瞭學校的大門,他暗暗祈禱著:但願下星期來接時,兒子還能這麼開心!

  可現實是嚴峻的,趙一凡的祈禱不但沒起作用,那個星期情況反而更糟糕瞭!

  星期五下午,“培帝”學校的大門一打開,趙小宇就拖著書包沖瞭出來,上車後氣呼呼地命令爸媽帶他去買筆,他要買20支“萬寶龍”鋼筆!

  原來,趙小宇買瞭新書包後覺得揚眉吐氣瞭,回學校時特地拖著書包在校園內溜瞭一圈,誰知道反被幾個同學笑得半死。

  那幾個同學還狠狠地挖苦瞭一頓,說人窮也就算瞭,偏偏愛裝富,用個新書包都滿世界炫耀,也不嫌丟人!

  趙小宇紅著臉和他們爭辯,一個同學就說如果星期一他能拿出10支萬寶龍鋼筆就算他傢有錢。

  趙小宇一聽哪肯服軟?你不是讓買10支萬寶龍嗎?老子偏偏買20支給你們看看!

  知道瞭事情的來龍去脈,趙一凡傻瞭,那萬寶龍鋼筆什麼價?五六千塊一支呢!趙一凡什麼話也不說瞭,發動車子就往傢裡開。趙小宇見線路不對,在車上又哭又鬧地撒起嬌來,李億趕緊騙他說爸爸是上傢裡取錢去呢。

  到瞭傢,趙一凡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生悶氣,過瞭一會兒,李億走瞭進來,小心翼翼地說:“你別生氣,兒子還是懂事的,我勸過他瞭,他答應隻買10支瞭,我們去找找那些關系戶,看看能不能叫他們打個兩折三折的……”

  趙一凡狠狠地抓起煙灰缸往墻上砸,嘴裡大聲吼道:“買買買,你就知道買!就算打一折,那些筆得多少錢?看看這些天我們過的是什麼日子!天天參加那些無聊的飯局,應酬那些庸俗透頂的商人,就為瞭省些夥食費還分期付款的錢!現在這小子一張口就要20支萬寶龍,保不定下個星期還要億寶龍呢,你拿什麼給他買?你打算賣房子呢還是做假賬?要不然,我們也謀劃一下搶運鈔車?”

  李億氣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她也不服軟,伶牙俐齒地回敬道:“兒子是我一個人的呀?送兒子去‘培帝’是我一個人的主意嗎?苦日子是你趙一凡一個人過的嗎?你有什麼資格沖我撒氣?有種就想辦法弄錢去呀,讓老婆孩子跟著過苦日子還算什麼男人呀!”

  他們夫妻兩人,平時習慣瞭過兩人世界的生活,一吵起來,完全忘記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上街的兒子,兩人越吵越兇,後來竟廝打瞭起來。

  李億被趙一凡扇瞭一巴掌,越發不依不饒,大叫著日子沒法過瞭,要拉著趙一凡一起跳樓一瞭百瞭。

  正在不可開交的時候,房門被推開瞭,趙小宇走進房間,淚流滿面地說:“爸,媽,你們別打瞭,都是我不好,我不去‘培帝’讀書瞭!”

  這怎麼行?趙一凡和李億趕緊停止瞭打鬧,強顏歡笑地解釋說他們剛才是在鬧著玩呢,馬上就帶他買“萬寶龍”的筆去。

  趙小宇搖著頭說他都聽到瞭,他是真的不想在“培帝”讀書瞭,同學個個都比他傢有錢,都瞧不起他,他要轉學到鄉下去讀書,要像小學時一樣當班長。

  李億雙手一攤,無奈地嘆瞭一口氣,說:“兒子,媽交的是三年的學費,你隻能在‘培帝’讀初中瞭,不然爸媽交的七十多萬都得打水漂。你別急,別人有的你都會有,爸媽哪怕搶銀行也委屈不瞭你,你隻管讀好書就行瞭,啊?”

  趙小宇嚇得又哭瞭起來,他不要爸媽搶銀行,那樣會挨槍子的,到瞭那時候,別人就更不會理他瞭。

  趙一凡夫婦知道,兒子有一個小學同學,那同學的爸爸貪污巨款,被判瞭刑,從此,那同學在班裡成瞭過街老鼠,兒子怕自己也會變成那樣呢!

  多懂事的孩子,趙一凡趕緊安慰他,說爸媽是講著玩的,哪會搶銀行呢,要他放心。

  趙小宇還是咬著嘴唇不肯說話,趙一凡夫婦看著他那樣子,心裡七上八下的,他們知道兒子這一次是真的受刺激瞭,在他眼裡,這個傢一直是溫情脈脈的,爸媽哪會撩胳膊動腿地打架呢!

  一傢三口沉默著吃完瞭晚飯,趙小宇也沒像往常一樣去玩電腦遊戲,而是呆呆地站在廚房裡,看著李億收拾碗筷。

  突然,趙小宇像是想到瞭什麼,他對李億說,他不買萬寶龍的鋼筆瞭,他要爸媽趕快帶他去買一件“迪奧”的線衫。

  趙一凡和李億問兒子,買“迪奧”的線衫幹嗎?趙小宇就是不肯說。

  為瞭哄兒子開心,夫婦倆雖然滿肚子嘀咕,可還是開車帶他去買瞭一件“迪奧”最新款的線衫,花瞭四千多元。

  趙小宇把它像藏寶貝一樣放進瞭書包的最裡層,星期一的早上,帶著它到學校裡去瞭。

  送走瞭趙小宇後,趙一凡和李億難過極瞭,他們覺得自己太沒用,委屈瞭兒子,不知道兒子沒有買萬寶龍鋼筆,會不會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同學會不會拿新的東西來刺激兒子?趙一凡夫婦隻覺得心理越來越不平衡瞭:都是孩子,為啥別人有的東西他們的寶貝兒子隻能幹眼饞?那些暴發戶的孩子有什麼資格笑話兒子?小宇明明比他們聰明多瞭、優秀多瞭,為什麼隻能像個灰孫子那樣低聲下氣呢?

  那天晚上,有人登門拜訪,他就是那個當初推薦兒子上“培帝”讀書的關系戶,是個老板。寒暄瞭幾句,那老板便請趙一凡“幫個小忙”,隨即遞上瞭一個大號密碼箱,趙一凡掂瞭掂箱子的分量,半天沒有說話。那老板是個人精,當即喜出望外,拍著趙一凡的肩膀說:“趙主任果然是個做大事的人,這事幫老弟上心一點,以後有財一起發!”

  老板走後,趙一凡把箱子交給瞭李億,讓她收好,留給兒子過好日子,萬一日後出瞭事,即使要他把牢底坐穿也不能拿出來!

  李億看著滿箱的錢激動得心都快跳出來瞭,一個勁兒安慰他隻要小心行事,絕對出不瞭事兒!

  錢壯英雄膽,接孩子的時間又到瞭,這一次可不同往常,趙一凡夫妻倆站在“培帝”氣派的校門邊等待著兒子,腰桿挺得筆直,臉上又顯出瞭兒子上“培帝”前那股意氣風發的精氣神來。

  終於放學瞭,趙一凡和李億一看,呆瞭,隻見兒子趙小宇居然和幾個同伴一起有說有笑地走出瞭校門,這一下可把夫妻倆看傻瞭,眼睛全都瞪得大大的,要知道以前兒子都是獨自一人出出進進的,班裡同學都不太搭理他這個“窮人傢的孩
子”,更吃驚的還在後面呢,那幾個平時眼睛朝天看的小傢夥,見瞭趙一凡和李億,竟然立刻恭恭敬敬地叫“叔叔阿姨好”,這是怎麼啦,總不見得這些小屁孩神通廣大,這麼快就嗅到瞭那一箱子錢的氣味吧?

  上車之後,趙一凡不忙著發動車子,他將一個小箱子遞給趙小宇,要兒子打開。

  趙小宇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小箱萬寶龍的鋼筆!

  李億得意地說:“兒子,把這些分給你同學吧,我倒要看看誰還敢小看你!”

  趙小宇嘴巴張瞭半天,終於問瞭出來:“送這麼貴的筆給他們幹嗎?”

  李億說:“當然是為瞭給你掙面子呀!”

  沒想到趙小宇得意地說:“不用這個啦,那天,我一回學校,就當著同學的面,把迪奧的線衫剪開,做成史上最貴的抹佈帶到教室去擦桌子,把他們都給鎮住瞭!現在就算是我說我們傢沒錢都沒人信啦,再沒人敢瞧不起我啦!”
 

  趙一凡和李億驚呆瞭,原來讓他們痛苦這麼久的事竟然用一塊抹佈就解決瞭,他們怎麼就沒想到呢?是他們教育瞭兒子,還是兒子教育瞭他們?但不管怎麼說,有一點是必須的,那個密碼箱得退回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